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5日電/西喜社——

(接上篇)

周死,傳承有人毛死,人亡政息

就在鄧小平抗命被黜,政治命運第三次滑坡之時,中共中央的政治分裂也勢不可免了。憂心忡忡的周恩來三癌併發,於1976年1月8日,離開了人世。周的死,在全國引起了強烈的震動。按照中國的傳統,以及周當時在中國的地位,其喪儀本應大辦特辦。而在那時的政治環境下,他的喪儀規格甚至還不如前文所提的陳毅。而主要原因,便是毛拒絕參加,並揚言“他有不參加的自由”。

其實,在“林彪事件”之後,在中共的內部,由於政治觀念的不同,就形成了左右兩派,並出現了拉鋸火拼的現象。(本文中的“左右兩派”僅就中共內部而言。)毛澤東作為擁有“最終決策權”的最高領導,一直堅持著他的極左原則。而事實上,“四人幫”一切的權力和奪權活動的總根源和原動力,都來自毛。他們的極左理論便是《毛語錄》中所寫的:“階級鬥爭為綱,其他都是目”。 而以周恩來為首的“務實派”的主要骨幹,則包含了葉劍英、陳雲、鄧小平、李先念、萬里等無數中共元帥級、大將級,從中央、到地方的中共元老。他們主持著黨政軍財、文教、外交,管理著國家的日常實際工作,並且在各級體制中具有崇高的威望和人際關係。

上文已經提及,毛是鬥不掉周的。作為全國“大管家”的周如果被鬥倒,全國、全黨、乃至全軍,都會產生動盪。毛、週二人猶如“皮”與“毛”的關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所以毛,在文革後期,有些不顧一切的去拉攏鄧小平,想讓這個“能文能武”的小平同志,替代周,從而繼續延續他那偏激的“馬克思主義”。

周看上去似乎總是毛澤東一切倒行逆施的幫兇。在建國後,毛的任何惡行,周似乎都同其沆瀣一氣,助紂為虐。其實不儘然,周是具有極高政治智慧的政客。在毛的獨裁統治之下,周就像一個“太極高手”,見招拆招,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方式,讓毛“思想”實現不了、“整風”不能徹底、政敵不能肅清、老婆不能接班……就是這個“狡猾”的老周處處掣肘,讓毛越想越氣,最終給了個“一個狡猾的中國知識份子”的評語,並氣到拒絕參加周的喪儀……

周猶如一株“大樹”,庇護著很多黨內老帥和幹部。這棵“樹”的枝脈旺盛,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從後面發生的歷史看,文革後,中國的政治,是周系政治的延續。而毛便不同了,毛獨自一人站在中共這個“大金字塔”的塔尖,凡是有窺視其位者,或對其權威產生威脅者,都被他用各種的方法,毫不留情的“踢”了下去。而圍繞在他身邊的那些極左派,尤其是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他們在中共,除了毛,是沒有任何根基的。毛的心中也很清楚,“四人幫”這夥人,除了會搞階級鬥爭,其他方面一無是處。所以毛,曾不止一次的提醒江青“我活著,解放軍跟我走。我死後,解放軍跟老帥走。”

如此,在文革的最後幾年,毛和周相爭的便是,誰的“命長”了。毛死周在,“四人幫”會頃刻而亡,周那一夥人是絕對不會延續毛的極左路線的。周死毛在,毛便可以親自安排,傳位於“愛妻”,繼續延續他那偏激的“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路線。

我們再回過頭來說,周死之後,被黜的鄧小平失去了後臺,被毛直接點名“批鄧”。而此時毛必須要再找一位國務院總理了,他老人家顯然覺得江青那一夥人志大才疏,在黨內外又樹敵太多,讓張春橋組閣,恐會引起黨內動亂。便找出了個“忠厚其表而不無心機”的華國鋒來,華接任了總理一職。玩了一輩子權術的毛,在這方面也是知人善任的。華的上任,雖讓江青一派有所嫉妒,但是華的出身和根基,也讓她們徹底放心。而其他元老高幹,對這位農村小吏出身,遇事兢兢業業,謹慎自守的華,也是十分放心的。

