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多倫多楓葉農場 霍金

如何對待動物,反映了我們的文明程度。調查顯示,超過80%以上的公眾認同寵物狗和被食用的狗都應該受到動物保護法的平等對待

最新一期的楓葉財經是談“寵物及寵物經濟”,聽完後感到很有收穫。我在很小的時候就不吃狗肉了,儘管那時食物還很匱乏,原因是家裡養過一隻小狗,非常活潑可愛,但因為誤吃了鼠藥,中毒而死。我很難過,埋葬了它,從此再也不吃狗肉。

中國古代有句俗語,叫“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早先的佛教是戒酒的,但不戒肉食,只是不殺生,因為梁武帝的倡導,才改為素食。這句俗語聽上去很是通達,但也有很大的缺陷,以為只要心中有佛祖,幹什麼都可以,喝酒吃肉可以,嫖娼賭博可以,殺人放火可以……反正百無禁忌,一切皆空嘛。

  更有甚者,農村還用虐殺動物來“煉膽”。小時候就見過村里人將狗吊起來剝皮,那狗似乎還是活的。其實某些中國人的殘忍何止於對待動物?對待人,他們可以烹殺、腰斬、車裂、凌遲……還可以斬斷四肢泡在酒甕裡。前段時間注意到韋莊的《秦婦吟》,該詩其實一直處於失傳的狀態,直到近代才於敦煌石窟發現寫本,經王國維和羅振玉整理後得睹全貌。韋莊以《秦婦吟》得享大名,晚年卻諱莫如深,向各處收回抄本,其《浣花集》亦不收錄。俞平伯認為,《秦婦吟》鞭撻黃巢,更鞭撻了當日圍城的官軍。黃巢被圍在長安城中,金銀財寶堆積如山,卻沒有食物來源,於是開始吃人肉,把城里人吃光了,就向圍城的官軍買。官軍就把百姓抓來,賣給黃巢軍當飯吃,從而得錢無數。這段歷史,統治者當然不願有人提起。

  說到酷刑,西方人也不遑多讓,不過那已經是過去式了,而在中共國卻是進行時。對生命沒有敬畏之心,對動物沒有愛心,那麼也就不要指望他們能善待同類了。如何對待動物,反映了我們的文明程度。嚴格來說,不僅狗,人們也不應吃牛羊豬的肉,只是為了補充必要的營養,不得己而為之。

  在某些食人部族,有吃掉死去的家人的習俗。在中國,每逢戰亂、飢荒時,也會出現易子而食的情況。但吃掉家人畢竟不是文明人的常態,而狗、貓等就是我們的家庭成員,哪怕是別人家的。確切地說,吃不吃狗肉反映了我們是否有對生命的敬畏之心、惻隱之心,畢竟狗是最容易讓人產生親近感的動物。所以,這可能不是一個文明與否的問題,也不是邏輯上能解釋的問題,僅僅取決於我們的內心。

隨著經濟的發展,觀念的進步,中國人也在改變。亞洲動物基金於2015年作出的一項為期四年的研究顯示,在中國全國范圍內,超過70%的公眾認同吃狗肉和吃豬牛羊肉是有區別的,超過80%以上的公眾認同寵物狗和被食用的狗都應該受到反虐待動物法或動物保護法的平等對待。在人民網公佈的一項報告顯示,64%的中國民眾支持國家立法禁止食用狗肉的行為。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哪怕統計對像不包括廣大的農村居民。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校對、上傳:文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