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連接:Hello Friend(你好,朋友) 浪漫都市的小女人,小皮皮的爆料生活。

1、請皮皮姐分享一下近況

南茜:我是第一次近距離的跟皮皮姐交流啊!剛才在後臺跟皮皮姐聊得也非常開心,性格非常的直爽,然後非常的幽默的一位姐姐。所以我們今天一起來走進我們皮皮姐的多彩的爆料經歷吧!皮皮姐跟我們喜愛您的戰友,分享一下近況吧。

小皮匠:要說最近現在做什麼啊!最近我們正在醞釀啊,醞釀了幾項活動,就是在歐洲境內的郵傳單的行動,也有一些我們要到幾個著名地方去,下星期大家就知道我們要去哪兒了。但是之前我們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把傳單的文案翻譯,現在是印刷的尾聲就已經結束了。

現在正在是給各個國家的戰友郵寄的過程中。我們是給他翻譯出來了,翻譯成了12種語言,歐洲的呢,我們就統一給大家郵寄就行了。然後如果有其他的韓國語、日本語、俄語啊什麼的,你們大家可以找我們來要,你自己拿走去印刷。這個我們是沒有版權的,我們只要是戰友,我們就是全都可以共用可以分享,這是我們目前在做的事兒,有一些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2、銀河系的線下活動介紹

南茜:太棒了。給我們各個農場發福利啊。我看今天澳喜農場也在忙著做一個線下活動,然後那個銀河系,今天也是戰友們也是在做線下活動,也是給那個日本社會。現在發了500封的這個手寫的一個市民信,就是目前現在所有的農場,都是在積極的去跟這個,讓國際社會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嘛!然後我們也是一直在跟隨著,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在七哥帶領我們之下,然後也是非常感謝我們去參加線下活動的這些戰友們,非常為他們感到自豪。

小皮匠:這很辛苦啊!要長途跋涉的,有的時候趕上天氣不好、風吹、日曬、雨淋。嗯,但是感覺不管什麼天兒吧,熱情不減,而且大家都很興奮。

3、魔女和小皮匠是怎麼通過聲音相識的?

南茜:是的是的,我們今天銀河系的戰友們也是大家聚在一起,就感覺大家在一起幹什麼都特別有幹勁的感覺,也非常想加入到他們裡面去。魔女姐之前那個GETTR說兩位是通過聲音相識的,不知道這個是怎樣的一段故事?

魔女:剛開始的時候就是我剛才說的其實我接觸的平臺,第一個最歡快的爆料平臺就是我們小皮皮在YouTube上的節目,當時我就想像了她就是一個精靈,就是精靈古怪的一個就像她畫的那個,畫上一個背著一個小包包,然後穿著牛仔裝,然後長的就是那種很小孩的感覺,我就是那種感覺啊。

真的沒有想到她出來的時候,其實我很震驚的,因為沒有想到她是這樣一個,就是真的是媽媽了,真的是不一樣,但是曾經的對我來說那個印象還記在我的腦海中啊!

我就覺得一個精靈古怪的一個北京小女孩,然後說話這麼幽默啊!然後又帶領了這麼一幫子,那會不敢說是戰友哈,這麼一幫子都是男孩。然後,還是我一上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好像知道我還是挺會說話的人哈,我一上來你給她打字就說,唉,那個魔女姐姐來了,趕緊讓她打電話,我就很奇怪,你知道嗎?當時我就手心出汗的感覺。我說幹嘛,他們知道我是會說話的人,或者是知道我是我是一個這個樣子的人,我就很奇怪啊,後來,我有一次啊,真的是被他們慫恿的,我就真的給皮皮打電話。

結果很多人說,魔女姐姐聲音很好聽,然後小皮皮當時就就非常非常的客氣,就魔女姐姐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這個了哈。那就是當時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巨大的鼓勵啊,所以今天站在這兒有我魔女還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好像我現在是一個leader帶領大家。其實那個時候跟小皮皮對我本人的鼓勵是真的分不開的。

所以現在就這麼長的淵源,其實也好像對我來說經過了半個世紀的感覺,那這個時候呢,後來七哥有一天把我加到那個聯盟群的時候,剛開始加的那個爆料革命那個就是長老群哈,就是很很古老的這個。

我真的是很慘的,因為我當時我就覺得跟七哥個人聯繫就可以了,我真的不想,我真的不是站出來的人,而且我也知道,其實當時在之前的天津大媽,我就知道那個群裡頭呢,有點很複雜的事情啊。 心裡很忐忑,後來我就發現小皮皮是真的是敢說,有時候我就會在後臺私信小皮皮說這個你不能說啊,我就會去教她,當時就是那種那個大姐姐。後來我沒想到我是那個最殘酷的,所以其實我們小皮皮是老革命哈,但是是小女孩啊。

小皮匠:我接著魔女姐姐後來那段說,我印象中,就是就在其中一個群裡面,有一天早上起來,每天早上起來我都睡得迷迷糊糊的,就看見魔女姐姐在群裡邊求救,好像是被在所有的文字區裡邊都被取消許可權了吧。有這麼一個事兒,後來呢,就是魔女姐姐不知道現在改沒改,就是手機呀、什麼Discordrd、WhatsApp沒有一個玩利索呢。

然後那個時候我說這哪成呀,怎麼讓人欺負成這樣啊,不行,感覺我就從當時還有法國農場,我從歐戰團裡找了兩位比較會玩discord的,我趕緊幫魔女姐姐再去重建一個,然後你又把她從這個被許可權困擾的這個裡邊趕緊給解救出來。我覺得那幾乎是最後一次跟魔女姐姐就打交道到。

後來我們兩位就是各忙各的,都是一天到晚都一大堆的事兒,後來。都是G系列呀。就沒再怎麼聯繫我了。直到前兩天突然講電話,我說這是誰呀,美國的呀,我不認識啊,我接了電話聽這聲音耳熟,欸!魔女,這一段時間有的時候其實也挺想給魔女姐姐打個電話,一個是你以前的號不用了,找不著。然後呢,再有一個就特別忙,特別忙G系列的事兒,後來呢,不做農場負責人了之後呢,覺得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就是從G系列那個,整天看表、調數字,整天掰著手指頭數數的那種生活中就解脫出來了。解脫出來以後呢,我就開始就要開始折騰了。

魔女:那天真是一場浩劫呀, 那天我是完全不懂discord的人,我是完全不會遊戲的人,對於遊戲世界我是一竅不懂的,然後,有一天我就忽然發現,我的那個discord的那個,當時在櫻花團的時候,我一艾特你,艾特你那是everyone的時候吧,應該是應該當時是1000多人,然後我忽然間成了80人了,然後再在忽然間就剩40人了,我就完全出事了,絕對是啊。後來真的是搞在搞政變啊,當時啊,然後呢,居然今天我被禁言了,我不能說話了,後來我才發現最高管理員竟然是那麼大的權力。所以我就說discord完全是一個統治階層的,一個就是設置,其實在裡頭的時候呢很容易大家產生了這種階層感啊。所以我其實不支持我們的團隊的建立在discord上的。很容易各種各樣的行為會被限制,然後你的各種各樣的許可權就完全沒有了,或者是那種階層感的就有。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實驗,就是有一個教授讓自己的學生分成兩個部分,這個學生本來他們就是一個平等的學生關係。但是一部分呢,他成為那個監獄的管理人員,監獄的那些學生持槍的還拿警棍,把另外一群人就成為這個監獄的被關押的人。結果他開始的試驗的時候,剛開始是沒有這個事件,他真的就形成了這個階層,一個就是被管的,一個就是管人的,而且越來越加劇的這個。

所以我覺得很多東西就是會讓你有一種這種被壓迫的感覺,我覺得今後,我們會在這方面可能要做一些改善,當時我不太懂這些東西。然後後來就發現了這就是很明顯的這些弊端之後,我是被鎮壓的那一方面,我是對證據,而且我們是被踢出去的那一方面啊,所以當時我是非常無援的狀態下,是我們小皮皮,她說我來幫你。

蹭蹭蹭他們幾分鐘就給我建了一個,而且她說我把這些許可權就她把這個最高許可權就交給我了,當時我雖然是拿到那個最高許可權了,我才我才意識到這是多麼的重要啊,在discord裡。如果你是要作為一個discord的管理人員,她說這是多麼重要的一個許可權,當時很情況緊急,就是我們小皮皮也是非常非常勇敢地挺身而出啊,所以,在這個呢也算是我們曾經我們團隊的一個小恩人了。

小皮匠:小恩人算不上,其實在這裡邊我也有一個體會。不是這最高許可權,你哪都有,開始是。

4、印象中的法國是浪漫之都,是不是有浪漫的氛圍充斥在生活中呢?小皮匠怎麼和法國先生走到一起的?

