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刚离开办公室几分钟,杨澜同志回来了。敲门,这秘书说,杨澜女士回来了,可能是把钥匙掉这儿了。什么钥匙掉这儿了,那赶快找找。然后呢,杨澜就开始找。这时候屋里秘书就出去了。杨澜在那块儿沙发啊找找,就剩了这位部长了。杨澜同志撅着个屁股,穿着个超短裙就在那儿这么找。找了半天,沙发也摸,地毯也揭,找不着。这,坏了,部长同志。杨澜同志的屁股老对着部长,这部长你去想想,穿个超短裙。部长突然发现,杨澜女士没穿内裤,没穿内裤!结果部长喵几眼,最后就直着看。这个钥匙老找不着,老找不着。后来一扭头,嘣,抱住了。部长还没反应过来呢,部长的裤子掉下来了。部长还,啊啊,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样了啊,啊,哇,完了。拿下。所以部长说啊,这事啊…… ——郭文贵2018年12月2日

要认识杨澜钥匙澜你得通过吴征,吴征就是这个妈咪。是吧?吴征得先来先跟你握握手,然后呢看看你行啦,然后开始啦后面说可以找钥匙了,是吧?它得有中介,它得有妈咪,叫妈咪吴嘛,吴征嘛,是吧,它是这个情况,那么,但是呢这个妈咪吴他有时候他混蛋呐,他不接客啊,就像接客马一样他不接客,我叫不接客吴,你就跟那个找钥匙的人找不上,这个妈咪不让你见小姐你见不了,这就耍流氓了。——郭文贵21年4月3日

封面图文:要认识杨澜钥匙澜你得通过吴征,吴征就是这个妈咪。是吧?吴征得先来先跟你握握手,然后呢看看你行啦,然后开始啦后面说可以找钥匙了。郭文贵21年4月3日

2018年12月2日

杨澜找钥匙和G20会议的背后真相

大家都知道,有一本英文的书,叫做《魔鬼的交易》,吴征就把这个书的版权给买回去了,就为了要搞我郭文贵。他要见班农。他把那个《魔鬼的交易》那本书买回去,二十万美元,二十万美元啊,没多少钱。出版权,在国内发行,还承诺能给几百万现金。这个书的作者不仅仅,是另外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帮助川普总统选举团队人之一,是个酒鬼。也是这个人,创造了很多政治想法。诶,吴征就拿这个就变相行贿。叫《魔鬼的交易》那本书版权。但有一个条件,还有一个附加条件,说除了把郭文贵你们要弄回去, 还有一个呢,就是要杨澜单独采访,杨澜单独采访。这个故事长了去了啊,长了去了。 

我简单地说,这里边很多笑话,这吴征啊,吹胡子瞪眼的。然后呢,这就成了我们的笑话了。我每次开会,我就会问他,还有另外一个人,班农先生和另外一个人。我说到底有没有采访你?没有没有,没有采访?没有。他说,你什么情况?我说只要是被采访过,就悬。怎么悬呢?我给他讲个故事啊。我这故事听人家讲的啊。本人声明,到法官那去的时候声明,道听途说,道听途说。不一定信啊,也不一定真。 

张纯🌏😷 on Twitter: "“杨澜找钥匙”现有两个版本,重口味好丰满的请看北京姑娘版;好白天喜骨感的就欣赏部长的版本。 杨澜的钥匙 有没找到,要去听老郭今天的“不爆料”,不过,杨澜的草莓园🍓是否給整报废了,我想,老郭是不会忽悠我等小蚂蚁的......… "

这个原来中国财政部的某部长,某部长,跟我很熟,经常我们一起喝酒吃饭。有一次在香港,在山顶上的一个超级富豪家里吃饭。我说你这搞了这么多事,人家说你啊,内部宣布说你多名女性有染,而且在办公室。我说你还是个老实人啊,不像(干)这事啊,不像这种人啊,咋回事啊。他说哪儿啊,兄弟啊,我就被那个杨澜给毁了。我说杨澜咋把你毁了,杨澜咋毁你了呀?给我讲讲。他说,哪儿呀,杨澜到我办公室,跟那个中央电视台开会。就在开会的时候,几个人,大家都走了,都走了,我可小心了,他说,我特别小心呀。家里管,组织管,我也怕我出事,说实话兄弟,咱在这方面有时候搂不住,哈。他说不是还想升官嘛,进中央委员嘛,咱就很注意。但是呢,杨澜同志和几个中央台来工作的人,人家都走了。

