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我也永远不会怂恿任何人牺牲自己的家人和生命,去跟那些盗国贼们,和所谓你们反对的共产党们,去和那些人拼命去,然后自己在美国享受这种豪华生活。——郭文贵2017年8月24日

现在我们主要力量是用病毒事实和真相,以美灭共,以法灭共,全球的联合灭共,全球的自动灭共,你们最好做的就是传播爆料革命真相,在安全的情况下,同时不让病毒把你感染。我让你们所有人都活着,一个都不能少。最后一分钟,体制内的战友就像拿下孙力军一样,拿下中南坑那几个人的时候,然后在,或在哪一场大火的时候,你们就全出手吧。——郭文贵2020年4月19日

战友不要轻易地暴露,要安全,不要影响家人。每个人都要在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支持爆料革命。新疆的这位战友在病毒期间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这都是生存力极强的战友,也是郭先生崇拜的人。——郭文贵2020年12月11日

有潜伏在爆料革命内部的人,如果你被拿下了,那是你不坚定。我们有被潜伏的人给陷害了,这种事情太多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误区,我三年前就说过:欲速则不达,急功近利,过于幻想化、理想化。爆料革命绝不能走上这几个邪路。特别是我们绝不能让战友们成为牺牲品和武器。保护每一个战友,在每一个战友能够承受的情况下参与爆料革命和灭共。一切以你家人安全、你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不要失去自由和流血。我们绝不会让战友以身来试共产党的凶残,更不会让大家拿着钱投入无底洞之中,这就是爆料革命。——郭文贵2020年12月18日

上天让谁亡,让谁就变疯狂。我们希望共产党疯狂之前,别把好人带走, 别害那么多好人。战友们在你安全的情况下,让更多的人知道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让大家知道共产党正在干啥。——郭文贵2021年2月6日

封面图文:战友不要轻易地暴露,要安全,不要影响家人。每个人都要在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支持爆料革命。郭文贵2020年12月11日

2017年7月24日
我们大家千万不要像易租宝和泛亚一样,被骗而死,被骗而亡,被骗而家破。有的人被骗了,想家破都破不了,想死都死不了啊!这个头两天这位老兵们给我发的信息,我再次重申啊。这位老兵我相信你们都能看到,就是头几天发呢个呢个呢个,我再次重申郭文贵觉对反对一切暴力。任何有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任何一个有良智的,都要好好看看历史。

咱海外有人鼓动暴力,你去看看鼓动暴力的人他什么样,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他有没有向对方扔过一个塑料瓶子,扔过一个手帕,就这样(轻柔地演示)啪,扔过去,有没有?哪怕把一个巧克力扔到对方嘴里,有没有?啪,扔过去,没有!大家要记住,凡是在海外搞民运的人,叫你捐款的他一定是骗子。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民主斗士是靠钱,来真正的搞到民主和自由以及法制的。从来不张嘴,人家是用自己的智慧,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自由,感动了所有人才在一起的。没有一个人天天喊着上街,他自己不上街的,从来没有。

不要说马连德,路金,咱就别提了这些人,什么曼德拉,都不用提了,昂山素季。千万记住昂山素季她发动一次暴力革命,她早就没命了。曼德拉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搞,马连德,路金也没有搞。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凡是让你捐款的,全部都是骗子!任何人!即使有一天郭文贵要是和你伸手的时候,一定记住,郭文贵疯了,成骗子了。还有一个鼓吹不暴力的人一定是居心叵测的。

我不管我的朋友,不管我的家人,任何人只要你是煽动暴力,我是绝对不支持的。激动了,激动了。因为我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好了,现在中国这个国家不能乱,也绝对不能有暴力,而且暴力一定没有好下场,关键是死的人是老百姓啊!不是我们,我自己怎么都可以,但我们不能呼吁老百姓上街,不能呼吁老百姓搞暴力去。

我们可以和平抗议,我们可以合法的进行集体抗议。比如说我们真的把车停在马路上,停三天,四天,没有人能么着我们,这是法律呀,但我们不能用暴力去革命,那一下子就给了盗国贼一个机会,就把你们给突突了。谁想,你自己去被突突去,你别让别人挨突突啊。所以文贵今天再次重申,文贵坚决反对任何暴力,坚决反对任何向社会募捐的,凡是募捐者我永远不会与你为友!

