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华尔街日报》,本来还支持“爆料革命”,突然间转向,造假,跟这个律师一起,还有海外的欺民贼、海外的沉默的力量一起,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就连《华盛顿邮报》,还有一些小报,都跟着(报道)。你们见文贵受过一点儿影响吗?我半点影响都没受过!CNN也跟着报道。还有什么《纽约每日新闻》,什么《迈阿密风云》,一时之间,(都开始)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郭文贵20年11月19日
我不是瞎蒙的,我怎么能蒙到这个法官是这样呢,我怎么能蒙到那样呢,我每次都能蒙对吗?国内的战友说我们搞定了一切,他们会让你睡在马路上,他们不会管任何人,那个案子到现在法官没让我说过一句话,太平联盟唯一的我们输掉的案子到目前,我们还在上诉中,唯一的没让我说过一句话的法官,没让我说过一句话,对方的要求100%支持,我们的申请100%拒绝,你们见过一个这么判案子的吗?为什么这个案子能在北京五星期前我就知道了,有警察告诉我说他们会这么判这么判,完全是一样的。……《华尔街日报》的那篇报导是个猪都知道,昨天很多美国人都告诉我说,那篇报导很显然它不是一个公正的报导,是一个被操纵的报导,说你是双面间谍。现在由法官做出决定,胡扯,证明了咱不是双面间谍。那他为什么要说我是双面间谍?这是共产党的操纵西方媒体的又一案例。那这些律师事务所都被操控了,那这些媒体被操控了,有没有法官被操控?……——郭文贵21年6月23日

2020年8月12日
大家一定要记住你说这个什么subpoena调查呀,大家我请问一问,我跟律师开会,Google有多少subpoena调查?最起码现在有几千个,Google在欧洲多少次被制裁被被惩罚?Facebook有多少subpoena?有多少次上国会山去作证?推特有多少次subpoena?多少次作证?啊!战友们,微软比尔盖茨多少次作证?多少次被制裁?多少次被作证?这就是美国的伟大。有举报他就受理,不管虚假,最后美国这个伟大国家就伟大在这,总统你也没权力把这个系统改了,就是它这个系统会给你真相。但是你必须接受这个系统给你带来机会的同时,你要接受这个系统对你带来的麻烦。所以当时4月20号我在视频中21号我忘了,我说一定会有共产党来卧底、一定会假报案、一定会假投资、一定会来捣乱、一定会有subpoena。因为,现在华尔街日报那几个就是那个报道郭文贵、班农先生被FBI调查的,还有报道我是双面间谍的,同一个人,印度裔女记者这几天又火了,到处采访。今天下午给我们JP摩根打电话说:听说GTV被subpoena了,你什么看法? 他说我没有comment。他给我打电话,我说对不起啊,打扰你了。他说:没事。他说她给我打电话了,我说他们就是每天就是啥也不干,就是像当时报道我强奸案强奸犯一样。

2020年8月15日
然后他们说,哎今天我听说华尔街日报又要…?我说是啊,华尔街日报又要黑我们了,说我们什么subpoena、调查。我问他,我说你公司有多少subpoena?他不吱声了, 他说,Miles我公司一直就有十几个subpoena,最多的时候多少?他说最多的时候有1000多个subpoena。我说我们才二十几个。报吧,我说让他们报我们什么强奸犯,是不是?没钱了,多少年了。我说这就是美国的伟大,我们很享受这个。我说随便写,它都是假的。

华尔街日报报道郭文贵,事实证明几乎全是假的。而且那个印度裔的那个女人,那个家伙绝对是变态的。听说她是在华盛顿跟那个Michael Waller,跟他是非常不清楚男女关系,听说。我就特希望他来告我,她咋就不来告我呢?我说她咋不来告我,大家哄堂大笑。他说Miles,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天天希望被人来告。我就希望他们来告我,印度裔的那个女的,哎,那个样子也是够恶心人的噢。

