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新中国联邦将永远不参与中国的政治!但是新中国联邦永远会监督中国人民一人一票,实现一人一票的独立的法治、信仰、自由的政权的诞生。我相信,战友们已经感觉到了,国内的多少有良知和有能力的,现在在体制内的一些共产党员,在频繁地和我们联系,他们已经明白了共产党即将崩塌的之后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中国共产党的倒闭,一定是很快发生,它只是什么时间,会带走多少人。——郭文贵2020年11月19日

2018年9月16日
我现在跟大家说,在这个爆料革命当中,我们千万记住,别老想着什么明天天上掉一大馅饼,中国马上阳光明媚了,没有共产党啦,像美国一样啦,法制自由了,不可能!我们的民俗民风,还有这种文化,还有被盗国贼乌托邦这么多年植入的这种流氓思想,时间是必须的,脆断我认为是肯定会发生的,大乱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宣传机构说啊,中国会大乱。所有的外国人,我开这几个会没有不问的,你觉得发生这个事中国会不会打乱,会不会大量的灾难移民。我说我告诉你,你看我们中国历史上,几千年的文化,多少次这个国家动荡,最惨的唐朝之后和宋朝,特别是我们的宋徽宗被点油灯的事,我说你见过中国向强势的人几次反对过,中国老百姓有多少次向邪恶说过不,中国有几次所谓的民主革命成功过,我说你看看我们的近代史和历史,有多少次。我说我们这个人类历史上,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民不称霸。

但民助邪恶,可能就是我们这个民族了。而且我们这个民族可能是被外族来统治时间最长的。所以我告诉他们,我说中国啊只要是现在保持了今天世界文明科技发展带来的,粮食能够,基本上医疗能有,交通有基本满足,只要别达到非得人吃人的程度,加上一帮骗子别太过分,我说中国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大乱,反而中国会在这个事件当中一定会大改变。彻底改变。 

为什么?我说就两条。我说中国人从过去的极端贫穷,到现在基本上能吃饱饭的时候,我在国内我强烈地感受到,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成了大家基本共识。不是说仅仅当官的或者我们反对,很多人都反对。包括我到了西藏,到了宁夏,到了四川,到了新疆,到了黑龙江的北部,福建,我去农村看,很多人都不满意。

对共产党的腐败不满意,对道德底线不满意,一旦那个时候,我认为一旦有人把宗教和道德大旗扯起来,中国以家族为基础的社会,视家庭为信仰,我说这个力量是巨大的。跟西方不一样。而且我们有很好的社交媒体能把这个力量发挥巨大。我说我认为绝对没有问题。哇他们很赞同,很赞成。 

第二个,我说中国的经济体,我说你看2001年中国的货币发行量,2.4万亿到2.6万亿美元,2018年我们将近28万亿事实上30亿美元,然后我们的GDP又从过去的几块美金,到现在的几千美金。我说这个社会的经济基础不是你一天一日能毁掉的。我说这个大家为了维护这个经济利益基础,就我卖饭的,我卖糖葫芦的,我互相依靠。我说你看看我们这个真正的即时录像在历史博物馆,在我们大清朝末期,在辛亥革命之前,那个大街上什么情况,那时候也有录影了西方拍的。

我说社会上并不像电影里那样那么混乱。他还存在着秩序。还有人在验安全啊验贸易啊还在做,店铺还在开,一度时间几年内社会流通量巨高。我说中国人的生存能力,和这种在险境中困境中生存能力,和相互帮助,我说我们这族群关系,家庭关系,亲情关系,是社会绝对的纽带,这个经济从30万亿的M2,就是货币贬值了,通货膨胀了,我说我们坚持个3年5年,甚至10年8年没任何问题。 

而且这些老百姓,一旦得到一个好处,比如下一个政党说,把土地永远还给人民,那老百姓那就马上认你了。第二个,咱们单一税收,什么样的没有税了,你看老百姓马上就厉害了。第三个,地方施行一定程度的自治,然后把民主人权连在一起,一下中国就爆发了。中国人的生产能力,创新能力,适应能力,族群关系,家族关系,这是跟全世界都是不太一样的。我说那个时候的中国就是真正的盛世到来了。只需要一点就把30万亿美元的M2,把泡沫挤出去,会有一个突飞猛进。 

他说那共产党为什么不这么干。我说共产党因为他认为他不需要这么干。第二个,没有一个政党不是在绝大多数利益群体下的督促下改变的。他现在觉得没有这个力量来督促我,所以他相信维稳。他有更大的野心。他对老百姓这种判断他是无知的。绝对是无知的,这些官员都是官僚。完全不懂。所以说可能就一天,一个小时,叭,这一刻就来了。这个时刻以来,我说绝对不会像你们想象的,像什么大乱啊什么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诶,他们认可。就这两条。 

最后他们说,那你觉得现在最有利的条件是什么?我说最有利的也两条。第一,历史上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集权过。集权的另一面就是脆断。因为他权利集中了嘛,打过来你就打他一下子不就行了嘛。你把他头给砍了不久啥都没了嘛,心脏一刀不就都完了嘛。我说如果人长了一百个心脏,长了九个脑袋,九个常委,叫九龙之治。我说你干掉一个那八个他继续玩下去,你干掉三个,那玩儿得更好。我现在那“叭”一下就完了。我说这高度集权,就像一个人一样,你越是急于强大的时候,你越有可能脆断,物极必反。诶,他们认为这个有道理有道理。 

