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4 文貴直播:文貴心系鄭州,新鄉災區同胞;中共抓人的本事是救人的億萬倍;文貴明天去開48小時秘密聽證會,以毒滅共時間點29:15——

你把路大腦袋、蛇妖閆給這時候策反了,給他點兒錢是吧,策反了,然後讓塞林、找爹勃還有癌症麗還有那個墨博士是不是?你說這幾個人要能把爆料革命打倒了能把我們給滅了,我們就該死就活該滅。

你要滅共呢,就這幾個小爛蔥就把你滅了,你不就該死嗎?就該滅,因為你就是個忽悠啊,對不對呀。就這幾個路大腦袋、蛇妖閆連飯都TM沒得吃的,就像那九指妖一樣離開爆料革命才兩天臉都不敢露了,這些人離開爆料革命他能幹啥呢。他詐呼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他每次張嘴說話,他都是Losser,他都輸。他張嘴說話他都輸,只要蛇妖閆她張嘴說話,她就是給自己惹麻煩。

路大腦袋現在最起碼一百個官司和他不拉倒,昨天本來是下週一有個起訴案的,我說別別別,先等等。我告訴律師先等等,讓路大腦袋多說說,現在不著急。包括那房子、賠償、起訴,我說都停停,不著急,讓他說,讓他把話說完你再起訴他。

到時候給法官起訴去,讓法官看、陪審團去看,本來就三個罪,現在可不是三個罪的事兒了,是吧?你故意毀壞租賃的房產,惡意毀壞,而且你惡意不交租,而且你自己在直播中自己都說的,什麼你找了保鏢啊,什麼塞林呀,賽琳你爹派的保鏢要來呀,你什麼意思?

而且你不交房,然後在直播中又說了,連黃河邊都是我的托兒,哇塞,這路大腦袋真是瘋了。就像蛇妖閆一樣,她丈夫殺她十幾次沒殺成,我讓她丈夫殺她,炒雞蛋沒殺成,把她弄到美國來,讓她丈夫到美國來殺她。

美國人聽這話以後全都傻了球的,說現在讓她越說話越好,她說的越多矛盾越多。等到那個美國,你看看這些支持蛇妖閆的,我告訴大家,沒有我們的推動,沒有一個搭理她的。本來上周我們給這些媒體發信,我說別發,別發。等等,讓蛇妖閆到這媒體上再說幾次,多採訪,什麼國會議員,讓她多見見議員。

她見的議員那個不是我們的關係呀,有一個不是我們的關係嗎。還皮特.納瓦羅把人家放到上邊去,你看我讓皮特.納瓦羅未來怎麼說她,皮特.納瓦羅只要知道這些真相,你看未來怎麼弄她。

她找那個國會議員是班農在背後操作的,班農的那個司機,就是班農的原來那個Wishi,原來那個非洲的朋友,他現在給他(班農)開車,是班農先生安排的。那個人有案子跟FBI,然後拿著她對付FBI去了,那FBI對付誰呀,國會議員我對付不了,對付你閆麗夢、蛇妖閆還對付不了你嗎?

多好啊,加速把這個爛貨送回香港去,繼續讓她回香港殺老鼠去。對吧,就這麼簡單的事兒啊。她以為共產黨有智慧是嗎,她把路大腦袋蛇妖閆策反,然後說我是共產黨,然後是我們要殺掉蛇妖閆,她不說這話咱還真沒轍。

他倆TM要有點兒腦子不吱聲、不說話,他給你使暗勁兒,你還真沒法說。我一說他一罵他,連你們都說這七哥太過分了,你太不是東西了,你真的可能是共產黨了。他先說的,都是他先說的,我沒先說呀。

如果這種情況下你還相信蛇妖閆、路德,那你趕快跟他去吧。沒事兒,醫生昨天下午給我看完了,咳嗽的原因,做完了所有的檢查以後,就是因為我頭兩天兒喝咖啡,那個咖啡導致的胃反酸,導致的胃反酸。

