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我从2017年爆料我就告诉你,习对老百姓的死活是从不在乎的,这是我面对面跟他聊,他说老百姓、老百姓吃你的饭有饭吃,你管你的操的是什么闲心呀,对老百姓就必须得严,就得管。他说商鞅是历史上真正的政治大家,他崇拜商鞅。就像王岐山,王岐山骨子里面中国老百姓吃了三年草没事啊。中国人吃好了以后中国人吃好了那政府不就完了吗?中国人吃饱了不就想惦记政府吗?只要中国人吃草他们才安全,所以它给老百姓准备啥?准备火葬场,准备你养老院,临死前把钱交回来,到火葬场把你烧了,把最后钱交出来,然后再到墓地,把你家人钱也交过来。他想的是这个啊。他不想别的!——郭文贵2020年7月24日
云儿刚从郑州离开,在郑州暗访撑下去的原因就是因为七哥。去年在火葬场拍照片的也是这位战友。卫辉、新乡包括铁路边上的村庄,都被干掉了,很多村成了哑巴村,郑州死亡的人数是10万往上走,内部人士说2个10万人都不止。让人不说话,共产党是高手,河南的灾情是有史以来屏蔽信息最成功的。——2021年7月27日文贵先生直播同步精要文字版

2021年7月20日
郑州有个电机厂非常大,就在嵩山路的旁边,电机厂他当时是个牛人,后来这个秘书长同我们这号同来了一个姓宋的是电机厂的总工程师。哇塞,这也是个文人,这也是文牛人,包括他也是,我出来以后帮我很多,我去了郑州先住在他朋友的家里边。

昨天,家里边儿仨人全死了。(这一说就来冰棍儿了)仨人全死了。死了以后现在给他下令,那位毕先生家死一个,现在还没找着人呢,不准说话。那位宋先生家里死了仨人,现在不让说话。

最惨的是他的一个小孙女,在地铁里没了,尸体都找不着了。他跟我说这小孙女一出去都是八九个,说这八九个家长现在电话都通不了。首先,孙女儿当她给他发信息、打电话,就没失联以后不到一小时手机不能用,然后就周围断电。但是很奇怪,说派出所的人能找到家来,派出所能通信——不准说话,不准对外有联系。

郑州的老乡们,我们战友当中最起码数以万计的都是河南老乡在海外的。咱不说百万,咱别玄乎,跟那个路大脑袋似的,动不动玄玄乎乎、重磅重磅。最起码万到十万河南老乡,谁能像我那么担心?我多少家人在河南郑州你知道吗?我多少家人就在这附近,你知道吗?——过百口,我上千个同事在那。

我今天一天都在作证,这个中间我是多次来了解这情况,我谁也找不着。我这几年没跟任何同事和家人联系过。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家人、找同事一个都联系不上。但就这位宋先生、毕先生,这是我的老狱友,这些年都是我照顾的,生活得很好,找到了。这两家就死了四个人,我都不敢想,随时随刻能收到什么坏消息过来。

当年介绍那个风水先生,就是这位宋先生介绍的。其中一个荥阳的风水先生就是宋先生给我介绍的。他比我大得多得多,人已经都快不行,走不动了,现在推那个轱辘车都推好几年了。

原来都叫我文贵,现在今天改口也叫七哥了。说七哥,我也一直看你直播,我都不知道。我说你还看我直播,你看啥呀?他说你找到我了,他说真的是孩子找不着了,哭得一塌糊涂,你说你怎么办?咱去哭去吗?太虚了吧?咱能高兴吗?你高兴咱不是人呐!

但是我告诉他,咱们在看守所的室缘你还记得吗?他说我最记得的是荥阳的咱们那哥们给你算这个命。他怎么说,一动裕达就这样?他更在那乱想,他说是不是有人故意要动裕达或者让死皇帝呀?我说也有可能,他挺会想。

咱这位哥们快上百岁的人了,他还那么信,我不敢说这是因为裕达,但是世界上我不相信偶然。这个胸罩型的这种发洪水在郑州最高地段,直冲郑州市政府,南水北调工程指挥部。

二、大水淹了共军攻台指挥中心,老百姓死人被封口

更重要的是什么知道吗战友们?共产党的解放军学院,就是原来的炮院。解放军的炮院,别理会错了,炮兵学院和测绘学院都在航海路和大学路。

郑大都在这个胸罩里边,包括这个路大脑袋路骗子都是在这出来的,全在这一圈。解放军学院新院址也在这,整个被合并后叫解放军学院。这解放军学院里面的院长是谁呀?胡锦涛的前秘书、前警卫王福庆。据说解放军测绘学院死了不少人,解放军测绘学院你知道在那块儿干的啥知道吗?你相不相信命?——对台作战的总指挥中心模拟地图并不在福建,在河南、在郑州就在航海路和大学路,原来的解放军叫测炮院,在炮院里面打台湾的指挥中心之一就是54集团军和现在福建的35集团军,35还有几个作战旅、一个行动机械师都是来自于河南。对台的演习的所有的1:1的图形就在新乡和河南这次发大水的郑州新区和荥阳还有南水北调工程这儿包括小浪底工程。