我说第二,中国现在面临的,到现在共产党没闹明白一件事,这个信息媒体有多可怕,有多大的力量,14亿人啊!你靠你那5万人,你靠你那百万的军队,3000万的政府管制,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我说100万老兵站在天安门,你能怎么着。你们北京有多少警察啊,你北京都加在一起能用的能调动的周围军队25万,你努死劲儿了30万人。30万人他得吃饭他得睡觉啊。你上去搞那一百万人的时候,我告诉你,一星期能撑住,两星期还能差不多,三星期绝对完蛋。这30万人自己就尿裤子堆在那儿。甭说什么一千万一个亿,不需要,就站在那儿一百万人,就站那儿啥也不干了,有人给送吃送喝,往那一坐。

2020年1月1日
看着我们现在一系列的新战友,看了他的背景,如果没有西方的这种教育文化真相媒体影响,每个人都是共产党的,吃了共产党的人尸丸子的,脑子被洗干净的危险分子。

说到这儿,我告诉大家,没有人能了解我的内心感受。上半年还好点儿,后半年我每天我都在问我自己,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对中国是好吗?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中国会乱吗?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会不会成为原来苏联倒台之前俄罗斯那样?

我的答案是,只有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中国人才不会像当年苏联那样,为了一块腊肉,为了几条牛仔裤,为了一盒面包,就把自己女儿奉献出去,只有这样。不把共产党灭了,不早点灭共产党,中国人一定会走向那一天。

我说到这儿,你们看到了我的肌肉都在发抖。

就是我看到了这个海外多少糊涂蛋,被人家骗了钱骗了色,意淫了你还替人家站台。就是这些可怜虫,就是这些可怜的人,更加让我们要看到,只有灭了共产党才能把洗脑的这个机器给它停下来!只有灭了共产党,才能让这些骗子们每个人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严惩!

只有让一个有法制的中国,媒体监督的法制,法制独立的系统,和人心善良的,信仰自由的,相信报应的一个社会民风才能杜绝和制止。

我们中国人不像当年苏联倒台时拿着闺女老婆换点面包吃,拿着坦克,拿着装甲车,拿着望远镜,换人家牛仔裤,换人家面包、牛油吃,而且可能还是假的。

如果中国不赶快把共产党给灭了,中国现在真的是回到了奴隶社会呀!

我欧洲的,美国这些最牛的朋友政治家,头两天一个欧洲的前元首。大概两个月前就在我家吃饭,我们争执得非常厉害。

他完全的赞同说:文贵,共产党是一定要消灭,但是要给它个两三年时间,怎么也得2025年。

我第一次对他这么不尊敬,他从那以后真的没给我联系过。我说:共产党不能这样子给我超过2020,中国人现在已经接近于奴隶社会了。

……

这也是为什么我让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比尔格兹先生、路德先生、Sara女士、木兰女士成为董事。它在战友和美国有影响力的、不缺钱的人监督下在进行的。他属于中国人的。建国之前是拯救、帮助被共产党陷害和对爆料革命有贡献的人。灭共之后他要成为一个建国时需要海外游说、建立关系、监督中国,能成为一个真正地法治的和信仰自由的国家的这么一个基金。

建国前就是要灭共,和帮助那些灭共和被陷害的人。而且这大家一定要清楚,灭共的、灭共的过程当中的所谓被陷害的人,他是有标准的。那么大家也知道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一直在游说第二、第三国家给未来,包括现在,甚至建国后,有些人不愿留在中国的,给这些法制基金的捐款者和法制基金核实过的,在灭共当中有重大贡献人颁发护照,或者是海外移民签证。

事情一直没有停过,那么即使灭共之后,有些人不愿待在国内的。但是,由于爆料革命当中做出贡献的,希望也能给他们提供海外的一些帮助和支持。这前提是,使用什么标准,由法制基金和法制社会去制定。

文贵所扮演的角色,一我是最大捐款者,二我保证这个钱不会、不被任何跟这个目标没用的被、被占用、被消费。绝对是必须在美国法律监督你,那叫法、那叫社会监督、那叫国家监督。第三方监督叫社会监督,独立的律师,独立的审计。而且必须在适当的时候要向战友和捐款者公开。而且确保个人一毛钱的花费不能跟这个有关系,这是这个前提。

等建国之后,会有更多战友的参与,他将成为把新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之后,是否能实现喜马拉雅目标,让中国人真正地有独立的法治系统,独立的受监督的媒体,这种法治系统和信仰自由。如果不是这样,那法制基金、法制社会将和战友们一起,来发动第二次爆料革命,跟他们PK到底。

那时候肯定就没有郭文贵了。这也是为什么文贵让他们去独立运转。文贵时时刻刻会被杀掉,杀掉以后这些都不会受影响。同时,文贵隐居山林之后,这事会越做越大,也不会受影响。这是法制基金,我给大家说得非常、非常清楚。

我现在给大家说一下,原来从来没有公布过。当法制社会、法制基金刚刚成立不到2个月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就发了一个内部的函:对所有的法制基金只要能打击的、只要捐款的就进行打击。

2020年7月12日
只有一招,共产党灭了,中国人就太平了,绝对不会有病毒,也不会有雾霾了,中国人的心霾就彻底解决了。没有共产主义,没有共产党,没有现在这几个盗国贼的中国,一定会成为人类最好的。

2020年11月14日
韩梅梅女士:谢谢文贵先生,是的,非常不幸的就是人类以及国家只有在跌倒的时候,才会记住疼痛,我们也希望美国政府以及美国所有的百姓记住这个教训。因为我们时间就像闫博士说的,真的是不多了,我们一定要行动、行动、行动。郭先生,我下一个问题是帮David帮大卫问的,他就是想再次感谢您的出现,就是他之前都是哭了,非常、非常地激动。然后呢大卫就是说,在我们把中共推翻之后,在人民有自由的时候,我们这样一个新的国家是如何做出选举总统的一个流程,会是像美国一样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总统吗?谢谢郭先生!