魔女:我們皮皮生活在一人浪漫的國度、我們都是很羡慕的國度。

南茜:是的,是的。一說到法國,給我印象的話就是浪漫之都嘛,然後感覺走到街上,隨時可能都會有一段就是偶遇這種感覺。那皮皮姐,您真正生活在法國哈,是這樣的嗎?是不是就有這種浪漫的氛圍充斥在生活中呢?

小皮匠:浪漫,法國吧、來了以後就能體會到是又浪又慢,生活節奏很慢,尤其是你在小城市,是吧?其實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想問我跟我先生怎麼認識的是吧?

南然:哈哈哈,您都會搶答了。太厲害了。

小皮匠:怎麼說呢,其實當時也沒想過嫁一個法國人。曾經魔女姐姐那會兒還沒回那個聯盟群,有一次我們開那個聯盟委員會的時候七哥在,七哥就只說了一些國家的那些狀況之後呢,突然間指著我,說小皮匠-皮皮,我說啊,幹嘛呀?你說你沒事你嫁一法國人幹嘛呀?——我說不是都不讓我離婚嘛。

就是怎麼說,我跟他認識就是真是很偶然,我沒想過說去嫁一個法國人,而且那時候談婚論嫁的年齡,我邊上沒有什麼中國人。(信號不好聽不清內容 ,根據下文內容應該是小皮匠和她的現在的丈夫發生了撞車事故 )他問我你有事嗎?我說沒事,他說比賽去了。他就說“我把電話號碼給你,如果真有什麼問題你確定你沒事兒,如果你發現真有什麼問題的話。你可以聯絡我”嗯,電話號碼給我,然後我就把這個小紙條裝兜裡,我就我就玩去了我就玩去了。

結果晚上回家的時候,我發現我腿上有一塊傷,可是現在再想想啊,那會傷說不定在哪碰著呢,就我這一天到晚到處淘氣。然後我就覺得委屈,周圍也沒有一個什麼親人,然後自己住、天天自己上學、自己吃飯,那個就特別委屈那種一個人在海外他鄉的。後來我就給他當天晚上給打電話,我說我腿有一塊青。

他說這樣吧:“明天我去給你送點藥,你不用買了,這藥我知道什麼藥,我這兒有。”結果第二天中午呢,他就把藥送到我學校去了。後來,我又開始覺得我這有點過意不去啊,就這麼點小事,要麻煩人家挺老遠的跑一趟,我說那天我請你吃個飯得了。當時就在學校門口的一個,土耳其烤肉那種店。經常學生中午沒時間,吃飯就在那兒吃,可是呢,這一中午吃的,我們倆聊了大概一個小時。

我就發現,跟他有一些共同點。有一些共同點就是,他說話吧,是怎麼說,就像我家人的那種氣氛一樣,因為我從小生活在家裡,我們家裡就不吵架,然後呢家裡氣氛啊什麼的都特別的和諧。然後我跟他在一起交流的時候呢,就是有這樣的一種感覺,就是很舒適。

再後來呢,這頓中午飯吃完了以後啊,戲劇性的就開始了,幾天之後呢,來回來去的,我們就在那個MSN的時候還有MSN上聊了,聊了一段時間之後,他突然說,欸,上次你請我吃飯,那個我還你一頓飯吧。我說那也可以,我們倆又約了一個那個餐館,大概平均一人可能二三十歐的那麼一個餐館。

結果你猜怎麼著,吃完飯之後他說他請我啊,結果他沒帶銀行卡,然後那頓飯還是我付的錢。結果他跟我說呢,他是來之前呢,在網上買東西的時候,把銀行卡落在房子。就是那個家裡那個桌子上了,至今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怎麼問都不承認,十幾年了,怎麼問都不承認的啊,再後來就是因為這一頓飯就一來二去的,有的時候就,就約上喝個咖啡,有的時候他可能會說,欸,有一個新電影出來了,你要不要去看。

他說那個時候你要想提高你的法語水準,你要認識一些當地人。他就帶我去認識他的朋友,當時男生女生都有,他的好多的朋友,他原來大學同學、同事什麼的,就介紹給我認識。讓我跟他們去那個練習法語口語,然後呢,在這段時間的交往過程中,我就發現,我們倆有好多好多的那種就是一樣的共同點,就是我們倆小的時候玩的玩具是一樣的,前兩天我做了一個直播,給大家就展示我們家所有的樂高,大家記得吧,然後我們倆都喜歡動手啊,我喜歡做手工,他也是對木工活、裝修房子特在行。

然後呢,我們倆小的時候還看同樣的動畫片啊,聖鬥士星矢、變形金剛什麼的,還有place警長,哎呦,說起來多了。花仙子他也看過,然後他沒看過機器貓,所以後來我又給他看,我小的時候,他不知道那些動畫片。機器貓呀、花仙子什麼的,一來二去就大家就聊得很開心,後來過了幾個月之後呢,他也不知道。那學了一句中文跟我說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想認識你的父母。就這樣我們倆正式交往到現在,孩子今年都9歲了。

5、小皮匠與法國先生之間有沒有感覺到文化的差異?

南茜:太幸福了,這種一見鍾情的感覺,這種橋段只有在國外,才可能才會出現。在國內,就是車撞了就是碰瓷兒的這種事情。那您先生是那個法國人的話,就最開始你們之間有感覺到有文化的差異嗎?

小皮匠:那肯定有呀,肯定有文化差異啊,首先。就讓我們倆玩的玩具一樣,然後呢,那個看的動畫片也一樣,但是,畢竟我們倆接受的教育不一樣,我們倆專業也不一樣。那時候我學建築,他工作了。就是你知道研究智慧機械什麼的吧,他是理工男,我是理工女,但是你都說最起碼兩個國家,法國再怎麼是世界民主國家是吧,是逐漸被藍金黃的,但是中國什麼德性咱都知道,是吧?

所以我們倆在思想上肯定會有一些差異的,但是我們倆當時的時候,怎麼去解決這些差異呢?去找中間點,然後去交流、交談,你怎麼想?那你說出來啊,我怎麼想的,我為什麼這麼認為,我說出來,我不否定你,你也不否定我。而咱們是從中間找到一個既能滿足你的大部分要求,也能滿足我的大部分要求的這麼一種,這麼一個一個去解決問題的這個方法,就是我們倆在這方面,還有一個共同點的。所以我們倆這麼長時間,我們倆今年結的婚11年,結婚都11年了。我們倆沒吵過架。

6、亞洲文化和西方文化比起來,更喜歡哪種文化?

南茜:你倆相處方式真的是理工,理工型的顯得很理智,其實啊,我之前。在西方那個讀書嘛!然後我感覺他們那邊文化,就是表達什麼都非常的直接啊!我來日本之後,我感覺日本就是亞洲文化,比較委婉的。像您就是從小也是看日本動畫片長大的。那您覺得亞洲文化和西方的這種直接的這種文化相比的話,您更喜歡哪一種呢?

小皮匠:說實話,我更喜歡直接一點的,其實你從我性格裡邊也能看出來,我就說話很直接。就不喜歡拐彎抹角,因為從小我家裡就是這個樣子的。就是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啊,我爸我媽也經常跟我說,他說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都不一樣。包括,就算是一個小孩子,他的角度可能對一個大人來說也是想像不到的一個角度,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我家裡有事有什麼事我爸我媽都會把我叫來一起商量,從小,小到說我們家要換一個冰箱,換一個什麼顏色的呀、換多大的呀、擺在哪兒。大到什麼大事呢,我爸爸要換工作、我們可能要搬家、我那個是把房子怎麼裝修,就大到這樣的事兒,包括當時出來留學,哪個國家,他們都會跟我商量。

可是在商量的這種過程中,如果我們要想解決問題,那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的把你的想法說出來是吧,我認為這件事情,我覺得這樣做可能會比較好。同時你也說你的想法,我覺得這樣做比較好。欸,咱倆一看,如果那完美是吧。那不一樣的,那咱們就想想是不是可以滿足不同人的需求。我從小長大就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基本上都是這麼一個思路,這也就是說,我父母是很接納我跟他們想法不一樣的。

7、當時留學的時候為什麼選擇了法國?