而且我不希望任何人利用郭文贵的平台,鼓励别人去暴力。上街游行不是暴力,绝对不是暴力。而且游行…大家一定要记住,游行一定要合法化。当年法轮功为什么震撼了中央,就是法轮功学员围住了中南海,来的时候中国情报系统不知道,来无影,说走的时候去无踪,而且垃圾都不留,把他们给吓住了。

这个安全部的人跟我说,他们全傻了。说这个组织来的时候站在哪儿,走的时候垃圾带走,去无踪。来无影去无踪。后来法轮功就像什么石涛这人一出来,整个法轮功全毁了。大纪元什么的全毁了,李洪志先生的名声全部毁掉了,一下让人看不起了。如果当年法轮功保持着那个纪律,那个震撼性,那就了不得了。这盗国贼王岐山先生他只能到秦城监狱当六号的号长去了,肯定不是纪委书记。

现在大家看看我们中国政府最希望就是有些人站出头来收拾你们,所以说那个老兵说的哪事儿,我告诉你们,绝对不能干!你们会把这些老兵都毁了。你一个人的行动,你暴力是你的事儿,你带那么多人你上火车上,你咕咚一下子,那可了不得。坚决反对,包括你们要采取的那个到哪儿去来一下,老兵们你们千万千万不要这样。因为那样的结局就会让中国的民主进程再推后十年,甚至三十年。

我们要争回我们做人的尊严,不要被当成猪狗,我们为我们未来的子孙们,让他们有起码的安全。真正的达到依法治国,而且不是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我们一定要冷静,我们一定要团结,我们一定要诉求,不能停下来。所有很多国内的想,这不关我的事儿啊,跟我啥关系啊。我照样吃喝,发工资,你走着瞧,你所有干的活就在几次股票危机,金融危机中都会变得什么都没有。你白工作,你白辛苦,你的房子,所有的东西都会没有。这就是文贵要争取的。

2017年8月24日
我也永远不会怂恿任何人牺牲自己的家人和生命,去跟那些盗国贼们,和所谓你们反对的共产党们,去和那些人拼命去,然后自己在美国享受这种豪华生活。改革派、暴力派跟我半点儿关系没有。我完全都听不懂,我不知道什么叫暴力派,什么叫改革派。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暴力运动,什么叫民权运动、自由运动,跟我没关系。

像香港的那三个小伙子我就佩服,我就佩服,我认为那就是伟大!他就代表了正义,代表了行动。这三人,他骑在我脖子上,拉到我头上,我都感到莫名的荣幸。而不是像这个滕彪律师一样,瞪眼在那放嘴炮,打着人权的幌子胡说八道。人家香港的这个搞人权、搞民权、搞民运的人,人家是做得多,说得少。我们从大陆出来的很多人真的是放横炮的多。口头主义多,口号主义多,出了一堆概念主义多。全人类的所有的词儿都快用完了,几乎没别人机会了,剩下的都是胡编乱造了。

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对争取民权、人权,对自己的尊严的保护。人家喊的口号就那三、四个,咱们海外组织上万个,搞了二十八年,六四的时候搞个纪念活动才去几百个人。所以说对不起了,我真不知道这海外什么改革党、暴力党、什么什么…天天抓特务,天天抓内鬼,咱们这反盗国贼还没开始呢,海外的人就掐成一锅粥了。还反什么盗国贼,自己就把自己咬死了,互相掐死了。

我们现在面对的很多人,(如果)就这些人要是回到国内去,要管理中国人民。那中国人民绝对不是回到石器时代了,回到原始时代去了,连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这些拙劣的、丑劣的行为,滕彪律师,人权律师,打出反共反极权反独裁,就你这比独裁都坏。你反独裁呢,那独裁说你滕彪乱伦你母亲了,乱伦你女儿了,你什么感觉啊,你能拿证据吗?

