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yWay

图片来源:BBC

自从新冠病毒爆发后各国政府强行推行并没有进行动物实验和临床验证的疫苗以来,除了疫苗导致大量的无辜人群死亡和受伤引起广泛关注,接种疫苗是否会在接种部位产生磁性也成为一个争论的焦点。

在这两极分化的争论中,掌握话语权进行言论审查的主流媒体一方认为这属于阴谋论,无稽之谈,他们主要是从以下几个方面的论据支持自己的观点,第一,主流媒体集体替疫苗制造厂商背书,声明疫苗中没有加入磁性成分,疫苗成分列表中也没有任何金属类可以产生磁性或电磁性的物质。第二, CDC等官方机构为药商背书,认为以疫苗不到一毫升的注射量,即使疫苗中有磁性物质,也不可能产生如此强大的磁力。 第三,在推广新冠疫苗之前,已有类似魔术表演的电视节目,演出人员可以使身体产生磁性吸住金属物质,因此那些自媒体发布的疫苗磁性视频也不可信 。

而支持疫苗会产生磁性物质的另一方对审查方的说法嗤之以鼻。首先,疫苗已经造成了大量接种人群的死亡和伤残,这可以从各国疫苗副作用数据库系统进行查询,并且最近各国临床数据也表明完全接种后患者感染和死亡率高于未接种人群,英国卫生部门最新公布的数据也表明,接种疫苗后感染的死亡率大大高于未接种者。这些都说明制药厂商和卫生机构关于疫苗安全有效的说法根本就是谎言,有了第一个谎言,其它的言论也就不会再受到信任。其次,大量在自媒体上发布的疫苗接种后磁性视频均为非专业人士,不可能有如此集体造假的一致性。在次,很多医药工作者和科研人员也认为疫苗中添加了磁性物质,阐述了电磁产生的原理,并列举了生产相关纳米磁性物质的厂商信息以供查询验证。

为了系统了解当前磁性纳米粒子在药物转运中使用的现状,笔者用magnetic nanoparticles drug delivery (磁性纳米粒子药物转运)作为关键词在NIH官方数据库和谷歌专利数据库中进行检索,在NIH数据库中相关条目为6,791条,在谷歌专利中相关条目为79,300条,数据条目说明在磁性纳米领域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和成熟。

下面以其中比较典型的文章进行说明,在2021年5月发表在专家观点杂志的文章中 ,探索了使用生物传感方法检测SARS-CoV-2病毒的光-电-磁纳米系统。这种基于基因传感和免疫传感的光、电、磁生物传感器的功能已经在很低的水平上选择性地检测到SARS-CoV-2病毒。这些高效的小型化生物传感器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操作,并被推广到临床应用,用于COVID-19感染的早期诊断。文章最后附录中引用的文章也大多与磁性纳米技术有关。

在另外一篇发表于2019年10月的文章中,也讨论了在交变磁场的作用下,磁性纳米颗粒(MNPs)散发出的热量触发了热敏脂质囊泡的小分子释放。再加上工程受体的化学基因激活,这种技术允许在时间和空间上精确控制特定的神经元,从而达到对目标神经回路进行远程控制的磁性调控。

而在这篇2012年发表的关于纳米粒子作为药物体内转运系统的文章中,也讨论了与传统形式的药物相比,磁性纳米颗粒作为受控给药系统的诸多优点。

而在谷歌专利查询中,吉林大学科研人员在2010年就申请了磁性纳米微球作为基因疫苗载体的专利,而且在2014年,采用超顺磁纳米粒子输送DNA的疫苗就已经问世。

为了验证疫苗注射后磁性的真伪,NOTB节目专门对英国注射疫苗人群进行了随机采访,结果表明大部分注射疫苗的人在注射部位有或强或弱的电磁反应。

在过去的两周,欧洲疫苗警戒论坛组织 在卢森堡进行了街头调研,结果显示,在未接种疫苗的30个人中,均没有检测到电磁信号,而在接种疫苗组中,30名受访者中有29人对磁铁产生了吸引力。也就是说磁铁毫无困难地附着在他们的皮肤上。 在这29个人中,有22人的磁铁只粘在一个肩膀上,而且只粘在注射区。这22人是那些只接受了一次注射的人。同一组中的另外7人的磁铁粘附在两个肩膀上。在这个组中,有17人至少注射了一次辉瑞疫苗,7人至少注射了一次阿斯利康疫苗,3人至少注射了一次Moderna疫苗,3人注射了一次强生公司疫苗 6人注射了两次辉瑞疫苗 1人接受了两次阿斯利康疫苗, 1人注射了两次Moderna疫苗。

其实,疫苗是否产生磁性根本不需要如此争论不休,找一个公正的生物分析实验室对疫苗成分进行简单测定就能确定疫苗成分,而注射部位的磁性验证更为简单,现在大部分人已经注射了疫苗,找一定量样本的人群进行电磁测定就可以鉴定真伪。但悲哀的是由于媒体的不公正审查,各国卫生部门的不作为,以及各类医学专家良心丧失,在全世界竟然找不到一个机构进行此类测试,就如同美国大选作弊,病毒来源和疫苗安全性一样,人民很难得到一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