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们想过吗?如果这个案子判咱们输了、对方赢了,你知道跟你们每个人什么关系吗?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每个人都可能涉嫌暴力倾向,而且我们都是跟共产党的人,我们都变成共产党啦。如果对方的事情被认证,那我们都成了共产党了,七哥是共产党的走狗,七哥是为中南坑工作的,我们有暴力倾向,我们就是都是为共产党工作,你们都是了。
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每个人都将带上这个标签,就像吴征在维基百科里面教育程度上面写有争议。那未来一说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有争议,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这些世界各国的政府?我们如何让世界承认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合法性?如何让世界承认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能代表中国人的利益和未来呢?
吴征这个王八蛋、Elliott Briody这帮腐败分子、Steve Wynn,他们不是想打赢这场官司,他是要灭掉郭文贵、灭掉爆料革命、灭掉新中国联邦!他们要利用蓝金黄多年控制的美国律师、法律、司法部的这些资源,把我们一网打尽,把我们变成了比恐怖分子还可怕的组织。——郭文贵2021年6月23日

2019年8月23日
贯君、刘呈杰听说最近要有新闻出来啊,听说中共官方要给回应,官方要给回应,有意思了,王岐山要出手了。想想当年贯君、刘呈杰、孙瑶那个假视频,想想当年海外民运一致“砸郭”,想想当时把我定为强奸犯、“郭三秒”、“郭三邪”,想想媒体把我说成是双面间谍,想想郭文贵在(过去)两年所有说过的话,想想这些媒体把(我)定为“郭强奸”郭文贵所有的报道,大家去想想有多么的荒诞,想想共产党在这些年干的这些无知、无德、无法律底线的这些流氓行为。

2019年10月25日
我要告诉你什么路德先生,这是多大的事儿。同时我也告诉你,这个月的23号,是马蕊案第11次(说来不了)。因为她告我强奸,(所以)她必须来美国接受问话,强奸案不来不行的。第11次她说下个月,来下个月来,一直没来。23号是法官给的最后时限「说你必须到场」。我们在华盛顿有个刑事行动,也申请完了,等着她来呢。23号,结果这法官开会,吴征代理这个律师事务所,叫菲利普的律师正式给法官说:「现在马蕊来不了美国,现在出不了境。」

你说你不来了那怎么爆料啊,怎么告我强奸罪啊,这不就成了问题了吗?这是一个新闻。

同时沃伦·沃勒普被吴征的律师代表。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我在楼下开视频会的时候你记得吗?就是某调查机构在调查吴征和中国所谓察哈尔这个委员会登记在美国的正式间谍这个事。因为这个事最早是我说的。6611是他(吴征)登记号。

当时我向他们说吴征是间谍的时候,我们当时在打吴征的官司是吧?「吴征是间谍你有啥证据啊」?当时吴征聘用了FBI的前工作人员两三个人,在美国的一个州进行投资。然后他在美国又注册了他是代表中共察哈尔,察哈尔这个会是所有的外交部的专业特务。和公安部、安全部对外戴了牌的。「我是特务」他是作为那个代表的,就是那个6611号。刚才那个机构就是调查的就这个文件。这是我们起诉吴征时候已经都有,但是这当时被设为秘密,后来司法部还是给公开了。

那么这个问询的当中他们也很惊讶,为什么吴征他能和沃伦·沃勒普认识?这两个说我是双面间谍的人,同一个律师事务所了嘛。通过谁认识的?韦石,韦石给介绍的。然后呢,韦石人家刑事调查,今天刑事调查机构说「韦石有这么多账号,这么多金钱来往」。查出和吴征最起码有一二十笔。那么这个沃伦·沃勒普会有多少钱,他能这样做?

你来之前我就跟他们开这个会。那么今天马蕊案子,马蕊绝对是我们要给她刑事到底的。他来不了美国那不代表拉到。谁代表她做的?我们将有行动,证明了吧,马蕊案子现在正式说来不了了,就那两年来不了了。现在沃伦·沃勒普已经顶上马蕊这个角色了,冲上去了,跟韦石跟吴征。

所以说路德先生你看咱们战友爆料,你一定要有心才行。为啥当年政事小哥做那节目那么受人欢迎,他从来不露脸,一个不露脸的干掉了不要脸的。就是因为他做的逻辑性强。

为什么吴征和韦石要用同一个律师事务所,韦石和吴征要同时出席,还有沃勒参加了夏业良在DC我们的开庭?你发现了吗,就这几个人吧?现在又把沃伦·沃伦普,马上顶上去。强奸案影响力已经不够了,沃伦·沃勒普上来了,明白了吗?