郑介甫和谢建生先生这两个流氓通缉犯,竟然和『博讯』的韦屎和西诺在自由的土地上瞪眼说瞎话,连起码的常识都能看出来,过去两三年和这次说的话,有一点儿能对得上的吗?拿出一个字了吗?没有。这点儿功力,这点儿正义的判断的能力都没有,还要给十四亿人民未来,给十四亿人民安全。

我说实在话,我看到了很多所谓的大佬们,我宁可让盗国贼再统治我一千年,我都不会让你去管我。盗国贼统治我呀,我还有点儿机会,你们要是统治我,我估计我连今天爆料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看看滕彪还有这个郑介甫、谢建生、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立这些动作,我们海外的这些弱势的、被残害的这些老百姓,谁有能力能把你们这些人的谎言戳穿啊?

郭文贵今天就是一个试金石,就是一个照妖镜,我已经照出了所有的海外的这些人,我们未来能走多远。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能照出来所有的海外(这些人)到底能干什么。谁是什么人,谁想干什么。一个小小的五毛,到了外面的“蓝金黄”计划,然后就是有一点点骗子性的许诺,就把我们打的稀里哗啦。

现在海外就是夏痔疮、张痔疮、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狸、郑介甫、谢建生、梁冠军,就这样的人大肆嚣张,滕彪还都打着人权律师,还打着人权。我说实在话,我最近几个月的感受啊,昨天我跟一个美国的律师说:我非常地庆幸,中国从六四以来到现在,没让这些搞民权、人权,滕彪这样的人来染指中国的政治,他们的染指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和悲哀。

咱们任何一个有点良心的都要去听一听去,看一看去。有些人就甭说是管一个镇一个乡了,连个村你都管不了。癞蛤蟆李这些人能在这个自由世界里,跟有着让自己所谓骄傲的那些什么『清华』、『北大』的那些教授们混在一起。像那个什么神棍石涛,那个屎涛,这样的人有几十万的订阅量,还没有人敢对他提出任何的反驳和指正。

就这一堆人混在一起几十年,骗着海外的老百姓,一次次这样,那样的,变口号的募捐,变了口号的所谓革命,变了口号的所谓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戏,各搞各的名,各有各的私心。怎么可能给我们十四亿人民带来正义、公平,更不要提人权、法治了。谁守法了?滕彪先生他连乱伦这词儿他都能说得出来。他守法吗?他还叫律师?

2017年11月12日
没有郭文贵, 你哪有人关注你啊, 谁知道你是老几啊,很多大陆的朋友, 今天刚才那个大陆的朋友说了,“嘿, 你说你怎么还跟他们对上话了啊,那有几个人, 谁知道都是干什么的呀”,是啊, 但是这些人他自不量力啊 你看他满嘴在那儿乱喷的样子, 我真是很失望, 很失望。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啊。

还有一个, 你说这,我说反对募捐, 最近好几个人跟我说,“ 你老反对人募捐干嘛, 你得罪人,” 我反对募捐咋啦, 我反对募捐。 天天搞捐款, 28 年啦, 多少捐款了, 几百次上千次吧,干过一件人事吗,捐的钱去哪儿啦,开完会谁落实啊,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哪有这样的事情啊,一回回的捐款,捐完款开会, 开完会,吃完,喝完走人了,啥事没有, 这不比你们恨的共产党, 你们恨的盗国贼还可恶吗?啊, 捐钱,叫人家一回回的捐, 捐完以后没事了, 吃完喝完走人了, 还有这种事情,还要继续捐,捐款有道理, 不捐钱不能革命, 你这什么玩意儿吗, 这是。 

文贵接受不了, 让我这个说着昧良心的话,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我觉得怂恿别人当烈士,叫别人去爆料, “郭文贵不爆料, 我们就去怼他”, 你看你算老几。 哎呦我的天呐, 我听到我简直是, 真是癞蛤蟆系蝴蝶结, 真是装绅士呢, 啊,真是, 还有一些人吧, 一说话就是生气, 就像是真的是我说的那个, 像个打火机, 拿着打火机到处找汽油那种,天天就是, 一说话, 就是  “ 啊 啊 啊”,天下都不行, 就他行,

天下都是笨蛋,他聪明,啥都懂。啥都不懂,说话你都不知道有多可耻,多无知。我今天看了曹长青先生这个节目,感触颇深。这么多有才的人怎么都到海外来了呢?哈金先生,啊,这些人怎么都到海外来了呢。但是呢,今天曹长青先生说起的话我觉得说的非常好。就是文贵,我不要求任何人为我做什么,你们爱做什么做什么。我没资格要求,也不应该要求。这就是文贵,啊,我没资格,永远不会要求任何人。

