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自从川普没选上总统,路大脑袋就开始跟中共据实勾兑,共产党人许诺,先给70万现金,再拿国内的资产给他,三四百万不到500万美元。就给他一个要求,就把郭文贵和爆料革命说成是共产党的,然后又攻击班农。那路大脑袋就是更夸张了,路大脑袋就认为1月20号,自从川普没选上总统,路大脑袋憋着屁就开始跟中共据实勾兑。……然后蛇妖闫这边儿通过山东省安全厅的人跟她做工作弄了300万现金。就给他一个要求,就把郭文贵和爆料革命说成是共产党的,然后又攻击班农。就这么开始的,很简单的事儿,就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他自己干的事儿。而他自己的大头症、妄想症、幻想症认为能欲取欲夺啊,对天下什么都可以得到,只要我想的我都能得到。——郭文贵2021年7月23日

2021年7月13日
郭先生:兄弟姐妹们 你们在对待王定肛和闫妖的事儿上大家是最团结的一次 但是集体抗敌我们是不够的

很多人只在群里发发牢骚这是不够的,这是对爆料革命的背叛对我们灭共事业的背叛 是共产党收买后的结果 对每个人都是不安全的 很多人都在群里聊来聊去有什么意思 一个最老的常委会群没有看出七哥真正有行动的 不要以为你发几个帖子就管用了 你们连王定肛攻击爆料革命的亿分之一的精力和时间都没有付出来怎么会打击共产党这个走狗呢 闫妖精这个女人不简单 等我好了直播时候再跟大家说 看到这个群里边没有人行动 哎呀 七哥心还是很凉的 我们爆料革命的兄弟姐妹们不要变成口炮革命 拜托了🙏

小皮匠节目跟咱的小帅哥战友做的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

这个闫丽梦呐跟这个王定刚搞破鞋,弄他媳妇啊,他老婆后来就是,就开始爱上了在他们家住在地下室的那个战友,盲人强子,都快调戏他了,你看看

他那搞破鞋,天天晚上去闫丽梦家,

然后呢虐待我们盲人强子战友,这孙子太坏了,

这个闫妖精啊,她精神不太正常这个女人,不太正常啊,她就喜欢老外,一见老外就浑身发抖,没办法,爱这口,所以说这俩孙子都是对中国人都看不上呢,凡是对中国人看不上的,都不是我们战友,

我们是灭共,要强华,

这帮孙子是骨子里头看不起中国人,

你们太温柔了,小皮匠的嘴平常对七哥呱呱呱的,对付王定刚的时候,我发现很温柔啊……

这次真是验证了一大批的战友,这安红妹妹呀,在这之前把我气的是火冒金星,糊涂、缺心眼子。

2021年7月14日
兄弟姐妹们,所以说咱们今天的直播,七哥跟大家乱聊一阵子,回答了大家的这些问题。我看有没有什么问题,竟然有人跟我说把房子要回来,希望他早日能进关塔那摩。关塔那摩不可能关老百姓的,这是个笑话,这真TM博士军团,就是说这个亡腚缸,真的是蛇妖闫这一辈子的耻辱,他竟然能说这种话出来。

所有G系列的东西跟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有人说FBI,他FBI个屁FBI,所有FBI见的人都是我们跟他介绍的,他孙子瞪眼撒谎,你就相信什么FBI,打击闫王有什么注意事项?没有任何注意事项啊,闫王俩人都是江湖小骗子。

但是亡腚缸最近大概从5月底6月份到现在,他应该是共产党派出的像吴征这号人呐给他拿钱收买他的肯定,蛇妖闫不见得,咱必须客观,但是蛇妖闫是跟着她是在亡腚缸的屁股底下坐着呢是吧?双修着呢,所以说这个亡腚缸是肯定是跟共产党有合作了,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不是过去什么,就是一些什么灭爆小组的某个厅跟他联系,把他妈给抓了、把他爸给抓了,也可能是给他点什么钱呐,收买一下也就这样啊,没有什么多大的背景,别把他整那么高,别把他整那么高,可别犯那个咱们大脑症好不好。