2020年11月7日
如果大家看美国大选当中具体细节,半夜停止选票,软件篡改、现场人员的手段,哪里没有共产党的影子,哪里没有共产党情报系统的影子,但凡在中共有一点层次,了解中共历史和情报的人,都能知道这是中共一贯的手段。战友们还能看到具体执行者、操纵者都是共产党的影子,大家更能看到,这是共产党情报机构,一直以来在中国普遍实施的手段,一点都不新鲜,一点都不高明。说实在话,过去六七个月,最担心的是这些人不再实施计划,担心这些人再不抓起来,只要他们实行,美国大选就是荒唐滑稽结束。你看副总统候选人,都比他们年轻活力,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你再看看大选整个系统,再看看nancy pelosi,拜登不管怎么选,都是赢。共和党内部的分裂,包括整个,西方主流媒体,纽约时报、ny post,华尔街日报、cnn,什么时候像过去二十来天一面倒地说瞎话,齐刷刷向共产党看齐,共产党所信封的哲学,和所有他们的规则手段,过去你们都看到了。社交媒体、媒体宣传第一武器,宣传是共产党获得国家权力的第一手段;情报、金钱,这就像当年,3f反感的某人,当年他和文贵先生说,资本主义,有资本才有主义,民主是什么?民主是资本主义下的民主,资本在前,民主在后,民主是可以用资本控制的。你再看今天,美国大选哪里没有钱,哪里没有资本,影响美国大选的是硅谷社交媒体、华尔街和大媒体。硅谷所有大佬,大家看到推特了吗、youtube了吗、美国主流大媒体看到了吗?这都是资本在背后的结果, 资本和媒体这两把剑牢牢插在了美国这个帝国主义的心脏上。修改软件等等都是芝麻细节,人类上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之黑暗过,过去27天,看啥电影都不行了,英国最早拍的the king,给看了,和新拍的英国国王历史,所有电影里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时时刻刻扮演的一比,太小儿科了。

2020年11月19日
我再次给战友们说,你们跟了三年多的“爆料革命”,我们用无数次的事实、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一个又一个事实和百分之百的准确的情报,告诉了有关中共一切一切的真相。在三年前,我们在华盛顿敢对着全世界的媒体说:“西方世界,你准备好了吗?黑暗已经降临,这是中国共产党给你们准备的。”我们在华盛顿,对着美国CIA、FBI、美国国土安全部,以及各个部门的高管,告诉他们:“你们的灾难即将来临!”那个时候,他们听着好像还是……好像我们说的话他们不待见听。现在已经发现,(那些)都成为了事实。那么,从三年多前到现在,一个又一个——“三F方案”、“蓝金黄”的案例、整个司法部的案例,发展到今天,包括司法部希金博特姆(Higginbotham)、尼可拉·戴维斯(Nicke Lum Davis)、埃利·博迪(Elliott Broidy),等等,关于吴征,关于海航,关于一切中美之间的所有的案子,都一次次地证明了我们向西方传递的情报和信息对他们至关重要!准确性不容置疑!

最近,我又听说,有稀罕事儿了,大家可能……你们会感到,过一段时间,你们会明白我们的战略;有些事情,必须要把握时间性、准确性和战略性!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共同的,就是你是否会用事。像司法部的那个事情,在两年多前,三年前,你提前说,有用吗?埃利·博迪、史蒂芬·文(Steve Wynn),尼可拉·戴维斯,吴征,以及一个一个背后的大佬,你说,有用吗?刘特佐——孟建柱的私生子,有用吗?最后,美国的调查行为卷宗,史蒂芬·文认罪,埃利·博迪认罪,尼可拉·戴维斯认罪——吴征一定会认罪,形成了巨大的国际效应:共产党在西方的“蓝金黄”——大家在媒体上看的不多——在美国的政界、情报界、司法界影响深远!同时配套的“斯坦福报告”,澳洲的“关于网络黑客的报告”,都是关于文贵的——几十亿次攻击郭文贵,造谣诽谤郭文贵,我是全世界排名第一啊,连续几年排名第一;““爆料革命””排名第二。这些都形成了战略性的时间期,给我们形成了信用。