谁也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人。甚至,如果跟自己没关的事情,都没有资格去评价。因为你的评价是非常片面的,你是取决于一个最简单的一个自我,自我生理的感觉,和一个很狭窄的一个信息来源的判断,都是不公平的。所以说不应该,除非是事关你本人了,你可以做出评价。这是为什么我觉得,像深泽呀先生啊,小明呐,还有现在安宏啊,郭宝胜先生啊,他们这节目都做的非常非常好,因为它里面没有那么多个人观点,而且也不牵扯的评价别人。

我觉得任何作为,说反不反习呀,什么的。这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去反去吧,那又有很多人说郭文贵又不反什么什么。你说我真的,上去给你两巴掌,那你有本事你去反去不就好了嘛,你去啊,反呐。要推翻,那你去呀,快去快去啊。你干嘛要让我去呀。我小的时候我在学校,我是一天不打架我就睡不着觉,经常被我揍的学生揍是什么,老说,诶你去干什么什么,我上去就一个,一个大巴掌。啊,我就是揍他,你咋不干去啊。

我们小的时候老爱去旁边的地里去偷黄瓜吃,我们的同学说,诶,去偷个黄瓜去,去指示别人。我上去就是揍,马上你去,你自己偷去。你不偷回来我还揍你。你问什么说自己不去做去啊,是不是?现在说,我不能就上去就打人去了,但是我一看了还是生气。诶。啊呀,所以我挺怀念小的时候,这个,睡马路上,吃百家饭,啊,想干啥干啥、天天打架特别开心。留完学以后,打完架留完学以后,这个,马上能停下来,啊。

更加珍惜生命,然后更加厉害,下次知道怎么打了。在战场上的感觉是挺好,啊。现在吧,整的有点儿文绉绉的现在。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啊,你像这个吴征啊,杨澜啊,这两个人呐跑到这个美国来,无恶不作啊,无恶不作,这个把其中一个美国官员的这个书啊把这个这个书给人家拿去中文翻译,说我给你翻译了,啊这版权我买了,我老婆是中国名人,我让我老婆采访你,然后啊,还多次采访你,在哪都行,

你说这什么卑鄙的人啊,这在我们小时候,就这种人那简直是揍扁他,你说就这种人说这种瞎话,去这么诱惑人家美国人,他就说,你知道我老婆跟彭丽媛女士多好嘛,我们!每星期两到三次吃饭,就像干姊妹一样,习主席每周要给我打个两次电话,有时候甚至要见一次面,你说这话都敢说出来,就这还在美国打着蝴蝶结,穿着燕尾服然后到哪去啪啪啪啪的,还在那像人像样的,哎哟,还搞媒体,你说灾难不灾难啊,

有本事的那些所谓迷宫之们,你咋不攻击攻击他去啊,你咋不去评价评价他呀,你逮着文贵来攻击了,我这九个月做的事情,不希望得到什么这样评价那样评价,但是我自己良心,我自己我有评价,我知道,谁要能超过我郭文贵,我就给他磕头,我佩服他,如果你这样子还能活九个月,我也佩服你,我给你磕一个,世界上,唉牛啊,他怎么吹也吹不死,他毕竟还是牛,吹牛吹不死,最后一定是被牛皮给绷死,我觉得真正吹牛的人最后都给牛的屁给绷死了,没几个把牛吹死的,你再怎么吹也没用,

因为这是个基本的一个真实,这真实,有些人啊,自不量力,更没有道德底线,更重要的事情,有些人背景不简单,看上去简单的事情,背景是不简单的,事实上,这些人是在跟国内的盗国贼们,和那些复杂的人,有着复杂的关系,这是本质啊,这是本质,推友们都务必小心呐,务必小心,那么接下来文贵还是说,三四月份前不会爆料,我希望我不爆料就能实现郭七条,那我就太爱我自己了,那我就每天想办法亲我的左腮帮子右腮帮子了,那多伟大啊,那我可以称我自己伟大了,那要是说郭文贵不爆料了,中国开始依法治国了,

