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戰友們好!

自從和陳軍認識,何頻先生介紹他給我認識,這個陳軍先生第一次跟我喝酒,當時(有)我、何頻先生和陳小平先生,因為我不認識他。他就問我一些觀點,我說我最希望的事情,希望像你們這不能回國的人,因為他先說他不能回國,過去怎麼革命,怎麼做第一個酒吧,娶了多少洋太太,他的外號就是這個美女殺手,怎麼怎麼樣的;

後來,我說你們都不能回國,我說我其中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在海外所有的華人能自由、安全的進出中國,就這句話他就佩服的就要流淚了。他不怎麼喝酒,後來我老勸人家喝酒,他也真喝了,也喝的差不多,然後他給我敬酒的時候就說:文貴,我就記住你這句話了,為了這個我什麼都願意付出,我這必須要回國啊,就信你這句話了。我這人就傻乎乎的當真了,(相信)人家真沒回過國。

最近,我這一瞭解才知道人家經常回國,經常在國內晃蕩,人家老婆就北京人,人家老婆跟他生了孩子;而且人家國內有資產有置業,還有做那個水杯的生意,還投資了其他的餐飲業。你說我這人愚蠢到了極點,人家說啥我就信啥。

所以,某個領導說:文貴,你這個人身上有個極端的兩個方面的問題,不能夠解決你這個問題就是個大問題,極端的,你太聰明了,大智慧,這不是一般人;但是你極端的天真。馬健部長也說過這話,某個政治局現任領導,現任領導,不是常委,政治局委員,給我也這麼一個評價。

我在這個陳軍身上我確實犯了錯誤,然後多次的跟我講,還有咱們其他人,我現在不說,不方便說,在場的時候他投資了明鏡35%,然後他就去香港去日本見那個死掉的劉曉波,到洛杉磯西雅圖開會。他又引進了幾個投資者,還有幾次錢到賬,說這邊有一個投800萬的,後來說不想投資多了,投300萬,然後投了一個200萬的,一個150萬。

這都是他說的,然後他說,他和他們加在一起已經超過55了,這就是陳軍先生說的。而且他本人對明鏡的管理和明鏡的經營他有一套的不滿意,很不滿意,好像他有一整套說法似的。他那個時候我就感覺他有點危險,他就覺得這個明鏡沒我不行。

但是,我當著何頻先生的面,我說過多次:明鏡沒有何頻一毛錢不值,不管誰買了,關鍵要(看)何頻。我當時要投資,我就要求何頻先生必須再承諾工作了多少年,否則我不會投資的。後來,我說我們投資是個基金給你投資,必須正規化,我們有這樣那樣的要求,而且我們對回報、對你的經營、對人與決策權的關係說的非常清楚,你不滿足,我們不會投的。

後來,陳軍先生給我發資訊,多次打電話就要求說能不能先借點錢,先給點錢,然後這樣行不行,那樣行不行—他就根本不懂。我當時很納悶,因為我以為何頻先生是一個非常博學,什麼都懂的人,但我發現金融上他真的是不懂,但是又找了個陳軍這樣的一個人,就是男不男女不女的在那兒晃蕩,走路就沒個樣,跟那個小小蚯蚓一樣這樣走,我就越看越不舒服;然後(他)說金融也完全不靠譜,就在那瞎扯,後來我就對他沒有信心了。

還談什麼拒絕我?郭文貴這輩子真是投資到現在為止,還沒人拒絕過我呢。真是,哎呀,別的不行,賺錢,我對我非常自信。但是後來,很簡單,我的絕大多數的建議他們全採用了,全採用了。我今天在這先不說,未來一條一條說,我等著他們準備好怎麼反駁我。陳軍先生不是要翻桌子嗎?要掀桌子嗎?我等你掀桌子。

本來我們不想提明鏡的,他天天要提明鏡,他給我所有的朋友打電話他都說了一句話:郭文貴傷害我們明鏡,我就是明鏡大老闆,我代表明鏡。你說這……那你(又)說你不代表明鏡,你跟那麼多人說,都可以出來作證的。

我這幾天,已經做通好幾個人工作了,都會接受文貴的採訪,談談陳軍是怎麼給他們說要毀人家曹長青先生的,把人家曹長青先生說的一文不值,結果好幾個人當場就把他給頂回去了,說你說的曹長青的不是事實,好人還是多的。

還有幾個人現在已經很清楚地說,他不但說人家曹長青什麼2000萬美元、太太的事,外邊什麼男女關係的事,還說人家曹長青先生在國內那個存款的事,還說曹長青先生有更多的政治問題。(他們)說這個人(陳軍)就滿嘴瞎話,滿嘴瞎話,而且這個人的護照、身份獲得……包括餐館大量的收取現金,偷稅漏稅,而且雇用非法勞工,這不是一般的壞。

所以說說那個吳征、袁建斌和上海局幹的壞事多了去了,現在又發動每個人反郭的同時,他在釣魚。你看,綁架明鏡,再搞(出)一個多維,然後反文貴,領狗糧;然後和袁建斌、韋石、西諾、李偉東、胡平,這都是他的哥們兒,一起來開始釣魚。背後的“五一共振”弄不好都有他的影子,可悲可怕呀。

但是,Tillerson(口誤,應是蓬佩奧)上臺以後絕對不一樣。蓬佩奧這個人是個技術派,多年前,大家記得911之後,他是最早把電腦系統引進白宮,同時監控系統是他創造出來的;而且他最早提出來的一個:對待外國的邪惡組織——就咱說的盜國賊——控制了某些國家的人,必須無情地打擊。

首先,打擊重點就是針對盜國賊的斬首行動,對那些人的貪污腐敗的資金、還有他們個人的所謂的家族成員進行重點式、定點式打擊。所以,他重科技、重事實、重情報,了不得!接著Tillerson先生(口誤,應是蓬佩奧)的行動,就對待這些小人還有那些盜國賊,你放心,這是噩夢。

哎呀說啥好呢?感謝佛祖菩薩、耶穌、穆罕默德、天上的萬眾神靈,趕快滅掉盜國賊,讓我們的基督教徒,讓我們所有的佛教徒,所有的宗教信仰者都能自由的在中國擁有信仰,讓諸神之光光照神州,讓一切妖魔鬼怪盜國賊煙消雲散,那才是大功德,那才是我們想要的。

搞點狗糧、弄點捐款、騙點色、搞點招婚啟示,這都是垃圾做的事情,不值一提。在我們這場革命上,凡是有私心、有私權、有私名、有私利的,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只有和14億人民和草根們站在一起,杜絕一個個的楊改蘭事件的發生,為所有中國人發聲的人,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權、名利發聲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眷顧。這就是聖上、天上和無上的榮耀,將降臨到我們14億人民的根本的原因和基礎。大家去想吧,誰有這樣真正的心懷和這樣的情懷,才能得到上天諸神的照應。

好,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

編輯整理——

華盛頓DC農場:湘江之水

校對整合——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發佈——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山川異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