大家都知道,从去年整个司法部事件出来以后,(有人)同时就开始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过去,夏业良的案子,输了!郭宝胜造谣的案子,输了!中国人第一次在华盛顿赢得了诽谤案。接下来,另一波人又出来了,两个骗子——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是华盛顿公知的骗子。这两个骗子——当时是韩连潮先生介绍来的,(韩先生)非常厚道,是非常好的人,这跟他没关系啊——骗了我们。骗了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俩人是在韩先生四次个人担保的情况下——你们再也不要责备韩先生啊,这跟韩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他是好心——(韩先生)四次个人担保之后,我们相信了她俩。那么,后来我们把她俩给告了,她俩骗了我们,很低级——我们不是很傻,是因为我们相信朋友。(她俩)骗完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俩人是多么低级,几乎是要饭的!打着什么“黑水公司”的名义,打着什么专业,什么服务沙特呀,服务中东啊,服务俄罗斯啊,服务国防部啊,服务CIA啊,以这样的名义把我们给骗了——(她俩答应帮助我们)调查共产党的高官。反过来,这俩人,最后我们调查后才发现,她们连续两次律师费都没付过,而且French Waller抓着老公偷情,把房子差点给烧了,把他的东西在院里全烧了,找了所有记者,闹离婚。(她老公)是原来的议员,听说后快给气死了。最后,(她)离婚了,把房子占为己有。打官司当中,律师费(她)一直不给,连自己的儿子都骗,是儿子给垫付的律师费,儿子当时做了担保。就这么俩骗子!最后,我们必须告她。告她,不是(我们)被骗了一百万美元,是让她知道:不能有任何人骗“爆料革命”,骗郭文贵!最后这官司打起来的时候,她又不付律师费了,两家都否掉了,也不付律师费。(可是)突然间,就在我们赢得了一系列的诽谤案子之后,包括国内的各种案子都撤案以后——还有那个“强奸案”,马蕊案,从“蓝裙子”变成了“粉裙子”,马蕊说几十次要来美国,结果一次也不来——就在突然之间,所谓的法律缠诉、“超限战”要崩溃的时候,(又)冒出这俩人了,有钱了,找了一个律师——叫Chris,还是什么,我忘了,来自于什么俄亥俄州,外州。这个人,打着红领带,凶猛地上来反攻。然后,重新反过来告我们。问这个,问那个,最后“火鸡龚”还主动上前作伪证,做假证,简直疯狂极了,突然间就说“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华尔街日报》突然间就报道“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大家觉得,有那么简单吗?《华尔街日报》突然就跪下了,给它舔腚去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人突然跪下来去吃屎去了,那背后得有多大动力呀!最起码假绅士当着,也比当着当着就去舔腚好啊!《华尔街日报》,本来还支持“爆料革命”,突然间转向,造假,跟这个律师一起,还有海外的欺民贼、海外的沉默的力量一起,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