中国这推行郭七条了那我这个我郭文贵我真的每天得这么么么么的(亲手背)亲啊。这多棒啊得,所以呢,我向所有推友们说,不战而屈人之兵,还有尽可能的不要让任何人为所谓的我们追求的这个理想去牺牲。文贵不希望推友为文贵做任何事情,我也绝对不希望任何推友为了文贵,而被抓,被喝茶,甚至被伤害,这是绝对我不希望的。

如果你真的要拿文贵当个人当朋友,我希望你们一定要记住,文贵绝对讨厌,不希望什么,文贵啊,能拯救中国呀,伟大呀什么什么,那就是扼杀(捧杀)文贵了,如果任何一个喜欢文贵的人,愿意和文贵交朋友的人,就把我当成最正常的人,啊七情六欲我一样不少。而文贵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就是普通到了大家就是说所有人的毛病没有的,我可能都有。所有人优点都有的,我可能真没有。

我就想做真实的我,我不图任何钱,任何权,永远不会甚至搞政治,我恨死政治了,我就看着这特朗普总统,你说这好日子过的多好,当个总统干嘛去啊,累死了七十多岁的人,到了亚洲,勾心斗角的,很多这个背后的故事,我都知道,跟你们大家电视上看到的绝对不是事实,多可怜呐,干啥呀,我绝对不搞政治。

2019年9月29日
小皮匠:还是我刚才那个问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去帮助香港人。我们自己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郭文贵先生:原来我有个想法,现在回答你呀。我过去一再说的是,在自己安全,个人能力能承受的情况下,去支持香港人。但是现在根据昨天晚上的情况发生,我初步有个构想,这不算是我的建议。我觉得我们当然了传播香港危机真相,这个是真正的得到了很多香港同胞的感激和港人的心,也确实对他们有效。

这个是第一重要,第二重要,我现在正想,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让战友们买一些英国的防割衣,以色列产的那个防毒帽呀,还有日本产的那个防毒面具,还有所谓的猪嘴的口罩啊,还有一些安全的合法的自卫的武器。怎么能送到他们手里边,因为现在香港买的东西到了那都给扣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就是现在我们怎么呼吁香港的同胞,在内部的,怎么能让不被控制的情况下,把这东西给他们。当然了我现在做的事情是他们管不了的,但你发动战友去做的时候,如何让这东西能有效的去。

比如我们路德发起了,我给大家买了1千个帽子,1万个猪嘴,送过去。你咋送过去?我在想这个问题。就现在我们肯定要有行动的,现在没有具体,大家别行动。咱们大家谁有好的建议,谁有好的方法,能把这些东西送到前线的时候。我们大家发起一个集体行动,在物质上资源上支持他们。

钱的事情,关于钱这块,香港一定要找一个,因为大概30个组织吧,他们之间也有矛盾,也不是铁板一块,30个组织里边不都是好人,有很多都是坏人,穿着马甲的所谓的小骂大帮忙的。怎么能把东西送给30个组织还有老百姓的手里边。接下来我们考虑要捐款。

昨天我考虑,最起码我知道现在西方有几个大的国家级的所谓的NGO组织,想给香港捐巨款咱们法制基金也要捐巨款给他们。但是怎么捐,我们捐钱不能变成犯罪,你资助恐怖主义这个罪很大,你知道的,这不是开玩笑的。

比如说路德先生给香港的某某某捐了100万,结果他第二天就被定为恐怖组织,说有刑事犯罪,路德先生在美国就被定为支持恐怖组织,这是马上生效的,马上管用,这是很大的问题。所以说我们如何找到一个,能买一些他们的战用品,放他们手里边的方式,和如何能把大家的钱集中起来,能送到好人和有效的人手里边,而不牵扯到战友,正在探讨中,但现在还没答案,大家一起探讨吧,谢谢小皮匠。

2020年2月15日
求求战友们:守得住孤独,这是要命的事儿,不要那么早的冲出去。在不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不要和任何人斗,不要和任何人玩儿命,也不要冲出去。一定要等到…会有解药的,会有解药的!解药会出来的!解药出来就没事儿啦!等到解药吧!明白嘛?兄弟姐妹们!