刚离开办公室几分钟,杨澜同志回来了。敲门,这秘书说,杨澜女士回来了,可能是把钥匙掉这儿了。什么钥匙掉这儿了,那赶快找找。然后呢,杨澜就开始找。这时候屋里秘书就出去了。杨澜在那块儿沙发啊找找,就剩了这位部长了。杨澜同志撅着个屁股,穿着个超短裙就在那儿这么找。找了半天,沙发也摸,地毯也揭,找不着。这,坏了,部长同志。杨澜同志的屁股老对着部长,这部长你去想想,穿个超短裙。部长突然发现,杨澜女士没穿内裤,没穿内裤!结果部长喵几眼,最后就直着看。这个钥匙老找不着,老找不着。后来一扭头,嘣,抱住了。部长还没反应过来呢,部长的裤子掉下来了。部长还,啊啊,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样了啊,啊,哇,完了。拿下。所以部长说啊,这事啊…… 

他说受不了啊兄弟啊,谁受的了啊,受不了。此事过后,他辗转反侧,辗转反侧,晚上睡觉是翻来覆去。这个,总是想那一幕,也不敢联系。结果是在另外一个周末,去一个朋友那块儿聚会,结果一去发现,杨澜同志也在。也在。你说这么巧!结果吃完饭他要走的时候,人家杨澜同志说,部长,我正好没开车,能不能蹭你车回去一段啊。哎,好,没问题没问题,上来啊,大名人啊,是吧,很荣幸。上车吧。你看又蹭上去。偶遇,上车。然后呢,到了公寓,他原来住在是贵宾楼那个位置,到那个位置,说你看,下来了部长,这挺黑的,能不能上去送我一下。她说我这楼道里面有的时候还没灯。哎 ,没问题,上楼。

你看看,就这样,把部长弄上楼去了。这弄上楼再下来的时间就很长很长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收不住了。所以这位部长,在被中纪委调查当中如实阐述,据说办案人员就这些问题问了几十遍,详问细节,当时你啥感觉呀,多长时间啊,是嘴先挨上的还是手先挨上的。当时没人敲门吗,谁跟你约的第二次去那个人家吃饭,又偶遇啊,司机开车的时候你俩做了啥呀,上了楼以后谁先牵的手啊,谁锁的门啊,哎呦,细了去了,细了去了。 

上那楼以后谁先牵的手啊?谁锁的门啊?哎哟,细了去了,细了去了。所以你说,我就跟那个美国这朋友还有班农开玩笑,我说你们俩要被访问过就得如实交待,有否单独相处时间?据我所知,只要给单独的一分钟时间就把你拿下,有没有单独相处时间?旁边有没有洗手间、厕所啥的呀? 

还有一个我的个好朋友香港的,当年跟杨澜同志认识,那时候跟吴征特火的时候,他说他跟杨澜,他说这杨澜他很佩服,咋佩服啊?一次跟杨澜相遇,人家旁边一个香港女明星,人家杨澜就说了一句,说先生你有时间吗?有个什么电影我想陪你去看一下,跟某位女星路子一样,哎哟这时候他说好啊,看电影,去啊。结果人家杨澜同志买了票,买的票还是靠近了一个旁边厕所的地方,结果坐着看一会说我要上洗手间,能不能陪我去我害怕。那没问题很愿意,我在门口等你(文贵朋友)。结果一过去,那洗手间没什么人,咔嚓就人搂住了,还没明白过来嘴就亲上去了,他还没说NO呢舌头就给咬住了,咬着舌头就给拽到洗手间去了,五分钟结束,然后回来看电影。哎哟这哥们儿说谁能受得了哇,谁能受得了。 

你说这人,所以我给美国几位朋友还有律师说,我说吴征是啥,吴征的核武器就是杨澜呢,杨澜啊,就是杨澜女士啊。我那位朋友结果是这么多年,我每次跟我们喝酒都说是不是被咬舌头了?离洗手间远点。你想想是啊,还没说ba亲过来了,gua咬住舌头了,ou拽过去了。所以说吴征先生啊,跟这个王岐山同志本质上的不同和孟建柱,王岐山先生是手指头硬;孟建柱先生是真的是肚皮和哪儿都硬,人家那是实力派;孙立军那是脑子硬,那是吹牛嘴巴硬,那不行;人家吴征是舌头硬,没经历过舌头这一关我估计吴征舌头早没了,所以说吴征有时候跟我通话你看语音里边有点大舌头,……有点喝醉的感觉,你们发现没有,所以吴征啊舌头是被练得有点变形,有点变形,所以说我现在去看美国朋友