南茜:嗯,那就是說您父母這方面。其實,就是一個很西方式的一種教育,就是和父母商量之後啊,那其實我感覺,在那個當時比較流行去,就是美、加、澳、這種移民國家,嗯,您最開始就是你是什麼契機,要讓你去選擇了法國呢?

小皮匠:英國飯不好吃。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對美國一直就很抵觸。我喜歡那種歷史比較長的國家,雖然,咱也不反對美國歷史長是吧。畢竟美國的老祖宗其實就是歐洲,歐洲的老祖宗其實就是希臘,但是我還是喜歡在有一個文明的發源的這麼一個地方,你比如說,下禮拜我們要去的那個城市,我們會發現有石器時代的那個蹤跡,然後我們會發現有凱撒時代的蹤跡,然後有文藝復興時期的蹤跡,也同時也有現代法國的一些影子。

所以我喜歡這種有歷史傳承的國家,我可以看得到在一個地方有這些痕跡,會讓我覺得比較開心吧,你看前一段時間,我在安瑞大家一起直播發傳單的時候,你們就看我家周圍的這些,這些建築都是很古老的。那個城堡好像是17世紀就開始建的一個城堡,你這些在美國找不到,所以我當時就選擇還是來歐洲啊,然後在歐洲裡面呢,又權衡了一下是吧,法國的飯比較好吃,比較合我胃口。我人生格言就四個字——不能餓著。那我就來了。

8、最喜歡哪種法國菜?

南茜:我以為是-吃喝玩樂呢,其實我對法國的西餐啊,對我來說其實都差不太多,法國有什麼您可以給我推薦一下,您最喜歡的這個料理這種菜?

小皮匠:各個地方都不一樣,我家這邊就是有烤鴨腿,挺好吃的。像布列塔尼,那個地方有大煎餅、有蘋果酒是吧,靠近大西洋有海鮮、普羅旺斯有普羅旺斯燉菜、靠近西班牙那邊也有海鮮飯、靠近阿爾卑斯邊就有乳酪,還有那個乳酪火鍋什麼的。

每個地方都不一樣,所以在法國我覺得有這種也就是開車走100公里你可能就會有就會找到其他的文化,而這個文化又源於歐洲,可能是其他的文明,之後呢,你就會發現不列塔尼裡邊說的語言跟法語都不一樣,然後他的整個人那個風情,要跟我居住的地方又不一樣。就整個在法國人就有很多文化可以去接觸,很有意義。我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去到一個隔壁的城市,可能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感覺。

9、小皮匠展示自己做的包包

魔女:哎呀,我現在是出不來了,看來我們的佳佳對我有意見不想讓我出鏡呀。好不容易打扮得這麼漂亮,那只能讓我們的客人小皮皮和我們的南茜好好地聊一聊,我這兒的就作為一個嘉賓,本來呢,我這還準備了一些和我們小皮皮PK的這個包,因為我知道我們的小皮皮原來是做包的能手,特別想看一看她做的那些,那個手工真的是,可以在店裡賣的感覺了,大家願意看嗎?今天大家大飽眼福啊,我剛才我已經偷偷的欣賞了一下。

小皮匠:給大家看看,這個是給我孩子做的(一款紫色的手拎包),你跟那個就是仿愛馬仕,因為我覺得愛馬仕的技術啊什麼的還是挺有意思的,我就想想試驗一下。結果就做了這樣的一個包,很小。但是呢有一點瑕疵,所以就給我孩子用了,現在她天天背著這包去找她同學玩去。然後這裡邊一樣,就跟那個你看有一個拉鍊。一個小兜。全是我們家孩子的寶貝,這是她的包。

南茜:皮皮剛才那個後臺跟我們分享時,她有說到就是用的愛馬仕的這個皮子是嗎?

小皮匠:這個皮子不是,這個皮子是那個荔枝紋的牛皮,然後同樣的皮子呢,我現在用的是這個包(另 一款紫色手拎包),這是我用的包。然後能裝好多東西,因為那個讓我的亂七八糟東西特多,一出門這個包,其實我留在我自己手裡的包,都是有一些瑕疵的。

包括我給我孩子做的這一個,因為有時候你在第一次嘗試做一個東西的時候,它不見得就能做得很完美很好,所以我就把第一個東西就都留給自己。然後之後再做的,就是給別人什麼的。後來,我給我朋友做了一個橙色的那個,就對比這個要完美得多。

首先這個包在最開始的打板的時候呢,計算上有一些錯誤,後來又改正的,然後,你們看這裡邊兒這個皮用的都是特別軟的小羊皮,很舒服摸起來。而且在縫的那些個線我都把它遮擋起來,這樣的話我們就看不見,那個皮子被裁開的不好看的那個邊兒就看不見了。

南茜:太漂亮了,這些都太漂亮了,主要著色太漂亮了。

小皮匠:這些全都是手工手工縫的,用那個就是愛馬仕的那種工藝是手縫,不是機器縫的,你看到嗎?

你看我車鑰匙就每次就直接就裝在這兒,你出門,你正背著的時候你不用找車鑰匙,就這麼一拎著就出來了,特別方便。你要那個停車卡呀什麼的,都在這裡邊。

好多戰友說是看上去像愛馬仕,它就是仿愛馬仕那個感覺做的,因為,我就想嘗試一下這種包的做法,因為這個包的做法很奇特,就是它在縫的時候,人家把這個包是臉朝外,就整個給它翻出來。然後呢,這一圈那得立體的縫啊,一圈縫完了,然後再給它翻回來。我當時是想嘗試一下這種做法,所以就把這個包當成一個實驗的一個樣板了,然後也有一些原創的啊,這原創的是那個,這是一個我穿不了的,一個牛仔裙穿不進去了。這種事會經常發生,你好像好幾年前買的衣服穿進去了,後來我說扔了吧,我就拿出來我卷卷,我想扔掉。後來我們家孩子說“別扔,我們今天學校有一個主題叫環保。說你要用廢舊的物品把它重新利用才好呢。”欸,我說。那你說的有道理,然後呢這個皮子,就是以前做其他東西用的那個廢的那個皮子,就是碎塊了。然後呢,我就把這個牛仔裙,就給改造成了這樣的一個包,就這個包給人家看。

魔女:太帥了這個包,尤其是那個底。你們那開始就說現在不能隨便扔東西,扔衣服是要罰款的,你那有嗎?你那開始了嗎?

小皮匠:有,衣服不能隨便瞎扔衣服,要那個就放在專門衣服的回收的地方,所以我們也不能隨便扔。

魔女: 以後不能隨便加了衣服了,太多的話你知道吧,你是扔不出去的。

小皮匠:然後,這個包的裡邊,你看我還做了兩個這樣的兜,就是暗兜,裝手機,我們家孩子小裙子剩下的那些面料。包包全是廢物利用,只有這拉鍊,這個拉鍊頭也是用那個皮的做的,就這拉鍊是買的。

魔女:皮皮,今天發現你有點那種小家碧玉的那種感覺了啊。然後這個胸也很大啊。以後就得照這個發展,必須的,這很有女人味啊,就感覺今天。

小皮匠:來給你們看這個包,特別有意思。這個包的皮,是那個香奈兒的皮子,欸,怎麼好像有點看不清楚啊,這香奈兒的皮子,當時我就特別想要這顏色。要做一個桶包,可是呢,算來算去的皮料不夠了,不夠了那怎麼辦呢?我乾脆就給我們家孩子做那個一個小坐墊兒,剩的布料,小蝴蝶就給接上。

魔女:怪不得皮皮那麼多房子,你知道我們買包的錢,真的,我買包的錢能夠買一套房子,是絕對沒問題了,怪不得會會省錢的人,我下回我也得做。

南茜:有戰友問,材質成本是多少?