所以这个间谍网,共产党的孟建柱、王岐山的网,你把他放在一起这事很大。你能想象现在马蕊说我去不了,谁要告你强奸案,你老婆是不是得给你离婚啊?有几个女人能撑得住能跟你不离婚的呀?有几个人能顶得住这种面子,一个强奸犯的名字在美国曼哈顿天天搞直播?天天跟美国、欧洲政要厚着脸皮说我叫“郭强奸”。这个心里状态你能想象是人能承受的吗,我有女儿,我有太太,我有父母,我有兄弟姐妹我有这么多同事,你说我顶着一“强奸犯”,“郭三秒”,我都不敢解释我是三秒呢我还是强奸犯。我真的我到处都解释。你知道美国人很直接的,很多人开会「哎,你怎么,他们这个强奸案你能解释解释吗?」我成天解释。

但是现在马蕊说「我去不了,我出不了境」。你不觉得这荒唐吗?一个强奸案是一个孙立军、公安部的副部长和孟建柱亲自抓,在中国有这个事吗?有管辖地归你管吗?公安部是不能直接办案的,这个事啊。你有这办案权吗?竟然到美国来办案,上一次给美国政府提供的是马蕊给公安上所谓刑事笔录。这下让我们给抓住证据了。我们马上找着司法部还有FBI。马蕊怎么能拿到任何国家,你路德你被强奸了,我跟你询问的笔录怎么能给你呢?你怎么能拿到美国来的?这不就说明了,所以说FBI一定说「你这是假的」。所以我们就求着马蕊她老人家来啊,现在她马蕊来美国我给你100万美元,你当证人,我给她100万美元。我不给你我不叫郭文贵。我给你,来吧!因为她来了得多少人被抓。在美国司法陷害,欺骗司法机构啥罪你查查去。

现在是吴征干的,吴征是在美国注册登记的特务。6611号特务登记号,不但是登记的特务,而且马蕊案是他一手安排,他做代表的。韦石他给我的文件,他行贿他48万,他自己也承认。吴征他是登记的特务,那韦石你跟他那么好,你是他亲爹呀还是你二大爷啊?当然是你领导了,对不对,常识吧?

你看所有的察哈尔协会的所有的人全是中共外交部和安全部的特务。所以说韦石跟他一起和沃伦·沃勒普搅在一起说明啥问题啊?接着你会看到,所有的报道文贵双面间谍的媒体机构都跟我们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你们会看到新的进展。这就能看到共产党对咱们爆料革命下了多大的力度。吴征、马云,我没有撒谎吧?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韦石,这在美国一整套的间谍网络。

……

其中一个官员问我,一个很关键的话。郭先生你在美国除了这些威胁,你还受到了什么威胁?还有什么让你感受到了威胁?当时我一听这姐妹要问我这话什么意思?我脑子一转圈,不对,我得把这事说说。我就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熊宪民到门口威胁要杀掉王雁平,在法庭里要把王雁平给撞死。熊宪民和韦石到处以及夏业良、郭宝胜还有叫张维的在大街、在高院门口骂我、辱骂我、威胁我还有李洪宽。在法庭里面竟然威胁我、杀掉我,当场我的律师就告诉法官,他们要威胁我们的郭文贵当事人,要杀掉当事人。这背后的都是共产党吴征、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然后我说海航对我的威胁,还有马云出2千万美元和吴征找过去的那个保安公司,拿2千万美元要、要取消我的保安。

接下来的行动我说他们现在连在一起,然后说郭文贵双面间谍。大家可能你会看到,美国和国防部合作的一个网络最权威的调查报告公司,在既爆出文贵双面间谍之后,他做了一个网络调查,说郭文贵100%不可能是双面间谍,因为他有一整套的系统,未来我会挂出去。这个东西说郭文贵不是双面间谍。

