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1 文贵大直播:背叛是成功的必然经历的;对待坏人,采用法律红线范围内的任何手段;如何理解财富和财富的属性;习灭王的亲信蔡鄂生的故事;7月11-17,中共对西方发动了珍珠岛式的袭击;中共5500亿美元投资沙特石油意味着什么;更多重量级人物将与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时间点1:15:06——

同时,你能想到他们所有的目的就是金钱、就是欺骗、图财害命,然后颠倒黑白。但是钱这个东西是全人类不管你是任何信仰,不管你有任何背景,在世界上除了是赵的和姓金的,你不遵守一个法则,你人类上任何人都要遵守一个法则,什么叫法则?

今天我特别想跟战友们说一说,特别是你们将据有G系列投资的时候,还有你们将面临着人类最大的一场金融危机的时候,或者说这里一定会出现亿万、百万、千万、十亿、百亿、千亿甚至更大的富豪的时候,希望你们能记住七哥今天这个直播。

我来跟你分享,郭文贵的一生当中跟世界上最高的56个大家族品牌合作,跟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和拥有国家的人合作,和七哥在共产党的这个流氓政体里面,黑暗的这种这个国家里面,几十年来没有涉及任何经济犯罪、任何红线。

共产党查了我几年没查出来,我敢举起手说我在中国没有偷过一分税,我没在大陆拿出一美元,我的企业是中国最最好的企业,我们国家的企业,我们没有任何涉嫌犯罪,是吧。在大连的审判当中,所有造假证的张宏伟等等人、孙力军全完了,连法官都被抓了,执行的人都被抓了,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七哥这个案子。

我分享大家为什么我能走到今天,我希望大家认真的听,因为你们当中很多人会有钱,如果你不想变成九指妖、变成路大脑袋、蛇妖闫。你去图谋别人的钱,你图财害命、颠倒黑白,或有一天你有了钱,不要因为代持或者说你的无知被别人图财害命、颠倒黑白,你今天一定要记住,七哥来跟你分享这一段。

首先大家要记住,当你作为一个个体的人生,面对财富的时候要记住以下三个观点。除了你姓赵、姓金啊可以不遵守这个观点。就是你是共产党的常委、你是金正恩的家人,你可以不遵守。除此之外,就连黑帮你都得遵守这个,贩毒机构都遵守这个规则。

任何一个人,当你有钱的时候,第一步,你要记住你的钱是从哪来的,你的钱要去哪儿,你的钱的来路是否合法。一定要记住这个词儿啊,当你任何一分钱的时候你都得问自己个问题,这钱从哪来的?一定会有人问你;你这个钱是否合法,一定会有人问你。

然后你这钱要去哪儿,因为当你钱进来的时候,你的钱,你只有一次使用它的权力,所有的财富你只有一次使用的权力,就把它放哪儿去,去哪?你让它去哪?很简单,路大脑、蛇妖闫、九指妖、李友、曲龙,他忽视了个问题,这钱哪来的?它不是你的。来源合法吗?合法,这里面涉及到合法。

第三个,要去哪?马上我去哪儿这钱,坏了出问题了,无论是任何一个人,路大脑袋都要清楚蛇妖闫,你花的钱这钱去哪,这钱不是你的钱,这房子也不是你的,不应该给你,给不给你是人家决定,不是你来决定的。你那个九指妖也好,你那些钱拿到手,你这个钱去哪?是给你钱的人是让你代持代有,你只是个过桥,钱应该去指定的地方。

到了第二步,当这个钱啊,你把它到了你账上,你有一次分配权利决定去哪的时候,你要问你一个问题,这钱去哪儿是否属于你的权力?比如说九指妖,这钱去哪,她没这个权力。就像曲龙的钱一样,它去哪不是他的权力,就像这个蛇妖闫和这个路大脑袋,他们手里花的钱,钱去哪不是她的权力,她错了。

九指妖把钱投了龟头洋,去投房产去了,她犯罪,参与人是他亲儿子,PJ潘。就像曲龙动用了那个钱,给自己买车买房子,包一个中央电视台那个小烂三级主持人,那你必须进监狱。去哪儿,这个权力你搞错了。

第二,去哪合不合法?第一个钱去哪你错了,当然不合法,第二合不合法?你交税了吗?路大脑袋得到的钱,打赏、所有的广告费他绝对没纳税,蛇妖闫本身也没纳税。蛇妖闫拿着钱你知道她多可怕,在美国你任何一个个人收入,你都要交税的,蛇妖闫住房子没纳税,工资没纳税,她没报税。这在美国这一辈子蹲在监狱去了。