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就连《华盛顿邮报》,还有一些小报,都跟着(报道)。你们见文贵受过一点儿影响吗?我半点影响都没受过!CNN也跟着报道。还有什么《纽约每日新闻》,什么《迈阿密风云》,一时之间,(都开始)造谣“郭文贵是双面间谍”。它的意图有三:第一,把文贵赢的这(几起)诽谤的官司和国内根本所谓的安排的假的马蕊的“粉裙子”“蓝裙子”的假强奸案,以及九个建筑公司,还有董克文的破产,以及一系列的,包括领导者孙立军——听说孙立军和孟建柱最近在监狱里已经招认了,是由孟建柱和孙立军,还有江家等——我一会儿再详细地说——是他们当年安排杀了——安排车祸,包括用毒,下药——杀死了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听说这事情(他们)已经认了,所以说,包括孙立军被抓——他们为了消减这个影响,第一条,转移视线,打消我们已经赢得的这种在国际上、国内的气氛,诋毁我们的信誉,对冲掉我们赢的一系列诉讼,和国内这些人、这些假案被爆出是假的这种消极面。第二条,(他们)要干什么?他们知道整个司法部这个案子爆出来以后,如果不转移视线,如果不证明“郭文贵是坏人”,这件事情在美国司法界等各界,以及对我们“爆料革命”的信用度都会大大增长,证明郭文贵是好人,“爆料革命”是好人,我们爆的料是真的,包括对海航的事情——美国及西方国家在调查。(他们要)诋毁掉司法部案件尼可拉·戴维斯、埃利·博迪等等对我们增加的信用。更重要的事情,(他们)还要试图把郭文贵列入“刑事罪”,甚至想买通美国情报部门,诬陷“文贵是双面间谍”,意图对文贵不利,这是第二条。第三条,非常重要,它们知道我们G系列——金融系列、G-TV、G-NEWS全面已经开始,它们知道将发生什么事情,它们知道将有多大的力量,将对它们形成什么样的打击,(所以要)诋毁我们。出于以上三条,消减掉它们在西方“法律超限战”的不利,对冲掉司法部案件给我们增加的信用和对它们的不利,提前打击、预支、销毁、对冲掉我们的G-TV、G-NEWS将产生的巨大的对它们的打击力量。所以,他们就花了钱,找了这两个人——French Waller、Michael Waller成为他们的武器,开始打官司,造假。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什么痘痘——没毛的痘痘,一系列的欺民贼全部合在了一起,韦石、熊宪民等这帮孙子,全都弄到一起去了。你看到的那个“鸡腿潘”呀,什么的,你们去看看,只要跟他们连在一起的,这些人就都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毋庸置疑的。

……

大家看着吧,将再次掀起美国司法部埃利·博迪、史蒂芬·文、尼可拉·戴维斯,希金博特姆、吴征、孟建柱、孙立军、刘特佐,以及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美国律师界、司法界,包括“马蕊强奸案”,还有董克文代理律师,这些律师费的支付是哪来的?为什么吴征、马云和江家他孙子来支付律师费?在美国的“超限战”“蓝金黄”,以及在媒体界的潜伏和收买,将大白于天下!“爆料革命”又要走上一个新的阶段!咱慢慢看,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走看!

2021年1月1日
为什么这样?战友们。就是我们战友们要缺乏一个对事物、对法律、对真相的判断。DO J的案子,到现在两个骗子的案子大家都在炒,你们去查查这个事务所的创始人,就是现在司法部的副部长。没人说!你看我们的路波切不知道吧?这个动静有多大呀!这个月就开始最终判决,你们会看到法庭上才提供出来,谁是给他付的律师费。两年来七哥是双面间谍,《华尔街日报》所有的操控和报道,都是这帮人干的。

这你也要看到美国法律的伟大,他用那么大动静,采取了各种……就是都是共和党的这些坏蛋们来伤害爆料革命、伤害七哥。它没像共产党的……共产党的一个副所长啊,都叫你七哥消失100回了啊,这就是美国的伟大。司法部建国以来第一个腐败案的,因为你七哥、Hiconbasen。现在是两个骗子案的律师事务所,是现在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一个事务所接受第三方付律师费,来收拾、来造谣、祸害你七哥、祸害咱爆料革命。现在在洛杉矶,还在很多地方造假案陷害。就因为Sara和VOG说是搞政庇案子、假政庇,在调查我们N个战友提供的都是假信息。