联盟委员会的紧急处理这次是最得当的,很多战友说怎么看待联盟委员会的处理,对了,还有一个,哇噻,她老公马亨,就是闫丽梦这个美国人看了我把这个发给美国人以后美国人全都疯了,说这简直是个疯子,他说我把她救出来,我在香港杀她没杀了,还炒鸡蛋,没杀了,然后把她救到美国来,然后再把她老公弄那儿杀她,你去你大爷的吧,你这种故事她编得出来,就这个故事已经把她的信用彻底毁了。

就从第一天我跟她视频我就告诉她我说你真的你不要张嘴,你只谈病毒,你谈任何事情你都把你一分钟都毁掉,说话不要超过30秒,回答问题不要超过30秒,都是我教她的。你看6月4号那一天的时候,她从那个18楼到达那里讲话,我当时我就从我家看到这个人,我已经是恶心到不行了,就是一个站街女,然后到了那个6月4号现场哒哒哒那个枪梭子讲话,叭叭叭叭叭,我觉得这是个疯子,她没有任何修养,没有任何教养。

她老公马亨,因为我从来跟他没有联系,但是国内的爆料革命中的战友们始终告诉我,她老公在和共产党有联系,这是真的,你说她能编出来我在香港没杀了她,然后给她炒鸡蛋,然后把她弄到美国,在美国杀她,你去你大爷的,你有点常识行不行?

但是战友们就她这种人格分裂,就她觉得自己已经在媒体上是老大了,这种疯狂战友们要记住,很多人在我们战友都有,我们战友们可不乏这种疯狂的人,现在还有说她是江派的人,你把她你把他说是皇帝的人得了,上天的皇帝的人她怎么能配呢?人家那个司机都不会搭理她,所以说这亡腚缸是被共产党的某个小人物外派的人给收买了,我们也掌握一些信息,随后公布吧。

那么这个真正的蛇妖闫、闫蛇妖、闫妖精,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心思灭共的,她完全就是投机啊,就是像这一辈子都睡上来一样,想骗点钱骗点好生活骗点名声,然后就疯狂了这么一个东西,她不存在任何的,所以她必须回到她的香港,她必须回去。

我看看啊,对爆料革命的灭共进程我没说是帮助嘛,关于疫苗今天我就不谈了,怎么看待联盟委员会的紧急处理,联盟委员会,这次是发挥了联盟委员会的真正的作用,及时有效、准确地制止了亡腚缸、蛇妖闫对爆料革命的伤害,并且迅速地和全球的战友进行了反击,并且同时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这个机会凝聚了更多的战友,并且完全在我病期间没和我任何沟通的情况下,作出了一系列的决定都是正确的,非常好,感谢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的每位辛苦的兄弟姐妹和战友们。

……

就这个女人她不会得好死的,万箭穿心都不会拉倒这个女人,她不会得好死的,她和她妈妈和她爸爸是一个德性的。我们在国内的爆料的战友跟她爸她妈接触的,后来就是把他们分开问话,战友们说可能会令你很失望。

她母亲就是长期的有情人,她父亲也偷情,所以她父母并不和,蛇妖闫丽梦是跟她爸爸好,然后她母亲跟这个蛇妖闫丽梦横竖不和,因为闫丽梦一路之上都是睡上去的,到解放军医学院、到香港,包括去实习,到什么湖南上学,一路靠睡,就这么个东西你知道吗?这是为啥闫丽梦她骨子里她就不是个好人。

那亡腚缸就更不用说了,是吧?这个路大脑袋,你去想想,路大脑袋他是上门女婿,跟那个九指妖是一样的,都是上门女婿,都是来倒插门的,是吧?

说到九指妖了,刚才我看到有战友发信息说九指妖出来说话了,九指妖说所有她的闫妹妹出来反心都是她祈祷的结果,亡腚缸弃暗投明是她祈祷的结果。那九指妖能不能祈祷一下上帝把你那个指头变成十个指头呢?九指妖能不能祈祷一下让真的是美国不会把你送进监狱去呀?你能不能祈祷一下子把战友的钱都还给战友去啊?

