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迅| 校對/發布:拱卒

簡述:特別是這個六四的人,誰都沒有資格打著六四(的旗號)說什麼,我認為海外所有的華人都應該集體抗議, 甚至動用法律的手段,任何活著的人都別提“六四“這兩個字,誰提六四就是犯罪!你有什麼資格提六四啊?還有拿六四來斂財的人,那就絕對應該下地獄!六四這個名字誰都不配用,任何一個人不配用。——郭文貴2017年11月18日

所以在6.4的時候,我們應該更多的反思如何地行動。在6.4的時候我們應該更加的重視,首先從自我做起,我們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明年6.4之前的時候,我們問問自己的良心,我們這一年做了什麼?而不是天天念叨在天安門上當時發生了什麼,我參與了什麼…你根本不重要!“我”這個字,任何人,“我”這個字在6.4這場悲劇中根本不存在!就不應該存在!而在反思的過程中應該想到,我應該去做什麼?你應該去做什麼?而不是當時我在哪?我做了什麼–你做什麼都不重要!就因為你做了什麼,6.4才成為悲劇了,很有可能!那麼你應該想到的是,你應該做什麼?我應該做什麼?在明年6.4之前我們該怎麼做?這是核心!——郭文貴2018年6月2日

什麼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過去就說,沒有⼈有資格談論六四,只要你還活著的,你就沒資格談論六四。這是為什麼美國移⺠局問我的時候,我說六四這段我沒資格談,我也不想談,我也不希望靠這個給我任何的所謂的加分,如果你非要談我就談,但是我不談,我認為我沒資格談,就這麼簡單。為什麼?——郭文貴2019年2月26日

封面圖文:任何活著的人都沒有資格提“六四”,……拿六四來斂財的人,那就絕對應該下地獄!郭文貴2017年11月18日

2017年6月3日

從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號,然後到今天28年過去了。我真的發自內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64的時候,我都去問他們,我說8964,你做了什麼?包括當時因為64跑出來的很多民運領袖,我說你做過什麼?他們就講述,然後我說從那一天到現在,你又做了什麼?所有的人跟我講64的時候,我說你講完了,那是一個歷史。你告訴我,你現在能為他們做什麼?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說,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一個中華兒女,你都不應該忘記,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應該用這些英雄們的鮮血來鑄就你的名聲。躺在這些英雄的屍體上和鮮血上,讓你今天變得有名,也就所謂的紀念。我相信那些英雄們,什麼樣的回顧歷史都是對這些英雄們的不尊重。也會讓他們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評價64,評價64,本來對64就是個侮辱。64不需要評價,64沒有任何人可以評價,包括我們的政府官員。

 這就是我對64的意見。如果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應該說你能為他們做什麼?你又為他們做了什麼?這些英雄們和64和這個國家為此付出代價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動,需要的是傳承,這就是文貴對64所有的感想。

2017年6月19日

西方國家這麼多年最小心的就是什麼,最小心就是自由和民主的騙子,我現在發現咱們身邊這個民主自由的騙子,包括打著六四事件的,躺在那些英雄的血上吃飯的人太多了!說實在話,你就不怕得報應嗎?!不管六四是衝動,還是偉大,還是說你有理想,那都是已經過去。你今天應該自食其力,任何人以六四的英雄,以什麼民主自由在海外靠捐款的都是騙子!

如果今天某某現在誰敢亮出自己的資產?誰敢亮出來?你有多少錢,你哪來的錢?你自己那麼多房子,那麼多錢,你叫人民給你捐款,讓人民說為了追求自由民主憲政給你捐款,你應該把你家的房子賣了給人家捐款去啊,現在咱民主追求天天打著給中國人推翻共產黨,然後你回去執政去,說實在話,我現在看到有些人,甭說你回去執政去,你回去當個村長,中國人都得倒霉!你真的都不如那個城管人員,城管人員他還有一點點害怕,有一點點忌諱,你看看咱有些公知,對著推友說話,那個口氣,啊,你們….,像訓狗似的,說老實話,我納悶這推友真的是不是被奴役慣了呀,就被人家呵呵的訓斥著,狗一樣,這推友們很高興!還替他說話,幹嗎呀?

有些所謂的公知打著民主自由,他做什麼了?他能做什麼呀?他讓你們捐錢,你問他你的錢呢?你把你的錢都不捐了呢?為什麼我們中國同胞就這麼願意被人家騙?這麼容易被人家騙啊?這也是我們推友們每個人都要想的,今天我們最可怕的海外,大家抿著良心,拍著胸脯說說,哪個人可以拿自己的錢搞民主自由去?哪個人可以失去自己的自由,拿自己的家人安全去搞自由民主去?有嗎?如果你沒有,就不要忽悠老百姓上街,拿著自己家人的安全、生命、金錢去搞民主去,你們這是害人!這是犯罪!你知道嗎?讓人家掏錢你搞民主自由,讓人家拿命你搞民主自由去,你在這美國享受著大房子、綠地,這是什麼道理啊?!

2017年11月18日

後來發生了開民主會的事情,後來我一看他這個,我完全還沒把它,我也沒心思,也沒想,各有各的理想,各有各的活法,咱揭穿人家幹嗎呀。但是,沒想到哇,他這個人就沒完沒了的這麼折騰啊,跟誰都鬥,我最起碼我聽到他N次—–我正在路上哪,我告明鏡哪,我現在告哪。我要把何頻告倒啊,我要把陳小平告倒啊。然後我要告袁建斌去啊。然後我告博訊去,我要把他打到啊。他在WhatsApp 裡面要打死這個,打死那個。真的是N個N個,我估計,在他WhatsApp 裡面打死的人基本上包含了所有今天的各幫派人士吧。只要不捐錢的,反對捐錢的,統統打死,統統告死。哎呀,唐柏橋先生,實在是啊,真的是啊,非常非常非常的讓人失望。作為一個民主,民運人士。

啊,他根本不是民主,民運人士。而且我最近發現了問題,So beautiful flower, Thank you. 這個多可愛啊,不同的啊。那麼,從他身上,我確實看到了,咱們的民主,民運。說實在話,六四是個多麼多麼偉大的民族時刻,多麼多麼偉大的一個事件。他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好喝好喝—-這個,多少人付出了年輕的生命。啊,多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但是,活下的人,要么是逃兵,要么是僥倖者。今天,動不動就是出來一個,我看採訪就是民運當年領袖。我一聽領袖這詞,我就—-哇噢—-我就想吐。啥叫領袖啊,都是蠢蛋,愚蠢的傢伙。

10-20

我一聽領袖這個詞我就“哇——” 我就想吐。啥叫領袖啊?都是蠢蛋!愚蠢的傢伙!騙子才叫領袖, 誰領哪?領什麼袖啊?你再領,你能活三萬八千天嗎?你能活五萬天嗎?那個南非津巴布韋那個哥們活九十多歲了還在那折騰,現在怎麼著了?完了吧,他當了三十七年總統。但是,不得好死啊。不得好死,啥都沒有!修行佛學,修行宗教, 就是混個好死嗎。或者死了以後別下地獄嗎。那麼,今天叫領袖的人都不會得好死!

