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紐約香草山農場 Irene木木

2021年7月11日,勞倫斯-塞林在推特上對郭文貴先生發起了一系列的攻擊。而過去曾在直播中大力推崇塞林的路德,隔天和閆麗夢一起,也正式公開攻擊郭文貴先生及其帶領的爆料革命。他們聲稱,中共通過其代理人——郭文貴——將魔手伸向世界。

7月12日早晨,近十萬名爆料革命的戰友通過直播節目眼睜睜地看著路德和閆麗夢的叛變——僅僅一天時間,此二人就從親密的戰友轉變為惡劣的偽類,為此,觀看當天直播內容的觀眾有3100位點了“踩”。事實上,大部分觀看路德節目的觀眾都是爆料革命和郭先生的支持者,他們當中甚至很多人需要千辛萬苦地“翻過”中共的防火牆。路德此番作為就是明確地與爆料革命切割,那這些戰友又怎會繼續支持他?他們恨不得將路德從他們的生活中刪除得乾乾凈凈。

此前,爆料革命的戰友會為路德的節目做翻譯,以便英文觀眾收看,但這項工作在7月12日之後就停止了。一位之前參與翻譯工作的義工告訴筆者,早在兩天前他就覺得路德不對勁,因此他沒有繼續做7月11日路德晚間節目的翻譯工作。想來,路德從此只能靠CCP的五毛來繼續充當他節目的“忠實”觀眾,畢竟西方的觀眾聽不懂中文。至於閆麗夢、艾麗、博博士、墨博士、安娜、趙博士這批跟路德同流合污的偽類們,他們也只會被正道主義所拋棄,一起消失在正義的隊伍中。

從塞林發推那一刻開始,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展現出驚人的反應力,大家團結一致、堅決痛擊偽類。然而,這兩天的風雲變幻恐怕對西方來說會造成不少困擾。尤其是班農先生,他曾在過去一年裡多次在戰鬥室中提及路德的節目。因此,倘若到現在仍有西方人分不清“魚目”和“珍珠”,不如先靜觀其變。

如今,那些還在塞林推特中附和的人無非是因著言語障礙的誤導。對於真正想要滅共的戰友來說,不論是塞林,還是路德和閆麗夢,他們不過是跳梁小醜。事實上,閆“博士”,你“爆料”病毒起源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與其繼續這般醜態百出,不如花點時間練習下“L”的發音,否則觀眾聽著難受。

諷刺的是,在路德砸郭的當晚,他還提到了古巴民眾街頭舉著美國國旗抗議、反抗共產黨統治的新聞。反觀路德,他口口聲聲地叫嚷著“要滅共”,但卻執意誣陷郭文貴先生——一個真正的滅共者——是CCP的間諜。最終,這番賊喊捉賊的戲碼只會給路德帶來牢獄之災。

在過去四年中,因為郭先生的看重,路德通過YouTube直播至少得到了七位數的收入。郭先生在7月17日的直播中提到,爆料革命的戰友給了路德數百萬美元的打賞,並無數次地幫其免費宣傳、推廣,導致路德這兩年的薪資收入甚至是美國總統的50倍。其中,一位新加坡的戰友打賞路德超過200次,金額總計47000美元。另外,為爆料革命戰友所周知,郭先生在將一所在康州的豪宅送給路德,為其家人提供了舒適的住所。郭先生的本意是想要路德“更加專註在他每天兩次的直播節目上”。如今,路德卻背叛了爆料革命。即便如此,路德也決口不提償還這些年的房屋租金。還好,郭先生在直播中表示,他已經將這棟房子掛牌出售,路德——本名王定剛——據說於16日晚匆匆逃離該住宅,住進了廉價的旅館中。王定剛和閆麗夢二人受益於法治基金,卻做出違反法治基金使命的行為,散播虛假消息並傷害爆料革命的戰友,郭先生明確,他會將二人遣送回他們來的地方。

我們尚且不知閆麗夢是到了美國之後才變成了“燕子”,還是她本就帶著摧毀爆料革命的任務,但在去年,川普總統曾多次取消與她的會面。

至於路德,他不是爆料革命滅共路上的第一個絆腳石。在爆料革命與中共的對抗中,這個所謂的“大咖”確實背叛了我們,但我們堅信,我們必定會消滅共產黨這個毒害十幾億人的惡魔。

原文鏈接:

[Opinion] A Farewell to LuDe!

作者:Magnum 44, cosmo

校對:Magnum 44

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 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 GTV-MOS TALK 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 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