然后刚才大家知道,一会1点半,我将接受一个记者采访,就是谈吴征的事。然后我们告诉他关于说我双面间谍的所有几个媒体机构全面和解。要把、要把我的事情与还有那什么两个Waller两个骗子,这个文章给予纠正而且几个电视台要我采访,我说采访就算了,但把我的声明给公证,我是接受的。大家知道什么意思了吧!就双面间谍的事情是一个共产党策划的对我的一个攻击,严重的造成了威胁。现在这些报道的媒体都道歉、都和解而且要给我纠正甚至把我的声明挂出去。大家看到,那么这些威胁说明许多问题上北京的行为变得更加咄咄逼人、破坏稳定。那这么简单战友们。

在贸易方面,150页协议放弃了,说话不算话了。现在,川普总统还相信达成协议。你农业的支持,尽快签署。我们两国之间的结构性和重大的问题也必须得到解决。记住这话,我们两国之间有一系列的结构性和重大的问题也必须得到解决。防火墙必须取消,双方贸易、市场准入必须平等,货币操纵国这事不会给你拿下去,人民币以后再打印多少我说了算。结构性改革就包含了政治改革,中国不能一党一制,必须是两党制。法治问题必须是所有。

大家记住,我今天第一次告诉大家,在150页协议里面明确告知,所有中美协议、贸易纠纷,管辖权优先地美国。大家不知道吧!以后再跟中国之间任何的诉状不存在管辖地的问题。除非脱钩了你乱来,任何公司,不管你在国内什么公司,什么、必须接受美国是优先管辖地。大家、这、这是啥意思?大家记住啊!昨天我说到这,我一会该给大家讲,美国朋友说,说白了,你原来没兑现的,你马上兑现。你这回该签的协议你赶快给我签了APEC峰会。第三个我现在已经定义你集权组织、独裁,第一次定义为你就是独裁而且你具有经济侵略,人权犯罪。在香港正准备犯罪。大家千万别忘了,接着你看到重点。

往下尽管中国领导人,玫瑰园这事停止了,继续帮助和教唆,你在继续犯罪,骗了我们。然后所有知识产权美国联邦调查局说了都是你干的,这也是犯罪。这些数据统计、最后全被侵犯、被窃取,付之东流,我们失去大量财富。这跟法庭一样,你伤害我了,你偷我了,你骗我了,你威胁我了,我有损失、我有损失。人家法官就问你有损失吗?没损失,没损失不算数。损失,这损失、盗取辛勤汗水,整个自由企业制度。

2019年11月6日
我跟你说过了吧,你跟老江咱们在这楼上的时候,我说接下来路德先生sara,有些话咱们这不能说,你们的价钱还有对你要拔掉,包括老江,马上会一批一批的上来。然后在几周前说过,下一步就是挑拨文贵和班农的关系。从欧洲有人领了命令回来,文贵双面间谍,然后文贵法制基金放高利贷,然后班农没钱了,班农是骗子,然后打击班农,然后干掉路德,干掉Sara,干掉细丝小哥,挑拨我们战友关系,这都来了。然后就对着你来了,这刚开始。

2020年3月23日
迈阿密风云报纸牛逼不?哎呀,对不起,最近这个(打脸一下)……迈阿密风云,牛X不?牛不?被我们告的,最后要和解,我说不和解,跟别人和解,不跟你和解。你必须陪!它知道它一定会赔钱的。最后它没办法,“啪”破产了。因为它确实说了我是双面间谍,而且它瞪着眼说瞎话说它亲口问过这个问过那个,什么Michael Waller,绝对是,这俩人他绝对破产,绝对完了。迈阿密风云都破产,他更得破产。

2020年6月15日
郭文贵的政庇没护照,说这话的人你去把你家老祖宗的坟挖出来问一问,郭文贵身份是政庇吗?郭文贵的身份是政治事件。前天班农先生跟我说,他说Miles,你可不可以这样这样这样?我说我告诉你班农先生,你记住一句话:如果需要,说干掉共产党,你有俩选择,把郭文贵头砍了,共产党亡,你立马挥刀把我头砍了,你砍我一百次我都感激你;我可以自己拿刀把我头砍下来都行,只要共产党亡,你什么都不要考虑我。我的身份护照是美国和中国全世界的政治事件,不存在政治庇护。这点常识,你想当郭文贵你当的上吗?我可以告诉你,我要现在说拿美国身份,我告诉你,我就这样一下,一秒钟,我做个决定就可以了。美国是有法律的国家,只要你够了法律这个条件,你愿意做啥决定,我分分钟就拿。谁敢跟我打赌?哪个欺民贼这帮你们说这话的人你敢站出来跟我打赌,你有种你把真实身份,露个真脸,你敢站出来。因为政治庇护不是我的考虑,它也不是我的目的。