哪有什麼領袖?什麼領袖?不是流氓就是騙子。哪有什麼領袖啊?你都是正常人!領什麼袖啊?民主導師,對吧,民主導師,民運領袖,你噁心死人了。只要當領袖的人,都應該第一個就先死了, 先為人民死了,為理想死了。啊,特別是這個六四的人,誰都沒有資格打著六四(的旗號)說什麼,我認為海外所有的華人都應該集體抗議, 甚至動用法律的手段,任何活著的人都別提“六四“這兩個字,誰提六四就是犯罪!你有什麼資格提六四啊?還有拿六四來斂財的人,那就絕對應該下地獄!六四這個名字誰都不配用,任何一個人不配用。

怎麼一幫子人今天搞一個六四這節目,明天搞一個六四那節目, 利用六四搞錢哪?今天第一個碑,明天搞一個節目。那你給人家六四(烈士)家人給點錢不就完了嗎?你看了六四的家人多痛苦,天安門母親多慘啊,過得啊。啊,幹嘛呀, 是不是,搞這些事情幹什麼呢?所以六四就成了海外江湖騙子、精神騙子、 金錢騙子、理想騙子的工具, 必須得指出。

我們都是六四過來的人, 我看到過六四在裡邊被槍斃過的人,我親眼看見就在看守所,清風看守所,直接”嗙’”一槍就給斃了, 那都是真真切切的。那孩子被打了多少天,就是不服。沒見他服,那真是英雄啊!就給我說句話,文貴呀,切記, 人民現在就像乾柴烈火一樣,只需要英雄一根正確的火柴就可以點燃。從來沒有服,最後給他定的是強姦幼女罪,給槍斃了。我問這哥們,你這個強姦幼女確實該被槍斃。

那時候我是多麼的傻呀,我都相信。這個判決書下來了, 第八天就給他斃了。連家人都沒有給通知。結果他告訴我,他說你信不信文貴,我還是個處男呢, 我真的沒有碰過女人。這個人就被槍斃了,是不是?而且還有一個,是一個在郵電局的一個人, 也是捐錢了, 這個哥們有意思,那個時候寄錢只有通過郵電局可以寄錢, 不是銀行, 銀行寄錢你都找不找了,幾個月都不給你。人家把郵電局存的錢拿出來捐給別人, 結果就給抓了, 按了一個什麼什麼公款罪,就給斃了。

阿,這都是實實在在的事情, 現在活著的人,你為啥還活著?你六四沒有死, 別說六四以後你幹什麼,你幹啥都是應該的,你願意幹。誰也沒有拿槍頂著你讓你幹。對不對呀,現在有些人竟然天天打著六四、 民主、 民運的旗號,“民運”這個詞多麼的偉大,那是代表所有人民的希望,精神上的喜馬拉雅。動不動我就是民運分子,你配做民運份子嗎?民運分子這哪是誰都可以叫的呀?別人說你,你都應該謙虛,說不是不是。哪有自己一打字幕就是六四倖存者,六四英雄。推特上去看去,阿, 六四時期的什麼什麼人, 幹嘛呀?幹嘛呀?你做生意你就做生意, 有本事你有你就別拿死人在那塊說事,做死人生意, 都不如那開火葬場的。

還有,現在在美國西方, 自我介紹,動不動就說我是六四的,六四的, 我說實在話,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說。任何人讓我說我都不說。別拿六四的死人說事。那些英雄們的血流了, 別成了你們的人血饅頭, 從這一點上說,比那些盜國賊還要可怕。阿,比盜國賊還要可怕。

2017年11月21日

這個,前天晚上啊,有一個很好的,我特尊敬的,民運界的真正的,這幾十年來在美國,默默無聞的,一直在為中國民主自由法治而奮鬥的這麼一個老同志。哎呀,是民運界的老兄啊,我非常尊重他。那麼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讓我收email, 然後有人說你罵民運分子哪,說你罵民運哪,罵六四哪,說你看看,你看看,郭文貴是被派來的,來海外攪局的。

 我一直沒有搞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我對他一直都很客氣, 我說呀你要是這麼說呀,這個老兄啊, 我要說幾句,我對你一直非常尊重, 如果民運,我們心目中的民運, 也就是我們喜馬拉雅的一部分,就是最高的目標, 這一部分就是爭取實現中國自由民主法治。這麼一個目標, 如果這一個目標, 那麼容易就被打垮, 就被污辱, 就被分化, 我說那咱們這個民運就有問題呀。咱這個團隊就有問題了, 所以呢,(好的,沒事了,Thank you!) 所以說我說哪有那麼脆弱呢?這是一個。

我第2個, 我希望你需要聽清楚的事情。郭文貴重申三個條件, 郭文貴從小到大如果骨子裡頭沒有那些東西,我就不會8964的時候賣了摩托車捐獻給學生去, 我也就不會在裡邊因為捐獻被打成那個樣子, 整天說我是反革命分子。那不值得我驕傲自豪, 也不是就得給我錢,我不需要任何東西。郭文貴骨子裡頭在那個時候, 那麼無知的時候就知道,打倒腐敗,反對官倒,反對一黨專政,反對獨裁,這些都是對的呀!我那時候還聽不懂的時候,還往上(衝)呢!是不是,這個是100%的我心目中的喜馬拉雅,我尊重,我尊重,我永遠尊重。任何一個人只要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就是郭文貴心目中的神!這個是不要懷疑的。

第二個我要說明的事情, 所有在六四參與,不是光流了鮮血, 英雄和家屬們, 還有很多人參與!凡是參與者,凡是今天沒有站出來說話的, 凡是那些幕後的英雄,那是文貴永遠尊重的!更不要說流血犧牲的家屬們和那些人, 那是文貴心目中的永遠的英雄。誰去污辱他們,誰去污辱他們,上天會的懲罰的!上天會滅他的!不要說郭文貴, 任何人去嘗試否定六四,任何組織想否定六四, 任何人在六四這個問題上做文章, 那都是不能得好死的。那是得報應的,那是要受到歷史的唾棄!那不但不是一個高壓線,那也不是天打雷轟的什麼,是永遠不可逾越的上天設定的最高的一個懲罰的線。你說誰會碰那個去。這是第2個,我對六四所有流血的英雄和他們的家人的尊重,和那些幕後的無名的英雄永遠的尊敬和敬仰。文貴要奔著那個目標往前進。這是第2個。

第三件事情, 我想說的事情,就海外的有些人,動不動就拿著六四說事,六四所有的精神,六四所有的死去的英雄,六四所有的家人們,沒有一個人,願意看到海外這些人,天天打著六四民運的名義騙奸,詐捐, 淫捐,以它騙色騙錢騙名,而且不單如此, 動不動把那些人的傷口拿出來揭開,讓大家看。讓別人家藉此給錢,騙得同情之心。所有的人都要回答一個問題, 你們要任何人在六四這件事情上做文章, 任何人在六四上騙捐,詐捐, 騙名,騙利。那都是上天不容忍的,任何人都不容忍的。

