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3 文贵直播: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合法灭共功能;G系列的未来:G-TV的经济价值在于其唯一性,拥有5%的盖特,和喜联储的原始股等;九指妖,蛇妖闫,亡腚缸的背叛检验了真战友,让我们更强大时间点51:10——

你看我们刚刚的这个,一个战友这次捐出的共15万的三张银行记录已经将截图发给您了,依然是按上次的分配法治基金5万、法治社会10万,本来这三笔款应该上星期到账,但由于法治社会此前并未通过信用卡收过大额捐款,所以收款行耽搁了几天,知道您的时间宝贵,不愿多打扰,再次感谢您!

这位战友跟我通话次数最少,发信息最少,捐款排在前100名,没给我提过一次要求,这刚又捐15万(给)法治基金、法治社会。这样的战友在我心中重如泰山,就是这样的战友,让我甘心穿上蓝领为你们打工。

我也是无数次的问自己,我值吗?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凭什么这么做?很大的原因:家仇国恨。几十年的经历,清丰看守所(里)几十个人在我面前的倒下,我的弟弟,我的家人,我的经历,我的朋友,还有今天拥有这样的战友。

像这样的战友他从来不可能怀疑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从第一天到现在,发信息没超过1/3行过,这是刚发来的,咱们的一个战友,是我们DC的战友,是我们阿丙农场的战友。所以说这样的战友,在没有农场,从2017年到现在从未犹豫过,这样的战友……

你比如说我们某个战友,例如,我们有像美国也是华盛顿的一位战友,把房子卖了投了G系列,让我感动到什么程度?就这种压力和这种信任,和钱没有任何关系,是他的信任,是他对我的这种信任是最大的动力,像这样的战友,给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款,我们今天第一个从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捐款开始。

兄弟姐妹们,要首先谈到,如果没有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我告诉大家,没有这个功能,C3、C4在美国你参与公关,包括对战友的一些补助和私下里面对香港运动这种支持,包括我们进行一系列的像共产党的腐败家族在美国的情报信息的调查,都是不合法的。

这里边有三个核心的问题:第一个,用于这几方面的灭共的调查的钱,你不能是个人的。你外国人、外国的钱到美国来,你进行这些合法性的调查,那你钱是不正当的。你们记得那两个骗子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op我们给他签的合约本来谈的是5000万美元,后来是3000万好像是,一个调查合约就3000万。

我们跟以色列的某家公司,那时候都没有法治基金呢,那时候还没有法治基金,兄弟姐妹们,我们跟以色列某个调查公司,技术和各方面,记得当时建郭媒体的时候,我们跟以色列的某个公司进行洽谈买他的技术,一样技术就1亿多,后来这项技术我们没买,被中东某国买走了。这两天你们见的报道,那就是七哥曾经要买的技术,但是我们前期花了很多钱,后来为什么不能再花了呢?因为在美国你干这事是犯法的。

另外,我们大家看到,过去支持伪民运、欺民贼所有的这些钱都是来自我们家族基金的,但是你再往下支撑下去,家族基金在美国有些活动是不合法的。你那些个人,你看捐给这个十万、那个五十万的,一年一两个亿美元出去,但最后你在美国这样的活动,在牵涉到美国的时候行动要合法化,就是爆料革命合法化、灭共合法化?资金合法化的问题,就是我前天的直播(说过的)你的钱来自哪里?是否洗钱?是否交税?是否合法?你把钱放在哪里?你是否考虑过你有移动和支付的权利?当你使用这个最终的一次支付权的时候,你要想着你交税了没有?你合法吗?你有这个权利吗?你只要承担全部后果责任,所以他需要法治基金法、法治社会,美国这样的C3、C4,来自不同的地方捐的钱。

可以说,跟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大量的开支成本都是由我们这个家族基金来承担的,并没让法治基金承担,它有很多的约束。例如,咱6月4号搞活动,我们花了几百万美元搞那个活动,但是在那个活动之外有很多很多钱,根本不可能让法治基金报销,但最后全部都由我们来承担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看到一个问题:成立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意义。它有几个功能,就是你在西方的活动的资金使用和参与公关和灭共的这种政治活动合法化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资金来源合法化的问题。

更重要的事情,我们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所有的捐款者,未来(如果)是在美国一旦特殊情况申请政治庇护和政治援助;特别是未来我们要到联合国、到美国政府、各国政府游说我们的灭共目标,和新中国联邦合法化的问题,你没有平台,你新中国联邦不是注册机构,还没有承认你,那你必须要需要这个机构等等一系列的战略安排。

像当时调查王健死亡,昨天我看了小皮匠又到了现场,她找了那个餐厅,那个餐厅说,我们的硬盘被一位纽约的有钱人给拿走了,那就是我们拿走的。

一个硬盘我们就花了十几万欧元,一次调查都几十万,那时候没有法治基金,都是我们拿的,对吧?那都是亲身的经历,我们花了多少钱,是吧?有人能做到吗?你告诉我,路大脑袋、蛇妖闫他有这个钱?他有这个胆?他有这个胸怀?他有这个能力吗?不可能的。

我们这些人太爱忘记了,我们干了多少伟大的事都容易被忘记,但是法治基金、法法治社会干这种事情是合法的;而且人家要钱,就要你法治基金的钱,不要你别人的钱。所以说,希望大家记住,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是我们的诺亚方舟,是我们一切的开始,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每一分钱经得住捐款者······

战友们,我可以告诉你们,没有一分钱可以花到郭文贵和无关人身上。当然我们有些战友,比如说,原来有一些战友到了这边来工作,我们一年给了十几万工资,离开以后,从没发过一个信息、一个推特支持爆料革命,从没跟我们联系过,这不是一个,也不是三个,也不是五个,很多。

我们支持的战友拿到钱以后从来不再跟我们联系,这也不是一个不是两个。我们在香港救的人,小钱有些是法治基金的,几万几百几千,我们支持了大钱。

例如到香港、到日本从来没用过法治基金的钱。像到日本去,一次租船就是3万美元,有的时候甚至是5万美元。那些钱从来没让法治基金捐过,有的人(被)救过以后从没跟我们联系,但是我们没要你的回报,没要你说感恩,这是我们可以接受的,但这是法治基金起到的关键作用。

接上文——

郭先生0803直播前播放视频汇总

郭先生0803I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不会相信亡闫代替爆料革命

郭先生0803II爆料革命战友们建的群必须向联盟委员会报备

郭先生0803III有两个七哥支持的香港的头头已确定是中共潜伏者

郭先生0803IV亡闫的有关言论涉嫌公议国家政府名义的信誉诈骗

编辑整理——

华盛顿DC农场:湘江之水

纽约香草山农场:清泉石上流

校对整合——

纽约香草山农场:月野兔

发布——

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背靠背(fran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