我得知消息,郑州的解放军测绘学院的对台作战指挥中心在地下室40米处全部给淹了,——全部给淹了。当我得知这消息,我怕不准确,我又差了我的狱友好好的打听一番,他说比你想象得还严重,好几个头儿都没了,这是什么老天爷呀!苍天呐!大地呀!黄河轩辕玉帝!中原佛手!邙山大地呀!你们来保护台湾人民来啦!淹死这些鳖孙!你天天想打台湾,你要真要得手了,台湾得死多少人呢?我淹死你个十万、八万的也值啊。他们说整个对台整个1:1的模型区和作战指挥部全部淹掉。

……

五、郑州此次死人以万计爆料革命做好一切救援准备

你指望着郑州能出来真相吗?G-TV、G-News所有的兄弟姐妹,爆料革命尽其所能了解郑州的洪水的灾难的真相,咱一切围绕这为中心,如果能救他们、能帮的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我们要看到唯心而论,从事实客观出发,河南此次的灾难它不是偶然,它是必然,河南这些工程的腐败从小浪底工程还有南水北调工程、蓄水库、黄河的腐败、治理的腐败、郑州地铁大型公共工程是全国最最渣工程腐败的中心,以及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这多年的腐败,它必将酝酿着一场人道的灾难。

如果说郑州这回能死多少人,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一定是从万起步,一定是从万起步,从现在我得到的情报一定是从万起步,我但愿我说的是假的是错的。

我们也做好了一切能救援的准备,现在不方便多说,希望所有的战友们都要高度关注共产党的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不要把这个所谓的人祸再嫁给了上老天爷去,这是我们现在最能做的事情——传播真相!

2021年7月22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
我和我的朋友、当年清丰看守所的朋友还能联系上,但和我的同事、家人都联系不上,这是够荒唐的。那么裕达国贸有上千个同事,而且我家人上百口的家人都在郑州,一直牵肠挂肚。

那么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有一些好消息有一些坏消息,坏消息就是我的狱友宋先生、牛先生,牛先生家里边有一个家人失踪,现在已经得知确切的消息,被洪水给淹死了,他痛苦万分;我们的宋先生就是更不用提了,仨人失踪,确定全部在一个车里面死了,现在是尸体找到两个,另外一个找不着,不知道冲哪去了,大的是将近60岁,小的十几岁,非常的惨,极度痛苦之中。

……

二、造成数以万计死亡的讯情居然成为官场政斗工具

但是,我们听到了更多让人无法接受、无法理解的关于共产党内部的一些好消息,内部的好消息,什么好消息?据说河南省委、郑州市委两个书记都是,由于是习近平的嫡系。刚来河南这个地方,水浅王八多,官场是最复杂的地方。这些人是不接受这个政治斗争现在诞生的这所谓的空降的两位书记包括河南的纪委书记,所以河南大部分官员都是坐山!——坐在自己家里边,保护好自己的老婆孩子,希望这两位书记死在这个灾情中。

河南省委、郑州市政府的我们的战友明确地说,现在自然灾害已经变成了政治斗争了。说给谁打电话,谁的电话说,我的电话不好!我的电话不好!听不见啦!听不见啦,再联系——断了。只要你说,哎呀!赶快,娄书记说了,赶快要救人,要指挥这个,哎呦!我的信号不好!我的信号不好!——信号断了。

只要一说习的俩书记什么搬兵、救人就是信号不好了,其中一个河南省的副秘书长说打电话给某食品公司,说我们现在在想办法解决一些食品,还有赶快要调运一些防毒的食品。因为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就是人死了以后它有细菌传染。这个人问他,到底现在你们知道死多少人?这个人先不关心说是医疗用品、食品消费了。你现在认为死了多少人?他说死了两万人,这个食品公司说去你个球吧!你们还在忽悠呐!你们不是习近平是你的后台吗?找习近平去吧!我这啥也解决不了。

就官员就不相信死亡两万人这个说法,没人相信,受灾人数是多少呢?据说下面给这两位书记汇报说受灾人数500万,这两位书记说你确切这个数字吗?500万?河南省一亿人口,500万受灾?这俩人说那我们再核实核实,一核实回来了——310万,大约310万,从500万降到310万。

问他死亡人数,死亡人数说死亡大概5万人,这两位书记也问了,你确定这5万人数吗?让政法委还有参与救灾的水利部门、市政都核实一下是这个人数吗?一说,死亡人数大概3000人,少了10倍。

然后,这两位书记说了,这是好消息呀!还没有突破万吗?还是几千人嘛,几千人是可以。就别超过5000人,不要超过5000人就是政治可承受范围之内的,超过5000人这俩书记都得免,不管你管得好不好,这叫特大灾难!共产党内部的好消息就是用中国人民的人命来堆积起来的,共产党的好消息就是上嘴唇和下嘴唇一闭这么说出来的。

据说,所谓中央和河南省委防汛指挥中心进行视频会议当中,听说李克强要问问题,麦克风也突然坏了,麦克风突然坏了,说李克强一直拍麦克风,麦克风不管用。李克强大怒,说到底是我这边麦克风问题,还是你们麦克风问题,说是河南的麦克风问题,河南的麦克风问题。然后,李克强问的问题,下面几乎不愿意回答。说我们形成文字向中央汇报。

