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30文貴直播(一):東京奧運會背後的故事;滅爆小組最後的瘋狂和新中國聯邦追求信仰自由法治獨立的根本意義時間點00:00——

(郭先生與工作人員說英語的部分略)自由飛翔,小福利。冰小冰。玫瑰園。Mk99。土共必亡,馬小莊,good will,馬小妹,胡辣湯,對方正在輸入中戰友。小肥笨笨笨笨。

哎喲,我的媽呀,我現在是 on the way 在路上,哎喲,我的媽,這勞斯萊斯啊,這個新款的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真的很舒服。嗯,這個新的架子也很漂亮,你們看不見啊,碳纖維的,新的carbon fiber(碳纖維) 哇噻,嗯。

(郭文貴先生與戰友們互動)念戰友名字:[終於可以了,戰友叫,鍋鍋打。草根風。你說我這一直播的時候,這個留言的咵~咵~地一直滾啊,你看看有些戰友的直播下面就沒人。然後呢,我覺得特別搞笑。我發現有人發資訊,說郭騙子直播下面只有200個人,哈哈,只有200個人。他大爺的,光我發資訊的多少人啊,光發資訊的多少人?

你看我今天穿的什麼顏色秋褲,看看,我這一個系列的呢,好多顏色呢。

叫做聊不小哥,還聊不呢,有聊騷的,還有聊不的?51文公子,比卡丘、麗麗。皮卡丘。麗麗。風雨同行,風雨同行。哎呦,櫻花團的又來了啊,這個櫻花團這個名字魔女起的真好,都叫櫻花,但是櫻花團由於櫻花團的這個所出之處神出鬼沒,櫻花團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啊。

小小螞蟻,心系文貴,遼普小哥。江大橋。默默跟隨。生如夏華,鍋鍋打。東北妞。癡呆小螞蟻。如昔。幫主。飛碟。飛碟。不是我們的工程師飛碟吧,剛惹完我生氣。這飛碟幹嘛去了?文星。一滴水。文化。安吉拉77。Angela 777。白玉,歡喜。小王子,小王子在嗎今天,辦公室幹活呢,不幹正事啊。Justice,正義小Sarah。小木匠。正義小Sarah不幹正事兒啊,你們看直播。郭歡喜,賽事,聯邦稻草,東北妞00。生命之歌。

我明天直播有好多事,觀點跟大家聊聊。我現在正在車上,我跟大家亂扯扯,我試試這個手機在路上直播的感覺,信號怎麼樣啊,所以說完全是試直播,完全是扯淡,別浪費時間。

是海的故鄉,戰友的油炸丸子。國內戰友都睡覺時間,所以說咱們在這兒亂扯亂聊,劉豔萍,劉小小,輕輕,平頭皮鞋哥。

剛才我上車的時候,在日本咱有兩個戰友去看這個奧運會,他們在從這個房間到達另外一個房間。畫面清楚聲音好,謝謝。心系文貴,謝謝兄弟,文熙,安吉拉]

這個戰友剛才給我發,然後我就給他打個電話,我想給他說說,我說你那怎麼樣,他說七哥,他說你說的日本說的太對了,他說你說得太對了,他說我把你的視頻給日本人看。

很多日本人都知道你,都知道爆料革命,——我們知道這位郭先生,這是個英雄,這個太了不起啦!然後呢看了視頻,我說日本奧運會的事。他們100%說,說得對,說得對!他們特別驕傲,然後有個戰友說,七哥你在直播當中再強調強調,他說這病毒真的又回來了,病毒真的又回來了!

同時咱們國內南京的,南京我有很多朋友親戚,特別是南京我有一個朋友他家有個老院子,——老的那南京院子。因為當時我有合夥人住在南京,他家有個老院子,那麼我去過這個朋友的老院子。

他當時是真的是太有錢了,你想想那時候93年的時候我去那裡,他給我準備我最愛吃南京的板鴨和啤酒鴨。我一個人吃三隻,我坐那就吃三隻——不停地,我在那塊喝酒就吃三隻,吃完三隻鴨子,我再給你再重新吃、再重新喝。那我現在想想我的身體,當時怎麼~~~~你說我那時候怎麼這麼能吃呢,你不敢想像啊!