啊,谁舌头说话不清楚又和杨澜同志打过交道,那不中,五分钟,实际上我那哥们儿五分钟时间长了,他基本上也就是十几秒,比郭三秒长一点,人家五分钟时间不简单了呀,还有公共厕所,还拽到女洗手间去了,那家伙逮着咋办呢。大家你们去看一看啊,香港,香港有一个电影院,专给VVIP的,十几个座位的,旁边有个洗手间,侧门啊一进去还有个大的洗涮间,厕所很高级,人家也会选,说明这也不是一般的熟悉,轻车熟路。所以我们这几个哥们呀,我们每次聊天都在聊这话题,吴征同志的舌头是被咬得练出来了,杨澜同志子宫也给切了,关键洗手间时间太长,那地方也不干净,也不干净。那位部长被拿下,你去想想到了办公室里边,你说一个大老爷们,你说一个女同志撅着个屁股找钥匙,还没穿内裤,那种镜头设计得你想想啥感觉呀,那啥感觉呀,但那位部长可不是五分钟了,那家伙那个厉害,那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哎呀算了吧,少儿不宜呀,咱就别讲了。所以说我们这几天开会啊,每来这段的时候,中间大家累的时候我就说哎呀是不是要上厕所?是不是你也想杨澜采访?大家哈哈哈大家都笑,然后很多人说哎呀太累了,我说没问题安排一次采访。大家啊,真是你们真不了解呀,在中国混那是不容易的,亲爱的战友们给你们说实话,我没见过真正了解国内的人,我见过几个导演了解中国的官场和中国的这些事,为啥呀?他身边净那些小女孩儿来回地讲这些经历呀,圈子里人嘛,他们都知道。你像冯小刚似的,那一讲这一串一串的,那太多啊。

……

这个人这一辈子总有遇到一个“死门”,你看,薄熙来碰到了孙立军,倒不倒霉?倒霉;周永康就碰见了一个孟建柱,那完了,是不是啊?干掉他了,你看哪个人出事他都有个命门,鲁炜就碰见个吃奶的,喝奶了……吃人家奶让人给记住了,让人拍照片,吧唧,鲁炜这个这个…鲁炜奶没吃对让人给灭了吧?孟建柱的死穴就是刘特佐,一定成为死他手里边,还有一个他有个吴征、杨澜,找钥匙的杨澜,找钥匙的杨澜,每个人都有死穴。 

亲爱的战友们,你再想想G20会发生啥事,这些问题一份合同能解决吗?马来西亚的事儿,刘特佐能不能回到美国来啊?王岐山同志你赶快来告我,还有吴征,你不已经告了吗?你老婆也得来告我,不能你一个人告我,叫杨澜也告我,告我诽谤啊,我诽谤你了不是吗?我Defamation你了不是吗?赶快啊,刚才我说那么多人,还有高燕燕,诶高燕燕咋不来告我呢?还有那叫洪什么?洪宁!是吧?赶快来告我!刚才你们那几个人要告的话,谁撤诉谁是孙子,啊哈哈,你不来告你们是孙子,赶快来啊,赶快来!

2018年12月9日

 (跟网友互动)舌头被咬了?谁舌头咬了?我爱文贵,哈哈,那杨澜啊杨澜,那吓人了。这两天你说搞不搞笑,就外国人见我,Miles我要找钥匙。 哈哈,我说你们太搞笑了,怎么那么多外国人看这个看这个视频啊,然后我去洗手间人说,哎我们要坐洗手间近的地方,我说你们这开玩笑,这全都是白人、美国人都看了,哎呀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说话真的注意了战友们,这不注意可真不行,你说这说话人都知道,我你说我这两天我开会中间,我去到的这几个地方,这地方几乎没见过啊中国人,就这次来我见过两拨中国人啊, 都特别优秀的中国人,都长相特别好啊,气质特别好很有礼貌的中国人,虽然给我拍照片,当时保镖说不让拍,我说让他拍让他拍, 一看就是很有气质的中国人,非常好。但是呢,见我的人都跟我说找钥匙,呵呵。咬舌头,这真的不能乱讲话乱讲话。班农先生你知道 我说喜欢他脑袋上面这事,他可老在乎了。 

杨澜可不删了上百条评论,人家老公的权利,人家孟建柱男朋友,那还了得,班农那天特别在乎,在那站着说,正在讲PPT的时候,我说你还挺在乎,结果班农说我从来不会忘记任何人对我的批评,特别你说只喜欢我脖子以上,太搞笑了,很记仇,很在乎啊 !

2018年12月9日

2018年12月9号文贵直播,啊不叫报平安直播了啊,今天咱们是聊天直播,周末啊,上个周末的时候呢,咱们主要讲了杨澜女士找钥匙的故事,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