……

现在飘在京广路那个二期地下隧道,因为我对郑州太熟了,所有发生事就发生在我生活中、跟我太有关系了,当你从中原路过去和从航海路过去的时候,你必须要经过一个上面有个火车道,火车下面有个隧道并不长,就那个隧道人现在已经死两天了。

当时就迅速的一分钟的雨下来,前面还正好不知道怎么的车就过不去了,后面也离不开了,这些人还不出来,把整个地下水道全部给闷死在里面。现在连捞尸体都没人捞,甭说是救病了。几大医院没人啦,医生跑了,医院里边的通讯设施、电力不能保证。

这可不是天灾,这完全是人祸,是腐败的结果。最重要的区域裕达国贸都能正常运转,七哥有资格说这话吧,我建的裕达,我拆掉的林山寨,每一张图每一张纸裕达都是我设计出来的,每一寸都是我建造起来的,经历了几十年滴水几乎未进,发电设备照常运转,继续救人。

……

现在河南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正在想着如何做好宣传,把死亡变成共产党升官的机会,要让河南老百姓,要给他加以诱惑、夸他们,让他们继续听党的话,现在死亡咱别说几十万,几万人是一定的啦。七哥是世界上第一个说的,这是郑州的人祸加天灾,死亡一定过万!

……

能不能中国人长点脑子,咋混到今天港澳台胞都没人伸出手来,咋混出来隔壁邻省没人伸出手来,咋混出来中国共产党所谓9500万党员9499万都等着你们死呢!战友们,七哥说的是真相吗,这是事实吧,这不叫爆料吧。

基本的事实和逻辑面前,让我们知道了一个根本性的全中国人的政治愚昧、信息被洗脑和无知对善恶的辨别到了零的程度,成为了待宰的羔羊。临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死了以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是因为你们没认清一党独政的危害性和中国共产党这个独裁政权对你的危害性,你的死绝大多数原因都是共产党给你带来的。

……

八、缺饮用水断电和通讯不稳造成的次生灾难甚于战争

昨天我们那位宋先生那种惨叫、哭声,在他家他能看到裕达国贸的楼顶,他说他现在唯一的就能看到楼顶是能让他镇静下来。我说我们也很失败,几十年了共产党咱也没干趴下。

一点不夸张的说,如果30年前没有中国共产党,今天这个灾害来了,一定不是这个结果。会死人吗?——会,不会死那么多人。会死人吗?——会死人,不会死那么惨。

郑州市河南电视台、气象台,这是昨天秘书长跟我说的,一星期的报道、警告。这个气象不是没有预警,是有预警的,科学上已经做到了,是有的。但是省委、市委和所有的灾区,竟然连基本的救援措施都没准备。

就那几个洼地和周围的村落连起码的警告都没有,更不要说限行,更不要说学校停课。就像香港3号风球、4号风球、5号风球。你挂了风球了,学校就自然不能上课了。然后这些重要交通设施,就必须不能有了。然后冲锋舟啦、救援措施都有了——竟然没有。

所以你知道我昨天到现在,我听了我这心里边,我就真的是,我就觉得我这真让人受不了。一个现代化要领导全世界、全球的中国,还给世界开药方的中国,你连起码的警告措施连石器时代都没有。石器时代的时候,咱们到了战国的时候对人兽战争的警告都超过这个呀!

就这样老人孩子全成了牺牲品,今天连打捞尸体的方法竟然都没有。现在是郑州市政府几个小时前,我在上直播前他们说正在研究如何处理尸体。郑州市烧不完了,去周围的洛阳、开封、新乡、安阳去烧尸体。——安阳拒绝,新乡说那边也死人也是弄不完,开封的火葬场已经不能运行了。郑州原来有个火葬场,现在又建了俩,在非典之后,洛阳有俩,能烧得完吗?现在说是否允许就地掩埋?然后现在一个认证的问题,怎么让家人认证的问题,说认证不了了。

明天就是未来的24个小时,就郑州大街上的尸体的糜烂味道将充满整个郑州。任何一场战争死的人都不会这么死,这比扔下一个核导弹还可怕。现在是关键是一个河南省亿万人口的大都市连处理尸体的能力、辨别的能力、连给人死去的一个起码的尊严的能力都没有。

那河南郑州市政府都干什么了吗?河南一年给国家纳上万亿的税,这河南人民就难道连死去的起码尊重的都没有吗?这就是比爹娘还亲的共产党给你们带来的——没有半点安全感、没有任何拯救防护互爱互助的措施。

我就纳了闷了他们的河南人民郑州人民有没有想过,中国给你们带来过什么呢?给过你什么呢在河南这个地方?除了空降的官员在这里洗白以后升到了中央,有任何人给河南带来过一家像样的企业、带来过财富、带来过文明、给你们带来过未来、带来过教育?!

河南郑州是省会呀!市政设施基础设施连一个非洲的部落都不如,到现在死那么多人了,等待着尸体腐烂在大街上,医院不能用,学校死的孩子没人理,很多人在大楼上等着饿死。通信设施不能用,这不是一个组织犯罪、国家犯罪吗?