喔噻九指妖够狠啊,太好了,希望这个九指妖军团尽快建立,和这个蛇妖闫丽梦还有这个亡腚缸——灭亡的亡,光腚的腚啊,水缸的缸,亡腚缸,路大脑袋路骗子,尽快相聚,都变成九指帮,还八指帮七指(帮)啊,太好了。

所以说亡腚缸呢是个倒插门,倒插人家家的时候借了一堆债、骗了一堆钱,最后还跟人家搞破鞋,搞女人,搞完以后,最后人家家没办法了把他轰出来了;在这个时候又搞了他的秘书,秘书又给他生了孩子,同时有个小三给他生了孩子;这个时候呢小蔡给搞了,也怀孕了,到了法拉盛生孩子,这个时候在拉斯维加斯一个所谓要开公司的秘书又给搞出一个孩子,这些孩子四零八落,从不认养,又在日本有在国内的。

你就这么一个垃圾,他能是好人吗?他从来没有过当过老板,他都想找个老板,第一个老板是他老丈人,这是帮他洗钱的,人家家有钱有势,把老丈人给炒了,把人家闺女给睡了,然后呢再睡别的女人,最后是给赶出门,然后再睡秘书,睡完秘书,把秘书弄了,然后秘书去生孩子,他又跟别的女人又搞上了,又生孩子,然后选成水炎什么这会那会,他永远是背叛,永远是背叛。

所以说亡腚缸、蛇妖闫他俩这个本质是不用讲的,他们家族和他所有的人文、背景、教育、历史就可以说明,但是七哥也没想到,也从来也没想过把他俩变成好人。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呀?——把坏人变成好人,不是把好人变成坏人。我们和共产党的不一样,我们相信神、相信佛、万佛万神,就是相信每个人都可能变好。

就亡腚缸这个人一接触以后,每10秒钟吐一次痰、每10秒钟吐一次痰,我说过他多次你不要这么吐痰。就这种腌臜的男人能跟闫丽梦亲吻,闫丽梦蛇妖闫能给他吸痰、能睡觉;路德家里面仨孩子,闺女十六七(岁)了,这个时候,闫丽梦住在他家里边,他当着他老婆孩子面,他俩能偷情,他老婆明知,最后他老婆没办法了,想办法把我们所谓救出来一个盲人战友都想给睡了,我都担心他们家那个鹿有没有给睡了叫他给。你说这么一帮子畜生的东西,他不是个好东西。

但是,不是因为他是不是好东西我们就变成什么东西,我们希望把这个不好的东西变成好东西,就像那过去的鸡腿潘呐、崩牙庄呐、火鸡龚啊、九指妖啊这些心灵身灵都不健全的人,希望他们变为好人。

……

亡腚缸闫蛇妖的背叛非因派系斗争但浪费了战友时间

那么反过来说,闫丽梦为什么背叛呢?路德代表江家?兄弟姐妹们,我求求你们了好不好?江泽民家上个星期刚死了个狗,这死的这个狗叫卡伊撒,听说江家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在他家活了十六七年,江家非常悲哀,路德和蛇妖闫想当那个狗去陪葬品他都不配。

他俩在国内(看手机:发给你了吧,你准备好就行了,不着急,咱一会再发)。这个我想给大家说一下啊,战友们咱别犯这个错误,咱不错都成了王金刚了,是吧,他怎么跟人家江家扯(上关系)?还什么江习派,战友们别把咱自己爆料革命给弄的太不真实,咱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绝对不可能成为哪一个派的斗争,谁也不敢跟咱弄在一起,你知道吗?兄弟姐妹们,不要把这么说。

那个亡腚缸说叫他给人家舔他们屁股、舔屎吃人家都不要他,哪轮得着他呀?他俩在国内是个什么人呢?他俩因为爆料革命才有了饱饭吃,那个蛇妖闫在香港住着一个所谓的廉租房,到处跟人家乱睡觉,而且你想想她到了美国来,当时准备让她上电视台,蛇妖闫,叫她去买衣服去,她想去买GUCCI, PRADA,她一下子就报了十万美元。十万美元,她是个贪婪的人。

后来有几个牌子,因为她刚来,五六月份整个美国纽约全部关掉了,在一些电商送到门的情况下,花了六万多美元购置她的衣服,她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你说路得搬家来,那一堆东西加在一起还不如一个摄像机钱的,这一帮子都是丧家之犬,你把他(她)给江家联系起来,他(她)连人家江家的门找的着吗?你太看得起他(她)了。