小皮匠:其實材質沒多少錢。這種這個大家看這個,其實這就是我這麼給大家看看,能看清楚吧,這是我忘了,好像得有十幾年前了,那個嗯香奈兒有過這麼一批,這種顏色的一個系列的包,他就給我做了那一年,然後後來這些皮子就剩下的那些下腳料,就留到市場上去賣的。

是按公斤賣給我的。然後,被我在一商店裡都被我趕上了,然後趕緊就把這個顏色的剩那幾塊我全買回來。買回來之後呢,就做了這個。然後還有,這個同樣皮子剩下另外的皮子,我做了一個支票夾,然後跟他是同系列的。

魔女:這顏色太漂亮了,這兩顏色我都喜歡啊,你是那個愛馬仕的話,這顏色我得定多少年呢?

南茜:對,我信我信!

小皮匠:哦對了,我的皮子,這是目前我在用的一個錢包,你看看這個,這就是那個愛馬仕的那個顏色,我把東西拿出來你就。能看的更清楚了。你看這就是愛馬仕的那個顏色。

魔女:哎呀,你這皮子都從哪兒買的?

小皮匠:就是有那個專門賣皮的市場,我還準備過兩天去逛的時候,給大家直播呢,去買皮子的直播,這是一個錢包,這個錢包也是有一些瑕疵。是設計上有一些問題,但是後來的後來都給改進了,然後這裡面還專門有一個地方是那個裝零錢的,然後呢,這零錢是裝進去之後呢,只要關上,不管怎麼抖,這零錢都不會撒的到處都是。我做過實驗了,然後確定了沒問題,我才做了這個實物。

並且我後來我做的第二個錢包,我送給一位戰友啦,就是這兩種顏色還沒有,就這個黃和這個藍。正好是那個就是咱們新中國聯邦國旗的那個顏色,就這兩個顏色。(魔女:太帥了,太帥了)這兩個顏色再做一個我自己用。

南茜:戰友說,難怪她叫小皮匠。

魔女:我也是以為我這個淵源,我是曾經在YouTube的時候,其實小皮匠做過一次節目我是聽過的。我本來帶了很多包來,跟小皮匠PK的,結果我們後臺也不把我放出來,算了也看不了了。下回我直播的時候再讓你看吧。

南茜: 後臺加加油,沒准那個後期節目的時候,然後也能欣賞到魔女姐的包,還有這小瓢蟲是給那個家裡寶貝做的。

小皮匠:對,小瓢蟲,零錢包啊。

魔女、哇!太美啦。這太有創意了啊。

小皮匠:跟孩子的一個建議啊,因為有時候我會給她一點點零花錢,雖然到現在沒錢花呀,然後呢,所以她沒有地方裝。我說那個咱們做一個吧,用皮子,本來我一開始想做一個簡單的小口袋給她用。後來她說我想要小瓢蟲,那時候法語法國有一個電影特別流行,叫昆蟲總動員。大家搜索一下,那電影特別好玩,這裡邊就有這麼一個一隻小瓢蟲,一個小英雄一個角色,當時我們就覺得小英雄特別可愛,小瓢蟲特可愛。我說那乾脆要不就做成這個形狀得了,後來這個小瓢蟲啊,就是我都有嘗試了,一模一樣,我做殘了十幾個。最後才出來一個,就是我自己還覺得比較說的過去的一個樣子的。都是縫上去的,所有東西都很結實,不會說粘上,然後一蹭就掉沒有了。全都是縫的,而且縫這種,包括眼睛也是縫的,我是用那種黑色的那種,就是絲的那個線,這樣的話那個線很細而且很結實,然後其他的地方就會用一些,那種粗的那種那種縫皮的那種線。

魔女:然後這個針下去的時候,是不是會很刺手呢?你是不是很會很費手呢?

小皮匠:哪天給大家展示展示我的工具,你們就知道怎麼做的了。

魔女:大家趕快給我們小皮皮點贊啊。

小皮匠: 嗯,等過段時間以後呢,我還會繼續把我這些工作都撿起來,然後,那時候我會給大家直播我在製作的一些過程,好吧?

10、小皮匠是怎麼接觸到爆料革命的?

魔女:你這專業呀,你這是專業人才呀這是。皮皮你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你是怎麼接觸到爆料革命的。很早很早就開始了,我們那幾乎可能都是跟著你的節目啊,才走到爆料革命中來的,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開始接觸的嗎?

小皮匠:我跟大家說啊,就是這包,就是這包(小皮皮拿起一款藍色皮與碎花拼接的小桶包),我在裁這個皮子的時候,我一般都是,一邊玩、一邊聽那個油管的一些節目,我那時候老聽郭德綱相聲,後來呢就給我魔女姐,咱倆應該是一樣,一邊聽著郭德綱,聽聽就聽著郭文貴了,然後當時就覺得兩字——靠譜,我還有倆字兒叫共鳴。

你知道嗎?而且你看魔女姐,咱們在海外呆時間不短的,這些中國人可能我們都會遭遇一種現象,就是說你去跟別人說,欸,咱聊聊政治吧。西方哪好,中國哪不好,哪裡得改進。你漢奸啊,那個你不愛國。你包括我跟海外中國人聊天的時候,也經常會遭遇這樣的事兒,沒共同語言是吧,你跟我聊政治,你請我吃飯我都不去了,對不對?

可是你聽完七哥說的那些事兒以後。你立馬就產生一種共鳴,我跟這大哥想一塊去了是吧?有戲是吧,有門啊,這能走得通,他又跟你有共同的理想,我幹嘛不跟著他走啊,就這麼簡單啊,說白就是這麼簡單,就是因為有共鳴。

魔女:可是你這麼年輕,你應該沒有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或者你沒有經歷過這些洗禮。而你又出來這麼早,你的共鳴是從哪裡來的呢?

小皮匠:你雖然說我的家庭沒給我造成什麼類似於像共產黨傷害,因為我後來也接觸過心理學這些東西,見過、就聽過很多很多案例,就在國內的一些家庭內部的這種案例。這些我還真沒遭遇過。

但是呢,在家庭是很民主,然後家長是給我足夠的空間,這麼一個環境,可是到了學校以後是截然相反的,我在家裡沒有受多大的磨難,但是我在學校受磨難不小。這你能想像嗎?三天兩頭請家長,不是因為跟老師頂嘴、就是上個假條,要不就是怎麼著就把同學給打了。從上小學從上幼稚園開始,我媽說那時候就開始了鬥志鬥勇。所以,其實從小也說見識了好多這樣的事兒。

然後呢,你知道我有好多師哥都比我大十幾歲啊什麼的,也是很很偶然的一些機會,從他們嘴裡聽到過一些關於八九六四的事兒,再加上那時候我不知道的,然後我爸他知道點。我在國外旅遊的時候,我爸也會給我講一些。然後呢,你覺得你竟然親眼看著中國那個社會的那個現狀的那種發展,自己也能感覺到,這個社會是不對的,但是我不知道他錯在哪兒,我也不知道他問題出在哪,我只知道這樣是不對的。

然後到了國外之後呢,你就不就有油管嗎?你的油管就能看了,看完之後,哦!原來那個中國和外國和西方國家,他不一樣,是在這兒。欸,我明白了,不一樣是在這兒,根源是在哪啊?是共產黨。這個東西呢,就被我找到了,可是我總是覺得,根源在共產黨那,這個沒有問題我能理解。

但是如果沒有了共產黨了之後該怎麼辦,是吧。還有就是就算共產黨的這些壞,它為什麼要這麼壞,我還是找不到答案。但是後來在17年之後這些答案在七哥這兒我都找到了,之後該怎麼走、真正的原因在哪、我們該怎麼改正、然後今後的道路在哪,我就都明白了——不敢說全明白了,反正一點一點就“截獲”了,你知道那種,就恍然大明白、頓悟的那種感覺特別爽,真的!我喜歡這種感覺。

11、為什麼看不慣九指妖和天津大驢臉兒?

魔女:是是是。我們這個直播間真是非常的群起湧聚啊,現在我們好幾個農場主樓在啊。我們的安紅姐在呀,然後文風姐在呀,然後我們的大牛也在呀,飛翔的小鳥…我的媽呀,小皮匠這也太有面子啦!也難怪,因為我曾經知道我們小皮皮呢,曾經啊跟好幾位已經是從我們這個裡頭走掉的人啊,已經好幾個人都有過這種衝突啊,跟那個Sara,曾經的那個九指妖呢是非常對不到一起的。然後後來呢,我知道的是和那個天津大媽也是,正因為有這樣的衝突,才會覺得出現很多。我是在那個天津大媽的節目中啊,我就聽說了很多啊。所以我也想請小皮皮講一些這些我們不知道的,後面的一些故事,也算是爆料了啊,可以嗎?

