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內瓦數小時的談判中,諸如網絡戰和人權等棘手問題被提上議事日程。普京首先發言說,他們同意駐各自國家的大使應該在不久的將來返回各自的崗位。

翻譯:煙波浩淼| 校對:黎明的光芒| 審核:黎明的光芒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與拜登總統會在新聞發布會上。圖片來自視頻截圖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V·普京 (Vladimir V. Putin) 和拜登總統抵達日內瓦湖上方一座 18 世紀的瑞士別墅會面。圖片來源:道格·米爾斯/《紐約時報》

拜登總統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 (Vladimir V. Putin) 之間的第一次峰會於週三結束,就一系列導致兩國分裂的棘手問題進行了四個小時的討論。

這一高風險的外交接觸是在拜登為期一周的歐洲旋風之旅結束之際進行的。拜登在歐洲之行中尋求重建和加強冷戰期間經常支持美國地位的傳統聯盟。

這是一次充滿歷史和挑戰的會議。

拜登認為,世界正處於“拐點”,民主與專制之間正在進行一場生存之戰。由於普京是獨裁者的先鋒,這位美國領導人甚至因為參加峰會而受到一些方面的批評。

為了反映像徵意義的敏感性,白宮堅持要求領導人舉行獨立的新聞發布會,普京首先發言。

普京說:“我不認為有任何敵意。但他指出,在根本問題上存在“不同意見”。他說,雙方決心努力“相互理解”並找到共同點。

這位俄羅斯領導人說,兩國同意駐各自國家的大使應該在不久的將來返回各自的崗位。他說,他們還將開始就網絡相關問題進行“磋商”。

他說:“我們認為,網絡安全領域對整個世界極其重要,包括對美國,對俄羅斯也同樣重要。”

這位從俄羅斯索契飛來的俄羅斯領導人首先抵達位於日內瓦湖上方的一座 18 世紀瑞士別墅參加峰會。不久之後,拜登的車隊停了下來,俄羅斯、美國和瑞士的國旗在藍天下隨行飄揚。

兩位領導人受到瑞士總統蓋伊·帕梅林(Guy Parmelin)的歡迎,他歡迎他們來到“和平之城”日內瓦。

他說:“我祝愿兩國總統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以造福兩國和世界的利益。”

拜登轉向普京,伸出他的手;普京向他走了一步,並與之握手。他們隨後進入一個華麗的圖書館,當記者們爭先恐後地進入房間時,兩人都面色凝重地坐在那裡,大部分時間都在沉默。

普京對拜登說:“我要感謝你們今天主動召開會議。”不過,美俄關係積累了很多問題,需要舉行一次最高級別的會晤,我希望我們的會晤會富有成效。 ”

拜登說了幾句話之後,攝製組被帶出會場,兩位領導人進入了私人會議。

兩人談到了一系列棘手的話題,從軍事威脅到人權問題。

有些話題由來已久,有些則是較新的話題。在冷戰期間,核毀滅的前景導致了歷史性的條約和框架,使世界免於自爆。在這次會議上,網絡武器(其本身俱有造成破壞的巨大潛力)首次成為議程的中心。

雖然預計雙方不會就數字化領域的正式規則達成一致,但華盛頓和莫斯科都談到了對穩定的渴望。預計拜登將特別指出不斷上升的勒索軟件的禍害,其中大部分來自俄羅斯的黑客,儘管普京先生否認與之有任何關係。

白宮表示,拜登先生還將提出普京先生對其國內政治反對派的鎮壓、莫斯科對烏克蘭的侵略和外國選舉干預等問題。

克里姆林宮曾表示,雙方可以在氣候變化等領域達成共識。對於普京先生來說,峰會本身的象徵意義對於展示他在世界舞台上尋求尊重很重要。

亨利·基辛格曾經說過,美國人對蘇聯的看法在絕望和欣喜之間搖擺不定,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也是如此,他在過去20年裡一直在加強對權力的控制。

當兩位領導人在瑞士的別墅裡坐下來時,在幾個小時的討論中沒有提供飯菜,也沒有什麼欣喜的機會。喬治·W·布什總統在2001年斯洛文尼亞峰會後所表達的樂觀情緒,他說他 “能夠感受到他的靈魂”,並發現普京先生 “值得信賴”,但這種樂觀情緒早已消逝。

原文作者:《紐約時報》
發佈時間:2021年6月16日
原文鏈接:https://www.nytimes.com/live/2021/06/16/world/biden-putin#biden-news-conference-pu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