文贵先生:谢谢大卫啊,当了中国人女婿以后,我相信你就会更加地有中国人的情感。美国人是很冷的,血是冷血。你调一下镜头,亲爱的哥哥,对焦。这个我相信David很有中国人的情感,和美国人的那种勇敢。我相信这样的,一旦美国人拥有了中国人的情感和美国人的勇敢,我相信他将是最完美的男人,我相信他的感受现在此时此刻是很复杂的。所以说亲爱的David,我现在要跟你回答你这个问题呢,中国人,我们追求的一定是一人一票的选举的,就是今天美国人已经享受了多少年,200年的西方的、民主的,是国家的权力应该属于人民的,叫民主一人一票的政治制度,一定的!

然后中国一定要实现,独立的法律法治系统。今天美国如果没有独立的法治系统,这个国家不知道会走向何方。中国一定会走向一个三权鼎立,信仰自由、法律独立、一人一票的,而且要一定要吸收美国人的这个教训。资本主义社会现在是末期,我说的是后资本主义社会了,我们追求的叫正道主义。我们要…什么叫正道主义?就是我们一定要开始一个最好的教育,人活在世界上资本不能排在第一。在美国体现了什么叫资本主义呀?有资本就有主义,有资本就可以代替上帝,有资本就可以胡作非为。华尔街、好莱坞、硅谷,哪个不是如此!资本可以强奸人民的意志,你看这Twitter,你看这个YouTube,你看这个Google,你看这个CNN,你看这个华尔街,流氓啊!这完全是共产党啊,全暴露出来了。你能想象到吗,David啊,冬梅啊?这个美国国家的总统的位置竟然想偷走。美国的媒体能宣布美国总统当选了。然后呢人家说有作弊,那有作弊你不能说,你说你是犯法的。第三,最早的时候,Nancy Pelosi和拜登最早说的是2016年川普当选,说这是俄罗斯操控。现在他当选了作假,说这个…这个没有被操控。这是什么流氓逻辑?这跟共产党一模一样!有没有操控,你让媒体说话嘛,让老百姓说话嘛。为什么不让老百姓说话?这个起码的权利。这些人已经变成了典型的共产党,叫美国共产党,这对美国人简直是民意的强奸呐。说话不让说,怀疑不让怀疑,诉讼也不行!而且就是你现在要承认,川普总统输了,拜登赢了。我们一再重申,不掺乎美国政治,我们根本不关心你是哪党,我们关心的事情,谁和共产党是朋友?谁是美国共产党?谁是美国共产主义?

川普总统他要灭中国共产党,他就是我们的朋友;川普总统如果现在要是跟共产党好,他就是我们的敌人。不管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美国的宪法给你的权利,你可以自由发言呐,你对你的话要负责任呐。可今天连话都不让说了,那我们每个人能安全吗?谁能安全?一个不让说话的背后,一定是有什么…做了什么鬼事儿。这就是世界人类上只有北朝鲜、中国共产党、伊朗、和古巴有防火墙,而且是美国的科技大佬建的防火墙。现在在美国内部又建了防火墙,这是如此的滑稽和可悲。所以中国人未来一定是一人一票的政治选举制度,独立的法治和信仰的自由和绝对负法律责任的、真正的、媒体的独立,第四权力。

我们在这里学了很多。我深信强大的美国和成熟的美国,它有绝对的全人类上最大的纠错能力、恢复能力。我过去几十年和中国共产党当官的打交道,最羡慕美国的法律,和美国国家的实力,叫纠错能力,和美国这个国家人民绝对勇敢勤劳的这种个性。我今天我绝对地自信美国人这种勇敢,和这种勤劳,和美国真正的这个纠错的能力,和他的法律,会把这个最大的一场美国的宪政危机,和美国的自由选举的危机,变成美国最大的机会,这就会看到万个、千万个David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会拯救世界!谢谢!

2020年11月19日
还有一个,战友们,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说:“文贵,到底未来在共产党灭了以后,中国谁会当领导人?”全世界都在问这个问题。我刚才也告诉大家了,新中国联邦将永远不参与中国的政治!但是新中国联邦永远会监督中国人民一人一票,实现一人一票的独立的法治、信仰、自由的政权的诞生。我相信,战友们已经感觉到了,国内的多少有良知和有能力的,现在在体制内的一些共产党员,在频繁地和我们联系,他们已经明白了共产党即将崩塌的之后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中国共产党的倒闭,一定是很快发生,它只是什么时间,会带走多少人。我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它不要在失控的情况下倒下去,那会带走很多中国人的生命,会让中国人有更多的损失。我们的希望是,在国际社会合作的情况下,让共产党在可控的时间内,可控的方式下,可控制的政权的平稳过渡下,减少人道灾难的情况下,产生中国的新一届政府。