然後他說這是根本根本的原因,就是我說實話我沒喝過星巴克咖啡,結果那天在7月1號、7月4號你都親自見了,大家都在那喝,班農也在那喝,我也就跟著喝吧。我也沒吃過星巴克的三明治,那天我也吃了三明治,一天喝了8杯咖啡,連著喝了四天。這咖啡喝完以後導致腦部腦壓高,然後咳嗽。

所以說醫生昨天給我看完,說你睡覺太少,但是昨天晚上我真是,躺在那就呼呼四小時。哎呦我的媽呀,這傢伙然後呢中間通個視頻,然後跟戰友回復完資訊又躺了一覺又四個小時,八個小時睡醒以後想飛的感覺。

要不然我這心情也受不了,鄭州這種情況河南這情況我也受不了。我時刻告訴我自己不能進入那種狀態去,我再悲哀也沒用,我還得滅共呢。所有鄭州失去家人的人都說,七哥我們堅定跟你去滅共,死了人了才堅決跟我滅共,我可不希望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再多次了,對吧。

你看看現在路大腦袋、蛇妖閆的瘋狂和共產黨的所謂的平爆小組的滅的招兒。戰友們大家去想想,你跟爆料革命在一起,你現在G系列在一起,你現在把G系列的錢你不要投你拿回去,多簡單的事兒,你不投就拿走,你有什麼損失啊。那你跟路大腦袋、蛇妖閆在一起,他的未來是什麼,你告訴我是他能滅了共產黨還是共產黨能把他滅了呢,還是在美國他能幫你什麼忙呢。

他倆自己連個屋連個飯都沒得吃,就連對恩人的手都想咬,他能對你好嗎?路大腦袋仨老婆、五個孩子,一個不養,全讓女人養他。這邊還跟蛇妖閆還互相吸痰,就這個連吃女人飯,連TM自己的窩都沒有的一個男人,還要拯救全人類,就像那個九指妖一樣,阿拉~阿拉~阿拉~,對了,還不叫阿拉,得叫耶穌、God是吧?然後一祈禱啥都有。就這點兒常識戰友們,如果有人連這種情況下他們還願意相信亡腚缸、路大腦袋,你不讓他相信,你就犯錯了。

你像蛇妖閆,蛇妖閆從第一天到今天,她連TM個內褲都買不起。走的時候這倆人把所有G-Fasion的衣服一律拿走,閆麗夢身上就兩萬美金。共產黨給了300萬美金聽說是先給她爸她媽的,她在美國沒有帳號,有兩個個人帳號還是信用卡,她收不了300萬美金。

那她在美國待下去怎麼辦,她只有撒謊、騙人、鋌而走險,嫁個老頭兒。是吧,然後叫別人給她弄錢,最後她一定會倒在錢上,然後她跟路大腦袋一定會翻臉,不可能不翻臉。路大腦袋和那個小蔡——蔡青他兩個的關係,蔡青有一點兒選擇,蔡青也不會再跟他過下去,她沒選擇。

這個你們可以問問我們的盲人強子,小蔡寂寞到跟一個盲人強子都要談戀愛了,你去想想她有任何選擇,她還能跟他過嗎?如果路大腦袋跟小蔡不過了,路大腦袋要想個辦法跟蛇妖閆過,蛇妖閆跟他過,蛇妖閆那花錢你們知道嗎,她敢選一次10萬美元的Prada、Gucci,就敢選這衣服。路大腦袋把他那一百多斤賣完,還不夠她自己一次消費的呢。

倆人必然是他沒有任何理由愛,路大腦袋現在一講就是美國絕密情報,他懂英文嗎?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可以用生命向你們保證,沒有一個美國官員直接跟路大腦袋通電話,沒有一個美國所謂的議員任何一個人告訴路德任何消息,為什麼知道嗎?我負責任地說,他在FBI一直在關注當中。

蛇妖閆她非常清楚,FBI對她什麼態度。她是通過我們多年的關係跟她幾次見面。見路德的唯一一次見路德,是找他談什麼去?這是我可以公開說的,是他關於說的美國大選的問題,跟G系列沒半毛錢關係。