我有没有能力让大家获得国际上尊重的新中国联邦的护照咱走着看!就像新中国联邦要成立一样,老天都在帮我们。如果是那天的闪电、两次闪电,开天辟地的这种天气变化,换到世界上任何一位宗教领袖,他都成为现实的神了。如果要换了任何一个所谓的欺民贼手里边,我噻那成啥了那得。所有的郭文贵的身份在美国,他已经不是政治庇护,他是政治事件。

关于郭文贵有多少人你知道在24小时保护着或进入什么程序,我再说一遍,我跟任何美国情报机关没有任何合作。所以有人说我是双面间谍,那天有个华盛顿记者说,我说你胡说八道,我双面间谍,双面,一面是共产党、那一面是美国,你是美国人,你问问美国我跟你们有没有间谍关系?谁那个情报机关敢这样(举手)我跟郭文贵有情报关系,我承担一切后果,你把我剁了都行。

我跟任何组织没有所谓的任何关系,郭文贵一辈子不要任何政治名义,什么教授哇,什么名誉主席呀,绝不参与任何组织。郭文贵绝对永远不会往那美国出名。哪天没有要采访的,不要采访。我只在讲我们的平台上,讲我们有利于新中国联邦的话,我不求任何人。这就是说偷换概念,我们新中国联邦成立的时候,你们干啥呢?香港的运动,还有我们一系列419事件在那摆着,海航,我们就不要数了。

我们只相信一条,灭掉共产党是我们所有爆料革命的唯一的追求!让中国人拥有法治、民主、自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过上体面的生活、安全的、没有恐惧的生活,能保爹、娘、兄弟姐妹、妻子、丈夫、女儿安全,这是我们追求!为此,我们可以牺牲我们的一切所有都有可能。

419到今天,世界变成啥了战友们?两个月以前我们说G-TV投资的时候,和今天G-TV投资,战友差距会多大?现在给你钱,给你几倍,你能买到GTV吗?我都买不了现在,我都买不了。我们一个朋友说:Miles 我只买一千万股,我出10块钱,能不能帮我买,我说真的买不了,没法卖给你,美国讲法律的呀,卖不了呀。

2020年8月28日
我再回答您说G-TV、G-News在澳大利亚,你一点都不用想,G-TV、G-News会彻底改变全球的所有媒体布局。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你数一数啊,Google、YouTube、Twitter、telegram、Instagram,你往下数吧,数所有的社交媒体里边,几乎没有一个真正中国人控制的、没有一个亚洲人,根本不存在。我是唯一一个非这些人种之外的一个黄皮肤人;非这些语言之外的这么一个语言;非这些之外的一个媒体平台。这多少人知道吗?兄弟姐妹们,可不是14亿人,包括亚洲人、包括中东人,我们占了地球将近百分之五十的人。你觉得你想让我们不强大可能吗?你知道现在很简单一个道理,我们这两天正在买一个电视台,昨天上午就是一个叫Newsmax这个美国电视台,我可以说一下,它卖了4年了,天天这个老板叫Chris就在迈阿密这川普总统酒店马阿拉歌住着。就是他当时给了那个Roger Stone、还有Bruno Wu信息,在电视台骂我啊,说我是双面间谍,说我是给克林顿希拉里捐助,就这家伙。从过去4000万,到现在3个亿美元要价,为什么?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就是因为这次冠状病毒已经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所有的电视媒体平台都是蹭蹭的往上窜,人类已经没有选择将活在家里边,把家变成办公室、把家变成监狱,你就俩选择,然后你只能和网络、媒体中活着。那么G-TV、G-News,咱们这个时候应运而生,还有我们的盖特,我们接下来更多的更新版,我可以告诉你会震撼的啊。没有一个人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会很长一段时间独孤求败,而且你想不赚钱都不行。而且爆料革命未来最核心的,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咱的核心武器之一就是媒体——咱能说出话去。当话说不出去的时候,你不可能干倒BGY,你不可能保护战友,你更不可能有足够的财富维持着你的胜利。这个胜利不是拉倒的,放在山里的(此处听不清)安全的。从来没有(此处听不清),骗人的。你要维持着你胜利的成果和安全,你就需要金钱,你就需要媒体。G-TV、G-News、盖特永远是我们的核心武器。你们一定要注意,谢谢,Giselle。

