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动物农庄里的小蚂蚁Michael.Tonny(专栏) Gettr: @Michael_tonny89

Effect of the SARS-CoV-2 virus on homologous repair (HR) efficiency in lymphocytes

DNA同源重组修复(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NA repair)是生命体的必须过程,是修复DNA断裂的主要途径。如果没有DNA同源重组,那么细胞生长、种子形成、物种繁衍,都将受到致命的影响。如果没有DNA同源重组,DNA双链断裂就会引发癌症。

DNA同源重组修复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是蛋白P53(protein P53,或称为p53),它是一种肿瘤抑制蛋白和转录因子,可调控细胞分裂,阻止DNA突变或受损的细胞进行分裂并通过转录调控向这些细胞传导凋亡信号,从而阻止肿瘤形成。因此被称为“基因组的守护者”(guardian of the genome)。

蛋白P53保护我们的细胞免受细胞损伤。在细胞压力下,p53开始发挥作用,调节基因表达以控制DNA修复、细胞分裂和细胞死亡。

在超过50%的肿瘤中,p53由于基因突变丧失部分或全部功能。因此,蛋白P53是癌症中最常见的突变基因。

2021年10月,美国斯坦福大学分子生物学小组两位受人尊敬的科学家姜和梅(Jiang and Mei)在MDPI经同行评审后发表了一篇论文,表明SARS-Cov-2刺突蛋白消除了淋巴细胞中的DNA同源重组修复机制,引起P53基因突变,诱发癌症。

病毒刺突蛋白对DNA同源重组的毒性如此之大,以至于它破坏了90%的DNA同源重组通路。如果整个刺突蛋白进入细胞核(在卵巢中),并且在身体能够将其全部清除之前产生了足够多的刺突蛋白并在其中停留了足够长的时间,那么它就会导致癌症。幸运的是,在自然感染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不幸的是,实验性mRNA中共病毒病疫苗诱导在细胞核内和细胞核周围产生刺突蛋白(全长刺突完全匹配-氨基酸对氨基酸-病毒刺突蛋白的全长)并产生至少60天,并且几乎可以肯定会停留更长的时间。

因此,注射实验性的mRNA中共病毒病疫苗,会在细胞核附近出现大量循环的刺突蛋白,诱发P53基因突变,因此有可能在卵巢、胰腺、乳腺、前列腺、淋巴结这些部位的细胞中诱发癌症。

由于这些刺突蛋白可能会停留很长时间,因此这些癌症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发展,我们可能在5或10年内看不到太多安全信号。

不幸的是,尽管科学家们证明了病毒刺突蛋白确实进入了细胞核,但“事实核查人员”(Fact checkers)却告诉我们,它并没有进入细胞核。

Confocal microscopy study showing the spiker protein (green) proliferating the cell nucleus (blue)

公共卫生当局和监管机构也表示,尽管mRNA中共病毒疫苗制造商在紧急使用申请中向他们提交了(事实上疫苗刺突蛋白进入细胞核)的照片,但这些机构仍然坚称疫苗刺突蛋白并没有进入细胞核。

BioNTech’s submission to the Australian TGA

斯坦福大学姜和梅非常合乎逻辑和合理地警告,mRNA刺突蛋白可能与p53上的病毒刺突蛋白引起的基因突变具有相同的作用,因此会导致癌症。

姜和梅的论文也在发表后一个多月后,被以“对研究方法的虚假关切表达”(spurious “expressions of concern”)而被撤回。

参考数据:

The COVID-19 mRNA “Vaccines” cause Cancer; here’s the evidence…

https://www.tga.gov.au/sites/default/files/foi-2183-09.pdf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5148837/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8786601/

https://www.cbsnews.com/news/moderna-covid-vaccine-patent-dispute-national-institutes-health/

编辑:Michael.Tonny上传:Michael.To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