我相信,我有很大的把握是能做到的,但取决于国内同胞和党内的战友们共同的努力。最重要的事情是,还要“以共灭共”,通过我们战友的真正的“真善狠”和“唯真不破”,在追求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原则上,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九十九点九九的党员都是我们的同胞,都是可信的,可用的,只有那几十个人,十几个人,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把这个蛇头打掉,大家都解放了!这个国家机器,永远不可能停止运转——伊拉克、叙利亚、南斯拉夫,当年的苏联,怎么让日本的当年的天皇,倒闭的,被取消权力的,哪个国家不正常下去?哪个国家就不会更好?台湾搞民主、法治了,不是越来越好嘛!韩国,南韩,这无数个例子,是吧?不用担心,中国人的智慧和中国人的善良和中国人从来不去谋取其他国家的领土和权力的民族,应该得到更好的美好的未来、和平的未来!关键是要与西方建立一个千年的“和平协议”,得到西方国际社会的支持。世界向中国人开放,中国向世界开放,这是新中国联邦的最终目标。团结绝大多数人,维护海外华人的利益和形象,建立一个不可征服的金融实力的新中国联邦,全面覆盖全世界各个领域的新中国联邦的经济、文化、媒体、世界人脉关系的影响力量,绝对的力量,是决定我们新中国联邦是否有能力能监督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权力的诞生的一个根本。

一切还得靠实力!文贵用过去几年证明给你们看了,未来还会证明给你们看,你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你们完全没有了解到这次美国大选将给新中国联邦和新中国人在全世界带来一个什么样的价值,你们完全没有想到G-TV、G-NEWS、G-CLUB、G-FASHION和未来的G-DOLLAR,将对全世界产生什么样的领导力,它的意义、影响、不可怀疑的执行力和对世界经济、文化、媒体的影响。接下来的这几个月,你会看到G-TV、G-NEWS、G-CLUB、G-FASHION、G-DOLLAR一系列在全世界的全面发展。

全球的农场,就是新中国联邦团结战友、联系战友、建立新中国政权的一个雏形。紧紧地、严格地执行农场的大家达成的共识,忠诚,友善,包容,绝不允许战友之间的分离和互相的攻击和挑拨离间,绝不允许有些人干一点儿小事情,现在好像就已经成太上主了,功劳巨大。我们接下来的惩贼和执行全球农场的各种达成的标准和协议,看这些战友们是否把“爆料革命”做成交易,看是否对战友包容和善待,取决于这是否是喜马拉雅农场、新中国联盟给你的定位。有些人天天挑战这个,挑战那个。记住:新中国联邦最最要灭掉的、要铲除的就是挑拨离间,不利团结,诋毁中国人,影响“爆料革命”形象,在全世界崇洋媚外、诋毁中华民族,这都是不可以的。维护中华民族海外的利益,维护中国人的形象,以及海外中国人的财产和人身的安全,维护“爆料革命”之间每个战友的尊严,绝不允许任何人居功自傲,孤芳自赏,以老资格在那里威胁战友,造假,攻击,都是不允许的!

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是唯一一个代表喜马拉雅联盟的所有的战友同意的执行机构,一切以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发出的公告为准。我再次重申,任何战友,在任何国家,任何城市,你绝对没有权力把手伸向其他国家去!你可以帮它,你可以支持它,但你绝不能搞垄断!任何人,不建议你跨国去干任何事情,也不要跨城市,谁都不可能垄断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只要你具备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发布的成立农场委员会的标准,你都会被允许成为农场;但是如果你人不够,不符合条件,你想造假,那绝对是灾难,不会被通过!而且,战友们一定要清楚:珍惜每个战友,爱护每个战友。每个战友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任何战友都可以选择任何农场!但是我们的农场,不要把手伸向垄断、操纵、挑拨离间,这绝不可以!凡是攻击什么战友的,例如,还有人要提出来诉讼战友,只要从你提出诉讼那天起,你就是自动地离开了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例如,很多条件,以我们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发布的标准为准。例如,欧洲就有个什么VOH,什么欧洲团。我在直播前告诉小皮匠,绝对不可以,必须取消!小皮匠的农场仅限于法国,她这个还没有被正式承认,正式承认后仅限于法国。

任何人一定要记住:国内的战友们,一定要看我们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发出的公告,然后你再决定跟哪个农场。而任何战友有问题,一定记住,你们可以举报到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我们的秘书长是长岛哥,主席是老班长,希望你们随时可以联系。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全面正在筹建,全天二十四小时工作,接受举报,联系各个战友,并且形成全球农场的巡视工作制度,绝不允许任何农场离开我们的宗旨,服务战友,维护战友的利益和安全,执行所有农场联盟委员会作出的决定,这是一个核心。希望战友们多了解,加大与战友的沟通,是下一步联盟委员会的根本的宗旨。联盟委员会和全球的农场,接下来在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G-TV、G-NEWS,全球的合作当中,会有一系列的全面的纵向的和横向的合作,希望大家抓住这个机会,坚持“唯真不破”,坚持“真”“善”的对战友的原则,将我们这个喜马拉雅农场全面地在全球展开,迎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时代!

我今天本来还要直播其他的很多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多长时间了?十一点了?哎呦,我的妈呀!太长时间了吧?哎呀,多少人了?现在两百多万人了,天呐!再一个,大家记住,苹果店的买了G币的,过去买G币的,我再告诉大家一下,重申一下:因为美国政府的规定,所有的:一,未来你可以转换;二,你可以转到其他领域,甚至可以办成各种的其他方面,我在这儿不能多说了,请你们记住,你们和所在的农场直接联系,未来它会给你解决。记住:七哥在这儿再次重申,你们的每分钱,都会按照你们的方向,按照我的承诺,一分钱不会让你少,要么转为其他项目,要么变成其他的投资项目,一分钱都不会少。大家千万记住,请和各农场联系,各农场会统一给你答复。如果农场没有给你答复的,请记住,请你们直接给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长岛哥,直接给他反映就行了,他会给你回复。放心吧!想退钱的,就给你退钱;不想退钱的,你可以有几个选择,包括那个G币的,还有苹果店的。