然后现在等着要让你们继续歌唱党、歌唱人民,去郑州还竟然有那些电力大局现在很多地方没电了它还亮着灯,还霓虹灯都亮着,说是党组织要的。要把那很多小区没被水淹的还亮着灯、霓虹灯,为什么?要显现出繁荣,这种丧心病狂,在旁边漂流的尸体,很多人在家里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吃的。

更可怕的事情,郑州的饮用水也没了,郑州饮用水都没了!那你接下来吃什么喝什么?都是那些冲出来的垃圾的水和尸体的水,一旦喝到人身体里边,那人不更完了吗!那不就是大灾之后必有大疫情吗!兄弟姐妹们,你看这个惨状,共产党的领导能力还要打台湾,从郑州作为指挥中心打台湾。

2021年7月22日和23日
直播中最中心的内容就是揭露河南汛情真相和中共的丑恶行径。

一、城市完全没有做防洪准备,民众自生自灭,连尸体都没人收

过去的三天中河南和郑州市连日遭遇暴雨引发洪灾,整个市区陷入一片汪洋。郭先生直播前播放视频显示郑州汛情过后的街头惨景,大量私家车公交车闷在京广路下穿隧道里面,把整个地下隧道全部给闷死在里面,人已经死两天了,现在连捞尸体都没人捞。几大医院医生跑了,医院里边的通讯设施、电力不能保证。

郭先生早年从狱中出来后最早在郑州创业,在台湾知名建筑师李祖原设计下,曾打造于1997年完工的郑州昔日地标裕达国贸酒店,与郑州渊源颇深。因此郭先生能够有各种渠道第一时间得到信息和视频,为了保护发视频人的安全,很多视频不便公开,郭先生口述说,很多郑州的同胞们都已经是命丧黄泉。不但是人死了,连尸体都找不着。郑州重要受灾地区,车里车外有些是断头尸,有漂在水上的尸体,已有尸体开始发出了味道。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尸体。有老人、有妇女、有孩子、有成年人,惨状不可言语、不可形容。

二、当地河南郑州官场为让习近平空降官员出丑,拒不执行救灾,总理都吃瘪

但是在中共的体制下,在全世界75亿人的关注下,这样造成数以万计死亡的讯情竟能成为中共官场政斗工具!

郭先生非常清楚当地的官员派系斗争。河南省委、郑州市委两个书记是习近平的嫡系,刚上任河南。但河南大部分官员不接受这两位空降的书记,包括河南的纪委书记,所以这些官员就安坐在自己家里,保护好自己的老婆孩子,希望这两位书记死在这个灾情中。

据河南省委、郑州市政府的战友明确告诉郭先生,现在自然灾害已经变成了政治斗争了。只要是习派的书记给当地官员打电话,该官员就以信号不好为由拒绝执行抗洪命令。其中一个河南省的副秘书长打电话给某食品公司,想解决一些食品,和调运一些防毒的物资,为大灾之后的大疫做准备。但是食品公司人先不关心民生问题,反问这位副秘书长死亡人数,一听死了两万人,这个食品公司人说:去你个球吧!习近平不是你的后台吗?找习近平去吧!我这啥也解决不了。

据说,中央和河南省委防汛指挥中心进行视频会议当中,李克强要问问题,麦克风就突然坏了。李克强大怒,说到底是我这边麦克风问题,还是你们麦克风问题,说是河南的麦克风问题。李克强问的问题,下面几乎不愿意回答,敷衍他说形成文字再向中央汇报。

内斗正酣,谁管百姓死活?灾难来临时良心上的一点点应急反应无济无事,体制才是作恶的根源!

三、习派官员为保乌纱帽随意编造老百姓真实死亡人数

下面给这两位书记汇报说受灾人数500万,这两位书记说你确定河南省一亿人口,500万受灾,5万人死亡?下面人一听书记这口气,马上回去再核实,一核实,受灾人数一下从500万降为310万,死亡人数从5万降到大概3000人,少了17倍。这两位书记说,“这是好消息呀!还没有突破万吗?还是几千人嘛,几千人是可以。就别超过5000人。”原因是,特大灾难标准为死亡人数超过5000人,5000人以下中共内部称为政治可承受范围,超过5000人这俩书记都得免,

郭先生痛心疾首说,共产党内部的好消息就是用中国人民的人命来堆积起来的,共产党的好消息就是上嘴唇和下嘴唇一闭这么说出来的。

四、封杀真实汛情,剥夺人民求生的权利,出卖河南人民的安全

共产党怎么救灾呢?把老百姓的移动讯号全部关掉,防止老百姓说出真相,而保留着河南省委省政府的官方的号,因为怕老百姓及时向外界传送真实的现场场景和死亡人数,政府延迟多少救人命的机会。。。郭先生连续发问:大家想过这个问题没有?这是不是人祸?这是不是人祸?

内部战友向郭先生透露,向中央汇报时,这些河南的地方官员还说:“请首长放心、请中央放心,河南人民拥有爱国爱党的悠久历史,听党的话,绝对在这千年不遇的灾难面前的和党站在一起,党叫干啥咱干啥,党叫说啥咱说啥,把好所谓的民心之口、把好舆论之口,让这件事情成为河南的骄傲。”

就这个时候了,河南的中共官员还能在无耻出卖河南人民的安全和利益。听党的话和党站在一起,党说死几个人就死几个人,把死人责任全推给老天爷,把救灾包装成是歌颂党的伟大,党的正确,党是河南人民的娘亲!这就是所谓的河南的地方诞生的官员——听党的话、封住人民的口、跟党站在一起的优良传统。

五、共产党在郑州正在进行着另一场种族大屠杀!