所以說,郭文貴所說的,象劉剛此人, 聽一聽劉剛給我那個通話錄音,我給放出來,他啥心思都沒有,就想回國。那李偉東利用六四干什麼呢,李偉東在共產黨隊伍裡面混了那麼多年。騙吃騙喝騙女人,到了海外搞民主自由,被轟出來了。騙美國的錢做手術,還騙各種美色, 淫亂女色。那夏業良是個什麼東西呀,他在北京大學待了那麼多年,混不下去了, 猥褻女學生, 他是猥褻女學生,挑釁女學生出來的。我們很多海外的民運人士, 搞什麼政治庇護,就在那騙錢。天天搞募捐,像唐柏橋這樣的人,過去28年來,從來不上班,天天就是搞騙捐詐捐, 在那過日子。天天就搞烏煙瘴氣,他恨不得說他拉不出屎來都是共產黨給搞的, 他污辱了民運這個名聲。他玷污了民運這個名聲,他更不可能給中國帶來民主自由法治。

那個李洪寬,你看看他這次充分暴露了他這個小人樣子,他這樣的人, 就這種長著這樣的嘴, 就這樣敢罵人,竟敢侮辱人, 就這樣的人,你去想想能給帶來民主自由法治嗎?孩子不養,老婆玩丟了, 朋友一個也沒有, 要把王岐山弄回來, 管中國!你去想想,這樣的人能搞民主自由法治嗎?我反的是假民運!以民運的名義去詐捐,騙捐,騙色, 把很多中國人都帶到溝裡去。這是第3條。

我反的是假民運!別把我郭文貴引到習的對立面去,你們引不了,你們就再想把我引到民運的對立面去,引到法輪功的對立面去。你們反正是要給郭文貴找一個敵人。

2017年11月26日

那個亂倫彪,那個滕彪,對女人,對別人的女人從來不尊重,你能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嗎?別人會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嗎?你怎麼能談人權呢?你配嗎?所以說,大家再次記住,我反的是假民主,假民運,假六四份子,打著六四民主民運騙這些網友們錢的這些壞蛋和犯罪份子。民運是人民的,不是這幫騙子的,也不是哪個人擁有的,也不是哪個集團專有的,這是起碼的常識!怎麼我們一搞民運就傷了你家的飯碗啦?怎麼踩著你家的尾巴了?怎麼就吃了你們家的奶酪了呀?民運是屬於大家的呀,怎麼就成了你們專有的了?你們配談民運嗎?你幾十個刑事官司,老婆孩子不養,爹媽不管,朋友沒有,到處騙人,一輩子唐柏橋靠捐款過日,你給誰民主,給誰民運那?你配搞民運嗎?劉剛強姦女人,毛都快強姦沒了,你搞什麼民運呀?人權高於主權這是全世界的認識,我都不願意跟你們講這個道理!哪個也不服那邊,哪天咱找一個,就像論劍似的坐在一起聊聊。

我見過的政治家高手,政治家,哲學家,那比你見過的饅頭都多,還配給我抬在屋裡面欺負哪兒啊,到曼哈頓已經到外星球了,去打折超市都像豪華旅遊了,你以為啥呢,民主,民運,屬於人民的,屬於正義的人民的,不屬於犯罪分子的,民主民運是需要勇氣,需要能力的,不需要懦夫和偷雞摸狗之徒,六四是中國幾億人民共同的運動,現在六四成了…代表了,誰敢做代表,我先扇你,我拿我的腳扇你我拿我的腚扇你,我拿屁崩你,誰敢說六四,你有種到中國說我代表六四,誰敢,不是拿本本砸你,拿尿呲死你,流過血嗎,都是逃犯,把逃犯說成民族英雄,說成六四英雄,我的天哪,簡直不要臉到這種程度,我來維穩,維你的穩,你配嗎,就你那幾個小樣,還維你的穩,我的媽,你給我一個億我都不維你,

你們啊,真真正正的是你們所謂嘴裡的共產黨的敵人,你們是真正的敵人中的朋友,你幫太多忙了,讓所有中國人看到你的嘴臉,誰還再搞民運,誰還相信民主自由啊,不是出了虎窩到了狼窩啊,現在直接出了虎窩到了豺狼的窩啊,這一幫的畜生啊,畜生都不如啊,那李衛東…..叫人陪他去看病去,對人家性騷擾,各種許諾,到了美國來,拿著美國的錢做手術,你啥是民主自由了呀,64的時候你幹啥哪,你跟胡舒立在搞啥哪,搞了幾十年被狐狸給踹出來,跑到美國騙美國錢做手術,就這些人還談民主民運,什麼我來維穩,我都懶得搭理你,我維你哪門子穩吶,

有個叫郭國汀的你看這個傢伙,你看他那個樣,所有的人我都沒見過你們,沒有打過任何交道,給我捧上天去,我是神是神,我都不好意思,你們捧得也太不要臉了吧,結果圖窮匕首見了,拿多少錢了,我是次品,我憑啥捐錢,我捐錢是我發自內心的,是我的自由,這是民主自由的權利,你有啥權替我來做捐款吶,你算什麼東西啊,你咋不捐啊,穿的西裝革履的,什麼東西啊,這是人嗎,有一點點像人嗎,你給我同步相識,原來給我捧上天,然後讓我衝上去,讓我家人再關進去,把我員工關進去,我的錢也沒有了,現在我命也沒有了,我最好自殺,去反習主席,不反習主席,郭文貴就是混蛋,你這個畜生啊你,你把我當傻瓜呀,我特麼智慧比你高,你跟我玩這個,就你那胡說八道還律師,你律什麼師啊你,什麼叫戒律,解釋戒律啊,你這叫創造邪律,邪門歪道的戒律,你這都是魔鬼,

你和唐柏橋,你們都是一幫騙子,所我現在發現海外就是這幫民主騙子民運騙子是個集團,你們有本事一起跟我來啊,一起對我來,看看大家誰強姦過女人,誰騙過女人,誰猥褻過女人,誰騙過捐,誰騙過錢,看看大家誰屁股乾淨,有種來啊,拿啥革命啊你們,一身臭屎,除了騙捐你拿什麼革命啊,郭國汀就你這樣子還搞革命啊,你革誰的命,你革你自己的命,你騙命吧你,你居然還有臉說你郭文貴….我從來沒看過你的推特,叫誰捐錢我都不知道,然後開始罵我了,天下哪有此道理,你以為欺負郭文貴這麼容易啊,你見過欺負郭文貴有什麼好下場嗎,從我生下來,欺負我的有幾個好下場的嗎?劉志華,王岐山,孟建柱,你們再欺負欺負試試,就你們那個什麼郭國汀唐柏橋,我認識Trump,沒有我,Trump 都選不上,我給你介紹個人吧,我給你搞搞拿個幾萬美元,唐柏橋你那沒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你跟我玩這一套你差太遠了,

我們盤古公司樓下那保安都比你智商高,還那什麼,旅遊車往那一站,我要搞旅遊啦。哎喲,我看到那照片都噁心。你不搞募捐嗎?其實我家人給我發張照片,你旅游去啦,還跑到山上去旅游去啦!我傻嗎?剛剛讓我給捐了五千美金,這個這個余立堅買棺材。你那邊就去旅游去啦,然後你認識川普總統,然後紐約沒法混啦。紐約所有見過我的朋友說,千萬別粘唐柏橋。結果有人過去說認識李洪寬,說李洪寬是個什麼東西啊。文貴你怎麼接他的茬呀,這個人連人都不是,過去,再怎麼著怎麼著,跟我這個朋友,在一個公司,在一個樓上,這個人有多壞,滿嘴謊言,沒一句實話。過來一個女人,盯著人家看的,把人家送到沒影。

2018年4月3日

在這種情況下, 吳曉暉非常懂,拿下保險。那麼另外一個他非常的懂,要想在金融界, 保險領域,要全面開始打造一個金融王國,他理想中是一個10萬億美元的王國,短期內要實現的話, 他必須是全牌照,然後他必須有一個金融鍊和肖建華先生一樣,所以他要先招商銀行,後民生銀行,然後參股四川銀行,成都商行, 以及中國的各個金融機構, 他一般去都是當大股東的,他為了能實現這個目的,不惜一切抓人,通過政法委抓人, 通過檢察院抓人, 哪個人沒毛病啊?