所以路德亡腚缸和蛇妖闫不存在任何的所谓的帮派斗争,你别太看得起了他们了,不要咱弄得那么丢人,那么滑稽,让国内的战友都看不起咱,这怎么成一帮神经病了,是不是都在这块儿?就亡腚缸这个孙子最大的祸害,就是把爆料革命的战友给弄得神情恍惚,每天神情恍惚,完全不着实际,带入了一个不真实的幻境里边,这严重的背离了我们的唯真不破。

蛇妖闫和路德为啥背叛呢?是吧?很多人在问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就是两个人,大家要清楚他俩的男女不正常关系,当时亡腚缸让七哥救出来这个所谓蛇妖闫的时候,事实上七哥就被他利用,爆料革命被他利用,救了一个他的女朋友,蛇妖闫跟他勾勾搭搭。

大家知道那个生活中蛇妖闫,你看到那个人以后,就是那个广东东莞路边站的那个小姐,就是50块钱一次,100块钱三次的那种人。你真把她当个…,摄像机前的人和真实的人,就她那两步走一晃过来,穿着那个褶不褶的裤子,就穿着那个不着调的衣服,然后大牙花子一露,在东莞大街上就是那种50块钱一次、100块钱三次的那个人。

她跟谁都勾搭,你看她见到那天在6月4号见现场了吗?见了外国人就跟人拥抱的时候那个表情,她见到洋人她就high,所以她找一个外国人嘛!是不是?——她找一外国人。所以这个生活中极普通的人,她当时,这个人是用这个青岛的专案组的说,山东省安全厅的说,她从小就是爱出风头,就是往老男人面前钻,就爱当第三者、投机分子,极会投机。

那么她爸她妈就是一辈子两人都有自己的情人,就培养这么一个怪种出来,所以她这个就是个贱货,那么在跟路德联系上以后,当时路德打着爆料革命,亡腚缸多大呀,是吧?那名声多大呀?那就开始勾搭亡腚缸了,勾搭亡腚缸怎么来呀?就是找七哥,七哥爆料革命把她救出来了。

爆料革命香港的战友为此付出自由威胁、失去巨额财富的代价,那么到了美国他俩,到了以后记着从洛杉矶晚上一直我们在联系,就是路德这个是个什么,他是个天下最小的小胆的男人、最自私的男人,就亡腚缸这个胆小到啥程度,你们慢慢走着看。这是所有砸锅和爆料革命的叛徒分子当中最胆小的一个,最窝囊最自私的男人。

就是当时闫丽梦都晕倒了,一直在跟我保持联系,带着她那个破盆破碗的,据说行李箱里面三分之二都是自己买的什么小猫小狗的玩具,就这么个东西。然后呢,这时候亡腚缸已经去睡觉去了,就找不着了,就这么个东西,然后她这快死了,就像那个当年六四直播,亡腚缸,咱们战友在那边帮助处理,亡腚缸回屋睡觉去了跟他老婆,他就这么个东西,他就没有任何忠诚和情义而言。

他觉得把她骗来了,来了,闫丽梦跟他来了以后,到了纽约给她花5000美金租的最好的公寓,有一天我打电话他已经去了,亡腚缸在那儿一整天,我们楼下派去特保的人给我发信息说,郭先生,这个来的这个中国男人跟这个女的关系不正常,他俩同居了,就他俩那个啦,那个啦!这个啦,这个啦!啪啪啪了。

我当时我就还觉得不可能吧,后来是国内专案组的人,告诉我她从小的经历,这是我长期不见闫丽梦的根本原因,但是我真没往心里去,说白了那生殖器是她的,她爱咋用咋用,咱管她干啥呀,对吧?