听郭先生口述这些中共官场真实发生的事情,相信所有的战友和同胞们,作为炎黄子孙的后代,我们都会和郭先生一样质问:这是共产党借着洪灾,在进行种族屠杀,在杀我们的同胞啊!共产党在新疆犯下的人类种族大屠杀,它在郑州正在进行着另一场种族大屠杀!

任何自然灾害,政府都有权利有义务必须全力施救,必须不能掩盖真相!必须做出正确的决定,贻误、延误所有的救人命的机会、自然灾难的机会,你是要承担责任的,这和战争罪没什么两样。

2021年7月23日直播
老百姓的无知和洗脑——到这个时候现在大家看到了,一说马上一个月就恢复地铁了,然后呢解放军来啦,老百姓感动了又开始哭了。老百姓你有没有知道你从小到大你纳的税,你从小到大你的劳动、你的生产力你养了这帮流氓政府是你身上的那个吸血的那种蚂蚱,吸着你一辈子血了。

你有灾难的时候它本来就该救你,它政府欠你的,它生来就吃你的喝你的。他必须有责任有义务救你帮你,你激动啥你感动啥?就这点常识都没有。叫人家强奸了,人家把你提上裤子,你得感谢人家谢谢你帮我把裤子给提上了,现在人死了,把尸体给你拿出来,你感谢,终于把尸体给你拿回来了,你有没有想过,它本来这事儿就不应该发生。

这几天大量的体制内的战友跟我说,这完全是人祸,一周以前都知道这个大雨的到来,政府不停学、不停工、不采取措施,而且更重要的事情,确切,这两天我没敢说,因为咱说话得小心,是泄洪在前大雨在后,知道要来大雨了它把洪给泄了,洪在前雨在后你不死人你死什么呀?!这个流氓政府就是杀人呐!这次完全是人祸,根本不是天灾,记住今天七哥直播说的话,我很小心!不能像那个路大脑路骗子张嘴就来,是不是?

咱得获得足够的情报,才敢这么说,是放水在前雨在后,你才能看到那滚滚的大水到来,这就像为什么北郑州的解放军学院就是当时说的看着水就跳着高来了,为什么?它先从地下过来的,那水可不就跳着高过来了?

解放军学院作战指挥中心,对台作战指挥中心,模拟中心死亡得比我说还要严重,特别是荥阳地下工程和郑州市大学路地下工程几乎皆毁。老天呐!报应啊!你要打台湾吗?然后,这些官员在人死了70个小时以后,现在有警察、有解放军出来了,尸体都快烂了。

……

三、此次人道大灾难死亡人数将永远不会被暴露出来

我可以告诉你,老天爷都不会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数字。你没在河南待过,你在河南一旦待过,你就知道河南和山东西部的贫困和穷困基本上是四面墙顶着一个屋顶,吃拉尿都在院里面。

那死人了没人知道,永远不知道这村里边有多少数字,死人了就更没人知道了。可以今天绝对地说,这次大灾难、人道大灾难——在郑州、河南新乡、安阳发生的所谓的千年不遇的,现在不是千年不遇了,叫40年不遇了。不胡说八道了,中央电视台竟然是个千年不遇,现在改成40年了。

这个灾难死亡人数永远不会被暴露出来——永远不会,因为死亡的太多的都是村庄了。谁去查你告诉我,查完以后你能活得了吗?永远不会被暴露出来,不论是,他现在一定是结局是过万的,七哥唯一一个说的过万的,爆料革命、新中国唯一一个说的过万的。但是,你说以后他会不会说出来真实的数字,——永远不可能,这就是共产党。

昨天,河南省高院的一个哥们跟我说,文贵,别说是你们不会知道,他说连中央习近平也不会知道,因为没有人去查,他就不会有人去查,也没人敢去查。

他说现在刚刚的开会,他说省委开会问荥阳那块死多少人?荥阳那块一个什么叫甄家村是叫什么一个村,叫什么村我这给说忘了,说死多少?说死了6个人。然后,人家骂他,去你妈的,胡说八道在这块儿!说你现在还撒谎呢,听说一个学校里死了二十几个。欸,他说我没算学校,你要算学校就死了60个人。

四、中共城市地下排水救命良心工程与西方天差地别

就一帮子流氓!就这个国家的治理能力、这个国家里边的整个系统性的整个的所谓的管理能力,他真的不如西方的一个镇上,他们最大的本事是洗脑、要税、城管、宣传,这是绝对是天下第一。干正事——遇灾情、解决灾难、搞教育、基础设施、国家建设,那简直全都是一帮垃圾。

我们这两天看到网上充满了到处的日本的地下下水道工程、巴黎的下水道工程一两千年前就建好了,包括二战后的德国,你们没有去看,我都去看过下水道工程;包括那个穷的西班牙下水道工程,伦敦——战后的伦敦都炸平了,下水道工程我都去看过;日本的下水道工程里边,我几乎是南部、北部,特别是靠海部那块,因为它怕海水淹、还怕地震。我都去看过,你们看到的照片,完全不能反映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在二战以后的牛。

