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图片来源

据中共国新华社(8月3日)消息称:中共央行就人民币问题召开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要求坚持稳字当头,保持宏观政策稳定性,坚持不搞‘大水漫灌‘。”

所谓“大水漫灌”,即向市场增加流动性,俗话说印票子。事实上,中共处理经济危机的办法向来都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这次面对危机的处理问题有那么简单吗?两种可能,要么,中共国经济有硬撑的资本。其次,就是等死。更为重要的是,中共国央行这么表态,相当于自己承认金融崩塌性风险的发生不可避免,只是时间问题,或能撑多久的问题。

消息指出:与以往经常提到的“逆周期调节”相比,“跨周期调节”的提法意味着政策将更加注重衔接,同时政策评估期也将从短期扩展为中长期,确保经济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这种说法显得十分苍白。

何谓“逆周期”?又何谓“跨周期”?先说逆周期:也就是说一个企业也好,一个国家也罢,在面临一种过热或过冷的经济周期性的投资调整时需要逆向操作,比如,过于繁荣期,你需要做出谨慎的投资,比如不扩大投资规模;同理反向,在经济低迷期,你需要做出扩大投资的举措,因为这意味着你低价进入市场,会使你利益最大化。而此时中共政府所谓“强调“跨周期”而不是“逆周期”,预示着短期内稳增长政策不会加码,或根据今明两年的形势变化进行必要调整。这意味着“逆周期”政策的延长,或无限期延长,重在一个“跨”字。意思是说,眼下处于不可估的超级低迷的逆周期期间,本应做出加大投资力度,以此刺激市场经济回暖,央行却按兵不动。这好比是说“等等看吧,不行就拔管子”一样。

该消息继续指出:“央行要求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把握好政策实施的节奏和力度。”具体来看,可重点关注四个方面,这四个方面像不像是在说,我们不是消极坐以待毙,要根据生命体征分秒必争地观察动态,随时做出所谓如下调整。

1,量的方面,央行将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合理增长,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这方面的表述实际上和“夸周期调整”自相矛盾。意思是继续刺激贷款发放就不是印钞?多种货币工具包括贷款和其他金融衍生品。

那么,央行在解释另一个自相矛盾的降准问题又是如何说的呢?“7月初央行之所以宣布全面降准0.5个基点的总量操作,主要是用来置换MLF和应对缴税,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可视为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后的常规操作。考虑到下半年MLF到期量大,不排除仍有降准操作,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意味着继续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也就是跨周期局面已定,但承认,继续“大水漫灌”是不可能,但“适量漫灌”还是可以的。

2,价的方面,央行一方面将持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促进实际贷款利率稳中有降。另一方面将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根据央行的说法,深化利率改革即促进贷款利率继续降低,意思也是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的做法,所谓“合理均衡水平”实际上就前后矛盾,这等于加大了不良贷款风险。因为这种继续跨周期逆调整已经维系三年了(如果从2019年算起)。

根据中共国央行说法, “6月以来,存款利率报价方式已由 ‘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 这看上去是降低了风险存在,给人以实际利率上调的感觉,但这“标志着利率市场化再进一步” ?答案在于“从跨周期调节和政策自主性角度考量,预计下半年调整政策利率的可能性不大。”的这句话里的“自主”和“可能性”,意思表明了中共央行下半年不大可能继续作出利率上调操作的可能性。但有随时根据需要进行干预的可能。

3,结构方面,央行将继续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制造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力度。中共央行持续加大支持小微企业,并使这个政策成为政治局讨论重点,这不令人觉得奇怪吗?理由是,“今年以来,受上游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和下游订单不足的双重挤压,中小企业经营面临较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特别强调要助力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持续恢复”。

中共一直宣称的大国经济如今真正到了要揭开锅盖看一看的时候了,如何帮助中小企业恢复活力已经是自欺欺人。从央行允许金融欺骗来看可见“自主”非货币政策成主要工具。有消息称,“首家万亿级非货币基金销售机构诞生。”这么大的动作是什么概念?这是要挽救经济的积极举措吗?“逆调整”成了“背良心”。什么叫“非货币基金?” 根据相关机构提醒,你的资产是“货币资产”还是“非货币资产?”这个概念总是很模糊。在这种情况下,判断资产的价值在于是否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可以转换为现金现金等价物的价值”。如果它可以很容易地转换为现金,则该资产被视为货币资产。相反,如果“在短期内不能轻易转换为现金或现金等价物,则视为非货币性资产。”这就叫骗你没商量。

4,风险方面,央行要求密切监测、排查重点领域风险点,落实重大金融风险问责、金融风险通报等制度,强化地方党政风险处置属地责任,推动做好重点省份高风险机构数量压降工作。

正如上述风险提示那样,中共总是在暴风雨来临前开闸放水,当决定放水的时候通知下游密切监视、问责、强化下游领导当起替罪羊等一系列“国家犯罪”行为就要如法炮制。

在承认“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将逐渐显现”的同时承认了“房地产”调控的持续风险和地方债务到期无法偿还的风险加剧,风险不是存在升温可能,而是切实的“重大金融风险”。

总而言之,“中共预计下半年货币政策将继续稳字当头”只是自我安慰。但有一点是可信的,“可能会根据流动性状况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与此同时,央行将继续“做好风险防范”的前提下加大所谓“自主”的货币政策的跨周期逆调整就是自寻死路的“大水漫灌”政策。所谓“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将成为纸上谈兵。

2021年8月4日写于樱花团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编辑: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发布:东京樱花团 / 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