我再告诉兄弟姐妹们,无论是俄罗斯的玛莎,日本的魔女、零零七、草根小哥,英国的大卫,法国的小皮匠,新西兰的老班长,澳大利亚的木兰和安红,“路波切”博士团——冠博士、墨博士、艾丽女士、闫博士、伊博士,SARA领导的VOG,小帅康州农场、霹雳娇娃,西班牙的“文戈七雄”,新加坡的伟哥,台湾的武小楼、文欣、大牛、巴黎,韩国的朴昌海朴司令、哈恩美女,加拿大的江财神、文心、史丹利·科比、文枫、卡丽熙,美东的长岛哥,“为子孙爱七哥”——这个农场自个儿有问题,人数不够,正在研究中——DC的阿炳,白夜妹妹,白夜非常了不起,做了很多事情,最近有私人原因,我们希望她早日归队。秘密翻译组,凤凰农场——就是Sara那里的美西农场。现在旧金山农场和美西、洛杉矶没有确定下来,需要明确的领导人,希望美西、旧金山,还有硅谷的战友,多跟Sara联系,整个美西目前因为没有形成最终确定的领导人,请和Sara直接联系,暂定为Sara凤凰农场,现在由他们全面领导。未来希望洛杉矶、旧金山、硅谷都能尽快地选出领导团队,然后再根据咱们喜马拉雅农场委员会的标准,满足之后再独立分开,好不好?

法制基金网站一直可以用,战友们捐款的很多,想捐款的总是能捐,不想捐的很难很难。护照正在努力中。夏威夷的农场还没有被批准,在筹备中,进展非常慢,效果非常不好。但是,现在很快地会有更多的战友们站出来的,夏威夷(农场)会很大,一定会很大的。香港现在很多战友申请,因为担心战友的安全,包括泰国、马来西亚,就没有批准,关键是担心大家的安全。如果大家想加入的,请到新加坡农场的伟哥那儿去,好不好?

2020年11月26日
我们接下来啊,兄弟姐妹们,全球各地的战友们,一定要记住我们建立新中国联邦,喜马拉雅农场系统,就是有益、高效、安全地把全球各地的战友们联系在一起。它的目的非常清楚,战友们对吧?那么你们呢,全球各地各国的战友,你们选择你们喜欢的农场来联系,全球各地农场农场主有义务应该建立方便、安全、容易沟通的渠道,让更多国内的战友能找到你,这是最重要的。而且同时全球各地各国的战友一定要记住,你有选择任何一个农场的权利。你也可以换农场,但是你绝对要记住,你要跟大家彼此以诚相待,互相尊重。各农场不是慈善机构,各农场也不是所谓的神仙的天堂,要啥有啥,都是普通人。我们就是一个把国内的战友们和我们的同胞们,平等当人,公平对待,像亲兄弟姐妹一样,会对待你的,但是不一定要啥有啥。

你比如说,头两天有的战友,到了东南亚某国,我们的战友照顾他,在一个战友家住着,战友家经济条件也不是多好,你(指借住战友)每天就想想还有没有酒喝,是吧。然后说要出去旅游去呢,这个家里边儿车还不行。这你就不对了。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接你到家去,跟你素不相识,咱对人家要尊重。甭说是战友,亲哥哥、姐姐妹妹,你到人家去,你也不能说,你家啥也别干了,以我为中心,啊,照顾着我像太爷一样,要啥有啥,那不可能的。他不但没有这个能力,他就是有这个能力,你也不应该这么想。你别拿自己不当回事儿,你不能像共产党的思想一样,到了人家家了,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你到谁的家,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我的应该给你,啊,你不给我是正常的。你给我的是应该我感激的啊。

那么就是说,各农场是要联系所有的战友,给你提供尽可能的帮助和方便。方便之门并不是你的享受之门,也不是天堂之门。我们距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甭说是你想的这样,那我们永远也做不到。不是你离开中共了,到了海外了,就拿护照,到全世界,到哪儿都坐劳斯莱斯,都抽五千块钱一根雪茄。不可能的,啊。战友们都是人,互相尊重,互相感激。关键是各农场有义务,尽可能地在自己安全的能力情况下,联系更多的战友,提供更多的方便。把更多新中国联邦的资源,让更多战友能得到。这是我们要做的,对吧。

另外一个,我们现在很多战友现在是,大量的战友,去想投资G系列,可以理解。但是投资G系列,不是说谁都可以投的。首先你要承认,和我们一起追求这个新中国联邦的理想,先看看新中国联邦的宣言,认可我们的价值。你不能说你投资了,说我不认可你新中国联邦宣言,那是不行的啊。特别是法制基金捐款的人,我们对捐款的战友,是要刮目相看,高看三头。但是他不等于我就得跪下,我们是为了大家的理想,没有一个人拿你的钱去花的。我郭文贵可以再次重申:法制基金捐的款,有一分钱用作私人用品,我郭文贵负全部责任。我将监督法制基金、法制社会,把钱用到法制基金、法制社会依法可用的渠道上去。我没有权利决定,我是监督权。我们法制基金两个主席,王定刚,就是我们的路德先生,路波切,还有我们郝海东先生,还有我们一个个懂事,都是有良知,为爆料革命,为灭共事业作出过巨大牺牲和坚定的灭共者。他们也是人,他正在为我们无私的做着一切,我们不应该有过多的批评和挑剔。但是可以有建议,让他们更加的完善。