小皮匠:哎呀九指妖啊,其實以前我專門做過節目揭露過,九指妖還有她的團夥,其實你們可以聽聽那個節目就知道當時發生什麼了。還有這個天津大驢臉兒呢,其實我覺得雖然兩個人做的事兒不一樣,但是這些人其實,總結起來就是他們就說瞎話你知道麼,騙人。完了呢,偷摸的背地裡搞小動作。說白了我特看不上這事兒。小時候為什麼我總跟別人打架呀,是吧,不也是因為這個嗎。也看不慣那種拿著點權力,然後就是你個頭比別人高、長得比別人壯,然後你就打人家霸淩別人,我就特別看不慣這樣的事兒。

以前在牆內的時候就基本上這種事別讓我看見,你要讓我看的話,我絕對的,能出手幫我絕對出手幫,我幫不了我叫人去是吧,我叫一堆人來,我該幫的我肯定只要能幫肯定會幫的。就是這倆人這點兒齷齪事兒還用我講嗎,哈哈!是吧。

而且我自己瞭解我自己。咱們光明磊落做得沒錯,是吧,咱們那個叫什麼唯真不破,是不是?所以您那個唯假不破的、天天說假話的、天天搞小動作的。其實說白了,魔女姐我相信咱們這樣的人,你一看就能看出來,氣場就不合,然後呢…

魔女:那個反正這幾這一年多吧哈,我是覺得我雖然年齡比大家想像的年齡長了很多,我覺得我真的很嫩呢,很多事情都太嫩了,一直在學習中啊,真的是一直在學習中。所以我們對皮皮的這種很直率的這種精神啦,然後堅持這麼多年了都過來了,我們真的為她點贊啊,我們南茜準備了很多精彩的問題,請。

12、在爆料革命中有什麼可以分享給戰友們的經驗?

南茜:沒有沒有,魔女姐和皮皮姐剛才講的非常認真在聽啊,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的,那個屬於爆料吧,皮皮姐的這個爆料。其實現在爆料革命一直都是在屬於一個高潮迭起的狀態吧,就是精彩緊張之處不斷。然後現在也是面臨很多來自世界上不同的聲音,而且都是非常高層的一些聲音,就是其實對我們這些爆料革命的戰友、這些草根來說,對我們的判斷力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一個提升與挑戰。

就感覺跟隨七哥之後,把我們這個維度一下子就從老百姓拉到了另一個層次了。我是之前想都不敢想,就是想問問皮皮姐就是您作為我們的資深的戰友,然後魔女姐也說您是老革命中的小小孩,然後,您跟隨著我們的爆料革命一起成長吧,您有什麼收穫或者是經驗可以分享給我們這些可能是較您來說比較新一些的戰友們?

小皮匠:哎呀經驗,反正這些年確實成長不少,我現在再我看17年還有16年我的那照片兒,我跟現在比我自己都能發現很大的變化,是吧?雖然說歲月是殺那什麼刀是吧,但是說實話,我對這點我得沒看出來多少,但是我很明顯能感覺到,從我的臉上我覺得我變的不像以前似的那麼直腸子了。那以前我絕對是見到什麼,我就是一點磕巴都不會打地直接說出來。

當時就因為秉著這種性格吧,然後就在17年的時候,在幾個偽類群裡邊,我就一直給他們交流,逮著什麼講什麼,一直給他們攪渾水。當時把張健,你還記得法國那張健吧,那個他那邊有一個群,還有一個叫成斌林,一個袁建斌,他們那邊還有一群,我把他們這兩個群裡給攪得就整天他們內部鬥爭特別好玩的那時候。

不過後來慢慢的吧,學到什麼呢,就是有些話得摟著。七哥就教我這倆字兒:摟著!你知道麼,有時候是摟得是真辛苦呀,真難受,我不知道魔女姐你有沒有這種感覺,特別想跟人分享,可是抓心撓肺的時候就不能說。

魔女:嗯…這個球給我踢得夠那啥的!

小皮匠:就這感覺,有些事你就得摟著,就得摟著。

魔女:說老實話啊就是,摟著的時候呢,說明你有哈,說明你腦子裡有這件事。我呢,幾乎是沒有什麼事在我心裡邊擱著…主要是我知道的這些事真的很少。就是我關注的人我是非常關注的,我不關注的人我是幾乎真的是一點都不會浪費時間去的。

所以很多事情啊,我們群裡的大家比我更清楚,所以有些事情、很多資料、很多資訊大家都會說,欸,魔女姐你肯定不知道吧,我告訴你吧!都是這種感覺的啊。我也不知道我這個leader(農場主)是怎麼當的啊。

魔女:跟大家說我呢,一、不懂政治啊,二、真的就是對這些我是不太會去關心我不喜歡的這些人的啊,所以我們專注的是我們幸福的生活,尤其是我們的皮皮,前兩天嚇我一跳,她把她老公的照片給我看了哈。我非常感謝他對我的信任啊,而且我知道她老公那麼年輕啊,也不是我的對象啊,所以很輕鬆的就把她老公照片給我看了。我就說皮皮啊,她走出國門啊,非常非常的慶倖啊,你應該真是非常幸運的,因為我知道她如果在中國的話,她一定找不到像這麼帥的老公的。我們不是說皮皮長得不好看哈,但是我們實在不敢恭維啊,在我們中國牆內呢,美女如雲的哈,所以呢,非常非常恭喜皮皮啊,她真的是找到了一位很帥氣的,而且是非常溫柔的老公。能不能請皮皮透露一點這個,個人資訊之類的呢?

小皮匠:嗯…腿長吧!哈哈!

魔女:非常非常帥氣,真的非常帥氣啊,而且個子非常高。

小皮匠:對。我們倆基本上就是最萌身高差嘛,差20多釐米。然後,他是基本上從頭到腳一半的腿,然後我們家孩子也跟他的身材比例差不多,感覺很賞心悅目。

13、只有在法國能夠做的事是什麼?

魔女:但是最主要讓我們忌妒是什麼,說的是法語。我們覺得說法語和紅酒人對在我的腦海中就是一種,很讓人很羡慕的感覺啊。雖然我從來不想去學法語了,因為我覺得那個法語我是肯定學不會的啊。我如果去法國的話呢,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呢,其實是做一瓶屬於我自己的香水。那麼我想讓皮皮告訴我們,她在法國最覺得有魅力的,只有在法國能夠做的事情是什麼,請。

小皮匠:只有在法國才能做的事兒,在別地兒做不了,那就是…其實就是浪漫。就是怎麼樣看你去解讀這個浪漫了。以前小的時候呢,聽人家說這個詞兒,就覺得浪漫就是喝個紅酒呀,點個蠟燭啊,然後弄個餐桌吃個牛排,兩個人一起是吧?大眼瞪小眼是不是,這個就叫浪漫,或者說甭管你見男生見女生你送東西不送玫瑰花什麼的嘛,送花哈這叫浪漫,其實現在後來,通過這麼長時間的這種思想的沉澱吧,其實浪漫我覺得不是這樣,浪漫是在不打破法律規則的情況下呢,儘量去突破傳統,我覺得在我看來這個才是真正的浪漫。就是去創新,然後呢就隨著自己的心意,去體驗不同的那種不同的感受,我在我看來這個是浪漫。而且這種浪漫,我感覺目前反正我是只有在法國才能體會得到。

南茜:說的我們更想組團一起去找皮皮姐了啊!

