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文合 | 封面:霹靂鼠年 | 發布:吐納

7月21日郭先生蓋特顯示,蛇妖閆(閆麗夢)已離開居所,開啟逃竄模式。


蛇妖閆字麗夢,山東青島人,曾經的香港P3實驗室工作人員。2020年1月在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戰友的幫助下從香港逃到了美國。來到美國後不久,便急不可耐地和路大腦袋亡腚肛勾搭成姦。2021年7月11日,這對姦夫淫婦徹底撕下麵紗,露出猙獰醜惡的真面目,開始攻擊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從勾搭成姦到狼狽為姦。


道家高人金雲大師透過宿命通看到真相,告訴文貴先生:蛇妖閆的前世是蛇精,此世轉生專門危害世人,不可不防。對此說法,筆者深信不疑。從面相上看,蛇妖閆長長的臉酷似蛇頭,眼睛到嘴巴的距離遠超常人。用蘇東坡形容蘇小妹的話:去年一點相思淚,今日方流到口邊。可見蛇妖閆的臉有多麼的長。蛇妖閆的顴骨高高隆起,此為尖酸刻薄之相、心性歹毒之相、貪嗔愚痴之相。蛇的本性就是貪婪、嗔恨,蛇妖閆的面相體現了她的邪惡內心,果不其然,相由心生。


蛇妖閆來到美國後,發生的一件小事充分體現出她的貪婪。文貴先生安排專人陪同蛇妖閆買衣服,改變一下其站街女的形象。結果蛇妖閆一口氣拿了10多萬美元的衣服,全部都是名牌。這還是在CCP病毒期間,許多名牌店關門停業的前提下,否則數字還要增加。這是蛇妖閆夢寐以求的、憑借她自己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終於在爆料革命的幫助下實現了。可見蛇妖閆的貪婪程度,只要是不花自己的錢,多多益善。當然蛇妖閆也沒有錢,有的只是貪婪、邪惡和褲襠里的黑森林。

據知情的戰友爆料,蛇妖閆就是靠著黑森林一路睡過來。從大學睡到醫院,從醫院睡到P3實驗室,然後睡到美國,和蛤蟆精亡腚肛睡到了一起。蛇妖閆、亡腚肛兩個臭味相投、淫蕩成性的家夥終於搞到了一起。蛇妖閆住在當地最高檔的豪華公寓里,這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資助的,是全體爆料革命戰友的錢。在公寓里,蛇妖閆居然晚上去敲門,敲一個美國小夥子的門,以期慰藉其騷動的黑森林,這得多麼寂寞和無恥才做的出來啊。難怪亡腚肛從一個膘肥體胖到如今的形銷骨立、面如枯槁,蛇精的黑森林果然陰氣逼人。

蛇妖閆口口聲聲的“三份報告”,好像沒有報告就沒有病毒真相,沒有蛇妖閆就沒有以毒滅共。純屬意淫和恬不知恥。病毒真相的揭露者和推動者是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是在歐洲的真正的中共病毒科學家。文貴先生早已安排科學家和歐洲某國政府見面,展示了確鑿的證據和詳細資料。豈是幾個膚淺的報告能比的。況且就是那三份報告,也是在其他戰友的共同努力下完成的。文貴先生用的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蛇妖閆就是引人耳目的“棧道”,中共被“棧道”吸引,文貴先生暗地裡早已完成以毒滅共的佈局,並於今年5月鄭重宣告:以毒滅共部署完成。

蛇妖閆攻擊文貴先生參拜自由女神,可見其內心陰暗之極,毫無信仰。信仰是人行善向善、無我利他、除惡扶正的根本所在,是人區別於走獸的重要標志。自由女神是美國的象徵,是自由的象徵,是正義的象徵、是光明的象徵、是尊嚴的保證。文貴先生拜的是自由,拜的是正義,拜的是良心。文貴先生代表的不僅是自己,而是所有爆料革命戰友,所有新中國聯邦渴望擺脫中共牢籠的人。


中共之所以在國內打壓基督教,打壓一切宗教信仰,其目的就是從精神上牢牢控制,讓14億人民變成行屍走獸,永遠跟著共產黨。文貴先生敬拜自由女神豈是蛇妖閆此等妖孽能夠理解的。蛇精來到娑婆世界就是要破壞信仰、禍亂人心的。

不做人間天使,卻做害人妖精,試看蛇妖閆的下場是什麼。

————————————————————————————————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和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和官方油管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