民生的總裁被他抓了,這就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再一個, 他骨子裡認為, 他就是代表鄧家,他要把紅二代連在一起, 這就政治上安全,有人給拉皮條。再一個到各地方去,各金融機構, 有了自己的擺台的本錢​​, 這就是吳曉暉。

但是這三招, 只是吳曉暉的表面,他又一個所有人不知道的一面,第一, 最擅用情報機構,第二, 最擅用紅二代和紅一代政治局常委家人的女人,這個咱慢慢說,吳曉暉的事情可沒那麼簡單,他能那麼短的時間去能控制10幾萬億人民幣, 可以說在他手裡邊經手的所有的副部級, 正部級的官員,是大家沒法想像的, 那裡的利益是沒法想像的。

吳曉暉不能活, 他活就太多人活不好, 或者活不了。所以吳曉暉同志危矣,我今天先給大家說一下, 很多人在問我這個問題,我想就吳曉暉和肖建華的事情, 我會逐步的一個個將我了解的和我掌握的情況說出來, 讓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別再當著一個代孕者,財富的代孕者, 官二代和紅二代的財富代孕者了,因為那對你來講是絕對的悲劇。應該把眼睛看得更遠一點,因為不論你擁有多少財富都是代孕的, 這代孕的代價是要你的命,而且坑害了好百姓,所有的戰友們, 咱們慢慢來!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2018年6月2日

郭文貴先生接受安紅女士、丘岳首先生釆訪;紀念六四!及袁紅冰、郭寶勝、賴建平的盜騙之劣術!

謝謝安紅女士,我現在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了啊。

安紅女士和邱先生,當我們每一年面對6月4號的時候,實際上大家的心情都是非常的沉痛。我想任何有良知的人,只要是知道6.4的人,一到這一天的時候他的感情啊,還有想法啊,包括對任何事情,我相信他都有了不同的理解。

大家就回顧這20多年前,近30年了,當時發生的事件–他們叫做“事件”,就像我老領導說的:對中國人來講,對中國人民來講,那就是中國的一個悲劇。

因為我們本來有機會可以走向一個完全不同的路,我們完全有機會!那一次如果說能走向一個其他方向以後,中國今天完全不用吃這麼多的化學食品,不用把今天中國的江山搞成這個不適合人居住的境況。而且完全可以說不用像今天一樣道德淪喪到了全世界人民都不喜歡的這種程度。這個會有更多更多的可能性。

而當時都是因為由於這場悲劇,由於以共產黨為首的盜國賊集團把中國人民推向了另外一個災難的方向。表面的虛假繁榮,用經濟發展,然後讓中國走向這個不堪的局面。所以對中國人民來講,我們失去了一個偉大的機會。那是一場偉大的運動。而以中國共產黨為首的盜國賊集團卻把中國推向了的另外一邊,也是為了維護他們的統治,而讓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走向了今天看上去虛假繁榮這種災難的環境和局面,以至於到今天14億人民已經差不多成了全世界的公敵。這種情況,那麼都是由於當年6.4這個災難的悲劇發生的結果。

所以當我們每次看到這些的時候,想到這些的時候啊,都是無法形容的感受。每一年每一年的過來了,很快很快的,就像發生在昨天。我和外國的朋友,以及現在我們所有的援郭會的一些朋友,私下里問些問題的時候,都是有很多“如果”。

我說過人生是沒有如果的。但是當大家問到如果的時候呢,我就特別想問邱先生和安紅女士和所有的戰友們一個問題,就是在去年6.4 的時候,我在篝火邊,我曾經說過的,我們必須要問一問自己,6.4事件我們在哪裡?我們做了什麼?6.4之後我們又做了什麼?我們能做什麼?就像劉曉波先生已經過世了這麼長時間了,他的妻子還在國內。當時開追悼會的,開這會那會的,各種宴會的多得一塌糊塗,而今天劉霞女士還在國內呆著呢。那麼劉曉波先生在天之靈會是什麼感受?中國有多少個劉曉波?6.4的時候有多少個劉曉波這樣的英雄?6.4有多少無名人士–我說的無名人士絕對比有名的多得多,獻出了生命,甚至導致了整個家庭崩潰,甚至是父母一直到死都不能瞑目。這種悲劇每時每刻都在繼續地發生著。那我們又做了什麼?我認為我自己做的就不合格,我認為各個方面都做的不好。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要問一下我們自己,我們現在是否要繼續下去這種不合格?是否要繼續每一年我要去回顧一下,敬仰一下,然後喝點酒,悲痛兩下,掉兩下眼淚,然後明年再繼續面對6.4這樣的災難日和悲劇日呢?

首先我認為,我們就今天所有的由文貴爆料革命引起的反盜國賊運動就是對6.4一個最好的回報,對他們最好的敬仰。對他們最好的尊重那就是行動。通過我們爆料革命的行動,讓我們所有人都凝聚在一起,每時每刻都要記住6.4那個悲劇給我們帶來的反省,給我們帶來的警示,然後讓所有的中國同胞都知道,如果你們忘掉了6.4,那麼你們都有可能成為6.4那些無名的和有名的英雄一樣,你們會被坦克和被槍,就是你們同胞的槍,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軍把你給攆碎,把你給滅掉,把你給埋掉,把你給燒掉。而且每個人的孩子都可能能成為這樣的悲劇的結果。

    那麼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現在的中國政府,共產黨的政府還有今天中國共產黨政府裡的高官們,很多就是盜國賊,是他們綁架了國家。他們不是合法的政府,他們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權力,他們更不是人們現在發自內心而尊重的權力,和願意被領導的一個政治集體。這個政治體制是有問題的,是老百姓心中不服的和不接受的。這就像夫妻本來是你情我願我們過日子,現在一個是完全被蒙蔽了嘴蒙上了眼睛,穿上了鐵褲衩,然後天天要過日子生孩子。這是不好的,這不是一個夫妻,這是把一個把民族強奸了的政治體制。

所以在6.4的時候,我們應該更多的反思如何地行動。在6.4的時候我們應該更加的重視,首先從自我做起,我們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明年6.4之前的時候,我們問問自己的良心,我們這一年做了什麼?而不是天天念叨在天安門上當時發生了什麼,我參與了什麼…你根本不重要!“我”這個字,任何人,“我”這個字在6.4這場悲劇中根本不存在!就不應該存在!而在反思的過程中應該想到,我應該去做什麼?你應該去做什麼?而不是當時我在哪?我做了什麼–你做什麼都不重要!就因為你做了什麼,6.4才成為悲劇了,很有可能!那麼你應該想到的是,你應該做什麼?我應該做什麼?在明年6.4之前我們該怎麼做?–這是核心!