它牛到啥程度啊?就一个老巴黎地下几千公里的地下水道里面,那简直真的是吃喝拉撒睡在里边,那个高度、那个漂亮都真的比中南坑那里边的房子都漂亮。

共产党一动一说我们接了一个烂摊子,几千年的中国人,傻叉、垃圾文化、民族都快完了,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在一百年大庆说的共产党来了,共产党来了,共产党拯救中国人民,五千年的垃圾。

那二战以后是不是你接手了?这跟这五千年的垃圾文化没关系吧?那日本比你接的摊子烂吧,日本政府,你没有留下巴黎的几千年的地下工程,那你总在二战以后,共产党在二战以后你接了中国,那北京、郑州这种省会的城市,你总有地下工程吧?——零!没有。这回你不能再说你共产党不是你的责任了吧?你接手中国已经70年,100年在中国折腾,这百年的工程你总该有吧?——你没有。

……

然后昨天郑州政法委开会上说,整个京广隧道死亡的人是完全是由于他们,完全由于这些在睡觉的人的无知,不听从政府的指挥和警告,由于这些人的这种不服从城市的管理导致的悲剧由他们个人负责,都建议保险公司都不能赔,这就是共产党!

那我们战友现在多少人现在是这种思维呢?有多少人相信这种思维呢?任何思想、任何好坏的东西、没人相信的东西,它都不会存在。郑州、河南就有太多人相信共产党啦,所以说它说什么谎言都有市场,就会有人信,所以他受此大难!t

2021年7月24日盖特
现在能活着真不容易,看到国内郑州的灾区,新乡各地,这些真相逐渐出来,听到这些很多的事情,现在大家都可以证明了,各个渠道,我相信你们都知道了,泄洪在前,大雨在后。五大水库12个小蓄水区同时放水,大家知道了吗?郑州的许书记,还有河南的省委书记杜什么,这帮人完全是因为政治斗争,把老百姓给弄死了。

然后现在大家可以看到,这就是中国整个共产党独裁到现在为止,没人敢站出来说真话,河南郑州,河南省新乡,所有的公检法都是一句话,怠工,他们有本事让他们去干去,河南是个大省啊,就是看着自己的同胞这么死去,尸体一车一车的拉。

习大神到西藏,据人家说,本来说这个行程是不是要修改一下,再一个中央电视台播是不是要缓一缓?据他左右说:不能,一样也不能改,说这是自然现象,多难兴邦,这个时候不要让西方人…给反对势力递刀子,这一听多有道理呀?是吧?中央电视台照播整个行程,照搞。百万哈达…然后整个布达拉宫全面都成为叫做习时代,照样打开了所有的整个布达拉宫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不能打开,都得打开,都得看。整个拉萨响彻了伟大的习主席歌声,歌声嘹亮,百万人献哈达,结果是怎么样?大家可以看明白,谁都没看明白这个猫腻,多难兴邦和大灾历来都是杀皇上,现在是什么?大灾杀皇上,习躲不过这一灾的,党内的人都看明白了。

所以共产党的内部斗争,从地方一个政府郑州市到河南省,许书记、杜书记的习派这两个人,把整个河南省给毁了。只有咱郭文贵、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第一个站出来说,死亡人数绝不是十几个人,一定是以万起步,现在大家你们信了吗?只有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告诉大家,死亡人数绝不是这个,同时是泄洪在前,大雨在后,大家信了吗?我告诉大家,这是河南的政治斗争、地方对抗中央、地方对抗习皇上的派来的天兵天将,最终牺牲的是老百姓和身家性命,中央电视台还有西藏的行程,这都是给他下套的,习近平的水平也就是管河南的一个郑州市,也就这水平,他哪有这辨别能力呀?这些人给他出的招儿,他不懂什么多难兴邦,大难历来杀皇上,不仅在中国,在外国也一样,任何大的灾难之后,这个总统都会被免掉、被弹劾,而且一定不会有下一任。

死那么多人,这所谓的要领导全世界的,然后现在让大家看看德国,德国也死人了,等大家都明白的时候,德国人家怎么救的灾,德国死了多少人,德国的水量多大,你那个所谓的下雨量,连台湾的每年的水灾的连18%都不到,要按照你这个逻辑,就是台湾每一年大概有50次千年不遇的水灾,那台湾人要死多少次了,德国的下雨量是你的几倍,人家死多少人?人家的救援是什么?人家的补偿是什么?你能骗下去吗?

兄弟姐妹们,这就是互联网时代谁都别吹牛,谁都别撒谎,如果你不相信互联网时代,你就没有活在这个时代,不论是你哪个人,不论你是哪个国,也不管你多强大,在互联网时代一定会给你搞清楚的,不管你哪个人撒谎,不管你哪个人吹了牛,诈了骗,互联网一定会给你整明白的,不管你什么蛇妖闫、路大脑,互联网都是有记忆的,是吧?如果连自己经历的四年,或者活在互联网时代,你还听任何一家之言,包括郭文贵的,包括任何一家之言,你没有辨别能力,那你就活该,这就是郑州现在的惨剧给你带来最好的答案,不管他怎么封锁,无穷无尽的信息涌向了海外,河南人民死了,郑州人民死了,他能拉到吗?都是懦夫吗?都会喝同胞的死人汤、死人水煮饭吃,就忘掉了这个死亡吗?互联网时代谁都别做恶,它只是早晚一天,谁都别胡说,真相一定会出来的。