小皮匠:舉個例子啊,就是有一年情人節——不過後來現在都已經變成法國的常態了——你們知道在那個法國大街上會有那種心臟病急救箱,就是畫了一顆心的那個,放在馬路邊,然後呢,如果真的有會有一些突發狀況,又有人病了什麼的,你可以用這個急救箱聯繫到醫院,然後會有一些簡易的急救用品,因為在法國很多人都去學這個急救的常識。

那年的情人節的時候2月14號啊,大街上就突然多了好多好多這樣的箱子,每隔幾米就有一個,裡邊都放兩朵玫瑰花,然後呢,外面有一層紙,那玩意就是你一捅就破,然後告訴說這叫急救箱,怎麼個急救法呢?萬一你在大街上遇上一個姑娘,漂亮,然後呢,或者說偶遇到了你的什麼時候的發小,手裡沒花你著急呀,臨時再找一個花店你找不著啊,這是怎麼辦?把那箱子撐破了,把那花拿出來送給人家。

魔女:我有點生氣啊,這個國度很適合我啊,真的有點生氣!剛才南茜說她要組團去,我現在決定我一定不組團去,我一定一個人去啊!我有點生氣啊!我年輕的時候有一件事情我覺得很浪漫,就是我每天,其實我每隔一天晚上都會去一次健身房的,當時我的車呢,是從來不往駐車場裡頭放的,就停在道路的兩旁,因為我一個小時我肯定出來,那當時呢是我的雨刷器上,總會別一枝玫瑰,就是我每次去出來我都會看到一枝玫瑰。

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如果這個人是我喜歡的人,那就太好了,我剛開始我覺得很詫異啊。後來我就發現我挺喜歡這件事情。剛開始說,其實我覺得,哇好丟人呐,怎麼就我的車上別一個啊!我過了很長時間才知道是誰給我別的。所以現在我有點覺得唉,我看來是走錯了國度,可能我再老一點的話,南茜要跟我組團去我一定不跟她組,我一個人去。哈哈!小皮皮請。

 小皮匠:其對他們還有一個舉動也特別有意思,就是在每個城市的市政廳,就特別小的村裡那種市政廳都會有一個很大的展示牌,這個牌子會滾動的那種電子版的,就是有一些資訊,平時就說今兒幾月幾號、今兒天兒怎麼樣、今兒有什麼大新聞什麼的…

但是呢情人節那天呢,這個電子板上展示的都是我們對周圍的人、對你需要的人就去表達你的愛。有的是呢,家裡的一個保姆,就對他服務的這一家人表達他的愛意就說,你們是我遇到的就是最好的一家人,我非常的愛你們;也有的是表達情感的,就是喜歡那個姑娘帥哥有這種;有的是表達對陪伴了自己很長時間的先生的太太的謝意;還有去表達有老師對學生的愛的表達呀什麼的,就很溫馨。

所以就是那段時間他整個持續了三天吧,差不多就每次我從那個市政廳那個看板前面路過的時候,我都希望那是紅燈,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多停一會兒,然後看著他的資訊在那個不停的擺動。然後回來以後我又在網上,我去查,看看其他城市都有什麼樣的資訊,就會讓人感覺就是怦然心動的那種,而且是感覺到很溫馨。當一個人體有這樣的一種感受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很美好,然後你幹什麼事情都會有點動力。而且心情好的時候你知道的,對身體健康啊什麼的都會有個好處對吧。評論區說得對,有人情味。

14、請小皮匠聊聊性感的話題

魔女:我現在看很多留言啊,我不上鏡也有個好處啊,我可以隨便看留言,隨便喝點茶什麼的,挺好的啊。唉呀,我現在非常,心裡頭都有這種那種對浪漫的憧憬了啊。我覺得法國真的啊,我覺得小皮匠我們還是換一換吧,我適合你那兒。在法國他對那個sexy啊,她對性感的理解和我們亞洲人是不一樣的,請給我們說一說法國人的sexy。

小皮匠:正好前兩天我剛跟一個法國朋友聊過這個事兒,他認為啊,其實我比較贊同他的看法,他就覺得自信的女人最美最性感。你只要愛自己做你自己,你就能做到最性感最美麗,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我覺得,因為首先你要是愛自己的話,你就會在乎你自己,不管是你的思維,你的你的生活狀態,你的身體什麼的,還有你的周圍的環境,家人你都會用一種愛和善良去對待他們,那這個時候你周圍散發出來那光可以說是金色的。

但是相反是吧,誰都想禍害一把是吧,我的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你要是這樣對吧,欲望無窮大的那種人,時間長了他周圍沒朋友,你這是白忙活半天連狗都不待見人家,你說這兩種人他們心情怎麼樣麼,是不是。在外面遭遇的都是這樣的事情,你說這人還他還能有自信嗎?那只有什麼自大呀,什麼妄想症這種東西才會在腦海裡膨脹,不而不是這種自信和善良從心底裡邊所漾出來的這種光,就不完全不一樣。所以我覺得,我當時跟我那朋友聊的時候,我們倆對這一點達成了共識:自信和自愛的人是最美最性感的。

南茜:非常贊同皮皮姐的觀點啊,我覺得出到國外之後最大的一個區別就是,其實在國外對人的外在美其實我覺得他們注重的不是特別多,他們更注重的是這個人內在美,包括這個人的學識啊,然後包括他對自己有自信這個是外國人非常欣賞的。

小皮匠:對。你看其實你看在牆內的時候,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哎背個愛馬仕和LV是不是就有面子,可是在牆外你會發現,你背個菜籃子出去,誰多看你兩眼。

魔女:對對,真的是這樣的。

南茜:對。很多外國人非常善良,就是穿一件和特別的衣服,他們也會給予非常好的讚美。

小皮匠:對對對,讚美,讚美確實是很重要的哈。

魔女:對。我喜歡歐美國家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上了街之後啊,有很多你不認識的人,很多跟你陌路的人會讚美你。我明天出去的時候,我就跟我兒子打賭,我說今天有5個人以上,讚美媽媽的,如果有的話你回來給我按摩啊,每天都會啊。就是,作為一個女人啊,我覺得一個社會對一個女人有這麼高的讚美,每天出去有跟你的這種很禮貌的這種謙讓啊,把你當一個女生啊,就是很幸福的事情。所以,對我覺得亞洲最沒有這方面的感覺了。這是我每次到歐美去的時候都會體會的,真的。所以,等到沒有疫情的時候,我一定會去你那兒找一個老公的啊!哈哈哈…說起自己的事情來了,請繼續。

15、小皮匠的先生用不用蓋特呢?小皮匠的先生支援小皮匠的方式是什麼樣的?

南茜:皮皮姐,我們現在的蓋特,您老公有在用嗎?覺得怎麼樣?

小皮匠:說實話,在用的,但是他不讓我告訴別人他是誰。他也是默默的支援咱們這個工作的。

南茜:太棒了。其實我感覺就是他們的思想就會很開放嘛,其實有的時候他可能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但是他會默默的去支持,你在做的這份事業。

小皮匠:對。他支援的方式就是,其實他也沒有什麼時間去幫我做翻譯,然後聽我跟他敘敘叨叨,每天發生了什麼事兒啊,是真的沒有時間。而且有時候,工作又多起來吧,我也懶得去給他講,就是我跟誰怎麼著了,懶得跟他講,心裡有的時候也挺煩他的。但是呢,他一發現我有這樣的狀況的時候呢,他就會主動承擔刷碗的工作、照顧孩子的工作、接送工作、給孩子講故事、陪寫作業的工作,然後我就搬到書房去,踏踏實實進去關上門,你就該幹嘛幹嘛吧,就甭管我們倆了。

16、小皮匠用什麼魅力吸引她先生娶了她的?

魔女:小皮皮,你覺得你的老公最愛你、是你的什麼魅力吸引你老公嫁給你的。比如說屁股長得好看啊,比如說你胸比較大啊,你都可以說一下哈。

小皮匠:我追著他問了十幾年了他都不知道!其實你要說讓我為什麼喜歡她,就我們倆在一塊的時候這種感覺很好。而且我們倆在生活中好多都是互補的。其實你說就是夫妻和一家人啊,就是這種事兒我好像以前在疫情剛開始那時候直播裡說過,兩個人或者說一個家庭的這種交流方式就決定了一個家庭的關係模式,然後這種關係模式呢,就會影響到每一個人,他再去跟家庭之外的所有的這些關係,去產生什麼樣的關係模式。

像我們家的這種關係模式,我就很喜歡。因為他本身就這樣的人,我本身也是這樣的人,然後呢,我們倆在一起接觸呢,這頻道就對上了,我跟你舉一個我們家裡一個很平常的事兒,就是他嫌棄我疊衣服疊的不好看,晾衣服呢有時候展不平,勁兒小嘛,抖那褲子抖不利索,但是他從來沒抱怨過我,我知道他覺得我弄這事兒弄的不好,但是他從來不說,他就直接這活兒你別幹,我幹就行了。我呢,我也知道她做飯不好吃,沒聽著啊…

魔女:這句話他真聽得懂的啊?哈哈!