再一個我想,安紅女士和邱先生,這個你們要想想,你們在澳洲,我在美國和今天能聽到我們這個視頻看到視頻的很多戰友和同胞們,很多是在國外的,幾百萬人,幾千萬人,香港、澳門、台灣包括海外的僑胞們,你們也問問你們自己,如果我們的國家像澳大利亞,像美國,像日本,像加拿大,如果像人家百分之十那麼好,我們願意在海外嗎?如果我們有選擇,我們願意呆在人家的國家嗎?寄人籬下嗎?

我們必須要問一問,我們為什麼今天在西方這樣的環境和社會裡面卻不能開心的生活?因為很簡單,我們的國家存在著問題,我們的國家已經被人綁架。那麼我們今天在想這些問題的時候,必須要問一問,是誰讓我們這樣的,是誰讓我們寄人籬下的生活著。而且我們擁有豐富的物質條件,美好的環境,中國今天所追求的美好生活,是中國1000年可能都達不到。那麼,為什麼在這樣的環境裡面生存我們還不開心呢?

因為我們的追求和嚮往,就是人的尊嚴,和人的安全和公平性,和個人的權利。就是中國的政治和體制,完全抹殺了我們的個人安全和尊嚴,還有沒有給我們一個公平的社會和生活的環境。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呆在西方這麼美好的環境,中國可能在未來千年都實現不了的環境我們還不開心的原因。這是人的本能。

所以6.4事件必須讓我們思考的問題:忘掉我在過去做過了什麼,要思考我在未來該做什麼?要想想未來呆在西方應該怎麼去改變這種環境?應該想想我們的同胞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應該像火柴一樣去點燃他們。這是我一直以來這麼多年我所想所感受的。我是個過去29年沒有做過什麼事情的人,但是我在做準備。未來我將不會讓我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鐘讓我自己感覺到沒有做什麼,是失敗的,或者說是沒有價值的。

我去年開始爆料以來,我認為我的每分鐘每秒鐘都是有價值的。我非常尊敬我自己在過去一年中所做的事情,我也感激所有的戰友在過去一年多里和我共同去追求咱們的喜馬拉雅。

我希望從現在開始了有更高的層次,義無反顧的追求我們的喜馬拉雅,實現法制民主自由的中國,讓6.4犧牲的無名英雄和那些有名英雄們,他們的血不白流,拯救我們在水深火熱中的14億同胞們,像乾柴烈火民主自由法治的追求,用我們的身體,用我們的一切去點燃它。這是我的感受,謝謝安紅女士和邱博士。

安紅女士:謝謝郭先生。

可不可以總結出這樣一句話:就是說擦乾眼淚擦乾血跡,忘掉我們當年個人曾經的成就或者是輝煌,或者是即便是微不足道的支持。那麼我們今天要著重的問一問,我們能為我們的祖國做些什麼?我們從現在開始自己能夠儘自己的力量做些什麼?–我可不可以這樣說?

文貴先生:是的,今天邱博士安紅女士啊,男的帥,女的漂亮,我就有點蒙圈了。看到你們兩個太好了!你剛才說的完全完全是的,非常非常的對,非常感謝,學習很多。

邱博士:聽完文貴的一翻話呢,我的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能在年復一年的紀念紀念了。我們確實應該扛起新的責任了,推進爆料革命,盡快的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這種現狀,我們才能告慰29年前死在天安門廣場上的英烈們的冤魂。這是我最大的感想。

那麼我們知道6月份的文貴先生非常忙,就是面對很多盜國賊及其代理的攻擊還有很多聽證會的出席令。

2019年2月26日

就像有些⼈捐款,「我反對捐款」太對了,我最恨的就是捐款,凡是捐款給你家⼈人給你⽼婆買⾁吃的,你天誅地滅,你買飛機票,從飛機上掉下去,拿人家錢你憑啥買飛機票,拿人家的錢你憑啥買吃的,當然反對,但是如果為了別⼈,為了絕大多數未來的捐款,那是不同的。

什麼樣的事情你有權利說話,任何⼀個觀點,你對此付出過時間,付出過⾃自由,付出過錢,你流過⾎為這個事情,你有資格說話。就像⼀個在社交媒體中有個叫⻘年姐姐⼀一樣,是六四的參與者, 沒有母親抱著腿不讓她衝進去,她也就沒了,咱們就沒有青年姐姐了,估計就是灰煙姐姐了,對吧?

人家有資格說六四,人家有資格說你是不是吃⾎饅頭,你29年了跑沙漠裡頭,汪珉這個流氓,詐騙犯絕對是個騙⼦,汪珉有本事來告我來,還有搞旅遊的吳建⺠你這個垃圾,你嗓子裡面進屎了,這個流氓,你⼲過啥?你蹲監獄咋蹲的啊,沒蹲明⽩啊!跑了了沙漠裡去搞旅遊,我就納了悶了,當那參觀那個塔回去以後能怎麼著?能幫忙六四家屬?能把六四正名?現在網絡發達,還得到那去, 到沙漠⾥看「六四」那倆字?

聽說是六十四⽶,我絕不不相信六十四⽶。聽說花了50萬,我也不相信花了50萬,誰有本事你拿出來我看看。什麼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有資格談論六四,我過去就說,沒有⼈有資格談論六四,只要你還活著的,你就沒資格談論六四。這是為什麼美國移⺠局問我的時候,我說六四這段我沒資格談,我也不想談,我也不希望靠這個給我任何的所謂的加分,如果你非要談我就談,但是我不談,我認為我沒資格談,就這麼簡單。為什麼?

人家沖在廣場上,⼈家死在⾥面了了,咱們這些⼈苟且偷⽣,還要拿人家賺錢去,還拿人家去搞政治庇護,我就擔⼼早晚有⼀天得出事,這事不好。所以說⼀個⾃己追求的運動讓別⼈流了血,你更沒資格說。如果你為這件事流過血,失去過自由,付出過金錢,你有資格說。所有在網絡上討論公益事業,法治基金捐款的,全都是王⼋八蛋,根本沒給別⼈捐過⼀分錢,也沒為中國的法治自由辦過一件好​​事。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不對的放馬過來。

2020年5月5日

還有我給好多戰友說,特別是真正一些六四的英雄,我一聽我的眼淚就下來了。都是六四當年上去的,一給我說話,我就听的出來。一張口我就知道他是乾什麼的。“文貴,六四我們上街。”一句話,那個嗓音就能告訴我,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從肛門擠出來的話,是從心裡擠出來的。我告訴他,像你們這樣的人絕不要說,沒有共產黨以後回去看一看,不允許的。你們一定要參與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建設,但是我們決不求那一官半職,太low了。但我們決不允許再有一次比共產黨更壞的政黨,和政治家再綁架中國人民,讓中國人掙錢要玩命,花錢連玩命都玩不了的這種王八蛋經濟。整個社會都是以謠傳謠,讓中國人完全不辨真相,完全是聽謠、信謠、造謠。

2020年5月23日

美國先賢——富蘭克林的話

我想給今天所有參加爆料革命的戰友說,參與六四活動的人要明白,當年本傑明.富蘭克林告訴他們,“所有簽署這個宣言的、參與宣言的你們要記住,我們必須終生團結在一起,直到實現我們的目標也就是推翻英國的殖民地,我們要獨立要成功,否則我們每個人都被拉出去挨個槍斃。”