……

香港的一位战友,要把自己的一套豪宅,两亿多的豪宅捐给我们,我们也拒绝了。包括我们收到不止上百个战友要写遗书,把所有的资产捐给我们法制基金法、法制社会,我们都拒绝了,为什么绝不接受?我们不是共产党啊,这是你把你的一生,把你的子子孙孙、祖祖辈辈都捐给共产党,那是不可以的啊。我们要的事情,是让战友们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安全,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欢喜,越愉悦,要尊严体面地活着。不是让你付出,那不是爆料革命,那不是新中国联邦。

一说香港的手足就鼻酸心疼,你知道我为啥我说闫丽梦,我们的科学家是天使吗?为啥我说路德,路波切是一个可信赖的好兄弟吗?只要一说香港的孩子,就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为啥我Sara是我们的好姐妹,真是好人。为啥我们的木兰是好姐妹?一说香港都哭得一塌糊涂。今天我感恩节发出通知,我说直播的时候,第一个路德,第二个是天爱。啊,天爱身在墙内,我们现在没办法把她弄出来,但是天爱是被共产党残害的人,她代表着我们国内多少这些普普通通的战友,我们永远不能忘了天爱。我们不能忘了我们的班农先生,还有所有的WarRoom战友们,这是美国的代表。不能忘了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妹妹,他是我们中国的真男人,好儿女的代表。特别我们要想到安红、Sara、木兰,这些战友中的代表,我们路德节目中的冠博士、博博士、墨博士,安红妹妹、艾丽妹妹,这都是我们战友的最优秀的代表。还有墨博士的夫人。因为他们心中有香港人,他是好人;心中有台湾人,心中有西藏人,心中有我们大陆受苦受难的老人、孩子。你看我们的战友,一看那老人在那无奈地去买社保的时候,多少战友心痛流下眼泪了,这是好人,心中有神的人。心中有钱的人,他不会在乎这个的。这就是新中国联邦,我们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兄弟姐妹们,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邪恶已经要征服正义的一个时代,同时又是一个最伟大的时代,我们有机会来拯救14亿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我们三年前说,人家觉得我们是个笑话。今天谁敢说我们不是,谁敢说我们不能,谁敢说我们做不到,谁敢怀疑我们的能力?这就叫实力,我们做到了!我们的实力、我们的信仰、我们的追求,不容置疑!剩下是我们如何做,怎么做,怎么来坚定自己的信仰,怎么来捍卫自己的信仰,怎么来实现我们的追求!新中国联邦,我们一定要在世界各地,在国中建国,在文明的社会,建起一个永恒的、不败的,世界和平、监督中国走向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社会的,这么一个巨大的、不可征服、不可怀疑的力量!

我们多少战友在全世界各地活得多窝憋,三级公民,咱就是一个寄人家篱下要饭的。但是我们很快要改变,每个国家都看到我们新中国联邦人的时候,都要对你竖大手指头,爱你、拥护你,保护你!我们不但不是到人家国家来蹭饭,苟且偷生,我们是带来新生的力量,我们是受人尊敬和受人欢迎的,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在这些国家会受人家尊敬。说受人家歧视,有些人说,我被歧视。为啥歧视你?你相信共产党,你不走进火葬场你也得被人歧视。你相信神、你相信万佛万神、你相信法治、你相信自由、你相信民主、你相信唯真不破,你当然会被尊敬,谁能歧视你?对吧。这就是新中国联邦。

当我们看到我背后战斗室这个空间的时候,兄弟姐妹们,大家想想,我们要面临的,这些阿猫阿狗们,还有邪恶的魔鬼集团共产党,和现在的整个的末法时代,是灭佛灭神的共产主义时代,还要灭掉法治民主自由的时代,以假治国、以黑治国,要以假治世界、以黑治世界的时代,我们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应世而生。我们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成了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最大的、干净的力量。我们不但要行动、要珍惜,我们更加要时刻记住,我们在干什么?我们为什么干?绝对不是挣几块钱,弄个几十万,弄个几百万你闷得儿密去了。你能干啥?战友们,就是今天你们一夜之间变成了郭文贵,你明天难道就在屋睡觉不出去了吗?你会幸福吗?你会开心吗?不会的。只有跟随内心,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让世界上所有人知道新中国联邦,我们灭共的意志和行动的力量,我们才能过得快乐愉悦。我绝不相信,新中国联邦没有成功,跟随新中国联邦的人你会有幸福;我更不相信,在中国大陆的人,任何人在没有灭掉共产党的时候,你还有健康、未来、安全、快乐,那是不可能的。信不信它都是事实。

2021年5月30日
新中国联邦有能力保证新中国按正确的方向走

那么中国这个社会现在是什么呢?永远人类上每个国家都是这个社会,5%的人聪明、5%的人是恶魔,剩下的90%人就是吃瓜落儿的,你就跟着跑吧,没啥意义。

中国现在是什么呢?上边的10%的人、9%的人是恶魔,0.1%的人甚至更少的人是善良的人,只要把那个最坏的10%的里面的9%给消灭掉,中国的990的人没有脑袋的人就会跟着正义走,这就是新中国联盟的正道主义才能让中国人民拥有一个独立的法治、信仰的自由,一个真的能世界和平相处的这样的一个民主法制社会。

只有我们能做到,而且我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我们做的不是国家的权利中心,我们是监政权,永远监督着这个权力地向这个方向发展,我们不会参与政治,战友们爱参与是战友的事情。

所以最近很多国家这些朋友都说,Miles你必须向我们承诺,新中国联邦未来要要成为中国的什么政权的什么什么,我说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新中国联邦未来是和世界上和平的一个天使,是监督中国建立一个合法的法治独立的信仰自由的民主的政府。