2020年11月19日
大家都知道,从去年整个司法部事件出来以后,(有人)同时就开始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过去,夏业良的案子,输了!郭宝胜造谣的案子,输了!中国人第一次在华盛顿赢得了诽谤案。接下来,另一波人又出来了,两个骗子——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是华盛顿公知的骗子。这两个骗子——当时是韩连潮先生介绍来的,(韩先生)非常厚道,是非常好的人,这跟他没关系啊——骗了我们。骗了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俩人是在韩先生四次个人担保的情况下——你们再也不要责备韩先生啊,这跟韩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好心——(韩先生)四次个人担保之后,我们相信了她俩。那么,后来我们把她俩给告了,她俩骗了我们,很低级——我们不是很傻,是因为我们相信朋友。(她俩)骗完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俩人是多么低级,几乎是要饭的!打着什么“黑水公司”的名义,打着什么专业,什么服务沙特呀,服务中东啊,服务俄罗斯啊,服务国防部啊,服务CIA啊,以这样的名义把我们给骗了——(她俩答应帮助我们)调查共产党的高官。反过来,这俩人,最后我们调查后才发现,她们连续两次律师费都没付过,而且French Waller抓着老公偷情,把房子差点给烧了,把他的东西在院里全烧了,找了所有记者,闹离婚。(她老公)是原来的议员,听说后快给气死了。最后,(她)离婚了,把房子占为己有。打官司当中,律师费(她)一直不给,连自己的儿子都骗,是儿子给垫付的律师费,儿子当时做了担保。就这么俩骗子!最后,我们必须告她。告她,不是(我们)被骗了一百万美元,是让她知道:不能有任何人骗“爆料革命”,骗郭文贵!最后这官司打起来的时候,她又不付律师费了,两家都否掉了,也不付律师费。(可是)突然间,就在我们赢得了一系列的诽谤案子之后,包括国内的各种案子都撤案以后——还有那个“强奸案”,马蕊案,从“蓝裙子”变成了“粉裙子”,马蕊说几十次要来美国,结果一次也不来——就在突然之间,所谓的法律缠诉、“超限战”要崩溃的时候,(又)冒出这俩人了,有钱了,找了一个律师——叫Chris,还是什么,我忘了,来自于什么俄亥俄州,外州。这个人,打着红领带,凶猛地上来反攻。然后,重新反过来告我们。问这个,问那个,最后“火鸡龚”还主动上前作伪证,做假证,简直疯狂极了,突然间就说“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华尔街日报》突然间就报道“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大家觉得,有那么简单吗?《华尔街日报》突然就跪下了,给它舔腚去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人突然跪下来去吃屎去了,那背后得有多大动力呀!最起码假绅士当着,也比当着当着就去舔腚好啊!《华尔街日报》,本来还支持“爆料革命”,突然间转向,造假,跟这个律师一起,还有海外的欺民贼、海外的沉默的力量一起,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