路大腦袋你不說(FBI為啥找你)你不是你媽生的、你不是你爹造的,你造一點兒謊你不得好死,咱倆誰撒點兒謊誰不得好死。就這種垃圾,你想想他跟蛇妖閆呆一起的結局,一定是鋌而走險、造假、忽悠,黃河邊也是我的托兒,我殺了閆麗夢,還有誰是我的托兒,這荒唐的語言太多了。

然後他什麼被綠色貝雷帽的親爹,然後現在皮特.納瓦羅出來了,皮特.納瓦羅給他出手的時候,他(亡腚缸)會知道拿別人的老虎皮壯自己的膽兒,但你真要惹了真老虎的時候,老虎不是要你命的問題,老虎是要把你吃的骨頭渣都不剩。

他不知道皮特.納瓦羅是誰,到他知道了的時候他就後悔了。任何常人都可以跟皮特.納瓦羅說,哥們兒,你得跟我說、你得弄了他(亡腚缸),我絕對不會。皮特.納瓦羅越跟他互動越多越好,戰友你們記住,像皮特.納瓦羅這號人,一旦真的被你給騙了,他要知道你騙了他的時候,他一輩子不跟你拉倒。

他(皮特.納瓦羅)跟川普可不一樣,川普一輩子都被人家騙,所以騙多一個兩個無所謂,反正成天被騙,都是被騙的。但是皮特.納瓦羅這個人可不這樣,你看他人生的軌跡,從大學、從教授,然後反共,然後包括研究種族衝突這些問題,然後中共威脅論。他這個人是個,你在生活中見他,這個人是個典型的美國人,他也不要求什麼吃好喝好,他腦子非常單純和直接。

就像Gettr讓他出來講話一樣,給他說讓他出來講話,人家皮特.納瓦羅二話不說,拎著攝像機到了那塊去,啪啪啪就在國會山上講話,,是吧,就相信你,相信你Miles Guo。但是他要發現你騙他,你看他的歷史,他從伯克林還有過去在的智庫,他沒完沒了。

所以讓路大腦袋、蛇妖閆使勁打他(皮特.納瓦羅)的旗,把他的旗打爛的時候不用咱對付他(亡腚缸、蛇妖閆),你想想路大腦袋和蛇妖閆這孫子,他能跟Michael Waller混在一起,現在Michael Waller欠咱120萬美元嘛,欠東利,這120萬美元還算著利息。

你說他有一件事兒Michael Waller不撒謊的嗎,你見過有的民運欺民賊跟Michael Waller打交道有仨回合嗎?這個傢伙是你幫他忙還得讓你買單,只有咱們剛來的中國人,賤貨,見了這所謂的白人就當親爹那種,沖上去了。

什麼博訊、韋石、熊憲民都沖上去了,葉甯、郭寶勝、熊現民,哪個案子他沒出現?出現的哪個案子不是輸家。閆麗夢跟他上床睡覺,Michael Waller得讓她自己帶衛生紙去,得告訴閆麗夢你來跟我睡覺得帶著衛生紙來,我告訴你,一定是這樣子的,避孕套你都得自己帶,就這麼個孫子。

你說他們到一起那不是太好的事兒了嗎?是不是?所以戰友們現在看問題我這幾天老觀察,我說戰友們得增加看問題的角度,最好的辦法是你的敵人中最Low的貨混居到一起是對你最牛的最大的禮物,最可怕是什麼?——你的敵人的沉默,那才真叫可怕,當你的對手沉默的時候是你最可怕的時候,你一定記住。

你的敵人他沉默的時候,就像為什麼我每天我最好的消除疲勞就是上Youtube上看非洲動物世界,鬣狗、豺狼跟獅子、豹子、獵物、野豬,你看我在Youtube上90%的時間我在Youtube上就是看這些動物。

它有著天然的邏輯,你看看那個狼跟那個猞猁之間的關係,你看猞猁就天天就吃狼的後代,就吃它的孩子、滅它的後代,狼就天天去吃猞猁的後代,但它倆之間鬥了幾千年了,誰也沒把誰給斷了根。

你看那個豹子吃那個鱷魚的時候,我親自見過多次,我就到那大草原去看去,就是那豹子吃鱷魚,那個比拍出來那個視頻,因為你拍出來的視頻它是畢竟在這個框裡面,在現場你是不一樣的。

