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這段時間,日子過得相當魔幻,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大頭癥患者路大腦袋吃相難看到不忍卒睹。讓人們難以接受的是大肆標榜責任、在節目中鼓吹「一個打十個」的路大腦袋選擇了連夜出逃,用極為不負責任的態度打了自己的臉。

既然如路大腦袋所言「門口有站崗放哨的」,還用得著逃跑?既然認為自己是一個負責任的人,為何不體體面面地把人家的房子恢復到原樣,歸還給房主?這是最基本的租客原則,倉皇逃離並把人家的房子搞到看不下去的程度,是「負責任的人」能做出來的嗎?號稱見多識廣的路大腦袋不會連怎麽做個正常人都不知道吧?

路大腦袋該如何向孩子們解釋這樣狼狽的逃離呢?讓人百思不得其解,雖然他一貫撒謊無障礙,但是要趁著月黑風高把睡眼朦朧的孩子叫醒,讓孩子們收拾東西搬家,怎麽說得出口?直接告訴孩子們他們的父親是一個騙子?將會被人趕出去?或者說自己出賣了房主?住不下去了?怎麽說得出口呢?

就算這一關過了,怎麽張口讓孩子退學呢?說因為他們的父親不誠信被學校拒絕?這讓孩子們以後怎麽做人?還有,與路大腦袋一起消失的不僅是他的夫人,還有他的閆天屎,「英雄科學家」頃刻之間成了拔毛的鳳凰,大篷車裏妻妾成群,孩子們會不會困惑?幼小的心靈會留下怎樣的陰影?

為人父母的,自己再怎麽不堪,在孩子面前也不得不裝出勇敢、不得不顯得堅強、不得不自律克己,收起人性中醜陋的一面。就算是演戲,也要給孩子留下一個合格的印象。

因為身教勝於言教,連這個道理都不懂,還有什麽資格做家長?如果無法給孩子一個快樂、富足的童年,至少不要讓他們顛沛流離、跟著他們的父親抱頭鼠竄吧?讓孩子從小就見識背叛,從小就學會跑路?這樣為人父,讓自己情何以堪呢?

最近眼前經常出現這樣的場景:一個善良的女生,看到閆天屎喜歡 Snow,便想到她一個人的孤單,心疼她的不容易,於是善良女生不遠萬裏一擲萬金買了與 Snow 同種的狗狗,想送給她做禮物。沒想到,狗狗還沒到貨,閆天屎已經開始暴露出兇相,將血盆大口對準了女生的父親。

天屎的變臉毫無顧忌,只在瞬間便開始撕咬她的恩人。當然,讓善良女生以及戰友們更加想不到的是閆天屎並不孤獨,她除了忙著與路大腦袋切磋床技,還要研討如何用惡毒的手段攻擊千辛萬苦把她救出來的人。她辜負了人們的善良,辜負了女生的一片心意,辜負了爆料革命戰友們義無反顧地推崇與支持。

她的邪惡即在於讓我們不得不設防,不得不在善良的同時先審視對方是不是擔得起這份善良,不得不在未來謹慎地對待生命裏遇見的每一個人,因為我們被傷害了,再也傷不起了。

至今我家裏還有未發完的宣傳單,我們既然做不了紅花,那就做好綠葉,傳播也是力量。許多周末,我們冒著疫情,開車到超市和人流量大的地方去派發,我們曾經以此為榮,沒想到換來的是這個惡毒的婦人毫無心理障礙的撕咬和背叛,這也讓我們的信譽受損。

而我們努力支持的人,是欲將我們除之而後快的毒婦,我們甚至都是她投名狀的籌碼,是她領取賞金的資本。人性惡毒到如此程度,讓人不寒而栗!

對於一個民族來說,真正的災難往往來自於內部,對於中華民族來說尤其是。這一百年來的事實已經證明:共產黨就是萬惡之源。然而一百年的嗜血和幾代懦弱者的畏縮與供養,已經讓共產黨這個龐大的怪物筋強骨壯,不能等閑視之了。

郭先生以一人戰一國的勇氣與智慧發起的這場爆料革命,就是要力挽狂瀾,救國民出水火,還我華夏朗朗乾坤。然而,讓人失望的是路大腦袋在關鍵時刻的叛變,這種撕咬、出賣、無底線的造謠攻擊,把人性中的惡表現得淋漓盡致而自己渾然不覺,共產黨最大的惡就是挑起了這種族群內部的仇視和鬥爭。

現在,他們知道 G 系列的上市意味著什麽,於是全面出動,不惜動用一切力量殊死一搏。就連之前被他們像臟抹布一樣丟進垃圾堆的偽類們也被重新撿回來,洗吧洗吧拿到臺面發揮余臭了。這些潛縮龜首、茍圖飽腹的偽類終於在他們油枯燈盡之時,有了吃紅燒肉的機會,這也算是他們晦暗人生的回光返照吧。

文雍乃無德無能的宵小之輩,自知沒有本事替弱者發聲、沒本事與強權對抗,於是選擇了一走了之,選擇了偏安一隅,只想平平淡淡了此殘生。但蒙命運不棄,遇到了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遇到了有能力挑戰中共邪惡體製的人,這是多麽大的恩寵!

還有什麽理由不跟緊呢,雖然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但至少我可以做千千萬萬根滅共稻草中的一根,說不定哪一刻、說不定哪一根,萬一這一根不值一文的稻草,剛好趕上那看似強大的駱駝轟然倒地呢?那將是多麽大的殊榮啊!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鸮鳥生翼之正解
【文雍漫談】大頭病得真不輕 錯把棒棒糖當龍晶
【文雍漫談】我們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鋒芒
【文雍漫談】人最大的誤區是錯把平臺助力當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談】我們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惡
【文雍漫談】蓋特——開啟全球社交媒體新時代
【文雍漫談】謹防中共用多難興邦的悲情模式綁架同胞
【文雍漫談】他為什麽不可以是你
【文雍漫談】原來已然是曾經
【文雍漫談】女人的子宮 不是政黨權力意誌的容器
【文雍漫談】有一種病毒叫衣錦還鄉
【文雍漫談|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馬背民族可願醒?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