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酢醬草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雅典娜設計組(Mr. Robot)

親愛的戰友:
你好!

今天這樣給你寫一封信,想把這些天壓在心里的話跟你聊聊。知道你最近忙,也知道你的心結得開解一下,由於路德社公開反爆料革命,情節翻轉太快讓人始料未及,想不到這個結結巴巴的胖家伙也背叛了爆料革命。

我的朋友,當初你擔負巨大的心理壓力讓我接觸和了解到爆料革命,我深深地感謝你。當聽到文貴先生揭露丑惡的CCP,加上你耐心的解說后,就如同晦暗的屋子透進來一道明麗的陽光,順着這道光的照耀,我可以到達一個能呼吸清新自由空氣的地方,現在我知道了,那就是偉大的喜馬拉雅新中國聯邦。

在微信群,我們貪婪地呼吸着不一樣的空氣,感覺是那樣的清新。我們每天申請好友申請進群,有時候一天要進二十多個群,有時候也有連續几天都沒有一個可以接收資訊的群。就這樣,慢慢熟悉了文貴先生那爽朗的聲音,也慢慢知道了這個叫路德的“挺郭人士”。當時路德磕磕巴巴地解讀一些時政新聞,我聽不太明白,就經常請教你并分享聽節目的心得,需要討論打字的時候就稱文貴先生為“阿哥”、路德叫“鹵蛋”。

真正讓我開始關注鹵蛋,是在香港反送中期間,客觀的講,通過他的節目我了解到了香港人不屈不撓的抗爭精神。之后你又指導我注冊了土豆,隨着資訊的增加,我對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有了更多了解。在這個過程中,也看到一些貌似敢正義的“戰友”露出了他們丑惡的面目,細絲成了雞腿潘、舊莊成了齙牙莊,還有后來讓人唾罵的九指妖。我認識到,爆料革命要面對共產黨巨魔,隊伍中就難免有它培植的無孔不入的偽類和海外偽民運。但是鹵蛋在節目中還是一貫表現出是支持爆料革命的,慢慢的路德社成了我每天必聽的節目。

到了去年的一月十九號,鹵蛋在節目中報道了武漢病毒,也許就是從那時起,鹵蛋開始覺得他的大腦袋后面起了一道光環了吧,覺得自己應該叫小彌勒了。隨着病毒真相的發酵,鹵蛋得到了爆料革命戰友們越來越多的支持,GTV、GNEWS和蓋特里都是宣傳鹵蛋的海報。到了新中國聯邦一周年慶,鹵蛋和閆麗夢到文貴先生家里做客的節目中,我們卻從鹵蛋的語氣中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怨氣,我們還以為是文貴先生責備了他,他有點兒不服氣。當時我們私底下討論過這個事情,并不覺得鹵蛋會有什么問題。但是到了7月初,路德社力挺的塞林開始轉推偽類的推文,11日竟然將文貴先生說成是和吳徵一樣的中共特務,同一天路德社的節目也直接開砸爆料革命,一時間我整個人都懵圈了。

接下來戰友們扒出大量路大腦袋和蛇妖閆的真實情況,路德原名王定剛,現名亡腚缸,77年生於湖南省,大學畢業跟一個富家女結婚,通過女方家投資開辦了一家電器設備安裝工程公司,后來將公司女下屬搞大肚子,被淨身出戶后輾轉來到美國,跟民運分子曾宏、盲流子混在一起,在平台上罵罵共產黨。接觸了文貴先生后,開始蹭爆料革命的熱度,在文貴先生支持下節目的影響力才越來越大。至於閆麗夢,現名蛇妖燕(閆),本是一名在香港P3病毒研究所工作的一名普通職工,將自己編造成一個了解中共制毒放毒過程后遭到追殺的科學家,被文貴先生營救到了美國后,傳播所謂的病毒真相。亡腚缸和蛇妖燕兩人的奸情被爆出后,老江和盲人強子戰友也爆出其生活的瑣事,生活態度是最能體現人性的,加上后來的倉惶出逃,更顯露了這對野鴛鴦的丑陋,兩人的人設達到令人憤怒的程度。回想一下,我們當初只是因為他的節目支持爆料革命才關注他,對他本人并不了解。而亡腚肛對幫助他的義工,只有冷漠的利用,毫無感恩之心,明擺着就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他是不會把任何人當成真正的戰友的。文貴先生早已洞悉一切,六四當天只是想點醒二人,迷途知返,然而亡腚肛和蛇妖燕早就已經收了中共的錢,成為了中共的走狗、爆料革命的敵人。

親愛的戰友,跟你拉拉雜雜說這些話是因為我和你一樣有點小小的失落,我們曾經那么喜歡他的節目,原來只是浪費了自己的時間。我們往小眾群轉發他的語音,覺得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然而這几天我們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舟山蝙蝠只能做CCP病毒的骨架,它不能成為弘揚正義力量的一部分,及時止損就是向勝利邁進了一步。所以我們把失落感拋卻,更堅定地跟隨文貴先生,向喜馬拉雅頂峰行進。

木蘭唱的那首歌寫得真好:“在去喜馬拉雅的路上,當你戰斗我跟隨……在去喜馬拉雅的路上,我們彼此都不離不棄;在去喜馬拉雅的路上,我們萍水相逢,生死相依”。振作精神,緊跟滅共潮流是最堅定的信念!

此致
敬禮!

你的朋友戰友
2021年7月24日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