特別是在非洲大草原沼澤地大遷移的時候我去看去,哇塞,坐著就這椅子上,就在那兒看,哇塞,那個豹子就是從那chua~就過去,一下子從上邊砸下來,能把那個鱷魚,你想想一個豹子從樹上往下落下來的時候砸上去,它那個爪子哢~掐住鱷魚的脖子的時候,把那個鱷魚把它滾五六個圈,劈裡啪啦,劈裡啪啦就完了,然後鱷魚就不行了,就肚皮朝上了,豹子把它給咬死以後,豹子那喘氣兒那肚子忽閃忽閃的。

為什麼呀?豹子沉默了仨小時了,在樹上等著,豹子能有耐心在那塊趴8個小時等一個獵物,獅子一天24個小時,它睡也將近20個小時,兩個小時獵物、兩個小時玩,但是有的獅子為了守一獵物能等十幾個小時,他們那個組織——誰先沖過去、然後把老牛趕走水牛、把孩子留下來弱者,然後啪~上去給他們截擊了,咬住脖子不鬆口。

但是你看那鬣狗去掏襠的時候,能把牛,牛吃著吃著草自己的肛門沒了、生殖器沒了,太壞了是吧,因為鬣狗一群看准的時候,偷襲上去直接掏肛,就它能活在這個自然世界裡面一物降一物、一物克一物,它有這生物鏈。

但你看看欺民賊,你看路大腦袋、蛇妖還有共產黨找出這所謂的滲透到我們爆料革命的人,他都有什麼?就兩招——吃,他們啥也沒有就是吃,就是吃——沒智慧、沒計謀、沒任何恒心,誰也不想就是吃,就是自私到吃,吃肚裡邊還要滿足生殖器,就這兩條,啥他也沒有。

所以他要在大草原這種動物它永遠是個Loser,永遠是被吃掉的,他到大草原上就像什麼?就像那野豬、就像那小白鹿一樣永遠低頭吃東西,吃完以後做愛,做完愛以後生育,所以什麼動物都能吃它,它永遠是獵物,它不可能成為獵手。它永遠不可能的小鹿去吃獅子、去吃豹子,它永遠沒這個機會,所以說它就在那塊兒嘛,所以你就看到那個大草原上,你看那叫喚的時候,啊~叫喚,獅子從來不叫喚,直接沖上去拿下,對吧?

所以說你看,戰友們當你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你要想這個人在你前面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能幹啥?你覺得路大腦袋能幹啥?他連自己的老婆都現在,他每天晚上、白天他曾經睡過的三個女人——給他生過5個孩子的女人都在和別的男人上床,他每天都是被戴綠帽子。

跟他同床共枕的小蔡每時每刻都想著這個男人整死他,絕對的,你這麼背叛我,你在我眼皮底下和蛇妖閆你這麼玩,蛇妖閆每時每刻都想著老娘天天為你吸痰。呵~~~吸一口痰一口痰的,老娘分分鐘把你弄死,你威脅我等於路大腦袋綁架了蛇妖閆,他把她萬里約炮約到了紐約來了,家也沒了、業也沒了是吧?

他肯定許給她要跟小蔡離婚是吧?跟小蔡離婚跟她結婚,然後來了就當上小三兒。你說她也沒有任何辦法,還得給他當翻譯、還得替他做直播、還得給他當小三兒、還得給他吸痰,她能愛他嗎?她能愛他嗎?戰友們,你們覺得她能愛他嗎?這種要是愛的話,那天底下什麼都………,我覺得他跟我之間連跟Snow的億分之一的愛都沒有。

接上文——

郭先生0724I生者該如何面對河南災難現場的不忍直視的死亡

郭先生0724II崇尚對百姓必須嚴管的習神無視災情照舊做秀

郭先生0724III抓人勝救人一萬倍的鄭州公安已經抓捕一千多人

郭先生0724IV專案組以十倍價格回收喜幣圖謀抹黑栽贓喜幣

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鷹(文言)

整合校對——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黎明之前

發佈——

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背靠背(fran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