最起码新中国联邦不会成为中国未来的政权,但是如果这个政权不按这个方向走,我们一定有能力有办法去把它消灭、改变它,这就是我们要在世界上建立强大的信誉、强大的人才库。我们不是政权拥有者,但我们可以派进去很多核心的人才,这是一定的。包括我们建立强大的金融系统、货币系统,我在海外建立多个新中国联邦的基地和多个国家建立最佳紧密、可信赖的、安全的互利的关系。

然后把所有的中国的精英在世界上培养出来,成为世界的人才,只有人才才是中国的未来,只有人才才是国家的栋梁。绝对不是某种所谓虚伪的思想,还有极端集中的政权,那不是一个国家的未来。中国共产党过去这个十年里边,习王这个中心开始,就是大家都认可要建立一个独裁政府,建立一个新皇帝制,中国才得救,大家都是捧着习、捧着王,结果中国现在进入了万劫不复的灾难。

2021年6月25日
对共产党灭亡前的巨变新中国联邦人该怎么做

那我们新中国联邦人该做什么?兄弟姐妹们,一定要认真地考虑考虑,这个世界到了什么样的疯狂的程度。战友们,我们不仅最关键地要团结在一起,我们要对这个世界有一个清醒的认知——前所未有对海外华人、对所有的有智慧的中国人,来了个巨大的挑战,一个是机会、一个是灾难。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跟着新中国联邦团结在一起获得这千载难逢的共产党灭亡前、灭亡后的最大的利好。

但是需要战友们做两件事,你要想真的是占住这个最大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机会,你必须团结所有的中国人、尊重所有的中国人,真的为中国人呐喊,就像新中国联邦宣言一样。

第二个事情,所有的中国人要清醒地认识到,要和世界西方的文明国家一定要团结在一起,紧紧地和西方的文明国家和当地的政府合作、团结在一起。让西方彻底的相信,新中国联邦人不等同于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联邦人绝对是西方可相信的未来的中国人的代表,新中国联邦人,不仅可信、可依赖,而且可合作。最后达到让西方人知道,如果你想和中国人拥有一个永久的和平,你要和新中国联邦人打交道。这就像刚开始我说的,必须让海外的这近百万的国际婚姻家庭的、所有的和中国有关系的家庭更加有尊严、更加有安全感,广泛地传播真正的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和中国的文明。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每个人发自内心地问问自己,你有准备好吗?你愿意这么做吗?这就是我们现在新中国联邦人不能老把俩眼睛盯着钱,你忘了这些东西,你忘了这些东西你盯着钱,最后你就失去了未来。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无论是G-Fashion、G-Club,还是喜币、喜美元、喜联储、G-News、G-TV、 盖特,所有的这些发展的雏形最后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经济、金融、商业、信息、生产和国际关系,最后转变为最核心的人类的社会运行的基础叫政治经济。

现在我们正在做的是经济政治的雏形,未来它会变成政治经济,政治经济它就要有责任,它要有管理、它要有协调,而且必然是区域化、国家化、最后是国际化。这个时候需要一些国际化的人才,把整个G系列,把他的数据、信息、管理、财富,相互地链接在一起,形成新中国联邦的雏形。

现在多少人相信这些东西,有多少人是为了一个短暂的利益呢?最终在过程当中就像我曾经说的,大部分人会被淘汰或者掉队。但是会有5%甚至更多的人,我相信一定会走向成功的喜马拉雅的山巅。这个过程是必然的,我们也必然要接受这个过程。

最重要在过程当中如何帮助更多的中国同胞,和我们实现最终的理想,像新中国联邦宣言一样,消灭共产党、消灭共产主义,消灭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心灵上、精神上植下的病毒,特别是要消除共产党这些年在西方世界播种的这些共产主义病毒、给西方展示的中国人最最不好的一面——傲慢无知爆发之后展示给西方世界的这种没人可以理解的这种疯狂的行动,我们必须要消除。

特别是我们现在新中国联邦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团结,你们没有那么多人跟我一起参加我们现在这些工程师团队的会议。如果你们跟我一起参加的时候,如果经历这个过程,你们就会看到一个新中国联邦的她伟大的潜质和一个美好的未来。

最早的时候多少人看不好这些战友工程师,多少人互相告状。经历了这几年的磨练,从最早的直播的战友的互相帮助,到最后的推特、YouTube关掉,到最后建立了郭媒体、G-Post、然后G-TV。

我们真的是看到了战友这工程师,自己的成熟和团队之间合作的变化,更看到了中国人身上最高贵的品质——善良、任劳任怨、耐性强、愿意吃苦、愿意牺牲,而且最重要的和全世界我看到任何国家不一样的——中国人真的有情有义,就叫情感。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在这方面,我几年来经过了跟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打交道。喜联储里边将近200人,全是外国人,现在有几十个是香港人。

但是你能看到文化背景的不同和共产党这种流氓体制下的对人们的影响,你看到最大的对中国人的残害。

昨天我和工程师的兄弟姐妹一起看么的,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流氓体制、这个教育,这个教育体制把中国人全给坑坏了,不团结互相伤害、互害的社会。还有一个,就是整个这个社会上没有任何人有自信更没有了勇气。

那么从现在我们看G-TV、G-News、G-Club、G-Fashion,特别是现在的盖特的团队,看到了中国人那种勇气和团结,香港人有的本来中国人就有,它只是个体制改变了,拥有了香港人的那种圣城的中国人的血液、团结、自重,非常让人感动。

这是我现在跟西方的一些大科技大佬们交流当中,我真的是感受到中国工程领域、技术领域、科技领域,特别现在这个代码数字领域,中国人是天下可以说是无敌的,但是我们的地位是极低的,回报是更低的。