小皮匠:我也會說這句話的,“好吃”。他會三句中文,會三句。“TMD”,然後還一個就是“屁股”,他就會說這個。

魔女:你看,我感覺小皮匠你現在好像不太誠實啊,我真的不服氣啊。他老公長得那麼帥,我們小皮匠,按我說的話,我好像比小皮匠作為女人來說應該是,更有點那個小啾啾的話哈,但是我就她老公就選擇她啊,南茜,我們真要聽一聽啊。你要把你的屁股形狀啊、什麼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啊…

小皮匠:沒覺得哪兒說多好呀,就沒真沒覺得,可能他也喜歡我這種性格。

魔女:不一定不一定,有一點說不太過去。

南茜:我剛看皮皮姐的腿是很細的哈。

小皮匠:啊?你別逗啦!

魔女:她老公就記著一個屁股呢,他別的中文不會說!這絕對有訣竅在裡頭啊。

小皮匠:這樣,回頭咱倆私聊。我真不是…我感覺就是說你說他身體上有有什麼特吸引我的嗎?我覺得除了腿長點我也沒覺得哪,那就白,特白。

魔女:白人不白怎麼叫白人啊哈哈!

小皮匠:這個是羡慕他身上的亮點。唉對了,女孩子啊,女生啊,真的是技多不壓身,你多學點東西也沒壞處。要是我小的時候…

魔女:是床上功夫嗎?藝多不壓身,哈哈…

小皮匠:你看你老想那事兒上去了…

魔女:皮皮姐是不是害羞了已經,我必須悶出點料來今天!

小皮匠:哎呀我就這麼告訴你們吧,我老公認識我的時候他是處男,你們信麼?

魔女:這又讓我有點不服氣了,這簡直是越問越恨呐!

南茜:越問越羡慕!那我想問您遇到他的時候是不是也…哈哈…

魔女:肯定不是啦!

小皮匠:你要開車咱擱車庫啊。

魔女:誒這已經開上了啊,刹不住了啊,趕快說。

小皮匠:那就咱擱車庫再說。

魔女:有一位戰友評論告訴我:你正經點行嗎?哈哈哈…好,我們問問具體問題,請。

小皮匠:讓你給帶得我正經不起來了!

魔女:我們屬於深夜節目,深夜節目。

南茜:日本時間也剛剛是深夜了,可以講這些話題了!

17、作為一個亞洲女人怎樣才可以勾住一個歐洲帥哥的心?

魔女:對。那麼希望我們的小皮皮說一些神秘的,一個亞洲的女人,怎麼樣可以勾住一個歐洲的帥哥的心啊,這個我們非常想聽。其實我一直都想把今天的題目定成這個就是,就是怕有人來了告訴我們說,哎你們又把GTV水準給拉低了,所以沒有敢提。但是我心裡一直想問的,今天呢就讓我們小皮皮呢,這個是我們的專題節目啊,請。

小皮匠:這都一個多小時了,剛進入正題是吧?哈哈…

魔女:對對對。哈哈…

小皮匠:哎真的要我說就倆字,你得有趣。這個我敢大言不慚的說,我比很多法國女人都有趣兒。

南茜:語言會成為幽默的障礙嗎,皮皮姐?

小皮匠:哎,我告訴你啊,這語言還是增加有趣兒的這麼一個事呢,它不是障礙啊。你比如說,因為咱們懂的是中國語言的這種說法啊文化啊什麼的,他法國的可以說是另一套,你可以自己攢嘛,是不是!法國人他不懂中文,他就懂法國的那些個俏皮話,咱們不是啊,咱們是又懂中文的又懂法文的,咱還可以把這倆語言給它往一塊,就掄圓了穿插唄,想像唄,是吧。然後愛他們就覺得那麼好玩啊。

魔女:啊,這個是答案。這個決定是對的,因為我知道,一位男士有魅力,他的幽默絕對是勢不可擋的。所以在皮皮的身上我們也看到了女士的幽默,也是勢不可擋的。

南茜:我老公那天跟我說,看來這個歐美的男生和亞洲的男生還是不太一樣。我老公那天跟我說,女生選男生的時候幽默非常重要,他說男生選女生的時候幽默只是加分項。

小皮匠:對呀。我跟你講,我老公跟我在一塊的時候,他也覺得,唉那麼好玩啊,天天都那麼開心啊。那你說他能不跟我在一塊嗎,是吧。再說了,我先生曾經跟我說了一句話,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就是,我記得這話好像誰跟誰說過,好像甄嬛傳裡那皇上跟甄嬛的…

魔女:被殘害到最後的時候吧哈哈哈…哎,皮皮你應該跟他說一句,我這還多著呢,我只是給了你一小點而已。

小皮匠:那絕對的,因為我自己本身我的能力什麼的,我也在挖掘。唉,我一挖掘完了,他說,哎呦你還會這個呢,就這種感覺你知道嗎?你看一開始啊,我們倆談戀愛之前啊,有一回去他爸媽家,他姐姐有個鋼琴,買了就擱那一直也沒玩過,然後她姐姐也不太會彈,我呢過去咣啷咣啷砸了一曲,這一曲是什麼呀?我跟大家說,我小時候學過兩年鋼琴,就是我媽也沒逼我學,就是覺得好玩就學了點,也就到4級左右的那個程度。然後呢,咣咣咣砸一頓,哇,就讓他們覺得你怎麼那麼牛,其實我跟大家說實話我就會那一首。

南茜:哈哈哈…就是說,千招會不如一招絕!

魔女:不是,人家小皮皮是:千招會不如一首絕!一首,哈哈哈…

小皮匠:一首,就一彈。後來呢,我一看他那個樓上有一個薩克斯,就吹的那個你知道嗎?我原來小的時候,那個在我們一個鄰居家,一個哥哥家,他教我吹過,哆來咪法嗦唻西哆我還記得,我拿著他那薩克斯,我也來一個哆來咪法嗦唻西哆。然後他說,你以前吹過嗎?我騙他了啊,我說:沒。他就看我,他一米八、我一米六,他這麼(低頭)看我,但是那時候他是這麼(仰頭)看我的…

魔女:讓你給忽悠了!

小皮匠:(回復評論)不是致愛麗絲,是那個秋日私語。然後呢,你吉他給我,我也學過,也都自學的啊,然後呢,給他瞎彈了幾個,“哇!”吉他我會彈梁祝,他又覺得我牛,是吧。你口琴,我也能吹一點,其實什麼我都不精,但是拿起來咱能不能玩玩,就跟七哥彈鋼琴,是他也不會彈,他就擱上面瞎砸的,什麼都覺得好玩,就這種感覺。然後呢,這不他就覺得我很牛,然後畫畫,這還沒問題的,能畫。然後再加上後來我又開啟不同的領域,比如我也玩過木工,然後我們家裝修什麼的牆紙、漆什麼的全是我弄的,然後呢,再加上我做飯好吃啊,你管男人你先控制他胃,對吧。然後再加上我,後來我又什麼都玩,然後再加上我把孩子還帶得特別好,唉喲他喜歡孩子,喜歡得跟什麼似的,他特別愛小孩。所以你說對我們倆關係能不好嗎。首先是她會以我是他老婆為榮的。

魔女:嗯…這個很重要這個。

南茜:那以後去法國之前肯定得先學兩首拿手曲目再去,要不然哈哈…

魔女:對對,但是你不用學了,我看來我得學兩招,你學啥呀?後邊有個人拎著棒子打著你呢!