2020年4月19日
现在我们主要力量是用病毒事实和真相,以美灭共,以法灭共,全球的联合灭共,全球的自动灭共,你们最好做的就是传播爆料革命真相,在安全的情况下,同时不让病毒把你感染。我让你们所有人都活着,一个都不能少。最后一分钟,体制内的战友就像拿下孙力军一样,拿下中南坑那几个人的时候,然后在,或在哪一场大火的时候,你们就全出手吧。

这个时候千万别冲动啊,我不能再看到咱们的战友像我哥和家人那样遭受那样的痛苦。我太太现在经常晚上睡觉就一激灵醒了,她每次醒对我心灵都是个打击。我们俩儿偶尔在一屋,我天天晚上看手机、打电话她受不了,她偶尔到我屋里面亲热睡一晚上,她这个一激灵啥的,原来从来没有,就是她被抓起来以后这样。我女儿天天晚上这样,我这么大一闺女了,有时侯一提到这的时候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一声也不吱,从来不不跟我讲,说爸爸他们对我挺好,挺礼貌的,从来不跟我说。我不希望你们任何战友的家人承受这样的遭遇,看到我的哥哥受刑回来,我人都不认识了,整个人回来,我嫂子头发一根都没了,瘦得都脱相了。

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这样,战友们,我呼吁你们不要冒险。冒险上G-TV直播,如果这个直播能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危险,你绝对不能直播。我求求你们了,一个不懂得的保护家人的战友,一个不知道保护家人和如何保护自己的人,你不配做我们的战友,我再求你们,这个时候不要被染上病毒,不要让家人染上病毒,照顾好爹妈,照顾好老丈人、丈母娘、兄弟姐妹们、孩子。

只要这些当官的不出来,他们不带着家人出来,中国的习近平同志、王岐山同志、常委们、中南坑的人没有带着全家人出来,美国的总统没有带着全家出来,你们都不要出来。咱的命也值钱啊。剩下事交给文贵管。你看我们每天在干啥事,G-TV是啥概念战友们,你们想过G-TV什么概念吗。

2020年8月8日
还有,我要说的是,最有钱的中国老板和有钱的官方的人,真正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就这三个国家,第一个国家新西兰,第二个国家就是日本,第三个国家就是英国。所以说你看看,你要把这个做好是多大?咱先别说你能干啥,你先把这两样你能干的,你自己觉得团队凝聚,拓宽视野,让所有人更加的了解、相信咱们日本樱花团,这是你能做的,完全取决于你;第二条,帮助战友,获得更多G系列的赚钱机会,这个你也能做到的,这是你、我能做到的,这是核心的;第三、第四个,你知道,第一,三个,想尽办法在日本增加媒体爆光度、影响力,增加社交媒体的各种办法,传播爆料革命,在你安全的情况下,这是你能做的;第四个,别讲日本太多深层次的问题,我不希望你们讲这个,什么五眼联盟啦,什么,我觉得真的,你们管不着也影响不了。我觉得你们做这四个最核心的是什么?在日本建立强大的、任何国家很难做到的,未来G系列的生产、服务,亚洲的基地。你把这个做强了,你手里有一百亿美元、几十亿美元,村长、PEACE,你们可不要吃西方的,你们吃全球的,对吧?想干啥干啥。这个世界上有实力你才有话语权。那美国为啥那么欺负日本?因为它有实力啊,所以你们要把自己经济强大、队伍强大、平台强大,让所有的日本战友看到,哇噻,跟着你们樱花团有钱赚,有未来、有安全,我有事你能保护我。你没这个能力你别说话,三个月以后你就消失了,半年以后你消失了,一年以后你消失了。没有共产党以后的日本,可以这么说吧,是在亚洲,日本和韩国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地方。现在你要培育这个基地,你要珍惜这些战友,创建自己的、一个让战友生存的和发展的环境,这是核心的重要,谢谢。

2020年12月3日
再次呼吁信爆料革命的,做好三个准备:1/ 病毒恶化,2/ 疫苗出现新灾难。活着,病毒会更惨、更严重。所有战友,如果你还有能力,在你安全的情况下,多度度同胞,或者你身边的任何人类,人类能帮的都要帮,要站在更高的角度,这就是合格的新中国联邦人、爆料革命。3/ 新中国联邦投资者、各农场战友,大家要凝聚在一起,凝聚团结的人气比什么都重要,遵守契约精神,这强大了,才会安全,在这个基础上,保护更多人合法的财产。