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就连《华盛顿邮报》,还有一些小报,都跟着(报道)。你们见文贵受过一点儿影响吗?我半点影响都没受过!CNN也跟着报道。还有什么《纽约每日新闻》,什么《迈阿密风云》,一时之间,(都开始)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它的意图有三:第一,把文贵赢的这(几起)诽谤的官司和国内根本所谓的安排的假的马蕊的“粉裙子”“蓝裙子”的假强奸案,以及九个建筑公司,还有董克文的破产,以及一系列的,包括领导者孙立军——听说孙立军和孟建柱最近在监狱里已经招认了,是由孟建柱和孙立军,还有江家等——我一会儿再详细地说——是他们当年安排杀了——安排车祸,包括用毒,下药——杀死了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听说这事情(他们)已经认了,所以说,包括孙立军被抓——他们为了消减这个影响,第一条,转移视线,打消我们已经赢得的这种在国际上、国内的气氛,诋毁我们的信誉,对冲掉我们赢的一系列诉讼,和国内这些人、这些假案被爆出是假的这种消极面。第二条,(他们)要干什么?他们知道整个司法部这个案子爆出来以后,如果不转移视线,如果不证明“郭文贵是坏人”,这件事情在美国司法界等各界,以及对我们“爆料革命”的信用度都会大大增长,证明郭文贵是好人,“爆料革命”是好人,我们爆的料是真的,包括对海航的事情——美国及西方国家在调查。(他们要)诋毁掉司法部案件尼可拉·戴维斯、埃利·博迪等等对我们增加的信用。更重要的事情,(他们)还要试图把郭文贵列入“刑事罪”,甚至想买通美国情报部门,诬陷“文贵是双面间谍”,意图对文贵不利,这是第二条。第三条,非常重要,它们知道我们G系列——金融系列、G-TV、G-NEWS全面已经开始,它们知道将发生什么事情,它们知道将有多大的力量,将对它们形成什么样的打击,(所以要)诋毁我们。出于以上三条,消减掉它们在西方“法律超限战”的不利,对冲掉司法部案件给我们增加的信用和对它们的不利,提前打击、预支、销毁、对冲掉我们的G-TV、G-NEWS将产生的巨大的对它们的打击力量。所以,他们就花了钱,找了这两个人——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成为他们的武器,开始打官司,造假。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什么痘痘——没毛的痘痘,一系列的欺民贼全部合在了一起,韦石、熊宪民等这帮孙子,全都弄到一起去了。你看到的那个“鸡腿潘”呀,什么的,你们去看看,只要跟他们连在一起的,这些人就都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毋庸置疑的。

“啪”,这个律师出来了,在我们问她话的时候,我只强调一条:“这个律师的律师费哪来的?”这个律师在被问话的时候,自己承认:“我的律师费不是这俩人付的。”不是这两个骗子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付的)。结果,头两天法官说马上就要宣判了,他们知道宣判结果,他们一定会输的,她们就是骗子嘛!法官起码的常识还是知道的,也都调查完了。这个律师怕我们在法庭上继续在陪审团面前问他的律师费是哪来的,他竟然傻乎乎地——这个律师为了保护自己——给法官申请了一个“法院禁止令”,不要让我们继续深挖他的钱是哪来的。说他知道咱这一方怀疑他的钱是来自吴征,自于中国共产党。他说:“这不是的!”他请求法官不要继续挖他的第三方给钱的事。那我们不是太清楚了嘛!这俩骗子这么猛烈的造假,她们哪来的钱呢?很清楚,咱就等着它出手呢!咱必须得钓鱼!必须得让子弹飞一会儿!当他这个禁令申请完以后,我们的律师(就开始)严加追问:“你这钱哪来的?”上一周,他又发了一个通告给法官:“如果法官不能满足我这个要求——不要让对方继续深挖第三方付钱,那么我就要采取措施了。”昨天他告诉法官,说他要辞去这个律师。他辞去这个律师,这俩人不就傻了嘛!想想这俩人,前俩律师因没付钱,人家已经把她给告了,(然后又)找了这么个傻瓜律师,完全调查跟咱没关系的(案子),还找了龚小夏——这你就知道龚小夏——“火鸡龚”百分之百是共产党的特务!——(这)跟她完全没关系,(她却)主动去做虚假证人,而且跟这个新的律师——这个律师的钱是第三方来的,当然不是龚小夏来的了——结果是昨天的申请法官令上明确地说我们可能是怀疑这钱是埃利·博迪、尼可拉·戴维斯、吴征给的钱。看了没有,战友们?他自己说出来了:这个钱我们可能怀疑是埃利·博迪、尼可拉·戴维斯和刘特佐、史蒂芬·文(给他的)。(那些人)已经在司法部认罪了,他主动地说:“我不想否认,我也不想承认。但是如果你要让我回答这问题,我就辞职。”他辞职,就把这俩骗子给扔出去了。他一辞职,法官一定要挖你这钱是哪来的。最后发现,这个钱要是来自中共!结果是什么,战友们?如果这个律师,还有这两个骗子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的钱是来自埃利·博迪、刘特佐,还有尼可拉·戴维斯、吴征的话,同样是跟司法部判的埃利·博迪的案例一样,属于“非法外国间谍机构代理人”。(那么,它就彻底)完了,非法的AJ!大家明白了吗,这会再一次将司法部的案子掀起一个世界级的高潮!