南茜:我跟著我老公這麼多年,我的才藝也從來沒展示過,他現在都不知道我會什麼樂器,哈哈…感覺皮皮姐和她老公互相欣賞的狀態我也是非常羡慕。也希望以後我和我老公之間也可以做到這種互相欣賞。可能我有的時候是這樣看他多一些,我也希望他什麼時候這樣看我。

魔女:哎這一定是互相的啊,我相信那個崔希和南茜呢,他倆一定也是互相的。因為我知道他們兩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的閃光點啊,因為我很瞭解她嘛。你像皮皮的話,她參加爆料革命啊,她這麼小的年齡曾經呢在YouTube上主持的節目,然後那麼多人來看那麼多人來留言,我相信這些東西,也是她老公對他有一個仰視的感覺,覺得是老公的驕傲的理由之一。

然後現在也是這樣,曾經也是有她自己的農場,然後也是有那麼多人在他農場裡頭跟隨她,作為一個領導啊,這都是理由之一。所以爆料革命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加分的,然後都是讓周圍的人對你有這種自豪也好啊,這種驕傲也好啊,你是周圍的人的驕傲。就像我現在一樣,我是我兒子的驕傲,我是我兒子他們周圍的朋友,他們的驕傲。因為本身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形象。再一個呢,現在又從事這個…真的啊,我們的這個方向啊是真的是為人類造福的,如果大家知道的話,本身我們的這個形象就是英雄,所以參加爆料革命的每一個人,我們真的是很自豪,真的是很幸運的啊。

18、小皮匠對身邊的法國朋友們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南茜:是的是的。感覺就是從一個很平淡的生活,然後進入到了就是一個,就是可以去拯救我們力所能及的一些身邊的人的這麼一個角色吧。不知道皮皮姐就是您對您身邊的這些朋友啊,就是法國人這些朋友,您對他們的這個影響,是什麼樣子的呢?

小皮匠:其實我對周圍外國朋友的影響吧,我覺得最重要的有一點,就是讓他們從我身上瞭解中國到底是什麼,中國是怎麼回事兒,是吧?尤其是到17年之後,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人,我覺得這個是我對他們最大的影響。

19、小皮匠還有什麼要和大家分享的?

魔女:南茜我們能不能在10分鐘之內把節目結束掉,我們期待下一集的節目。現在請大家10分鐘之內啊,你們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寫在彈幕上,然後我們會在10分鐘之內結束這個節目。然後請南茜問皮皮最後一個問題,請大家多給我們小皮皮點贊,謝謝。

南茜:謝謝大家。讓我們皮皮姐分享,就是您最想分享給戰友們的話吧,你有什麼想對戰友們說的。

小皮匠:你看,剛才咱們說的這些事兒,基本上都是過去和現在,我要不最後10分鐘咱們談談未來好吧。其實要說將來想幹什麼啊,我有一個計畫的,其實也不妨跟大家聊聊,但也不是很具體。咱們之後都是有錢人,對吧?魔女姐這咱沒幻想錯,是吧?啊,但是可能得等到10年之後,那等到10年之後呢,你看我今年21,10年之後31,你們就當真的聽啊,哈哈,10年之後呢,那說實話我可能就,我肯定就不像現在這樣年輕那麼有活力了,對吧…

魔女:你看看我,皮皮,你不能這樣說啊!

小皮匠:你往上爬是吧!那時候我們家孩子都成年了!我說吧,我稍微穩重點啊,你看那個時候,就說我想做的事是什麼啊,我想去幫助年輕人。因為年輕人他剛剛步入社會的時候,因為我也這麼過來的,我有這樣一個體驗,在求學的時候,要費很大的力氣,有可能會受到因為各方面的阻礙,比如說金錢上,或者是有一些專業的限制呀,身體上的限制啊什麼的,可能就實現不了自己的想法。

還有一些年輕人呢,他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到了社會上之後呢,是因為有各種各樣的阻礙也是不得不憋著、委屈著、壓著實現不了自己的夢想,也沒有一個空間啊什麼的,去嘗試、做自己。

所以我想做的事兒就是去,給這樣的一些一個人群提供機會,讓他們施展一下自己的才華,這話說點老套哈,都是給你個空間給你個地方,你就折騰,你有什麼好的想法,你就在這兒折騰。你能折騰出來,你就是你的英雄。

其實七哥就在做這樣的事,他其實在爆料革命這個平臺,G系列它也是提供給戰友們讓我們折騰,你有什麼本事你就用出來,你有什麼能力你就拿出來,是吧。贏了是你的本事是吧,輸了你就繼續在修煉,這有什麼的呀,對不對?

然後呢,我覺得吧,我們其實都很崇拜七哥,甚至有的戰友是那種都愛上七哥了,但是我覺得呢,因為我是由於之前跟七哥在滅共這上面,在對CCP的看法上是產生了共鳴,所以我不希望說我跟七哥就是四隻眼睛,你看我、我看你,或者說我就把眼光就落他一人身上,我不想這麼做,我希望我看的東西是七哥看的東西,我希望我和他去看一樣的東西,就是往一個目標一起努力。

所以,我不想就說是做他身邊的誰誰誰,我想成為他。我向他學習,我也去做他能做的事兒,就是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就在幫助這些,咱們爆料革命裡邊的這些戰友這些年輕人,所以等到將來我也想這麼去做。

因為我想到一個詞兒,叫做生生不息,就整個人類。我們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繁衍,對吧,就長江後浪推前浪,然後呢,我們的下一代肯定就比我強,他們的下一代還比他們強,人類應該是這麼發展才對。你說你過的,一天不如一天,一會兒不如一會兒叫什麼事兒啊,那就不叫發展了,對不對啊?所以我覺得就是咱們先出生的,咱們在獲得了這種足夠的物質的同時,滿足了,那OK。餘下來的東西我們去幫幫後來的,我們用這樣的關係模式去跟他們交往,他們習得到了這種模式之後,他們也會有同樣的模式再去説明他們的後邊的那一代,這就叫生生不息。是我想去做這樣一件事,將來。其實我現在也在做,你看我跟我先生,雖然錢不多吧,我們就每個月就是那幾十塊錢那樣的啊,在就再資助有點像眾籌的那種項目,就在幫助幾個法國的年輕人,他們在做一個品牌的玩具。那玩具挺好玩的,哪天給大家看看。

南茜:我們這期節目跟皮皮姐聊下來,我感覺就是皮皮姐是非常的心懷大愛吧,這樣的一個人,其實感覺她默默的去做了很多的事情啊。去看一個人的話,真的是需要去從它的心靈美這方面去看待一個人。我也是第一次近距離跟皮皮姐聊天,也讓我對皮皮姐有一個非常深刻的,想要向皮皮姐學習的這樣的情感。所以我覺得就是,現在在爆料革命中,中共的招我覺得是層出不窮吧,對我們這種,剛才魔女姐也說,就是一不是搞政治、二也不是做企業的,我們要相信的其實就是相信七哥的這個能力,他的實力和他對戰友們的他的大愛。所以我覺得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信七哥,然後不要被其他人動軍心,以免拖七哥後腿啊。其他什麼東西都可也不做,滅共才是最重要的。

魔女:其實皮皮剛才說的那句話我有點感觸啊。生生不息,這句話,有點感動。剛才彈幕上我們的戰友也說好久沒有見小皮匠了,看到很開心。我們也是一樣,我們這個節目小皮皮能來,我們也非常非常的開心,也就是我們有這麼多的過往,我們有這麼多的緣分。我希望我也知道我們這個緣分會繼續下去,就像我們大家都在說解放了之後我們要在盤古相見啊,我們要在法國相見,我們要在日本相見,我們有很多很多這樣的計畫,很多很多美好的生活在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各位各位的戰友。

世界各地的戰友們,你們在我們的直播間裡,你們大家我們都歡迎你們啊,我們今後都會在一個地方相遇,我希望大家都會非常非常快樂的擁抱在一起。這就是我們這個Hello Friend節目的初衷。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更多的friends讓我們去說Hello。下一次節目呢,我們的嘉賓是木蘭,我們美好聲音啊,請大家期待。謝謝我們這期,越來越漂亮的我們的小皮皮,非常非常性感啊,然後也說出了很多,讓我們知道怎麼樣去抓住一個歐洲帥哥的新招。

南茜:最後皮皮姐跟我們一起做一下我們銀河系的手勢吧,然後我們還有一個結束語。

(訪談內容僅代表嘉賓觀點)

編輯整理:Sisoso112 & 帆間知津

整合發佈:黎明之前

日本銀河系農場Discord群,迎喜聯盟進駐以及各農場兄弟姐妹們坐客串門,歡迎訂閱我們的YouTube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以及我們的G-TV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