那么在新中国联邦的整个这些平台打造当中,让我看到了中国人是完全能做到香港人的团结、日本人的执着、德国人的严谨、法国人的浪漫,也能做到美国人的聪明和商业运作。美国就是商业运作是天下第一,它没有质量,美国是系统第一。在这些科技大佬更看到了美国是真正的它的这个系统是最好的。抱歉啊(鼻子过敏)。

那么我看到我们这些工程团队的所有兄弟姐妹们,我相信,就在我今天讲的,在共产党被消灭前,所有的中国的很多工程师都将面临这个重大选择。微软逐渐会撤出中国,而且会很快,我深信不疑。谷歌就更不用提了,是吧,抖音会被消灭,Zoom更会被消灭,然后思科、IBM,Oracle本来就很小,这些美国的大的科技企业还有什么惠普啊,上面这些大的科技企业没有任何选择,可能就是在明天也可能就今晚上。

2021年5月27日
这就像台湾的某个人给我打电话说,台湾播那个过去民运的一个节目,什么四君子啊、什么这的那的,他说我看了都嫌恶心。我说为什么呀,我说他们很了不起呀。他说因为我现在看爆料革命看了几年我看他们都嫌恶心,他说我现在才想问他们,为什么天安门那些人死了他们活下来了,为什么他们活下来了到了美国以后,这些英雄的家人他们做过什么?他们拿了所谓的六四的血卡,他们为中国的民主、法治做过什么?我说,募捐呐,对不对呀?都募捐嘛! 任何一个人,六四都过去几十年啦,躺在历史上、躺在死亡的战友的鲜血上和尸体上、躺在死亡的战友的家人的痛苦之上,能募捐几十年还站着说话的人,他一定不是人,他连魔鬼都不如。我郭文贵可以绝对拍着良心向上天发誓说,六四从五月份开始郭文贵是最早参与、最早捐款、义无反顾,但是我从来不以此为荣。 我认为六四那个运动绝大多数来讲是被一部分愚蠢的、无知的、没有真正的民主、法治和信仰的人、一帮小人所利用的,甚至是由野心家所利用的。悲哀的事情,在那个时候,被所谓中南坑的政治家。我越来越明白那是一场政治的内部斗争的牺牲品,永远没有赢的可能。可悲的事情,被美国、被世界这些民主国家彻底抛弃和背叛。 它更加让我们看到,指望人家、喝人家的口水、吃人家剩下的饭、指望着美国和西方给中国民主、法治、自由,那你是真是痴人做梦、自寻死亡。只有中国人能让中国人民主、法治、自由,只有中国人真正的行动和实力,真心的坚定,超越自己生命的那种信任和信仰,不惜一切代价的、无我的、没有任何利益和名义之心的,去为中国人奋斗,争取真正的民主、法治、自由。 就像我在清丰看守所那位战友一样,不到18岁,永远喊着中国就像干柴烈火一样需要我们去点燃,文贵永远不要放弃,(郭先生难抑悲愤之情,喝水),虽然没有碰过女人的这位战友,在如此之,那种打的那种情况时刻响在我身边,(难抑悲愤之情,再喝水),哎~~~。 我那天在录MV的时候,他们就说,唉呀郭先生,你八九的时候怎么样?我说你听听我这肩膀,我就~,我该让你们听听啊。听到了吧?吓得人蹦一下就蹦一边去了,哎呦我的天呐,你怎么活着了?我说你看看我脚脖子上、看我背部的伤,他说有多少人打你啊?我就给他们,我说跳舞的时候你过来,我说我躺在地上你这样你这样,哇,我说我就这样伤下来的啊。 所以说,当看到有人——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一个年轻人、一个有理想的一个大学生最后被执行枪毙。这些人才是为中国人真正奋斗的,那些在海外募捐的、吃血馒头、拿着血卡、天天到六四出来直播募捐的这帮孙子,绝对是罪人!天地会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天地之间知道我郭文贵还有那些被杀害的无名人做了多少、做了什么! 我相信上天,我相信万佛万神,一定会有大审判的。凡是利用当年六四的,凡是在六四事情上投机取巧的,你被天地灭之,一定会被天地灭之!我一个小小的过去就看到了这么多人被杀掉,6月4号我是关在看守所的,你想想在全中国多少人被杀掉。 那么多人跑到海外,你们过着日子,天天为你自己所谓6月4号的那个所谓你成了中国的什么英雄。任何活着的人都是六四的严格讲都是Loser,包括我,所以我很不愿意谈六四。我认为我们是一帮疯子,那件事情,它永远、永远来看它都是失败的,都是人家的利用品。 这才让七哥几十年的思考,我们永远不会依靠任何人。绝不是把自由女神像搬到天安门,你就中国有自由女神了、就有民主自由了,现在共产党现在做个决定——搬过来吧、立起来、把英雄纪念碑给你砸了、立个自由女神,你觉得中国人有多少人会真有自由呢?只要是共产党决定让你拥有的东西,那都是毒。它即使把自由女神立在那儿,那也是毒!它也会成为毒。 只有我们老百姓、草根们,一人一票选出的政府,一人一票选出政府决定做的事情,它不会是毒,是毒我们得吃下去。再看看六四当年所谓的那些民运领袖,你看他们那副德行、你看看他那副造性样儿、你看看他的能力。他不用说给中国让他管,你把中国的一个县他都管不起来。在西方的民主社会你放开了可以施展你的能力,身边一个助理都没有,为了几百美金都泯灭了良心。

推荐阅读:郭爆料串珠(164)爆料革命绝不参与任何国家/地区政治,绝不加入任何组织、不成立任何政党!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