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煙波浩淼 |校對:雨山溪橋客|編輯:黎明的光芒

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他最近公佈的刪減部分的電子郵件內容透露了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他提供的內容。他承認,這次郵件往來包括了這位臉書創始人向他提供 “資源和金錢”,當時扎克伯格 還代表民主黨投入現金干預 2020 年大選。

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透露了更多信息,因為他最近公佈的電子郵件以及他在大流行病過程中似乎做出的一系列極其糟糕和虛偽的政治決定所帶來的壓力越來越大。

福奇的研究,以及他的同事的研究,已經多次與中國共產黨的實體,包括這個敵對國家的軍隊聯繫起來。臉書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的活動也圍繞著同樣的網絡,這位億萬富翁的科技CEO最近向福奇的長期同事拉爾夫·巴里奇博士輸送資金。

在《國家脈搏》對這些事情進行報導後,由臉書資助的 “事實核查機構” Lead Stories開始審查《國家脈搏》在社交媒體上的內容。

“資源與資金”

在《紐約時報》發布的 “Sway” 播客節目中,福奇透露了他與扎克伯格的電子郵件中被刪減的內容,這些郵件是通過《信息自由法案》(FOIA)請求發布的。

主持人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 他曾採訪過扎克伯格多次——提示福奇:

“…..最近,BuzzFeed和《華盛頓郵報》公佈了你在2020年1月至6月的數千封電子郵件,這讓你的批評者,特別是右派,有了更多的素材。你對馬克·扎克伯格的郵件的刪減工作更是火上澆油。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和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以及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都指稱你與臉書合作審查言論。”

她問道:“你只是在嘲笑我,對嗎?” 福奇在斷言之前笑了,“不,不,我之所以笑,卡拉,是因為這些郵件中的每一封都可以用完全正常、完全無辜、完全光明正大的方式解釋。”

準確地說,福奇認為什麼是 “光明正大” 的?儘管他是一名政府僱員,但仍為他和他的組織提供私人資金。

這在任何其他世界中,這將構成對政府官員的一種賄賂形式。正如 《國家脈搏》 在 2020 年大選前後透露的那樣,扎克伯格在這方面已經構成了。

前堪薩斯州總檢察長菲利普·克萊恩(Phill Kline)在有關2020年總統選舉的私人左翼融資信息公佈後評論說:“這就像私人利益集團在裁判員宣布開第一個球之前將錢塞進他的口袋。”

現在我們知道,在這件事發生的同時,扎克伯格正試圖向福奇輸送現金。這些最初被編輯 的電子郵件是由福奇解釋的:

“…..我不知道是誰刪減的。當人們要我的電子郵件時,我不會翻看我的電子郵件,然後說:”好吧,我給你這個,然後編輯這個” 。這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所以,你想知道這封郵件到底是關於什麼的?嘿,大爆料。我們開始吧。馬克說,嘿,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以幫助把信息傳出去,正確的公共衛生信息?我在臉書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媒介。我可以幫忙嗎?事實上,如果你們沒有足夠的資源和資金來做你們想做的一些事情,就請告訴我們。”

發於2020年3月15日,扎克伯格的電子郵件要求福奇協助在臉書上 “建立一個冠狀病毒信息樞紐”。福奇通知他的員工, “我會給馬克寫信或打電話,告訴他我有興趣做這件事”。

原文作者: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和娜塔莉·溫特斯(Natalie Winters)
發佈時間:2021 年 6 月 21
原文鏈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news/fauci-reveals-what-was-redacted-in-his-zuckerberg-em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