2020年12月11日
昨天去日本的一家人找到了一份工作。他找了一家又一家,最后找到了做不锈钢的企业,这个老板听了共产党的宣传,说爆料革命是骗子等等,他问战友为什么相信爆料革命?战友激动地讲完后,老板说,凭你这么相信爆料革命,我就留你做这份工作,处理与中国未完成的业务。所以坚持有多么重要。一句话就决定了你的命运。这也是给爆料革命作出重要贡献的战友。国内的战友不可能全跑出来,做好准备,弯下腰来,躲开病毒,躲开战争,活下来就是赢家。战友不要轻易地暴露,要安全,不要影响家人。每个人都要在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支持爆料革命。新疆的这位战友在病毒期间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这都是生存力极强的战友,也是郭先生崇拜的人。凡是创造力极强、生存力极强的,郭先生都崇拜。

2020年12月18日
有潜伏在爆料革命内部的人,如果你被拿下了,那是你不坚定。我们有被潜伏的人给陷害了,这种事情太多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误区,我三年前就说过:欲速则不达,急功近利,过于幻想化、理想化。爆料革命绝不能走上这几个邪路。特别是我们绝不能让战友们成为牺牲品和武器。保护每一个战友,在每一个战友能够承受的情况下参与爆料革命和灭共。一切以你家人安全、你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不要失去自由和流血。我们绝不会让战友以身来试共产党的凶残,更不会让大家拿着钱投入无底洞之中,这就是爆料革命。

2021年2月5日
郭先生直播内容整理VOG事件进展

郭先生表示,各种情报信息,最近国内喝茶的都是过去跟VOG、Sara有联系和VOG的汇款者、写遗书的战友,他们都被Sara给出卖了。Sara团伙图财害命,让战友写遗书、填表格,就是弄清楚个人信息,当战友消失,钱就是他们的。现在竟然跟扫地生RPG联系,推荐共产党的油管频道给大家,而且还推出了搞保险的律师,还搞网站,要发行S-Dollar,S-Coin。

警察对战友直接说,在VOG原来干什么,那个义工组,有没有投资椅子。被警察、国保喝茶、被殴打甚至以生死威胁,失去自由,全家人受到威胁,还有被判八个月,很多战友付出了代价。战友接下来被威胁录视频,学豆豆,学Sara,海洋骂郭文贵,要退款,支持Sara团伙。在这时候很多战友,还坚持自己的信仰,还以这种态度对待新中国联邦,郭先生觉得,为这样的战友奋斗、牺牲都值得。郭先生希望,国内的战友有任何需要,在安全的情况下,保留证据和我们保持联系。

2021年2月11日
简体中文:对,我看就是路德先生经常讲,他讲的东西很多,但是每一期你说得都很对,但是外国人他不可能每一期都看,甚至他还不看路德访谈,我们需要一个系统性的把散碎的这些东西整理起来,尤其是我们整理这些东西当中最好能够把我们中国人也是受害者这一个主题深入进去,我们一定要掌握着这个病毒真相的话语权,这对我们中国人未来说太重要了,因为这个病毒之后未来相当很长的时间里,外国人他可能不知道你爆料革命,也不知道你路德访谈、也不知道你什么119,他们就知道病毒是来自你中国人,你要在后期它影响太大了、太坏了,我们这个必须是我们只有我们中国人才能去做,所以我们这个系统性的东西最好能够帮助成为一个大纲,后来如果有人再去拍电影或者写书、写小说,他们都能够以我们为蓝本,接受我们中国人也是最大受害者这个主题,这是我的就是最担忧的一点,不知道郭先生这个建议,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简体中文您说的时候我就在思考,实际上你今天说的话是昨天晚上和昨天下午国内的很多的体制内的朋友们给我发信息很多人都在这么说,因为这关系到所有的人、子孙、未来和中国人在国际上生存的安全和形象的问题,而且我们目前在世界上的影响还没有像大家想象得那么大,我们应该扩大在国际上的影响,非常非常的好,非常非常的感谢,我们一定会在G-News上马上开辟这个专栏,我也希望您有更多的时间在安全的情况下来参与这个事情,非常感谢简体中文先生,非常感谢。

