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看到現在閆妖和亡腚肛坐在一起直播,我同情閆妖的丈夫,自己的妻子把自家的事情告訴天下人,細節詳細到房事的次數和感受。這種配偶單方面公佈婚姻隱私,閆妖徵求過丈夫Dr Ranawaka APM的同意嗎?這樣做尊重到丈夫Mahendra嗎?如今這種魚死網破地決裂,那當初為什麼要嫁給人家呢?從一個男人的角度,這肯定不算是感情基礎牢固的婚姻。閆妖這種人,做妻子不是她的追求,她有許多比婚姻更重要的目標。

當初亡腚肛在酒店房間里,第一次採訪閆妖時,我認為兩人的狀態是“互相視為朋友,閆妖有小姑娘嬌羞感”。現在知道,他們倆原來是親密朋友啊,小姑娘的嬌羞感對著她丈夫之外的人表現出來,他的丈夫該是什麼心情呢?爆料革命不管任何人感情生活,但把感情生活當革命就是他們的不對了。

從閆妖聲嘶力竭中能看出來,她很想成為一個鬥士、一位強者,但是她忘了,一個披頭散發,充滿怨氣的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絕望和痛苦。這樣的女人,男人只想逃離。她讓我聯想起,曾經有一個單位里的後勤科科長,長相姿色夠不上領導要求,不能進入院辦工作,但又有一定闖勁,總想出人頭地。這樣的女乾部,說起話來頭頭是道,愛教訓人,愛炫耀自己,但是家庭生活往往不盡人意。她們的丈夫和孩子,總是討厭她們指揮,但是一旦反抗就會遭到她的嚴懲。這種女人在家裡絕對是小霸王。

作為女妖,閆妖的長相和氣質使她不適合走藍金黃的路線,因為當花瓶也是要資質的,不是啥人都行。女妖們的工作,無論是先天的還是人工的條件,用意都是要讓男人想靠近她,這是女妖們恃靚行凶的資本。閆妖走得是恃專業行凶的路線,病毒專業天天談,天天強調自己多牛多牛,這讓一個男人很不舒服,因為誰也不想和所謂的病毒知識睡一輩子。男人,不害怕壞女人,但討厭愛當老師的女人。閆妖至今沒搞清,為什麼很多大佬不想見她。

閆妖這種女人,最恐怖的一點是她沒有同性好友,她有同事和丈夫,但沒有女性知己。她從不提自己好友,從不提自己如何從好友那裡得到幫助,來美國後,她也不願結交真正意義上的女性朋友。王雁平女士是最先幫助閆妖的人,她是一個熱誠正直的人,但是這樣的女性,閆妖卻不交往。

從一個男人角度來看,閆妖是一路上找“梯子”的女人。她的上學、配偶、婚姻、事業、聲望都要找梯子,這個梯子可以是丈夫、同學、同事、上司、救她命的人、某國政府、幾鬥米。她借著一個梯子去到另一個梯子那兒,不斷地找新的梯子,任何一把梯子都不是她的歸屬,她不對任何梯子有忠誠。雖然梯子可能不想被她利用,可能會醒悟,可能隨時會把她摔在地上,但是她不會考慮這些。閆妖把她生命中所有的梯子都當成了抹布,把自己的過往一一抹去,只剩下“抗毒女英雄”。她的知識和經驗決定了她無法明白,任何一個人在爆料革命面前,都只不過是浪花一朵,並不能左右潮流。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校對/發稿:武裝的羔羊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 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