華任職未久,便出現了震驚中外的“四五事變”。1976年4月5日,在中國傳統的清明節當天,北京市民為了紀念、緬懷他們心中敬愛的周總理,以天安門廣場的英雄紀念碑為象徵,呈獻了大量的花圈和感念詩詞,以表達人民對周總理的懷念之情。一時之間,人潮洶湧,北京市民聞風而至,數十萬人集聚。而大量的悼念詩詞之中,有些內容竟是赤裸裸的指罵“秦始皇”(毛澤東)和“白骨精”(江青)。此時的人們已對文革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壓抑在心中許久的憤恨傾瀉而出,寫在詩中的不滿和憤怒,每每被人高聲朗讀,總能引起萬人的回應。這種人民自發的群眾性運動,是中共建國以來,前所未有之事。這可嚇壞了中南海。重病中的毛聞訊震驚,此時的四人幫又嫁禍於人,說這次事件是由鄧小平煽動的,針對毛主席的“反革命群眾運動”。毛便迅速將此“四五事件”定性為“反革命運動”,並指示政府領導人(華),加以鎮壓,指示擴大“點名批鄧”運動,通緝捉拿“現行反革命分子”鄧小平。並晉升華國鋒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以便華能立刻發號施令,主持政府和黨中央的日常事務。而我們那“好漢不吃眼前虧”的“矮司令”小平同志,聞風而逃,四人幫終究捉拿不及,鄧在華南四處躲藏。鄧逃走之後,中共的那些老帥們,隨之也就“靠邊站”了。這樣一來,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變成以華國鋒為首的四人幫一派當權的天下了。

面對黨中央四人幫一派的獨大,毛自覺他的這個安排可以“放心”了,他的政治路線和“毛澤東思想”可以繼續延續下去了,由他“親自策劃、親自發動、親自指揮”的“文化大革命”也可以被肯定了。所以他才寫了個“最高指示”給華國鋒,表示“你辦事,我放心”。(據傳聞,在這個“最高指示”中,還有一句“密詔”,即“大事問江青”。)

1976年9月9日零時十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惡魔”,毛澤東,撒手人寰。時間未及一月,以他的遺孀為首的四人幫,也便鋃鐺入獄了。而讓這個精於算計、善於弄權一輩子的毛所想不到的是,動手抓人的,正是他生前“你辦事,我放心”的華國鋒,和他那忠心耿耿的黃門內侍的頭頭,王東升。

1976年10月6日,四人幫被捕,“文化大革命”由此落幕……

筆者觀點:

評價“文化大革命”很難!就筆者而言,用盡悲慟、沉重之詞,難以描述這十年間中華兒女遭受到的苦難。用盡詛咒、謾駡之詞,不能消除這十年中中共所造罪孽的憤恨。

如筆者在文中的敘述,這是一個純粹的由中共因為內部鬥爭,而造成的,人為的“十年浩劫”。這十年,無疑是中華民族歷史中最黑暗的“深淵”。中華大地滿目瘡痍,廟堂之上的妖魔鬼怪,沆瀣一氣;而江湖之中的芸芸眾生,則伏屍遍野。

十年的文革,對國家和人民所造成的損失,是難以估量的。“破四舊”、“掃除一切牛鬼蛇神”,把中華文明和現代的科學技術,摧毀的蕩然無存。而更重要的是,中共的一次次“鬥爭”和“運動”,對中國人民意識形態的摧殘,在“文化大革命”這一時期,中共徹底的把中國,變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國度。這些損失與傷害,幾代國人都難以修復。

歸其根本,這一切的根源,都來自中國共產黨。中共自建黨以來就充滿了派系及思想意識上的內部鬥爭。從建黨最初的“國際派”和“本土派”,到長征之後的“紅一”、“紅二”、“紅四”方面軍,又到解放戰爭時期的“第一、二、三、四野戰軍”,再到建國之後的“極左派”和“務實派”。時至今日依舊存在著所謂的“團派”、“江派”、“太子黨派”等。他們的每一個派別,都有各自的“山頭”和利益。在中共這個“絞肉機”般的體制中,他們無時不刻的進行著鮮為人知的內部鬥爭。而這些鬥爭永遠是血腥的,付出代價最大,且傷害最深的,永遠是普普通通的中國百姓。

而對於這一切,他們一直在用謊言掩蓋著、辯解著………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