你竟然说你七哥在洛杉矶有房子,我在洛杉矶从来没有房子,我啥时候有房子?就这都能编得出来。埃利波迪、Bruno WU、共产党还在安排假案呢,七哥就等着他们出来钓大鱼呢。在凤凰城出现这么多共产党的潜伏,放的“蛇”放的“燕子”。你说哪个农场现在没有啊?你们身边谁敢说你们没有啊,兄弟姐妹们。有了你咋对待?你咋辨别?不是你骂人,不是你把他拉黑,不是你把他开除。把放来的“蛇”和“燕子”变成我们的人,你才是高人;不能变成我们的人也不要变成我们的敌人,你是中人;然后你迅速的把他变为敌人、让他暴露,然后引来另外的“蛇”和“燕子”,你是低人、Low人。

2021年4月21日
昨天晚上另外一个某个国家,下一个肯定他是元首,是现在元首的好哥儿们,非常明确的说,Miles,几年前我们就信你,但是我们得跟共产党弄点钱回来,我们利用它,美国欺负我们,我们没办法啊,但最终我们是一定跟美国走在一起,就像现在在法庭开庭,这两个骗子,是吧,我们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谁在华尔街日报,操纵这个报导,说我是间谍的,Elliott Broidyd为什么..我看见Elliott Broidyd拿钱,Elliott Broidyd竟然给他钱,Elliott Broidyd给他钱,那你的钱咋来的?哪来的?共产党来的,大家都知道在法律上,所以说大家别迷恋川普总统,川普总统当时要选择司法部长,是代表两个骗子攻击我们的,是拿Elliott Broidyd钱的,Elliott Broidyd又是川普总统的哥儿们,所以说战友们不要弧糊涂,这一辈子爱错了,你就悔大发了,恨错了,你也悔大发了,咱不能爱错,也必能恨错,爱恨是情仇,爱恨不是真理,爱恨不是公益,明白吗兄弟姐妹们?

2021年5月17日
我记得是去年的同一天,农历的同一天,Dr. Yan博士来到了美国,「去年」此时此刻她正在洛杉矶机场,我正在给她通话。她「先是」晕倒了,然后我「和她」通话,然后国土安全部过来了,就是在此时此刻,比「现在时间」还晚一点。四年前的今天,是你「们」七嫂「和」郭美到达了美国,就是昨天的16号,也就是今天。16号17号,这是很有意思的。今天我收到了好几个特别好特别好的消息。我心想说这消息太好了呀,咋办呢?我说这敌人的出手咋还没来呢?突然「就」来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又造谣呢,什么AI网站「也造谣」,太好了。你们说的瞎话越多,却能证明背后有组织有黑手,却证明「了」我们的伟大。逆增上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我们是“以假灭共”,用你的假来戳破你的谎言。有时候最高的高手手里没有武器,但是敌人拿着又是枪又是叉的又是火箭炮的,用「敌人」的枪「和」火箭炮攻击他「自己」— 这才是高!爆料革命就是这样,用敌人的矛刺敌人的盾,用敌人的剑刺穿敌人;用敌人的谎言来戳穿敌人的谎言。你看这多高?所以战友们一定要搂住,沉住气。这帮愚蠢的东西「们」就这几招,你发现了吗?上报纸,买通记者,“蓝、金、黄”,弄广告,造假谣言,然后123文章。你看「着好了」,过一段时间它就123个网站就出来了: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说我是」双面间谍……哇!双面间谍?好大的事啊!“郭先生啊,这是好大的事啊!”我说,“什么大事啊?什么大事啊?”—“这是个很大的麻烦呐”—我说:“是吗?”我就天生不怕麻烦,多大的麻烦我都能变成有利的武器,怎么样?到哪个法庭上证明我是双面间谍了?Bob Fu都去了FBI路上都去了一两年了,这孙子。你「不是」要证明我双面间谍吗?还跟两个骗子还出堂作证,你算个垃圾呀?那火鸡龚不去作证我们还赢不了呢,火鸡龚一作证我们才能赢,对吧?火鸡龚以后所有证据拜托你啊,去作证去啊,多去多去。