那么他这两个人这种关系已经成了男女勾搭,而且她住在人家路德,这个亡腚缸、小蔡青这也不是个好人。住在他们家里面都勾搭成这样了,她怎么可能有救人类的伟大的理想和道德呢?此人道德极差,此人没人性。

话又说过来了,大家说,唉呀,那闫丽梦英文非常好,战友们,懂英文的都知道她英文好不好,她英文很差,大家记住她形象啥样?记得班农在6月4号那一年的时候,上台说什么了吗?当时我见你的,最早见她的是班农,亡腚缸这个孙子路大脑袋之外,就是班农先生,见了四天,还有王雁平,王雁平见完以后直接跟我说,就像王雁平当初讨厌亡腚缸一样,她说这不是好人,我当时把王雁平骂半死的。闫丽梦来了,她说这个不是好人,她一看就不是个诚实的人。我说你疯了,你还看我不是好人呢,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王雁平叫我骂一顿。

班农见了她以后,班农睡在地板上睡了四天,跟她见了说这人不诚实。一个土了吧唧的,啰哩啰嗦的说起来话就不会停,就是话唠。后来我看到跟她视频当中,就是路德训斥蛇妖闫的时候,欸,你懂什么!无知!我说这啥关系这是?就完全就把蛇妖闫就不当一回事儿,睡过了、用过了,路德就拿她不当一回事了,这个亡腚缸。

2021年7月18日第一次直播
五、中共策划亡闫压制新中国联邦的声音并策反战友

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们刚刚地可以说非常确切地来自于某些国家部门给我们提供的情报,还有内部的战友提供的情报,我们确切的知道,这一次的亡腚缸路大脑袋路骗子、蛇妖闫吸痰闫还有一个美国被军方开除的一个非常失败的人叫塞林,以及在德国、在意大利潜伏的共产党的各种力量,包括海外民运像黄河边以及各种力量,是一次的大会师,对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叫“四年以来从来没有的”一次渗透和造谣和分化,有组织的,这是百分之百共产党在背后组织的,实行了大量的金钱诱惑、大量的网络媒体的五毛。

而且我们得到了详细的情报,海外民运早在亡腚缸路大脑袋和蛇妖闫出手之前就已得到通知,全面在社交媒体上推广、传播路大脑袋这个骗子和蛇妖闫的所有的文章,让他们的声音掩盖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的声音。

同时在我们的G-TV工程师团队、还有盖特发展团队、G-News发展团队渗透了多个工程师,这些工程师有些人是投了两万美元、三万美元、四万美元,以打着投资G系列的名义全面渗透进来,最后全部爆发出来,有的投资了几十万美元的人、老椅子的人也被彻底策反;在盖特,出来有人(说)所谓的约翰不行,发展Plan B、Plan C,就各种分化我们,转移我们的精力和视线,分化我们的内部。

然后在我们发现了蛇妖闫、亡腚缸王大脑袋开始真正的受到共产党的金钱和利益和收买之后,共同的丧失良知地完全按照共产党的版本将郭文贵甚至郝海东、叶钊颖等人还什么长岛哥、老班长所有人都打为共产党。

同时知道我们内部的行动,而且在我们的农场里渗透的人迅速掌握我们的信息,知道我们在这个时候会更加多的慎重和怀疑和查清在各农场以及长期在爆料革命战友当中查找这些卧底的时候,他们非常清楚用了心理战,就是假注册我们长期支持爆料革命战友的各种社交媒体的头像、信息、同样的名字,去亡腚缸的路大脑袋骗子那里去打赏,制造一种众叛亲离这种假象。

同时在盖特的工程师队伍、G-News的工程师队伍、G-TV的工程师队伍,包括在各农场里分别都有人,每个地方都有人,分化、怀疑,最后是定义把郭文贵打成一个想把爆料革命变成一个,我要把爆料革命、郭文贵要把爆料革命砸成一个极端组织,共产党是真疯了。

最早站出来的就是蛇妖闫,然后是亡腚缸,然后黄河边所有的伪民运像僵尸一样突然还魂,全部站出来带动这场所谓的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这场……某国家情报部门说:我们掌握整个全部的东西。

我们确实在这之前没有准确的情报,知道共产党这儿要有一波袭击,就是要在拜登政府90天要查清病毒真相的时候,特别是知道我们安排的在欧洲的科学家对他们的致命的证据的时候,特别是他们掌握我们还有人安排了已经逃离了中共国正在和美国政府、和欧洲政府合作的时候,共产党穷凶极恶将自己多年潜伏的力量全盘托出,攻击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

