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東京櫻花團/喜馬拉雅的微塵
校對:東京櫻花團/待命(文曉)

2021年7月20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請有關官員專門就浦東新區高水平改革開放、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有關情況答記者問。在此次會議上,中共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表示,“支持上海在人民幣可自由使用方面先行先試,在符合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和展業三原則的要求下,進一步便利企業貿易投資資金的進出,探索臨港新片區內資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兌換”。在中共內外交困,外資外企紛紛撤離以及經濟面臨崩潰的情況下,中共再次將支持人民幣自由使用這個“冷飯”進行熱炒,其背後至少有以下兩方面貓膩:

第一,對外忽悠,與外勾兌。首先,在所謂的各種“自貿區”內推行人民幣自由使用的提法,既不是新提法也不是新概念而是一直在提卻一直都沒真正落實的事情。尤其對於上海來講更是這樣,早在2013年9月29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掛牌成立之前就已通過中共國務院審批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就有關於支持人民幣跨境流動的有關配套政策,但最後卻不落地。近年來的成立或者建設的多個自貿區,其配套政策中都有關於支持人民幣跨境流動的外匯支持內容,如海南自貿區、粵港澳大灣區、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俗稱“前海自貿區”)等,也基本是“光說不練”。其次,在中共內部對於一件事情由誰來幹、在哪兒幹,這是比事情本身還關鍵的事情。這次所謂的“人民幣自由使用的先行先試”,由中共人民銀行放話表示支持,地點放在了上海。眾所周知,金融領域和上海历來都是江、曾、王等江派的傳統領地,可以說,這件事情就是中共江派的動作。

結合郭文貴先生2021年7月16日蓋特爆料講到中共江派委托德國默克爾在7月15日訪美期間與美國沼澤地勾兌失敗這個情報,江派此時搞這件事情對外的目的主要是,面對全世界滅共的大勢,保黨無望,還在做垂死掙紮,寄望通過放開外匯和資本管制向西方“沼澤地”大佬輸送利益進行勾兌,進而遂行“沉船計劃”改頭換面後繼續給紅色基因續命。

第二,對內造勢,挾洋自重。當前,中共習派與江、曾、王等江派的內鬥已到“終極之戰”,伴隨著中共內鬥,國內經濟、社會和民生也幾近崩潰。雖然中共的內鬥滿口黨紀國法,實際卻毫無武德和底線可講,但是營造假象、收割“黨心”“民心”卻也是非常重要的。這次江派的動作,至少向黨內傳遞二層信號:一是江派比習派更加開放務實,也即用開放的姿態和表現來與習的文革2.0的路線形成鮮明對比,潛台詞就是如果江派上習派下,大家都會過上“十八大”以前“悶聲發大財”、“歌舞升平”的日子;二是江派比習派擁有更好的國際資源,潛台詞就是如果江派上習派下,當前的國際困局就會得到解決。

當然,這次動作是中共面臨內外交困不斷升級下,某一派系為求生續命而搞的小花招,在全球以毒滅共大局已定的態勢下,中共後續不管任何所謂的“改革開放”的姿態或動作都是應對內鬥或者外部壓力,而絕非為廣大中國人民的福祉。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發布:東京櫻花團/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