司法部的案子还没判完呢,埃利·博迪继续给钱,收买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利用,收买,造假,让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搞我们的假情报,买通《华尔街日报》、CNN等各大媒体,还有什么什么这报那报的,一时之间,再次掀起高潮;把“郭文贵说成双面间谍”,这个真相就败露于天下!那得多少人被抓呀!海外欺民贼不就完了吗?谁和他们呼应的?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最后一定要说实话——“谁给的钱”“让我干啥”。那些记者们就不再受什么“记者保护”了,他属于“非法外国机构代言人”。

兄弟姐妹们,你们知道啥叫“钓鱼”了吗?钓鱼,有钓得好的,钓到鱼的得有耐心。钓到鱼,不是赢家!姜太公钓鱼,那是神仙级的!钓鱼能把鱼钓得鱼主动上钩,主动上锅里给炖了,而且得给你分享自己被炖的滋味儿,这境界就高了!这比姜太公直钩钓鱼还厉害!而且这个鱼不但自己愿意上钩,还把自己的同伙都给钓上来,临被钓上来之前,还得喊一群上来,而且还安排好第三群,怕你接着再饿着了,厉害了!

大家看着吧,将再次掀起美国司法部埃利·博迪、史蒂芬·文、尼可拉·戴维斯,希金博特姆、吴征、孟建柱、孙立军、刘特佐,以及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美国律师界、司法界,包括“马蕊强奸案”,还有董克文代理律师,这些律师费的支付是哪来的?为什么吴征、马云和江家他孙子来支付律师费?在美国的“超限战”“蓝金黄”,以及在媒体界的潜伏和收买,将大白于天下!“爆料革命”又要走上一个新的阶段!咱慢慢看,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走看!

2021年5月13日
最近共产党在国内,对七哥的打压越来越强。威胁郭先生的很多原因,都是因为郭文贵反党、反国家、反人民。最近在国内,多个老师被叫去谈话。一开头就是郭文贵是反党、反国家,在国际上猖狂的叛国者。通敌、卖国,对党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闫丽梦到处制造虚假信息,全都是郭文贵的支持。

老师就问警察、国安的人,共产党这么伟大、自信,为啥不举证郭文贵是骗子、双面间谍?郭文贵是通敌、卖国、双面间谍、骗子、郭三秒,证明他不就完了吗?诈呼有什么用?明显发现这些警察、国安喊的时候嗓门、口气都很大,但对她还是端茶倒水很客气。

所以国内有良知的人很多,不都是失去了人性和基本良知。谢谢国内有良知的警察、国安们枪口抬高一寸,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郭文贵是多坏都无所谓,那些人都是无辜的,依法地照顾你们的同胞。

2021年6月23日
文贵:被告成“双面间谍”案子背后的阴谋

我告诉大家这个案子意义之重大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它是案例法,89页把对方对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造谣完全给全部给反击回去,对方全是假的、没有根据的。

你们想过吗?兄弟们,如果这个案子判咱们输了、对方赢了,你知道跟你们每个人什么关系吗?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每个人都可能涉嫌暴力倾向,而且我们都是跟共产党的人,我们都变成共产党啦。如果对方的事情被认证,那我们都成了共产党了,七哥是共产党的走狗,七哥是为中南坑工作的,我们有暴力倾向,我们就是都是为共产党工作,你们都是了。

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每个人都将带上这个标签,就像吴征在维基百科里面教育程度上面写有争议。那未来一说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有争议,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这些世界各国的政府?我们如何让世界承认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合法性?如何让世界承认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能代表中国人的利益和未来呢?

吴征这个王八蛋、Elliott Briody这帮腐败分子、Steve Wynn,他们不是想打赢这场官司,他是要灭掉郭文贵、灭掉爆料革命、灭掉新中国联邦!他们要利用蓝金黄多年控制的美国律师、法律、司法部的这些资源,把我们一网打尽,把我们变成了比恐怖分子还可怕的组织。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