……

当我看到蛇妖闫还有亡腚缸这俩Losser已经到了惨不忍睹,不到五天的时间就打回到原形的时候,我一点儿都不高兴,因为他太Low了,是吧,太Low了。我们能让他插枯草能成林、插枯木能成林,我们也能让枯木变成柴火给它烧了。

而且我们让大家能看到练心、练智的同时,也练我们自己,难道我们自己就不会犹豫嘛?难道我们自己就不可能变成路德亡腚缸这个傻缺嘛?很多人稍不留心就变坏啦,但是我们别忘了,跟我们的灭共事业和灭共产党这个比起来简直是~~~~你再过个一两周再想,六周以后你就觉得这是个笑话。

但是我最高兴的是看到这次让我最暖心的是,战友们迅速的凝聚、迅速的团结和高效的行动,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每一天都在提升,他们每一天都在堕落,共产党每天都在制造麻烦,给自己制造灾难,包括这些伪类和这些Loser,而我们每天都在成长,都在壮大,这是完全不同的!

兄弟姐妹们,一个美好的时代已经向我们扑面而来,大家记住,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同时行动!行动!行动!

2021年7月18日
人类从古到今,无非是都在什么好坏善恶、背叛和忠诚之间在徘徊。无论是宗教、梵蒂冈还是任何的政治领域,无非不是如此。我们被背叛了,我们算啥呀?看看川普总统被背叛到什么程度?美国没有背叛吗?人类都有。一说有背叛,中国人不行,还有比川普总统遭受背叛再严重的吗?难道美国人也不行了吗?

香港人被背叛到什么程度?你难道说香港人不行吗?是不是?你难道说现在俄罗斯出了个普京——政治的最终忠诚者、使者,你能说俄罗斯没有背叛吗?那赫鲁晓夫、斯大林怎么死的?是不是?人类无处不在的。

2021年7月23日
亡腚缸被收买的过程

自从川普没选上总统,路大脑袋就开始跟中共据实勾兑,共产党人许诺,先给70万现金,再拿国内的资产给他,三四百万不到500万美元。就给他一个要求,就把郭文贵和爆料革命说成是共产党的,然后又攻击班农。

那路大脑袋就是更夸张了,路大脑袋就认为1月20号,自从川普没选上总统,路大脑袋憋着屁就开始跟中共据实勾兑。去年的6月份他告诉我说,有人是什么江家的人要和他勾兑,还要跟我勾兑。我说你跟他聊呗。我说跟他,你就跟他顺着他的话说呗,我说钓鱼嘛。他有这个线,路德,就去年6月份他就有跟所谓的江家还有政法委的人就有沟通的渠道了,还给我说。我说你给他钓鱼嘛,说吧。到了1月20号,一看川普选不上了,他就想这时候要找个亲爹了,找了塞林的洋爹。跟那个德意志之鹰等人,然后呢又到了外面街头见面,然后共产党人许诺,先给70万现金,再拿个国内的资产什么的都是给他,三四百万不到500万美元吧。然后蛇妖闫这边儿通过山东省安全厅的人跟她做工作弄了300万现金。就给他一个要求,就把郭文贵和爆料革命说成是共产党的,然后又攻击班农。就这么开始的,很简单的事儿,就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他自己干的事儿。而他自己的大头症、妄想症、幻想症认为能欲取欲夺啊,对天下什么都可以得到,只要我想的我都能得到。就他的这个狂妄和幻想跟他的能力不是不匹配,是完全没有比例的存在,所以它不走向灾难谁走向灾难?

2021年7月23日直播
然后大家注意到今天所有攻击爆料革命的,一定是把班农、郭文贵挂在一起攻,你发现了吗。然后顺便也攻蛇妖闫和路大脑袋,共产党一定会是对路大脑袋对蛇妖闫你放心,我都能想到他俩跟共产党合作的结果会是多惨。

路大脑袋现在就是听共产党的话,把郭文贵说成中国共产党,他还真信了,他继续说下去,他每天两次直播,都是两次给我们送弹药,他每直播一次都让他走向了灾难的监狱快了一步、一大步。蛇妖闫多被采访一次,她就会多走近监狱、离香港多走一大步,咱走着看。你想把全美国人、全世界人都变成傻子,你都做到你就赢了,你要做不到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因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不可能骗美国人,骗所有人都信你的。

