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童媚

(圖片來自網絡)

譯者語:


自從大型社交媒體開始像CCP一樣進行言論審查之後,似乎在崇尚言論自由的西方,人們也不再能夠隨心所欲地表達自己的觀點。這不是正常的現象,因為我們看到政府和媒體正在沆瀣一氣,來鼓吹這種“言論審查”的必要性和正確性,因此,有一些發表真實言論但卻與利益集團觀點相悖時,他們就會遭到無情的打壓和譴責。


文章中一個觀點非常正確,社交媒體應該僅僅承擔像電信公司一樣的社會職能,只是提供平臺讓雙方盡情發表想說的話,假設,你與同伴在打電話時,因為說了觸犯“政治正確”的言論,而被電話公司掐斷電話,那是何等的荒唐。但事實上,社交媒體平臺正在執行著這種荒唐的做法。


如果你也認為封號同樣荒唐,請支持言論自由,請加入GETTR。

譯文:

就在昨天,我們討論了Twitter對一位評論員的審查,原因只是他在新研究時中,對聯邦關於Covid-19的“暫停”是否有必要發表了意見。

現在,前《紐約時報》科學記者亞歷克斯·貝倫森 (Alex Berenson) 因簡單地引用輝瑞 (Pfizer) 臨床試驗的結果並對任何疫苗授權提出質疑而被推特封號。但與此同時,《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因為引用相同的內容,被白宮指責為對Covid-19報道的不負責任,但令人驚訝的是Twitter並沒有暫停這兩家媒體的社交賬號。

這是審查員的權限。 Twitter不願意讓人們閱讀或討論它作為一家公司持有不同意的觀點。然而,許多左翼人士已經接受了公司言論和審查製度的這個概念。事實證明,對許多人來說,審查製度的問題在於未能審查出他們反對的那些觀點。隨著“正確”的審查員在工作,言論自由的擔憂已被擱置在了一旁。

我幾乎沒有能力在這些問題上判斷是否科學。不過,我歡迎辯論。然而,許多人並沒有回答這些批評者並反駁他們的論點,而是專註於讓像貝倫森這樣持不同意見的人閉嘴。

由於貝倫森討論了關於Covid-19中的一些不同觀點,因此他實際上被大型科技公司限製在了觀察列表中。他最近一次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冒犯是在他引用了輝瑞公司自己發布的臨床數據的結果。他聲稱,研究表明,接受疫苗接種的人和接受安慰劑的人在最後結果上幾乎沒有區別。

於是,他的推特賬戶被封鎖了。

這是貝倫森兩周內的第三次賬戶被封,這次封號的時間為整整一周,而他認為這是永久禁令前的最後一步。

與此同時,白宮對那些涉及發布接種疫苗的人所造成的後果“完全不負責任”的報道發出了全面譴責。

白宮官員本·瓦卡納 (Ben Wakana) 抨擊了《華盛頓郵報》引用了7月4日在馬薩諸塞州普羅溫斯敦爆發的COVID-19疫情研究的標題。華盛頓郵報的推文寫道:“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的關鍵研究發現,在馬薩諸塞州大規模的 covid-19 爆發中,接種疫苗的人占感染者的四分之三。”瓦卡納補充道:“這是完全不負責任的報道。3天前,CDC明確表示,接種疫苗的個人在全國範圍內的傳播量是非常小的。幾乎所有住院和死亡病例都繼續發生在未接種疫苗的人群中。如果在報告中沒有引用這個觀點是不負責的。”

Wakana 在跟推《紐約時報》的一條推文中提到了同樣的問題,稱“突發新聞:Delta變種與水痘一樣具有相同的傳染性,並且可能未接種疫苗的人與已接種疫苗的人一樣容易傳播病毒,這是一個內部的CDC報告說的。” 這讓Wakana強調說明:“接種過疫苗的人與未接種過疫苗的人不是以相同的速度來傳播病毒的,如果你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那麽說明你做錯了。”

現在,三方面(Berenson、The Post 和 The Times)都在引用研究報告,並同樣被指責沒有將這些內容全面地報道出來,但只有貝倫森被封號了。

顯然,這些賬號都不應該被封,推特也不應該成為主動執行審查的人之一。然而,言論自由支持者、學者和記者的沈默,是虛偽至極的。

企業審查員的興起與強烈支持拜登的媒體相結合,造成了事實上對國家媒體的恐懼,這些媒體因共同的意識形態而控製信息。民主黨領導人要求加強審查製度,包括審查政治言論,以及有消息稱,拜登政府與Facebook合作,一同標記有問題的言論從而加強審查製度,這些都加劇了這種擔憂。

與之相反的是提倡互聯網原創的概念:

“互聯網原創主義”就是沒有審查製度。如果社交媒體公司回到他們原來的角色,就不會有政治偏見或機會主義的滑坡;因為這些互聯網企業僅僅承擔與電信公司相同的作用。我們不需要公司來保護我們免受有害或“誤導”思想的影響。糟糕言論的被解決的方案應該是允許有更多的言論,而不是被認可的言論。

如果佩洛西要求電信公司中斷電話服務以阻止人們談論虛假或誤導性的事情,公眾一定會感到憤怒。Twitter也只是在同意方之間提供了相同的交流功能;它只是允許成千上萬的人參與這種數字交換。這些人不會只是為了讓互聯網霸主監視他們的對話並“保護”他們免受錯誤或有害的想法的影響而去註冊賬號來進行意見和想法的交換。

(本文僅限個人觀點)


發稿:MG5

原文鏈接:Twitter Suspends Science Writer After He Posts Results Of Pfizer Clinical Test | ZeroH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