我们现在可以说是以毒灭共,五月份结束,现在开始了,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以灾灭共,接下来要把整个郑州的自然灾害,来龙去脉告诉全世界,告诉河南人民,告诉中国人民,以灾灭共是我们第一个说的吧?这回路大脑袋、蛇妖闫不会再抢了吧,你爷爷的你孙子的,你大爷你姥姥的,是吧?是我们第一个获得最准确的信息,泄洪在前,大雨在后,而且这是郑州的许书记、河南的杜书记和习近平帮派斗争的结果,大家都在看着他们出事,牺牲的是老百姓,在西藏,习近平在所有的行程没有改,不但没有改,百万哈达的背后的故事,七哥慢慢给你一一道来。

2021年7月24日
兄弟姐妹大家好啊,七哥才我本来想录个视频,结果战友很多从新乡还有在小浪底水库还有郑州的很多人发了信息过来。然后这是国内的凌晨四五点钟的时间,战友们发来的声音哭声一片,哭声一片。

哎呀,七哥也说实话,你说也不能天天哭,这关键哭它不解决问题。兄弟姐妹们,对吧?它哭都不解决问题,刚才有个战友给咱发信息,河南省交通厅的跟我很多年见过面,我是不记得他了,一直是支持咱爆料革命的,哎呀,第一句话说七哥我们从来都离得那么近,虽然这次就是远在万里之外在郑州发生的这种水灾人祸也跟你七哥也没有断任何联系。

他家三口人现在都住在裕达,但是家里边已经两口儿人找不着了。就是看着他说他刚才在现场看着去找人的时候就从里边往外拖尸体的时候,他说那个尸体从里边拖出来,他说真的比拖死猪还难看,他说有的是那个拿绳子拽到那个死人的胳膊上往外拽把胳膊一下就给拽掉了。把那个腿儿、拴在腿上拽把腿给拽掉了。

他说没有一点尊严,他都觉得他现在都不想活了,他觉得活着太没意思了。这就是叫次生灾难,就觉得活着没啥意思,就是大家到那个现场看过的人。你对生命你只有两个结局——一个你过了这个坎,一个你就被这个坎给拦下来了。你没见过生死的人,你是没有资格说这个话,就这他说的话我太明白了,我太明白了!

然后他说七哥你给我发个视频安慰安慰我,我想想半天给他发个什么视频啊?我很难受,我真的是今天身边人都在问我你在想什么呢,我说满脑子现在就是郑州、新乡国内的这种惨剧,我想了想我给他发了一个最简单的几句话。

我说如果你真的想不开的话,我说你想想当年听说我在郑州火葬场去火化我的亲哥哥的时候,我在那块儿痛苦了几天,后来我到了郑州的所谓的那个皇冠假日饭店总统套房哭了几天,我那也不想活了。

后来我想想我就不活了不就是我也是到那个炉子把我烧了吗?烧了我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一秒钟也不会停转,亲人的痛苦就没了吗?没有,不但如此,(no problem, thank you. Just take a look around please Bill,Look around——没问题,谢谢,只是四周看看Bill,四周看看)还有个这哥哥能活过来吗?——活不过来了。

所以我当时在火葬场看着火葬场烧人还要给小费烧得干净点,我也跟那个火葬场的人有过一个简单的对话,我说你每天烧多少人,烧人啥感觉?烧完人以后你回到家吃饭有啥影响没有?他说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话,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人到这送了烧完人这人在这儿当场自杀的——没有。

他说这不管怎么死——好死的、坏死的、老死的、病死的,亲人都会继续活下去。人死了,他说这就是一块烂肉,他说无非是让活着的人舒服点,叫他烧得有尊严,他说所有的人到死了以后能不能烧得有尊严他确实这是个人活的值不值的问题,他有的人活得很值,家人朋友哀恸一片,花最多的钱买个好骨灰盒,是吧。然后弄点好花圈,然后把它烧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把它抱回去,他说这叫值了。

他说最不值的事,他说就是有些人在说死了以后没人管、没人问,反正我们烧的时候也就按规矩烧烧,他说弄吧、弄吧就拉倒了,都当肥料了。

最后的总结是,人这一辈子活着要有体面,人死了也得有点体面。这叫人,人和畜生不一样的就是你死了是怎么被处理的。所以很简单我跟他说。如果你没想明白,去郑州火葬场,找那个火葬员去聊聊去。

不论你做什么结果都不会被改变,这个恶跟你没关系,这是共产党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大陆上每天都在发生。我们新乡的一个战友——新乡税务局的、国税局的,昨天还告诉我呢,说家人啥事没有,七哥我们都挺好!然后就失踪了找不着了,几个小时前知道他的家人已经完全遇难了。

所以说,大家想想这时候我们需要啥呀?能不能把九指妖给送到灾区去?给上帝念叨念叨呢?让那死去人活过来、让郑州的灾难能避免呢?给九指妖打个电话行不行,姐妹们?你们谁给九指妖打个电话。九指妖、哎呦,对不起,这手指头。

九指妖你能不能去救救人呢?去念叨、念叨啊。这帮王八蛋,现在还为那点儿小钱儿还在那块儿招摇撞骗,更让我心里于心不忍。

二、崇尚对百姓必须严管的习神无视灾情照旧做秀

就从昨天到现在,喜美元的打的账号的钱现在一塌糊涂的多,你都不知道哪来的钱。一边是死人一边这边是收钱收到手软,到底咋了你说这个国家呀!