2021年7月24日
从过去四年多爆料以来,所有谣言、辱骂、怀疑郭文贵的,你给我找出一句话、一件事是真的,七哥就应该消失在地球上,有一句话、一件事骂我的说我坏话的是真的,有一个(就行);然后你给我找出你七哥在从四年爆料当中说过一句瞎话,我说的可能有些事没发生,这是我的可能判断失误,我说过一句瞎话、骗过一个战友、拿过战友一分钱、跟一个战友有任何一个生理上接触,郭文贵该消失在地球。

如果没有这些的话,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一个人像路大脑袋、蛇妖闫、九指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把我当亲爹亲爷爷,转眼间把一切都否定,如果这样的话你也能相信,你还配做人吗?

我很小的时候,跟朋友闹掰的时候,我爹我娘总说一句话:昨天还好好的,你们今天就闹掰了,那能是人家的错吗?总像这样教育我,我从那时候我就知道,任何事情闹掰了,这我一定要看我自己做错哪里。

我那时候我爹我娘总问:是你先闹掰的是人家跟你先闹掰的?我得给爹妈交代是我先闹掰是人家先闹掰的,我爹我娘说一定是你的事,我一个最普通的一个家庭妇女的一个最普通的爹娘都能有着起码的判断。

你见我,所有的咱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我有一个主动为敌攻击任何一个人吗?郭文贵四年有主动攻击过一个海外民运、攻击过一个跟我当战友的人吗?有一个吗?我没有办法,他来攻击我的时候我不能说话是吗?就像澳大利亚昨天这个人还有香港这个人,永远我不想再听这人说话。

我没有攻击你蛇妖闫,我也没攻击你路德,是你先攻击我们的,你把我们说成极端份子,爆料革命是一帮骗子,我们是恐怖分子,我们全是共产党,这样我还不能说是吧?我得说蛇妖闫万岁,蛇妖艳吸痰万岁,蛇妖闫骂我骂的对,爆料革命全都是这个恐怖分子,爆料革命全都是坏蛋,全是骗子,G系列都是骗子,你是不就高兴了?那今天看我直播有多少人不高兴你知道吗?

我们从来没主动地攻击过任何一个爆料革命的战友,都是他们来攻击我们的,而且攻击我们的目的都非常简单——被共产党收买了,泯灭了良知了,贪钱不满足了,贪心不能满足了。

一个过去四年被称为地球上最大的一个受到五毛共产党攻击的社交媒体的人,没有一件事证明攻击我是对的。我真不知道,我是一个佛教徒,我真不知道生活中有没有像郭文贵这样活得这么干净的人——钱上、做人上、思想上。

我真告诉你们,安红前天问我:你什么时候发现亡腚缸和蛇妖闫是叛徒的?我说我跟你说实话,我真的就是他俩骂完我之后我才知道他俩这么做,我知道这俩人不是什么有层次、也不是什么好人,也有可能会变,但我真没想到这时候变,也没想到是这么变,我真的没想到,在他没有骂我之前我都没想到;如果我要想到了,我应该提前做更多的准备,我会让他死得很惨,我会让他立马进监狱。我绝对有这有这个本事让他俩干的坏事让他直接进监狱去。

我就是没准备,我就没想到。很多人跟我说信息,路大脑要背叛了,什么蛇妖闫要背叛了。我真没相信,包括内部战友告诉我的,我非常地抱歉。内部战友跟我说的都是准确情报,在平爆小组的人在某个省,我就没信。真的!

