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回顧: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二)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三)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四)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五)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六)


(接上文)

牛二在修理廠里安裝了一臺飲水機,鎮政府告知李福是飲水站。就這樣,打著為村民解決飲用水問題的旗號,修理廠仍然在那裡巋然不動。可笑的是,牛二不但無過而且有功,踐行著“心裡想著群眾、一切為了群眾”的共產主義理念。據說鎮政府還在大會上表揚了牛二,李莊在為群眾辦事上已經走在了全鎮的前面。說到這里,真的想罵人,借用前中共國著名網球運動員李娜的一句話:用盡世間的臟話都不能形容他們的無恥。

中共從面世的那天起就深諳假、惡、醜、騙、淫,無恥是其護身符。毛澤東就曾經說過:狠,要狠到無情;忍,要忍到無恥。最著名的就是抗日戰爭,以國民黨為主力的國軍在打敗日本侵略者後,中共卻獨攬抗戰勝利之功。謊稱國民黨蔣介石下山摘桃子,奪取抗戰勝利的果實,簡直無恥之極!事實是中共躲在陝北的窯洞里享受雲雨之歡,那裡哪有日本人的影子。

再回顧一下非法占用基本農田事件中的兩個主要節點。第一,國土資源管理局頒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已經明確認定了李莊村委會違反了土地管理法,責令村委會退還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築物和設施,恢復土地原狀。第二,法院的裁定書。裁定如下:1、準予強制執行申請人市國土資源管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由當地政府組織實施。並且,國土資源管理局提供了詳盡的證據:現場勘測筆錄、土地面積報告、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圖等等。由此可見,當地鎮政府不但拒不履行拆除義務,而且包庇牛二,公然作假,假借群眾飲水之名,繼續保留修理廠。公開違抗法律,真是膽大妄為。

李福在此期間,又多次上訪和信訪,但一直無果。李福感到了無助和悲涼,這時忽然想到了旺福。旺福和李福是幾十年的朋友了,從小一起長大,兩家父輩就交好。上次李福北京上訪,被鎮裡拉去強制參加學習班,正是旺福的媳婦照顧李福卧床的夫人。平日里兩家也經常走動,彼此互相幫助。旺福對李莊的事兒很清楚,對牛二的橫行鄉里、欺男霸女也很憤怒。但是,礙於牛二的權勢,旺福選擇的是沉默。李福舉報牛二、上訪北京的事旺福也知道,但是他只能是精神上支持和生活上的幫助。李福把自己下一步的想法告訴了他,旺福聽後嚇了一跳,陷入了沉思中。

李福準備寫一封聯名上訪信,聯名中當然需要旺福簽字。旺福雖然不是膽小怕事,但是公然站在牛二面前還是有很多顧慮。畢竟還要在村裡生活,畢竟牛二還是村長。

但在李福軟磨硬泡的勸說之下,旺福終於答應在聯名信上簽字。最終,包括李福家人、旺福家人共十幾個人在聯名信上署名。一切準備就緒,李福帶上聯名信再次踏上徵程。先是帝都北京,後是市裡,最後縣里;信訪辦、紀委、國土資源局、法院。凡是李福能想到的、認為有作用的地方都去了個遍。

中共對個體的反抗雖然很防範,但並不是很害怕。中共最害怕的是群體反抗,而且對群體事件的敏感到了極端的程度。比如8964天安門事件對學生的屠殺、西藏事件對藏族同胞的殺害、新疆的種族滅絕、對香港和平抗議的瘋狂屠戮。中共在這些事件中的做法也反射出中共對群體事件的過分敏感和極端殘暴。

李福的聯名上訪信猶如一塊石頭扔進了大海,是否起了作用,或者說起了多大的作用,隨著事態的發展才逐漸清晰。

(未完待續) |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