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文合 | 封面:滅共小宇宙 | 發布:吐納

往期回顧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二)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三)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四)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五)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六)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七)


(接上文)


李福聯名上訪後發生了幾件事。


第一件,李福每月幾百元的土地補償費被取消了。隨著經濟的發展,李莊的土地被徵用了許多。土地徵用的價格是幾十萬元一畝,到了李莊是幾萬元一畝,到了村民手裡則成了幾千元一畝,還不是一次性給齊,每月二、三百元不等發到村民手裡。美其名曰“細水長流”,但是,這個也水太細、流的也太長,要命的是隨時都有斷流的可能。按照這個節奏,村民能領到100歲。但是,能不能活到100歲就沒人不管了,總之死人是不能領錢的。村長牛二和徐副鎮長當然成了最大受益人之一。牛二在省城買了大房子,據說花了幾百萬元。

每月的土地補償費雖然不多,但對李福的生活有很大的幫助。李福倆口子省吃儉用,再加上女兒的幫助,也算能勉強度日。一下子少了幾百元,李福的生活立刻陷入了困頓。唯一的女兒已經出嫁,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女婿靠開出租車謀生,生活並不富裕。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是當代中共國的真實寫照。


李福心裡十分清楚,這事肯定是牛二乾的,進行打擊報復。李福到村委會找牛二理論,被李莊治保主任趕了出來,和黑社會如出一轍。牛二企圖用經濟手段逼迫李福就範。中共國的農村完全黑社會化,豈止農村,整個中共國黑社會化,中共就是黑幫組織,治理國家就是黑幫手段。


第二件,李福的工作被剝奪了。李莊的村邊有一個傢具廠,生產各種辦公傢具。李福找到傢具廠的老闆,想找個差事做。老闆不是本地人,人很厚道,生意做得也不錯。老闆看到李福的狀況很是同情,爽快地答應下來。李福每天負責將車間收拾乾凈,工作要在工人下班後進行。沒有工資,但是收拾的下腳料歸李福。這樣,李福每周將下腳料賣掉,一次就能買幾百元。傢具廠原本是有固定的廢品收購人員,每周到傢具廠收購下腳料,現在到李福那裡收購。等於是的老闆把下腳料送給了李福。這真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可惜,好景不長。


這天,李福和往常一樣來到傢具廠,門衛室中走出來一位領導模樣的中年人。他告訴李福,廠子不需要收拾下腳料了。李福心裡一驚,忙問為什麼。中年人支支吾吾地回答:不為什麼,我們有自己的難處。李福一下子明白了,肯定是牛二搗的鬼。畢竟傢具廠用的是村裡的地、村裡的水電。也明白了為何老闆沒有出面,老闆有老闆的難處。李福不會讓老闆為難,轉身離開了傢具廠。牛二繼續在經濟上對李福打壓。


第三件,忽然一日,李福的家裡來了幾位不速之客。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將李福從睡夢中驚醒。李福三步並作兩步來到門口,映入眼簾的是幾個警察,個個如凶神惡煞般。一把推開李福竟直闖進了屋子,然後床底下、櫃子里便一通亂翻,其中一名警察站在門口站崗。李福大聲疾呼,你們要乾什麼?這是違法。其中一位當官的亮出了搜查證。這個當官的不是別人,正是把李福從北京截訪回鄉的那位副所長。這時,幾個警察並沒有閑著,繼續在室內搜查。然後又轉到廂房,把每個角落查了個遍,還時不時敲敲牆壁。最後,是搜查院子,連地面也不放過,簡直要把李福的家掀翻。像極了抗日神劇中的一幕,日本憲兵入戶搜糧。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折騰,結果一無所獲。副所長的臉上布滿了失望,把李福叫到了跟前,厲聲說道:把槍交出來!原來如此,李福這才明白,原來是沖槍來的。

年輕的李福喜歡打獵,不知道從哪兒搞到一隻獵槍,經常和小夥伴一起打野兔。六七十年代的中共國對獵槍並沒有完全禁止,那時民間散落著許多槍支,絕大部分是自製獵槍,射出的不是子彈,而是鐵砂。一個槍拖,上面固定一個1米多長的鋼制槍筒。先在槍筒里裝上火藥,然後灌進兩把鐵砂(類似綠豆大小的鐵丸)。扣動扳機,“碰”的一聲巨響。出膛一條線,遠處一大片。因為打出去的鐵砂會迅速散開,所以容易擊中目標,但是威力並不大,也就打個野兔。農村的小夥子們沒有什麼娛樂,打野兔算是娛樂活動吧。


進入八十年代,中共開始全面禁槍。所有槍支全部收繳,包括自製獵槍、氣槍。李福的獵槍也不例外的被收走。到了現在中國對槍支的管控非常嚴酷,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天津大媽由於用玩具槍擺攤,導致被判刑。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副所長的呵斥並沒有嚇住李福。李福平靜地說:槍早就上交了。原來,牛二知道李福年輕的時候好玩槍,懷疑李福還私自藏有槍支,便報警搜查,但是結果很是另他失望。私藏槍支在中共國是重罪,最少5年的刑期。可見牛二的內心有多麼的恐懼,害怕有一天李福會找他算賬。


牛二對李福經濟上的打壓和精神上的恐嚇一直沒有停止。李福也沒有屈服,繼續肉身上訪、信件上訪。依然用行動抗擊著牛二。時間進入了了2019年,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全市範圍內進行大規模的拆除違建行動。這下牛二終於頂不住了,被迫將修理廠的主廠房拆掉。但是附屬建築和圍牆並沒有拆除。國土資源管理局要求的“恢復土地原狀”成了一紙空文。


此時,距離李福舉報上訪已經過去了5年多時間。5年來,李福遭受的痛苦和折磨不計其數。可悲的是,這種折磨和打壓還會繼續下去。牛二會把這筆賬記在李福的身上。李福也早有準備,決定上訪的那天就和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僅有的房子和為數不多的財產都記在妻子的名下,自己孓然一身。如果哪一天李莊出了個胡文海,那個人一定是李福。李福已經做好了向死無生的準備。

能夠輓救李福、輓救牛二、輓救所有中國人的只有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期待新中國聯邦的光芒早日照耀華夏大地。


(全文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和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和官方油管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