2021年5月27日
Elliott Broidy还继续伤害七哥,现在又惨了。他还为共产党工作,川普总统的豁免,肯定过不去。跟夏威夷也要弄七哥的Davis掐起来了。她也是帮两个骗子支付律师费,跟吴征、孙立军、Jho Low合作,操纵《华尔街日报》说郭先生是双面间谍,要把七哥遣返。

Davis把律师Fire掉,要告Elliott Broidy,揭发Higginbotham没有说实话,把Higginbotham的案子又查出来了,司法院要重新查。Jho Low也惨了,从过去要和解,现在多个刑事调查。他在马来西亚都可能要被弄回来。这就是美国的伟大,不要以为做了事,找不到。一定会找到,只是时间问题。

……

昨天我离开的时候律师告诉我说:哎呦,今天好消息太多了啊,Steve Wynn大家看到了《华尔街日报》报道,Steve Wynn彻底完球蛋了,是吧?就因为当年要遣返郭文贵。Steve Wynn多牛你们知道吗战友们?Steve Wynn去北京的时候,孟建柱到机场去接他。

当时孟建柱是公安部部长、政法委副书记。孟建柱亲自去接他,当时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张越,那北京政法委书记亲自跟他去接他的。因为张越是管所谓的海外黑白两道儿了,就是对外情报联系——政保的,北京政保他管的,跟着孟建柱亲自接Steve Wynn,就是澳门赌场,这就是他这么牛的地方。澳门就是个情报地方、洗钱的地方、毒品贩子的地方。

Steve Wynn因为要遣返七哥完全崩塌,他那个2亿多美金的船我给大家过去直播,我上去过,哎哟那个生活奢侈。在美国他有6套豪宅,这6套豪宅现在是5套在卖——Steve Wynn。

Elliott Broidy——Elliott Broidy现在该惨了、又惨了,昨天也是。你说一天好消息多得、多到我都忘掉了。就是跟那个Nickie Lum Davis——夏威夷那个,关于也要弄七哥那个帮着两个骗子支付律师费那个、跟吴征合作那个、跟孙立军合作那个、Jho Low合作那个、要把七哥遣返那个、现在还在折腾那个、操纵《华尔街日报》说我是这个双面间谍那个,Nickie Lum Davis跟他掐起来了。

大家看到了班农昨天被正式的说总统的豁免正式通过,很危险啊,差一点也过不去呀。那么,Elliott Broidy的川普总统的这个豁免肯定就过不去了,因为他还在继续在伤害七哥,就说明他继续还在为共产党在工作,哎呦,完了。这就是美国的伟大,你不要以为你做了事他找不到,他一定会找你头上,只是时间的问题。

2021年6月23日
大家记得到庭的都有谁吗?——Sasha火鸡龚,火鸡龚从那件事开始翻脸的。还有谁呀?——还有李洪宽那个孙子、那个烂货,李宏宽、熊宪民、韦石,还有所有的假牧师都到场了,然后这两个骗子也到场支持他们,你们还记得吧?结果坐了一会走了。

从那个案子开始起,海外民运和海外所有的这些骗子们就集合到一起,真是骗找骗、骗寻骗,最后大家看那两个官司输了以后,所有攻击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和攻击文贵的这些人全部聚集到一起,聚集到什么案子?这两个骗子French Wallop、Michael Waller的这个案子的下面,一时之间成了他们的希望了。

哇塞,这可找着两个认为可以当爹当妈的人了,给他们捐钱、造假证据、操弄媒体,最后这些他背后的老板出来了,谁呀?——Bruno Wu,钥匙澜的老公出场了,吴征出场又一次的就是他的老套路,找他控制了美国的Elliott Broidy,吴征到处说Elliott Broidy是他的Godfather是他的教父。