那么九指妖把钱作为投资也没报税,陈其生更不可能报税,合法吗?不合法。那么当你这个钱指定错的地方的时候,你又面临这个钱,当你有收入的时候,你第二步要记住,这个收入是否合法。

不管陈其生九指妖还是路大脑袋,他把钱归位放到第2步,它去向给了自己的时候不合法、偷税,自己拥有完全是犯罪。

所有战友都要问到第二步的时候,这钱当你指定去个地方的时候,你是否是合法的,你是否有这权力。第二个就到了你手里面和到了别人手里面,你是否交税了?是否是合法?不合法就是犯罪。如果放到你手里面,还是放在任何人手里面,你都得报税还得合法。千万记住第二条。

最后一条第三条,任何你碰过的财富,当你把没有放到你腰包里面放到第三者的时候,你要记住同样的一个问题,当你把钱放第三方的时候,你是要承担这个财富去向的责任。你是要承担一切这个财富属性和纳税和走向第三步的干净合法性的一切后果。今天我就给你分享这三步。

九指妖把钱给了陈其生、龟头洋、他儿子、PJ潘、还有这个Johnathan,都是参与者。她给第三方的时候,她要承担一切责任。当然陈其生是诈骗犯罪PJ潘,他100%进监狱。他把他闺女再陪他睡一万年都得进监狱,她儿子都是共罪。

所以说九指妖要为这个钱走向第三方承担一切后果。而陈其生、PJ潘和她的儿子魏修竹,还有这个Johnathan,他们是共犯。她为这个财富到达,对她来讲是第二手,要承担一切后果和罪行。

甭说在美国,只要你不姓金、只要你不姓共产党,你有常委,你有金正恩的核武器,在哪都一样。我今天跟你们说完了。

所有人当你拥有财富的时候,你要问你自己这三个问题。七哥这些年,任何情况下我都问我自己,这个东西来得是否合法?在我这搁着,我是否有合法的使用权力。

当我移动它的时候我就问我自己,这样做我是否合法?我是否应当承担什么后果?这样做是否应该交税?它应该做什么样的行为?第三步,当钱当我决定到第三方的时候,我要知道我要承担这个钱的移动的最后的结果,我永远没有忘。

说到这,我告诉你们我人生中的经历——关于信托和代持。刚才看到的所有的路大脑袋、蛇妖闫信用代持和金钱代持最后谋财害命,李友、曲龙都这样。

我告诉你我经历过多少个有信用的牛人,你们都知道的世界上有个最大的一个成功的品牌,这个人由于家族关系、各种关系最早投资在30多年前和我一个日本朋友和一个香港朋友合作,说所有的资金和股份全部由你代持,当我有一天方便的时候我会拿回来。这个人是一个世界上最牛的家族之一,人家30几年合作,从来没出现过问题,创造了世界的巨额财富。

但我很幸运的有一天,在伦敦一个俱乐部,他们让我去参加晚饭,说:Miles能不能让你做个见证。我说:什么见证?他说:今天有个重要的事到了在告诉你。而且是律师,还带了准确的翻译,我记得这个翻译的名字叫Rebica,是一个嫁到英国的香港人,当时给我翻译完以后,我说我愿意做这个见证人。

就是人家把这个公司的所有的代持的东西还给原来代持的人,我经历了这个西方的契约精神最最神圣的一幕,我当时的感受是什么战友们?我觉得我特别矮小,我记得在我俱乐部的时候我心情一点都不好那一天,这是很多年,这是大概94年、95年发生的事。

因为我知道中国人几乎没有人做到这一点,我觉得甚至我有时候都不一定做到这一点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骨子里就没这东西,我羡慕人家,为什么人家有这么好的信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从91年出来看守所以后,我没有和任何中国人合资,不和任何人(中国人)合作,唯一最后打破这个规矩的就跟李友、曲龙这个王八蛋合作了,结果这样的灾难。

我从不和中国人合作,我到现在一样是,结果是爆料革命,没办法跟蛇妖闫还有路大脑袋还有所谓的九指妖合作,又被骗了。那么后来,这个代持我见证完以后,还给人家代持资产,很多年以后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人家就创造了巨大的成功和企业,而从94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人家还是那么样好的关系和维系着成功。

