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6月14日,根據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和娜塔莉·溫特斯(Natalie Winters)在《國家脈動》上的獨家報導,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慈善機構“扎克伯格-陳倡議(CZI)”曾向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捐贈了近50萬美元,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為首席研究員。巴里克是“功能增強”的倡導者,為備受爭議的“功能增強”研究辯護,稱其為“關鍵工具”。巴里克參加過武毒所主辦的學術會議, “蝙蝠女”石正麗稱其為“長期合作夥伴”。

2020年7月,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從慈善機構CZI獲得了一筆43.3萬美元的經費,用於購買實驗室設備,即採購一個“液體處理器”,包括一個可以比人類更快更精確地吸取液體的機械手臂,以及一些輔助儀器,諸如另一個在樣本中探測活性病毒顆粒的機器人,和一台RNA測序儀器。這些工具可以使病毒混合液的檢測效率提高20倍,加快應對COVID-19疫情。

這項經費代表了Facebook旗下的慈善組織CZI與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之間,在尋求應對COVID-19疫情的全球解決方案而進行一項全新的合作,催生了一項研究課題–“美國的SARS-CoV-2傳染性病毒、鼻咽拭子中的病毒RNA和有COVID-19症狀的門診患者之血清狀態”,目前該課題正在等待同行評議。該課題摘要指出,“在迄今為止對有COVID-19症狀的成人門診病人進行的的最大研究中,我們提供與傳染性病毒分離和鼻咽拭子樣本中病毒RNA水平相關的人口統計學、免疫學、病毒學和臨床疾病因素的綜合分析”,這項課題旨在“更深入地了解”COVID-19,以便“準確識別和隔離傳染病人”。

圖片來源:the national pulse

在巴里克闡述該報告中的一張幻燈片上,還列出了來自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NIH和福奇的NIAID的支持,但福奇卻試圖掩蓋他與扎克伯格的關係。福奇最近告訴MSNBC主持人查克·托德(Chuck Todd),在談到已經曝光的他與扎克伯格兩人之間往來的數封電子郵件時,他裝瘋賣傻,表示“不知道”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想表達什麼。

Facebook不僅與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巴里克有財務關聯,還與民主黨獨家運營的“頭條新聞”(Lead Stories)小組簽訂了合同,該小組的成員大多是極左媒體CNN的離職職員,以聯手審查不適合出現的信息。“頭條新聞”還與抖音簽約。抖音的母公司就是為中共和中共軍方宣傳共產主義的字節跳動。眾所周知,Facebook還嚴格審查甚至刪除了那些支持COVID-19病毒可能來自一家武漢實驗室的用戶及帖子。

在CCP的教唆和安排下,Facebook在疫情初期就將COVID-19的自然起源論定為真理。巴里克也是這一理論堅定的早期支持者,並積極參與那份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的臭名昭著的聲明,斷言病毒的自然起源。

Facebook麾下的慈善機構CZI還是2020年美國大選的幕後黑手和金主,為民主黨選區輸送了數百萬元,助選拜登(Joe Biden) 。如今因其在2020年總統選舉中的角色也受到美國政府越來越嚴格的審查。可謂是被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如今時候已到!

Facebook是一個典型的CCP風格的大型科技公司和主流媒體,應該是世界上最邪惡的公司之一。扎克伯格是一個極端的左派,他熱愛共產主義北京,他應該是媒體和科技界的撒旦,人類為Facebook蒙羞!

編輯/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