Elliott Broidy支付了巨额的律师费给这两个骗子,而且找到了律师事务所有司法部背景,一时间你看看,包括那个澳大利亚那个鸡腿潘这个小王八蛋还有日本的小咸鸭蛋,所有的欺民贼和伪类联合到一起,全球第一次联合到一起的唯一一件事儿就是这两个骗子的案子来攻击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

大家注意到什么问题,上窜下跳、捐款、捐命、造谣是非,那个幸运,你看你们再往回看看战友们,我们中国人太不爱具体、不爱分析了,太爱去太忘记了,你看看这些人发布的推特对我们的攻击,和他们的庆祝,从郭宝胜找到了一个总统的孙子当律师,从郭宝胜找一个烤鸭店老板,还有傅希秋还有假牧师作证,到郭宝胜说过多少次我百分之一万赢了,说过多少次?做过多少假证?胡说八道了多少次!

……

当我们要起诉他的时候,哇塞,连潮先生,除了杨建立先生之外,比尔.戈茨三次给我说,他是小人物不要理他,就是给我说服让我不起诉他,班农先生,当时国务院的某些人还有一些我们的国会的朋友,所有人都来跟我来说不要起诉他,我说不是,必须起诉他,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一个真相,他欺骗我、他玩弄我们,而且耽误了我们灭共的战机,必须起诉他。

在这个起诉过程当中几乎没有任何人认为我们会赢,说这俩流氓会在美国搞得天翻地覆地恶心你,他干不了什么事儿,最后操作华尔街日报,还说我是双面间谍。

……

共产党的打手是谁?——杨澜钥匙澜的老公吴征,Bruno Wu。Bruno Wu跟谁啊?——Bruno Wu的打手就是Elliott Broidy。Elliott Broidy又连着谁呢?——Steve Wynn,最大的赌场,Elliott Broidy又连着美国的这些大佬,还有Higginbotham 还有司法部这帮人,还有Jho Low。我们这些67个案子说在一起就这一个案子,——就是共产党。你能妥协吗,你能让吗?

我日本的一个合作者给我发信息,说Miles我今天晚上要给你通个话,我先给你提个醒,这位姐妹儿是我当时裕达的投资者,说你那两个骗子的案子不要搭理它,就别理它就完了,华尔街日报说你是双面间谍的事情就是他们干的,而且我们在日本阻止了有些人要操纵要写你报导的事情。

我跟她通话我告诉她我说这案子我一定会打,而且会打到底,当时我跟她说了一句话,我说这个案子的背后是吴征,是Elliott Broidy。这个姐妹儿说,Miles,你为什么有这么样的判断,你有证据吗?你有信息吗?我说我有证据我有信息,我们国内的战友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说这个案子的付款者是Elliott Broidy、是吴征,是我们所谓的共产党。

我给所有的我们的律师团队这将近100个律师团队说,没有一个人相信的。就是爆料革命的情报从开始到今天,我告诉律师团队没有一次不发生的。那个太平联盟的官司在五周前我告诉我的律师团队,我说这个案子会判我们绝对输,会让我赔偿一个多亿,会把Sherry-Netherland要求作为一个追债方,所有的律师都不相信。

我不是瞎蒙的,我怎么能蒙到这个法官是这样呢,我怎么能蒙到那样呢,我每次都能蒙对吗?国内的战友说我们搞定了一切,他们会让你睡在马路上,他们不会管任何人,那个案子到现在法官没让我说过一句话,太平联盟唯一的我们输掉的案子到目前,我们还在上诉中,唯一的没让我说过一句话的法官,没让我说过一句话,对方的要求100%支持,我们的申请100%拒绝,你们见过一个这么判案子的吗?为什么这个案子能在北京五星期前我就知道了,有警察告诉我说他们会这么判这么判,完全是一样的。