所以我现在告诉战友们,七哥在这方面真的是,这就像所有的这些人都说我一样。当年的胡锦涛、当年的孙政才、当年的马建副部长、徐永耀还有陈炳德包括郭伯雄都说:“郭文贵这个人绝对真是千年不遇的天才、奇才,他身上有的东西太多人没有了。但是这个人有时候很天真,他的天真和他所有的智慧和能力和他解决问题的能力,完全不像一个人。”

由于我家庭成长父母没文化,我娘连“一”都不会写,我连基础的教育都没有。我跟你们说我都30岁了,我给你七嫂还说呢,我说我去年属狗的,明年是属猴的还是属猪的呀?我都不知道。我都30岁了,我以为今年属这明年属那呢。

我都10来岁了,我还不知道那个表24小时怎么转圈呢。因为我没有家庭基础教育。就像马建副部长说似的——咱老用词儿,一用词都用错。这是因为咱没有那么好的基础教育,这是事实这是。但是七哥有时候很天真、很单纯,或者单纯说得有点过了——无知、傻。

你想想如果说我觉得肯定他俩能坏了,我能让我女儿在韩国花一万多美金给她买个狗过来吗?还能给路德那个王八蛋叫我的保镖去5000美金给他扫家里边的所谓监听系统吗?那不非常简单,当时我们提前做好局,是不是?非常清楚啊,你路德你也没有交房租。你蛇妖闫你拿着法治基金钱。我们就让他把这个事情准备好,他一反就直接送到监狱去了。就像我们律师说的,他这次他进五次监狱都不拉倒,他完全造假嘛。

你像路大脑袋没有交过一分税,对吧。而且他孩子上的这块最好的学校。我们的律师上星期去找她那个学校去了,说她已经离开这个(学校)。你在这个学区是因为你住在这儿,这是全美国前十的学校,路大脑袋这个王八蛋说过。但你孩子还在这儿的话,你不住在这儿了,那你属于诈骗。已经告诉这个学校去了,学校都惊讶万分。如果我们提前做,那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啊,没想过。

所以说有些人他冤枉我们,他以为我们对他不好,对蛇妖闫、对路德不好。天打八雷轰,谁要生过坏心眼儿让老天爷打雷劈死他。

是这两个王八蛋忘恩负义要颠覆我们,把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变成了所谓的极端恐怖分子,要弄死我们。还要把我给踢下船去,把我说成是我要把爆料革命给毁了,他大爷来的这种话。而且找了个洋爹死林赛林。猪都知道你被共产党收买了,如果你要不认为路大脑袋和蛇妖闫被共产党收买了,那你连个猪都不配!

……

所以说这些人最终的惩罚是谁呀,战友们不是我们惩罚的,共产党就会弄死他们。你看路大脑袋、蛇妖闫最后他现在跟共产党睡在一起了,最后共产党一定把他灭了。是吧?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如果你不信你就试试看,你就试试看,对吧?

2021年7月24日
所以说你看,战友们当你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你要想这个人在你前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能干啥?你觉得路大脑袋能干啥?他连自己的老婆都现在,他每天晚上、白天他曾经睡过的三个女人——给他生过5个孩子的女人都在和别的男人上床,他每天都是被戴绿帽子。

跟他同床共枕的小蔡每时每刻都想着这个男人整死他,绝对的,你这么背叛我,你在我眼皮底下和蛇妖闫你这么玩,蛇妖闫每时每刻都想着老娘天天为你吸痰。嗬~~~吸一口痰一口痰的,老娘分分钟把你弄死,你威胁我等于路大脑袋绑架了蛇妖闫,他把她万里约炮约到了纽约来了,家也没了、业也没了是吧?

他肯定许给她要跟小蔡离婚是吧?跟小蔡离婚跟她结婚,然后来了就当上小三儿。你说她也没有任何办法,还得给他当翻译、还得替他做直播、还得给他当小三儿、还得给他吸痰,她能爱他吗?她能爱他吗?战友们,你们觉得她能爱他吗?这种要是爱的话,那天底下什么都………,我觉得他跟我之间连跟Snow的亿分之一的爱都没有。

2021年7月31日
万事皆为空,只有果不虚,因果它是有轮回的,没办法,是吧?包括现在你看看路大脑袋、蛇妖闫,是吧?我估计过两天战友们又要找蛇妖闫家、路大脑袋家又要抗议去了,是吧?肯定我相信很快会去的,他还在那晃荡哪,是吧?他以为拿共产党几百万美元竟然想撂倒爆料革命,咱就过去从他开始砸郭反爆料革命以来,我们每天爆出来的料,每天给世界的警报,他能懂一件吗?他能掌握共产党一个情报吗?在南京的事情,七哥啥时候推出去的?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