所以我每次去南京的時候到他家那個院裡邊,他家那個大院子很深,真有品味,那個老院子,鹽水鴨還有啤酒鴨,唉喲,南京那個啤酒鴨、鹽水鴨絕了啊!一說流口水啊,哇塞!不能談吃的。

哎呀,二十年前別談美女,一談美女七哥臉都紅了,就是那種獸性的衝動。現在別談吃的,一談吃的嘴都閉不上。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剛才說叫叫我的名字,誰啊。叫宙斯,宙斯,宙斯,宙斯,宙斯,宙斯。愛你,宙斯啊。我加上你啊,我關注你啊,加上了啊]。

所以說這家人家跟我的感情實在太深了啊,就是他後來他的孩子移民到加拿大,後來我給他說,我說移民加拿大幹什麼啊?孩子那麼小。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千歲百年戰友謝謝啊。這個金剛石戰友,謝謝啦,平民正道,謝謝了啊。]

我說要移民就去美國,雙胞胎最後到了美國,從美國洛杉磯,(卡頓)~倆孩子最後都是非常好,學到很多知識,然後嫁了兩個外國人,這是這家人家跟我的淵源。

就剛才告訴我說,他說你相信嗎七哥?他說就在你原來上我家吃鹽水鴨。(卡頓)他說旁邊你最喜歡的那家人家,倆孩子全染上病了,一個孩子死了。你說嚇人不嚇人這事。哎喲,你說我心裡就咯噔咯噔的。

你知道我當時我在國內我交朋友的時候,那時候七哥最低調,潛伏在雷達下面的時候。就我在清豐看守所就是我們的胡老先生,我們簡稱為胡老,那時候胡老,胡老是一個傳播基督教的,後來天安門的時候他第一個就上了北京了,5月份就在北京鬧的,從北京又到河南,河南到山東,最後在合肥把他抓了,送到清豐看守所。胡老被槍斃了,也被槍斃了。

那麼胡老當時說,文貴,永遠要記住,出去以後一定在雷達下面活著,共產黨永遠是槍打出頭鳥。而且跟我講為什麼在中國你不要當出頭鳥。所以說七哥很低調,如果沒有看守所的高人指點,那我從看守所出來,那我估計什麼三、四年備戰,我估計兩年就被人幹掉了,就我這個得瑟勁兒,是吧!我這天生的就是個得瑟貨,不是一個能低調的人,知道了嗎?

但是清豐看守所就讓我很低調,所以真得感謝胡老,有時候還真是能夢到他啊。胡老這個仙風道骨,而且會講一些很好的英文,還講一些義大利文。哎呀,所以說我很低調啊,沒人知道我。那時候我交朋友的時候,在國內交很多朋友,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給我拍照片、錄影。

因此我到哪去我都很低調,像到南京去,就這家人家都很會保護我。所以說那個時候我到南京去,有時候也有很多女孩跟我一起去,是吧,我這人從來不瞞著、不掖著的,是吧。一堆女孩子,比如說現在正在鳳凰衛視很火的某兩個女孩是吧,那時候小孩呢,是不是呀?

你想想,二十年前她才多大呀?十幾歲的孩子是吧,她姐姐都跟我們一起到那去玩去。一堆小女孩跟著我,我上哪去,反正女的多男的少,基本上男的很少,除了保鏢之外。偶爾也有女保鏢啊,七哥也有女保鏢,都女的多。所以說那個時候他家很會保護我。

隔壁那個鄰居,就每次我去,我旁邊帶著女孩就跟他家孩子玩,上他家吃東西去,我那是一喝酒就喝幾個小時是吧。所以說這家人給我說的時候。他說七哥你知道嗎?我們這些人都是看你直播的,我們都覺得是因為你躲過了一次次的大劫。

他說2017年年底我們所有的股票全賣完,很多當年他在南京他做了很多房產,他說很多都賣完。他說但是沒想到鄰居這家,我不能說那家的名字,名字特別好聽。你看兩個染上,一個完了,就讓我心裡真的不舒服!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哎呀,這個人呐,真是,活著你說啥,你活著呢,是吧,你講究啥,反正都有道理,那人沒了,他就沒了,他就變成灰了。也可能是被九指妖給祈禱祈禱,是吧,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然後見上帝去了,誰能證明啊,是吧?誰能證明。哎呀,真的是不舒服!

編輯整理——

倫敦喜莊園:杯酒漸濃

校對整合——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黎明之前

段落歸納及發佈——

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背靠背(fran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