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由一個亡腚肛引發的中共臥底現形記,在億萬個爆料革命者眼中上演,這個人的表演狗血和瞎扯。一旦人離開了自己的信仰,離開了維護中國人的訴求,嘴臉總是那麽不堪。看到他每天憋得通紅的臉,看到他倉皇而逃,看到他處理家庭的無力,他的坑是自己挖的,跟爆料革命一毛錢關系沒有。亡腚肛在我們中間能爬到一定位置,能上真人真事,能享受戰友的打賞,有許多原因。我們只是分析這些原因,同時警惕身邊戰友的變質,今後防止此類人利用戰友的熱情。

亡腚肛和九指妖,在沒有進入爆料革命之前,過得不怎麽樣,在現實世界中沒有人在意。他們只能在些民運圈裏進進出出,而民運圈按文貴先生來講,“是一幫垃圾。”亡腚肛在民運圈也沒能拉起一個山頭,玩民運很失敗,民運對於他就是個生意,亡腚肛從來視民運如尿壺,用一用就拉倒,因為在民運賺不到什麽錢,他們從沒相信民運能成功。這次民運人士集體挺肛是拿了中共錢。亡腚肛們認為爆料革命是一夜暴富的機會,他們加入的心態就不正,遲早會被爆料革命淘汰。亡腚肛們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家庭,沒有宗教信仰。在財物上,不是欠人錢就是欠帳不還。他的吉他水平,從曲調上自己沒有創作,從彈奏上弦拍單一,旋律上很粘。

從說話上,亡腚肛缺乏自信,聽他講述我很累,是一個費勁的表達者。後期他的節目內容,是靠爆料革命戰友的信息和新聞稿存在,靠口才犀利戰友撐臺,一個媒體人居然做不到采、編、導、說,靠“念”新聞,中間加上自己的“感悟”。這種新聞的解讀能力,每個人都行,憑啥看他節目啊。亡腚肛的節目能起來,沒有文貴先生的推薦,沒有無數義工的無私奉獻,沒有億萬爆料革命戰友的支持萬萬不行。有人點贊,亡腚肛和九指妖們開始飄了,以前沒人註意的人現在有人打賞了;以前沒錢的日子現在吃飽飯了;以前沒人愛的生活有蛇精獻身了;以前住地下室的日子結束了。一個人開始得意,忘形就不遠了。從說話態度上:九指妖是最頣指氣使的,但她也是最早下線的。亡腚肛比她老練,在文貴先生面前羞澀訥於言,但在戰友間說話埋釘子,在他周圍的人都不和,在他周圍的人都絆跤,在他周圍的人都先後離開,這樣的結果是,戰友和文貴先生都為他辯護,這是亡腚肛的狡猾之處。

從行事上,VOG的事件與亡腚肛脫不了幹系,他對九指妖的狠毒沒有鮮明的態度,所以真人真事成了他內心爆發的導火索,一個沒有愧疚的人用不著發火。為了VOG的利益,亡腚肛要個農場主的名稱,一旦出事馬上棄船。在所有事情上,利和名,亡腚肛們都搶,但從不做一件為戰友謀利的事。他做了什麽主席,有沒有提出一個可執行的方案,能真正促成早日滅共?一個都沒有。他沒有這個能力能出個主意。一個拿著所有爆料革命資源和影響力收錢的人,敢宣稱自己是“獨立媒體”,不是傻,是笨。這些人都是賭徒心態,戰友們是他的籌碼,爆料革命是他的提款機,平臺是賭桌。他們從不想想,賭徒都會輸。

這些亡腚肛們,利用文貴先生無暇事事操心,打著文貴先生的名義嚇唬人,對待戰友們態度囂張,排擠有才有德的人,圍繞文貴先生身邊造成“十層妖塔”,導致文貴先生的信息不對稱。亡腚肛認為自己早加入爆料革命就意味著特權,就要特殊待遇。在戰友中永遠製造矛盾,製造沖突,拉山頭,搞個人獨裁。這些人搶奪別人勞動成果,拼命往自己臉上貼金,在錢物上永遠不清楚。他們喜歡製造謠言,喜歡戲劇沖突,喜歡表忠心,喜歡淚水,喜歡哭,他們認為自己是最天才的,可以把文貴先生的耐心和勸善玩弄在股掌間,敦不知,文貴先生和一切戰友們把他們當演員,大家看耍猴。亡腚肛最傻的地方,是在文貴先生身邊搞潛伏,想當一個不入流臥底,這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嘛。

亡腚肛和九指妖,正事幹得少,家事可不少。跟戰友噯昧不清,跟異性戰友卿卿我我,看異性眼睛放光,一副饑不擇食樣。所有民運分子,家庭關系都很緊張,多次離異,多次感情經歷,看來砸郭讓民運分子壓力山大啊。

爆料革命不是改造任何人,爆料革命是讓人能覺醒,讓一個人有機會成為家庭和民族的捍衛者。爆料革命在意現在你是否滅共。

校對/發稿:小小安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