2020年6月15日

在1917年當時五四運動的時候,李大釗、胡適你們追求的是什麼?反帝國主義是不是?反日本、反法國、反德國、反西方的列強,承諾給中國人民主,結果你就在64,你就把中國的學生——追求民主、法治、自由的學生,拿坦克給碾了。而且推翻地主你就讓每個人都擁有土地,都可以當地主,還甚至於是睡地主的老婆和女兒。結果你當了全人類上、全世界的荒唐,竟然美國99.7%的人甚至更高,不知道中國人沒有一寸土地,這個土地竟然被一個黨在控制著。

這有多麼的瘋狂,到現在中國還在說“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這種流氓邏輯。你掙的錢不是你的,你的房子不是你的,爹娘的孝敬的權利都沒有,你要孝敬黨。老百姓掙了錢,​​現在老百姓花錢的權利都沒有。你們坐著787,你們一家人有100多架飛機在全世界橫衝直撞。

2020年7月25日

那麼大家看到“新中國聯邦”6月4號成立以後,我們的口號三年來——action action action行動,行動,行動!嚴重的、深深的、影響了整個美國和西方的世界。還有我們Doctor Yan博士說“給美國和人類的時間不多了;”還有郝海東、葉釗穎女士講的“消滅共產黨是正義的需要”。所有這些事情都已經深深的影響了世界,深深的影響了這個世界和美國政府的決策,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在往回看這幾週的時候,再回到蓬佩奧國務卿的演講,我們看到了什麼?美國政府官方滅共這是歷史性的時刻。官方滅共歷史性的時刻,而且是由美國二號最有權力的官員說出來的。第二個,和中國人站在一起共同滅共。這是第一次官方正式定義把中國人和共產黨分開,徹底終結尼克松和基辛格的對共產黨的綏靖主義,官方正式終結。無論從黨、政、經濟、軍事、文化、宗教,徹底跟它分開這是第一次,這是官方的。然後大家要明確的告知,就像對付前蘇聯一樣對付共產黨,這已經很清楚。怎麼對付前蘇聯的?脫鉤、經濟孤立、世界國與國孤立,對你所有的黨和黨員進行不惜一切手段的打擊,包括暗殺、包括無人機給你定點清除。然後經濟、技術、文化的各種交流全面脫鉤,這不是開玩笑的。

最後大家看到這個核心,蓬佩奧先生曾經講的一句話,這句話很少人去重複。但是這裡面我注意到了——天安門事件、天安門事件!雖然大家都不提了,但是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我對天安門事件我太深刻了,就美國人沒有忘記天安門事件,這個是很關鍵的。我們要為天安門事件平反,必須為那些英雄們平反,必須說出真相!就像我們需要冠狀病毒唯一能解決的方法,那就是找出病毒的真相。“六四”這個事件,必須對死亡的人數和所有事情發生的始末找出真相。包括那天坐在現場的王丹,啊那個王丹是吧?你看那個樣跟個豬頭似的,還有魏京生先生是吧,還有誰好幾個人我都忘了好幾個人,他們不代表“六四”嗎,是吧?我們要把“六四”到底誰能代表“六四”?誰有權利代表“六四”?“ 六四”到底誰出賣了那些學生?為什麼有人死了?為什麼還有人活著?活著的人到了美國還吃牛排了,活著的人還活的那麼好,天天搞捐款。現在在香港運動的時候——這是北京“六四”的延續,為什麼就沒有人參與了?為什麼香港的孩子被強姦、被輪姦、被殺害的時候,這些人不發聲了?為啥不發聲了?這是“64”的繼承人嗎?他繼承了“六四”的什麼?

親愛的戰友們,我們這次一定要把“六四”的事實查清楚,我相信很快、一定會!就像在休斯敦領事館查到這些共匪涉嫌美國Antifa的資助、贊助,和大量的間諜黑客活動一樣,最終共產黨的安全部一定會拿出來,到底這些人怎麼離開的中國?離開中國以後都給共產黨乾了些什麼?然後在美國享受著美國自由、民主和牛排的時候,和大量的人民幣、人民捐款的時候,為什麼香港運動發生他們從來不支持香港?為什麼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成立,他們全部都要反對?為什麼幾十年如一日的天天募捐從來不交代捐款的去處?為什麼這些人不替中國人現在的水災和在美國的整個冠狀病毒這種巨大的對人類威脅有任何的發聲?這些答案必須要有的!

然後大家在那塊說:“他們去了, 我們不去。”戰友們,我希望你們搞清楚兩個問題,一個是有些人鑽破了頭要去的,有另外一種人請都不去的,我就是那種請都不去的。我郭文貴在中國國內,我跟誰?我上胡錦濤家不用打電話,我推門就進,你見過我跟胡錦濤有一個照片嗎?我到這個江澤民家去,雖然不像到姥娘家串門似的,但是想去就去,是吧?你見我跟他有一張照片嗎?就包括現在的習近平,他老婆是我老鄉,相距不到8個miles很近,開車兩腳油門就能到吧,最多三腳油門吧。這人也是老熟人了吧?你見我有一張跟她照片嗎?我給汶川地震、我給中國慈善機構,大家看我捐了多少錢?我給多少中國殘疾兒童、孤兒,我捐過幾百次、幾千次、幾萬次錢,包括中國很多明星過去窮困潦倒,我們給多少錢支持,現在成為最牛的明星。你見過我們家和我有一個公開說過嗎?

美國國務院的這個演講,如果我說去一定是第一個受邀請的,但我永遠都不會參加這種演講。不要忘了2017年郭文貴開始爆料說的話:永遠不參與任何政治組織,也不會建立任何政黨和政治組織,這是第一條;第二條,永遠不會在這個滅共的革命當中拿一分的錢和一分的交易;第三個,郭文貴終生不會參加任何宗教組織,和得到宗教組織或社會各個機構給我的任何榮譽。滅共之後,郭文貴消失到山林去,一定會的。

我請大家一定要明白,如果你們想像的那個快樂和不快樂,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郭文貴也覺得不舒服,你覺得快樂的地方,郭文貴就快樂,我就沒有資格在這兒談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我在這個巨大的、一個危險的、具有挑戰的,常人是無法理解的這場滅共的革命當中。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能想像一個人到今天,過去這幾年失去的財富、家人的威脅——母親的被他們給嚇死,兄弟的被殺、妻子入獄、女兒兩次入獄,兩個哥哥現在在監獄,我270個同事被抓、被虐待,1700億的資產被它沒收。你們覺得我要坐在、站在了蓬佩奧國務卿對面那個椅子上,你會覺得真舒服嗎?那是你覺得舒服,那絕對不是爆料革命覺得舒服,那絕對不是新中國聯邦人覺得舒服。甭說蓬佩奧國務卿、川普總統演講,我要坐在前面的時候,坐那兒看他演講,然後點點頭、請站起來,然後就自己就暈倒了。你覺得能成為新中國聯邦的創始人嗎?你見過歷史上所有的人當中——大人物、真正有本事的人,有幾個往前面衝的?還有大家問問,你們見過班農先生和川普總統有一張獨立的站在那兒認真的一張照片嗎?一個都沒有。你見過班農先生跟任何國家領導人站在那兒認真的跟這個人照片嗎?一個都沒有。啊,你見過嗎?沒有。