我一个日本合伙人告诉过我一个特别的话,他说:郭先生,我们从不相信大陆的任何男人,我们跟你合作当初不是相信你,是相信我们香港的我们几十年的合伙人,我们是给他面子,当着面告诉我,我们不是相信你,我们是相信这个香港的投资你的合伙人,我们投的是他不是你,因为他不相信大陆人。

我当时特别平心静气,我说我完全懂,我可以接受,后来这个日本合伙人,大概97年之后我到日本去,我们一起在东京一个会所吃饭,他说,Miles,你知道现在如果你需要投资的话,我就可以直接投资你,我对你完全信任。

日本人说你是朋友的时候,一辈子跟你是朋友。他不像美国人似的,一见面,啊~,还有咱们中国东北人,哎呀,大哥啊,咱是哥们了,下一分钟你谁呀?连名字都忘了。

日本人不是这样的,当时我告诉他,我说不需要你任何投资,我很感谢你这份信任,但是当初你投我的时候,1991年投我的时候,你那一段话让我很感激,我说我们中国人的文化,特别是共产党在中国,它确实有问题。

这位日本友人,就是这次我们G系列投资,有两次我找他,我说能不能投点钱?——马上投。我就一个电话钱就来了。我说你把这钱汇到英国的账号,这是投资条件,他马上投,问都不问。

那我要告诉大家,我经历那么多事情以后,我跟海外那么多大基金合作没有一起被骗、没有一起背叛、没有一次的毁约。我们今天做比较的时候,中国共产党正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民族主义的操控和排外的整个的运动,所谓的对白人、洋人、外国人全都是帝国主义,全都是坏蛋,只有中国人是最伟大的。

我跟你们讲到这的时候,战友们,我想跟你们分享,七哥是最爱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我不需要任何人认可,但是七哥的经历告诉我们,我的一生都是被我们同族所欺骗和背叛的,我所有的经历,我没有受到洋人在这个合作基金上背叛,你说那两个骗子的案子啊,那都是小事,那都是另外一回事,那不算事严格讲。

坏人多了,那路德的亲爹赛林那不都是坏蛋吗?多了去了,那Michael Waller和French Wallop垃圾,我见多了,那都不算事。我相信了韩连潮先生,不是相信他,没搭理他。但是我们在正式的合作当中,没有一起(背叛的事情发生)。

它说明了什么,战友们?西方有合约精神、西方有信仰、西方有法律,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我们和这个世界的不同,中国人现在是没有任何的所谓的法律、信仰作为约束的一个个人行为的社会,它是不可信赖的、不可依赖的,是没有人尊重你的。

刚刚的在中概股在纽约高图、好未来、新东方等等这些企业、教育类的企业,还有金融股、中概股,这些后面没有我不认识的人,共产党的这个擀面杖子也干掉了几万亿的人民币市场,我知道背后有多少故事,你们是不知道的,战友们。

你说这些人我哪个不认识啊,我哪个没打过交道啊,董文标给香港的一个小三就给了30亿,7、8年前30亿人民币,洪崎和他弟弟,他弟弟是北京市副市长,在香港一个小三50亿,卢志强玩上万亿,史玉柱玩几千亿,张宏伟他有小三、老婆,儿子、闺女前妻的,张宏伟一个人在香港就藏了上百亿,连他小三儿都不知道,他跟陈元玩的那个开行,这些钱那都是几百亿几百亿的,是吧,搞巴基斯坦石油,东方家园。盛京银行就不用提了,到处都是钱,是吧。

那么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所有这些人藏钱大多数都是代持,而且这些人很多钱也为那些共产党的中南坑和政治委员们都是代持。根据七哥所遭受的代持的这种被伤害几乎是百分之百,那这些人的代持关系你认为它会百分之百遵守代持的契约吗?它一半都不会超过。

接上文——

郭先生0801直播前播放视频文字纪录汇总

郭先生0801I选了全宇宙最难的一件事就必须确保固住自己的心

郭先生0801II四年来只有喜站能用三分钟的视频把事情说清楚

郭先生0801III顺着李飞飞的公司可摸到中共真正的生殖器计划

郭先生0801IV因为缺乏常识G-News和G-TV充满冗长垃圾内容

郭先生0801V在看守所里睡觉和头疼脑热以及挖余罪的常识

郭先生0801VI背叛是弱者的失败是成功者必须的经过和经历

郭先生0801VII看问题的共同标准决定了谁是战友谁不是战友

郭先生0801VIII九指妖团伙和蛇妖闫亡腚缸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西林1

纽约香草山农场:酸酸乳(文少)

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笑笑

校对整合——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黎明之前

发布——

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背靠背(fran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