就共产党在对美国的司法渗透,到了你无法想象的程度。我在两周前就在这个屋见了一个美国的二号人物,我相信他未来是美国的一号人物,我给他讲了一件事情,我说你回去查一查,美国的100大律师事务所有多少事务所和共产党在合资合作,那个太平联盟的诉讼叫Edward (Eddie) Moss,你查查他的事务所在北京什么地方,王岐山控制的银泰中心和国贸两个地方连着,调查我的所谓的跟他们对方配合调查的公司原FBI官员——吴征的合伙人。

你觉得这么偶然吗?!吴征付Elliott Broidy、付Jho Low,买通司法部Higginbotham要把文贵遣返。Steve Wynn ,什么Xumen(注:根据读音拼写,未必是正确的拼写) 是所有的参加,什么黑石基金,Steve Wynn、赌场全参加。所有这些美国大佬没弄成,Higginbotham 被抓了,刘特佐现在被公诉了,Elliott Broidy被公诉了,Steve Wynn被公诉了,Nickie Lum Davis被公诉了。

两个骗子的案子、郭宝胜的案子还有夏业良的案子,郭宝胜夏业良的钱哪来的?官司谁替他付了钱?为什么傅希秋的牧师要给郭宝胜到现场做假证?是偶然的吗?他为什么,为什么巴布傅每天要在FBI的路上?为什么巴布傅要有能力要到国务院来游说,来辱骂侮辱造谣郭文贵呢?巴布傅跟这事儿都是偶然的吗?他在德州,战友们去和平抗议按美国法律,他们拿着枪威胁战友。

用一个美国议员的话说,他竟然指挥人拿着枪去威胁人抗议的人士,巴布傅还有道理?还说我们是恐怖分子。德州的市长出来保护他,但德州市长从来不问,巴布傅你过去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员,你为什么派你的牧师去给郭宝胜做假证你从不认识郭文贵,你有没有支持郭宝胜。

这些事是偶然的吗?那司法部的案子和郭宝胜、夏业良所有的案子背后一个一个的小案子,为什么这些民运所有这些人都联系到了一起了呢?它背后只有一个原因,有人在操作这个案子,那操作这个案子的有这么多钱有这个能力的是谁呢?只有某国家政府,我们心知肚明——中国共产党。

那么这个案子移到了这里的时候,大家想过没有,Elliott Broidy这个时候获得了美国总统的豁免,他被豁免了,Elliott Broidy还继续支付两个骗子的律师费来攻击郭文贵,Elliott Broidy被起诉是因为非法作为中共的在美国的代言人,他没有注册,他已经向司法部认罪,他已经获得豁免,他还来继续支付律师费,Elliott Broidy这个豁免必须被取消,Elliott Broidy被取消,Elliott Broidy也必须交代出谁给了他钱,那就是吴征、共产党、Jho Low,还有被抓的孙力军、Nickie Lum Davis等等,还有司法部的合作,现在还没落出面的当时的司法部的副部长,还有在白宫的其他人。

对吧,这个案子的意义是什么?那么这个出来以后,这两个骗子会重新被查你在美国你做了什么?是谁给《华尔街日报》写了信息?《华尔街日报》的那篇报导是个猪都知道,昨天很多美国人都告诉我说,那篇报导很显然它不是一个公正的报导,是一个被操纵的报导,说你是双面间谍。

现在由法官做出决定,胡扯,证明了咱不是双面间谍。那他为什么要说我是双面间谍?这是共产党的操纵西方媒体的又一案例。那这些律师事务所都被操控了,那这些媒体被操控了,有没有法官被操控?

你看看最早的这两个骗子的案子的法官,第一个法官就给换掉了,然后又换了现在这个法官,告诉了我们美国是有法律的,你共产党不可能蓝金黄任何人,你可能蓝金黄部分人。那么吴征借着这些案子拿了将近10亿美元,钥匙澜那个钥匙很值钱呐,什么样的黑森林值10亿美元?整个洛杉矶大峡谷也不值10亿美元吧!德国黑森林也不值10亿美元呐。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