到底咋了呀你说?这人还没、尸体还没落停呢,人还都往外跑。你说在国内这死在国内的亡,没人烧没人弄。然后这有钱的活着的往外跑,这个国家伟大的党不是很伟大吗?这个国家伟大到你看看百万哈达,这是活着的佛祖啊!

在这个藏语我刚才还练了半天没练出来,西藏战友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是佛祖降世,佛祖活过来了,你是在世的佛祖,习大神。哇塞!这习大佛!哎哟,这是在西藏的那个待遇高到简直是历史以来西藏从来没有这么高的礼遇——从来没有,即使沐浴节也没有这么高的礼遇。

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一样死了人到处死人,你们是没跟习大神面对面过。我从2017年爆料我就告诉你,习对老百姓的死活是从不在乎的,这是我面对面跟他聊,他说老百姓、老百姓吃你的饭有饭吃,你管你的操的是什么闲心呀,对老百姓就必须得严,就得管。

他说商鞅是历史上真正的政治大家,他崇拜商鞅。就像王岐山,王岐山骨子里面中国老百姓吃了三年草没事啊。中国人吃好了以后中国人吃好了那政府不就完了吗?中国人吃饱了不就想惦记政府吗?只要中国人吃草他们才安全,所以它给老百姓准备啥?准备火葬场,准备你养老院,临死前把钱交回来,到火葬场把你烧了,把最后钱交出来,然后再到墓地,把你家人钱也交过来。他想的是这个啊。他不想别的!

2021年7月25日郭先生盖特
7月25号,尊敬的战友们好!你们健身了吗?传播CCP病毒、香港危机真相了吗?最重要的事情、有没有传播共产党的人道大灾难,人灾天祸融合在一起的一个杀掠,在河南郑州、新乡,从前天昨天到今天,无数个真相出来,大家看到了。

从河南的卫辉、新乡、滑县、道口,包括到新乡西南,多少个村子成了“哑巴村”,谁能知道行呀,河南的荥阳、新郑北、邙山下去,黄河两边,你看看那人,..你看看河南开封到郑州中间的村庄,有多少成了”哑巴村”了,这不是一般的死人哪,兄弟姐妹们,这可死的不是一个京广隧道,京广隧道死的人绝对没有地铁5号线里面死的人多,太多真相现在被掩盖了,这是人间真的是最惨的一幕啊。

美国一个911死了3000多人,日本偷袭珍珠港才死了几个人,几乎没死人。一个郑州就这么一个提前放洪水,提前了10几个小时放洪水,提前五天、六天有红色大暴雨警告,水都从地下室、水道钻出来,都杀人了,街上的学校照样开学,公司、政府照样上班,政府官员中午喝了茅台继续双休。据说河南省领导、郑州市领导,那天中午喝了很多茅台,在松山饭店喝了一堆的茅台,都回到大豪华套房睡午觉去了,没有停工,没有交通管制,没有城市公共警告,最孤独地在郑州当时就是一个说真话的人,气象台,他成了最孤独的人。就像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样,谁说真话,谁是最孤独的。

像九指妖一样,像路大脑袋,像蛇妖闫、癌症莉、找爹博这帮人,只要说假话就有人信,这是人类的悲剧,现在大雨去了上海了,还去了北方了,甚至要到北京去,这雨怎么那么会找地方啊?中南坑的老杂毛马上准备去北戴河呢,去上海去了,那上海要出点啥事儿咋办呢?上海出事只淹死那些有钱的,还有那些老杂毛,别掩老百姓,上海的防洪措施和泄洪措施,政府管理,那可比郑州强一万倍,上海不会有大事儿吧?不会吧?是吧?

2021年7月25日 文贵先生盖特12
河南郑州新乡所有的死亡的同胞们都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泄洪在前红色警告,在前所有的政府职能部门却不执行一个猪都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执行的停工,停学.交通管制……的规定,就是一心想看着自己的政敌这些可预见的死亡而下台入狱……才坐等灾难的发生!这是遇难的同胞是完全的政治斗争的人灾的牺牲品。【他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这,让人觉得遗憾,觉得痛心,更让人愤怒。 提前发布这么多红色预警,意味着这场所谓的“千年一遇”的暴雨早就被提前警示了。 到了关系到一千多万郑州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时候,李柯星和郑州市气象局的专业意见没有人重视了。李柯星在郑州惨剧前签发的5次暴雨红色预警都没有人重视或者说重视不够,真的是可悲。 其实,不仅仅是郑州市气象局在惨剧发生前连续发布了5次红色预警,河南省气象台也连续发布了5次暴雨红色预警,一共是10次暴雨红色预警。】

2021年7月27日
文贵先生直播同步精要文字版

云儿刚从郑州离开,在郑州暗访撑下去的原因就是因为七哥。去年在火葬场拍照片的也是这位战友。卫辉、新乡包括铁路边上的村庄,都被干掉了,很多村成了哑巴村,郑州死亡的人数是10万往上走,内部人士说2个10万人都不止。让人不说话,共产党是高手,河南的灾情是有史以来屏蔽信息最成功的。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