我最近我給班農先生、還有將軍的領導,我講述中國歷史——越王勾踐的故事。他說那越王勾踐,“你覺得吳王、越王、西施等人,啊包括這王參謀、王參謀長,你覺得誰最棒?”我說“我覺得范蠡最棒。”我讓木蘭、還有戰友們找到范蠡和西施的故事,所有這些英文的給他們看,他們都愛死了。我這邊要聽著毛澤東的歌——“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然後英文字幕,他們一聽哇全傻了,還都帶英文字幕的。哇!他一看文化大革命的那個時候的畫報,哇!好漂亮。啊,我說你看看“萬物生長靠太陽,然後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中國出來毛澤東”然後一看英文字幕,“大海航行靠舵手”,哇英文字幕。然後“啪”跳到了這個越王勾踐,啪給他看看文化大革命、水災死人。哇,對他們太刺激了!現在這幾天他們都會吹哨,昨天我從外面回來,哎呀,那個毛主席“大海航行靠舵手、紅太陽”都會唱了,哇塞。昨天我們的這個做國歌的拉瑞,拉瑞先生特別棒,也到船上來了啊,就那個跟我討論國歌的事兒啊、討論國歌的事。因為我要出去開會要走,所以說我們開到四點半就走了。我也讓他聽了中共的國歌,也很受刺激啊。那麼這些所有這些事情你看一看,大家看一看,這些人有人站在前面去嗎?啥叫譁眾取寵?什麼叫小人?什麼叫名利之徒?古有范蠡,現有N個我們表現…,中國多少這樣的英雄!我們多少默默無聞的付出生命和鮮血的戰友。他們不站在講台上,不站在鎂光燈下,不被人家官員提起來點一點,拽起頭髮往上站一站,他就不是英雄了,他就不是成功了。是嗎戰友們?

我相信我們很多戰友,你會覺得酸的慌、不舒服。親愛兄弟姐們,如果有一天你覺得我要坐在那兒你覺得舒服的時候,那你就真的白跟暴料革命了。如果有這麼多人坐在那兒,你還覺得不舒服,你也白跟爆料革命了。這些人就應該坐在那兒,他們就是個工具。你以為美國人會看得起他嗎?你們覺得美國人真的看得起他嗎?美國人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他怎麼可能看得起他們?這個基本的常識和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基本需要的素質,我們一定要有。為了名利、出人頭地,你像那個趙岩那個孫子是不是啊,沒飯吃的把美國的鹿給撞了,把鹿肉、人家撞死的鹿,你聽到那個叫劉剛的當時爆他料吧?這趙岩撞死個鹿,然後殺叭殺叭回家去,回家去以後然後放在冰箱裡邊吃一個月。趙岩給大家講爆料革命,趙岩給講魏京生,趙岩給講什麼民主、民運,大家還聽?當時他給我說魏京生先生要捐款的時候,是吧?我說要多少錢?他說三萬、兩萬都可以,去國際什麼刑警組織去。後來我說你讓魏京生先生給我打個電話吧。他打電話,我說多少錢啊,魏京生先生?他說五萬、十萬都可以。我說好吧。他叫他那個女同志秘書給我發信息,我當天就把錢給匯過去五萬美元。從那以後魏京生先生再也沒有跟我聯繫過。

是趙岩讓我說三萬、兩萬。我當然不相信他了,這小子拿三萬、兩萬不得跑伊拉克躲起來去啊?那就不是殺鹿肉吃了,不是撞死鹿吃了,這估計這小子不知道幹啥去了,是吧?然後魏京生先生通電話,然後我對他表示感謝,我們就馬上五萬美元,再也沒有聯繫過,對吧?他和爆料革命,我們再也沒有任何溝通。你說趙岩講民主、自由,戰友們你們也在乎。那個火雞龔、雞腿潘,但凡發點推,還有什麼沒毛的豆豆,沒毛豆你們也在乎。啥叫民主自由啊?就是允許別人批評你;就是允許別人質疑你;就是允許不同的聲音在發聲。否則我們不又成了第二個共產黨了嗎,對吧?讓人家質疑,讓人家出人頭地,這舞台不是一個人的舞台,誰能唱都是好事兒。我們多少人都在說,你能做到嗎?共產黨在我們每個人身體上留的毒,我最近更加有深刻的感受。

如果在我們這個爆料革命當中,把自己戰友身體的毒要清理掉的話,真的不容易。無我、忘我、無私、不放棄、不拋棄、不忘記,戰友真的很難;讓中國人恢復到一個人的起碼邏輯思維上,那真的很難;讓中國人認識到這個世界、地球有多大,地球外面還有銀河系、還有太陽係呢,這事真的很難;對大自然、對真相的基本判斷和認知太難了!

還有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真能讓中國人團結在一起,讓中國人意識到:這是中國人可能最後一個讓自己活得有尊嚴、讓自己安全、讓自己得到尊重,讓自己的爹媽、子孫有個基本的、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國家體制太難了。我們可悲的事情,一個十四億的中國,就我們這爆料革命在為中國人吶喊。最後所有人揚起臉往上看著,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是誰呀?是美國國務卿。仰人鼻息呀!等待著人家說要滅掉威脅我們家人安全,強姦、輪姦我們家人同胞,殺害香港這些孩子的這些共產黨魔鬼。我們要等美國人發聲,然後我們中國人以坐在旁邊那個席上為感到自豪,“啊,我被邀請坐在這兒了,這是我人生最最什麼什麼什麼…這個民族已經到了什麼程度了?這是太監,整個民族太監精神的最具體的體現。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有多少戰友能看到這一點呢?如果中國人這個民族的精神都不能獨立,要靠人家美國的國務卿祈求上天保佑中國人和美國人,給我們蹭點飯吃。這魚都高興都想跳上來,它聽著好像是合理呀!大家想過這深刻的問題嗎?這麼多戰友給我發信息,你給我發信息的戰友我請問你,你對美國人很生氣,你對那天很生氣,什麼魏京生啊、王丹站在那兒。

人家王丹和魏京生為啥不能站在那兒呢?最起碼王丹、魏京生比你做的多。如果跟你們很多人比,那魏京生、王丹坐在那兒,公平講那就是應該的。那畢竟王丹、魏京生為中國的民主事業,真的假的也喊了幾十年了。特別是那魏京生是不是?魏京生先生那也是,雖然當時是處理他的事情是我的那個CEO——原國安部局長林強,還有張越。所有的民主、民運包括所有的人,都是仨人處理的,馬健副部長、當時的張越,北京市國保局局長、國保處處長。包括陳小平這些人、魏京生先生、王丹全部都是當時的林強,還有那個跟我來談話的劉彥平。所以說我對這些太了解了。那不管怎麼著,他們也進監獄了、失去自由了。最後人家魏京生再見的時候說,“哎,林強、林局啊,我去美國去吃牛排了啊。”這是林強告訴我的,是吧?還經常給他拿煙抽,對不對?那人家畢竟是為中國喊了幾十年了,憑啥不能站在那?但這跟那狗屁趙岩這幫孫子是啥關係?他是蹭人家魏京生,他是蹭人家王丹。我最起碼我希望我們的戰友,你們不要攻擊王丹和魏京生先生,你攻擊他幹嘛?你有本事你去攻擊共產黨去。我看著王丹那孫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貨就是個騙子。那劉彥平不是說了嘛:王丹接的我,一進一出,王丹保護我來的。共產黨的安全部黨委書記,當年在天安門差點被幹掉,是王丹給送出去的。我壓根就不信這個貨。當時馬建副部長、張越,還有林強,包括那個許永耀安全部長,說過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學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吶?那王丹天天給辦案組磕頭。我們只是要徵求什麼學校的學生基本權利,沒有任何滅共。帶著學生跪下來最早就是王丹。這個貨哪是什麼……?他坐在那,就是對中國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們很多戰友比呀,你別說,那比你做的多,你還真別說,這就是公平。