2021年2月20日
我坚信魏丽红、魏修竹、陈其生(龟头洋)、PJ潘以及Johnathan是完全有预谋的伪造文件、伪造合约,充分的用虚假传递的信息,将钱汇入到个人账号,和挪用、和他用、和贪污。我们也坚信,他们利用了有预谋的一切手段,让战友们写遗书的手段为的是在和共产党的合作,在国内让很多给她付款的战友、被欺骗的战友让他们被共产党陷害甚至是杀害、消失,以合法的获得她们在美国在个人账号和原所谓的假VOG以及May Wind公司和G-servers公司的财产。

后来经我们发现了以后及时制止减少了战友们的被伤害,但是很多人后来传来消息,被喝茶、被抓捕、被消失,甚至有人失去了生命。教训是惨痛的,七哥愿意和联盟委员会和爆料革命承担这个责任。我们一定为你们寻找回你们的公平,减少,为了减少现在这个事情的发生,我和联盟委员会的所有委员昨天晚上进行了商量,联盟委员会会成立一个专门的公司将所有战友们汇到VOG的钱和凤凰农场的参与贷款项目的钱、由她代收的钱全部把债券债务、义务转给这家公司,由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代表这些战友去向魏丽红等人参与刑事诉讼案子,但不管任何情况下,所有战友汇给VOG的钱、所有战友汇给凤凰农场May Wind公司的钱和其他农场经过联盟委员会指定付给他们的钱,一概由七哥和联盟委员会承担一切责任。任何情况下不会让你们失去一分钱,即使魏丽红被抓以后资产损失这些钱,七哥和联盟委员会全部承担,原来对战友们所有的利益配套联盟委员会一分也不能少,请和联盟委员会联系,请和你们所在的农场联系。你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以下三条:

第一个,必须无条件的,要向你所在的农场,提交你所有给VOG,包括May Wind和魏丽红个人账号所有来往的银行信息。

第二,需要你签署的文件,你必须无条件的提供真实的背景和信息、个人信息,和无条件的配合。

第三个,在未来的诉讼当中,无条件的配合,你所能在的、在你安全的情况下,你的出证权利,你必须要有。

在这个合约当中,联盟委员会会起草一个由律师和法务部门合规的条约交给你们、交给你们农场,有农场传达你本人,请你们认真地负责地和你们的律师和家人,核实后自愿地签署这个文件,授权和转让这个债务权利,剩下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再管了,你们将得到你们所有应该得、以前想得到的东西,都会马上得到! 剩下的法律纠纷就不要再管了,至于图桑还有凤凰基地任何人不要再去那里了,不要再去开车远程,七哥受不了!看到你们在那里要钱受不了!我们是要求体面的生活,不仅要灭共,我们要体面的生活,你们风餐露宿七哥受不了!你们全撤回来,你们的钱、损失一概由七哥负责,你们所有的应该有的公平和对魏丽红、魏修竹、PJ潘,所有人应该有的所要的对她的惩罚,由美国法律来进行,她绝对会进监狱。

2021年4月11日
我们兄弟姐妹们,我们绝对不要天真、单纯和自欺欺人地认为你现在G系列投完了以后你就可以赚一大笔钱,你就过上富豪生活,绝对不可能,千万不要欺骗自己。这个企业想挣钱它要经历很多很多过程,咱不是所谓的皮包公司,你必须经历像G-TV流量、功能完善、团队建立、市场营销,最后符合盈利条件,然后上市。

我们最大的危机是什么?就是共产党持续存在。它就是我们的危机,共产党没有了,那就是我们是天下最大的机会。一点儿不夸张地说,那个时候咱是真是咱也可以上月球上、火星上去转两圈去,咱跟Elon Musk那块儿是不是啊,咱多投点钱,让他给咱搞一个新中国联邦号,那是分分钟的事儿,灭共之后一切且有可能,首先你知道加入新中国联邦、投资G系列一切皆有可能,包括坏的,不光是好的。所以我从不劝任何人投资G系列,我不强迫任何人投资G系列,我不游说任何人投资G系列,更重要的,新中国联邦我不对咱战友有任何要求,一切都要在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在你安全的情况下、不影响正常的情况下支持新中国联邦、灭共革命,七哥永远是这样的。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