美國人也不傻,讓他站在那乾啥呀,坐在那乾嘛去?你覺得這件事情給美國加分嗎?任何國內真心想滅共的,一看王丹坐那了,魏京生先生坐那了。說這,你就玩了。我那天,我給他們說,你們這一天最丟分的就是這個。你讓中國人說,你把共產黨推走了,讓他來管我們是吧,領導我們?算了吧,還讓共產黨在這吧!還不如王岐山呢。王岐山一根肛毛都比他聰明。而且我聽說王丹也是支持王岐山的。是吧?這個基本的邏輯嘛。他們去了以後,第一個,永遠不可能他成為中國人的領導。領導中國人的是誰呀?任何一個下屆政府新政府官員,一定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啥魏京生、王丹什麼什麼這個那個的,什麼火雞龔,你愛哪玩哪玩去,這不可能的。人民一人一票,誰都甭想再代表中國人。你不信就試試,你看看去代表代表試試去。

美國人也不能指定代表人,你不信美國人試試,美國人也會遭受痛擊。可能嗎?中國人必須是民主選出來的,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你擔心啥呀戰友們,你擔心啥子嘛,你擔心啥子嘛?你壓根就不相信新中國聯邦說的一人一票選舉。一切都要開始於一人一票的選舉,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

然後,中國必須有一個人民選出的政府和人民參與的中國憲法。那你說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有什麼擔心嘛?那麼中國的政府和中國的憲法,是人民來決定的,不是美國國務卿。你擔心啥子嘛,對不對呀?所以說,你這些不舒服,心中的魔和那種對於物、名、利的在乎,已經讓你完全…… 說實在話,暴露了共產黨的病毒多深啊!你以為給我發信息,文貴我不舒服。你讓我更不舒服。你幹嘛在乎這事呀?共產黨在那,咱都是狗屁不是,甚至隨時都可能成為被火燒掉的屍體,爛肉一個。只要共產黨在,咱全是輸家;共產黨不在了,你什麼都是贏家,你有無限的可能。就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幹嘛你說,你費這個精神,你不高興,你睡不著,你生氣。好像是對文貴親,對文貴近似的,你讓我很不舒服。我們的戰友就這素質嗎?我們的戰友就這層次嗎?這能滅共嗎?滅了共,中國人就會好嗎?中國人讓魏京生、王丹去領導去。那你就讓他領導去唄!你管啥!

我再重申一遍,爆料革命、郭文貴本人,永遠不會參與中國的政治。天誅地滅,如果要參與。那就是世界最大的騙子。我不但這次邀請,我不去參加,永遠都不會參加美國政府的任何官方的儀式,永遠都不會。我沒有任何興趣,站在那去。中國人當中,只有一個郭文貴,和全世界的皇帝、獨裁包括俄羅斯的普京,都是個人多年認識。歐洲的多國領導人,世界宗教領袖,我見的太多了,我從來沒有覺得誰重要過,從來沒有,我從來沒有。中國的這幾任活著的書記,我都見過,包括當年鄧小平,我很小就見過。我跟著我伯伯去鄧小平家去,還吃過飯,上他家去過最起碼兩三次。我都見過,我原來也沒說,也沒吹過牛,現在隨便說說吧,吹一下子吧,你當我做夢胡說八道,囈語吧。從來沒覺得誰多重要,都是正常人。誰洗澡的時候,都得脫了衣服洗,都光著屁股洗。誰每天都是三頓飯,誰家的孩子不是從屁眼拉出來的,都是從女人肚子生出來的,都是男女結合的產物。七情六欲、生死、病老、輪迴,無一人逃脫。文貴就是更早地看到這些真相,才對這些東西看太透了。

……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為什麼?戰友們,你們沒有註意到,一下子把所謂的民運派徹底撕裂了。這個民運派都是想當王的,你看看海外民運,大概有3000多個組織和名字。這三千個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對方弄死啊,都想把對方打成共產黨。一看誰出人頭地,受不了了,你為啥去?據我聽說,美國國務院炸了鍋了,所有海外華人組織領袖,除了梁冠軍之外,基本都要去了。我估計莊烈宏這孫子都要去,代表烏坎去,曾宏代表肛門黨,要代表去,但是我相信天津大驢臉不會去——對不起,不掛天津啊——大驢臉,她是不想去,丟人,拿不出手。——咱們得娛樂一下哈。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你想到接下來,你知道這個夏業良、郭寶勝、還有什麼吳建民這孫子,公鴨嗓子,還有什麼胡平,聽說胡平也快自殺了,快自宮了。胡平啊,這些人火雞龔啊,那得掐得多厲害啊,還有我不能說的幾個幫派啊。中國人別的本事沒有啊,這種內鬥的本事天下第一。這叫做桶蛇,桶蛇文化,放在一桶裡邊的蛇,互相咬,互相吃。戰友們,你們說在乎這個,這是今天我直播當中,相當相當要跟大家說說的觀點,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不要再發生。

2021年1月17日

(郭先生看留言)頭一次聽見對六四深刻反思,是的,非常要反思,非常要反思。我就是一個最重要的,我親身經歷的事情和看到那裡邊被關押死亡。我從來沒給家人談過這個問題,我到現在都很納悶,為啥我家人從來不問我在裡面我受了什麼罪。我家人也從來不去聽我在裡邊的事情,不敢面對家人啊。所以說有時候人是很孤獨的,就是七哥受過這麼大的罪,九死一生。沒有你最親的人跟你自己家人來問你這事情。當然了,你也不能到處吆喝去。所以說這就是人吶,當你乾一件事的時候,你在乎別人的看法或者說你要在乎什麼回報的時候,你一定會失望的,一定會失望的。

(郭先生看留言)黃四郎戰友,躺槍王,唯快不破,拆牆建築師。爆料革命閆麗夢博士一定會獲得諾貝爾獎,堅決不要!如果閆博士她要了諾貝爾和平獎的話,我永遠我不會再提她一個字兒。爆料革命這個事業上,滅共事業上,任何人主要是想去要個名啊,要不利呀,這個什麼狗屁諾貝爾獎,那簡直是太low了,太low了。所以當我看到什麼大師啊,講了半天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呀,在乎自己所謂的榮譽呀,那都是扯,這樣的人你根本不用搭理他。一個狗屁你要了你說那個諾貝爾和平獎,你死的時候燒你的時候多燒倆小時?還挺疼的呢,多燒倆小時,有什麼意義呀,當飯吃,你能賣了他嗎?

推薦閱讀: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閻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英國倫敦喜莊園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聽寫組戰友!

相關閱讀鏈接:《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標題和鏈接匯總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