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5日电/西喜社——

(接上篇)

周死,传承有人毛死,人亡政息

就在邓小平抗命被黜,政治命运第三次滑坡之时,中共中央的政治分裂也势不可免了。忧心忡忡的周恩来三癌并发,于1976年1月8日,离开了人世。周的死,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按照中国的传统,以及周当时在中国的地位,其丧仪本应大办特办。而在那时的政治环境下,他的丧仪规格甚至还不如前文所提的陈毅。而主要原因,便是毛拒绝参加,并扬言“他有不参加的自由”。

其实,在“林彪事件”之后,在中共的内部,由于政治观念的不同,就形成了左右两派,并出现了拉锯火拼的现象。(本文中的“左右两派”仅就中共内部而言。)毛泽东作为拥有“最终决策权”的最高领导,一直坚持着他的极左原则。而事实上,“四人帮”一切的权力和夺权活动的总根源和原动力,都来自毛。他们的极左理论便是《毛语录》中所写的:“阶级斗争为纲,其他都是目”。 而以周恩来为首的“务实派”的主要骨干,则包含了叶剑英、陈云、邓小平、李先念、万里等无数中共元帅级、大将级,从中央、到地方的中共元老。他们主持着党政军财、文教、外交,管理着国家的日常实际工作,并且在各级体制中具有崇高的威望和人际关系。

上文已经提及,毛是斗不掉周的。作为全国“大管家”的周如果被斗倒,全国、全党、乃至全军,都会产生动荡。毛、周二人犹如“皮”与“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毛,在文革后期,有些不顾一切的去拉拢邓小平,想让这个“能文能武”的小平同志,替代周,从而继续延续他那偏激的“马克思主义”。

周看上去似乎总是毛泽东一切倒行逆施的帮凶。在建国后,毛的任何恶行,周似乎都同其沆瀣一气,助纣为虐。其实不尽然,周是具有极高政治智慧的政客。在毛的独裁统治之下,周就像一个“太极高手”,见招拆招,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式,让毛“思想”实现不了、“整风”不能彻底、政敌不能肃清、老婆不能接班……就是这个“狡猾”的老周处处掣肘,让毛越想越气,最终给了个“一个狡猾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评语,并气到拒绝参加周的丧仪……

周犹如一株“大树”,庇护着很多党内老帅和干部。这棵“树”的枝脉旺盛,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从后面发生的历史看,文革后,中国的政治,是周系政治的延续。而毛便不同了,毛独自一人站在中共这个“大金字塔”的塔尖,凡是有窥视其位者,或对其权威产生威胁者,都被他用各种的方法,毫不留情的“踢”了下去。而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极左派,尤其是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他们在中共,除了毛,是没有任何根基的。毛的心中也很清楚,“四人帮”这伙人,除了会搞阶级斗争,其他方面一无是处。所以毛,曾不止一次的提醒江青“我活着,解放军跟我走。我死后,解放军跟老帅走。”

如此,在文革的最后几年,毛和周相争的便是,谁的“命长”了。毛死周在,“四人帮”会顷刻而亡,周那一伙人是绝对不会延续毛的极左路线的。周死毛在,毛便可以亲自安排,传位于“爱妻”,继续延续他那偏激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路线。

我们再回过头来说,周死之后,被黜的邓小平失去了后台,被毛直接点名“批邓”。而此时毛必须要再找一位国务院总理了,他老人家显然觉得江青那一伙人志大才疏,在党内外又树敌太多,让张春桥组阁,恐会引起党内动乱。便找出了个“忠厚其表而不无心机”的华国锋来,华接任了总理一职。玩了一辈子权术的毛,在这方面也是知人善任的。华的上任,虽让江青一派有所嫉妒,但是华的出身和根基,也让她们彻底放心。而其他元老高干,对这位农村小吏出身,遇事兢兢业业,谨慎自守的华,也是十分放心的。

华任职未久,便出现了震惊中外的“四五事变”。1976年4月5日,在中国传统的清明节当天,北京市民为了纪念、缅怀他们心中敬爱的周总理,以天安门广场的英雄纪念碑为象征,呈献了大量的花圈和感念诗词,以表达人民对周总理的怀念之情。一时之间,人潮汹涌,北京市民闻风而至,数十万人集聚。而大量的悼念诗词之中,有些内容竟是赤裸裸的指骂“秦始皇”(毛泽东)和“白骨精”(江青)。此时的人们已对文革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压抑在心中许久的愤恨倾泻而出,写在诗中的不满和愤怒,每每被人高声朗读,总能引起万人的响应。这种人民自发的群众性运动,是中共建国以来,前所未有之事。这可吓坏了中南海。重病中的毛闻讯震惊,此时的四人帮又嫁祸于人,说这次事件是由邓小平煽动的,针对毛主席的“反革命群众运动”。毛便迅速将此“四五事件”定性为“反革命运动”,并指示政府领导人(华),加以镇压,指示扩大“点名批邓”运动,通缉捉拿“现行反革命分子”邓小平。并晋升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以便华能立刻发号施令,主持政府和党中央的日常事务。而我们那“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矮司令”小平同志,闻风而逃,四人帮终究捉拿不及,邓在华南四处躲藏。邓逃走之后,中共的那些老帅们,随之也就“靠边站”了。这样一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变成以华国锋为首的四人帮一派当权的天下了。

面对党中央四人帮一派的独大,毛自觉他的这个安排可以“放心”了,他的政治路线和“毛泽东思想”可以继续延续下去了,由他“亲自策划、亲自发动、亲自指挥”的“文化大革命”也可以被肯定了。所以他才写了个“最高指示”给华国锋,表示“你办事,我放心”。(据传闻,在这个“最高指示”中,还有一句“密诏”,即“大事问江青”。)

1976年9月9日零时十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恶魔”,毛泽东,撒手人寰。时间未及一月,以他的遗孀为首的四人帮,也便锒铛入狱了。而让这个精于算计、善于弄权一辈子的毛所想不到的是,动手抓人的,正是他生前“你办事,我放心”的华国锋,和他那忠心耿耿的黄门内侍的头头,王东升。

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捕,“文化大革命”由此落幕……

笔者观点:

评价“文化大革命”很难!就笔者而言,用尽悲恸、沉重之词,难以描述这十年间中华儿女遭受到的苦难。用尽诅咒、谩骂之词,不能消除这十年中中共所造罪孽的愤恨。

如笔者在文中的叙述,这是一个纯粹的由中共因为内部斗争,而造成的,人为的“十年浩劫”。这十年,无疑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最黑暗的“深渊”。中华大地满目疮痍,庙堂之上的妖魔鬼怪,沆瀣一气;而江湖之中的芸芸众生,则伏尸遍野。

十年的文革,对国家和人民所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破四旧”、“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把中华文明和现代的科学技术,摧毁的荡然无存。而更重要的是,中共的一次次“斗争”和“运动”,对中国人民意识形态的摧残,在“文化大革命”这一时期,中共彻底的把中国,变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国度。这些损失与伤害,几代国人都难以修复。

归其根本,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中国共产党。中共自建党以来就充满了派系及思想意识上的内部斗争。从建党最初的“国际派”和“本土派”,到长征之后的“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又到解放战争时期的“第一、二、三、四野战军”,再到建国之后的“极左派”和“务实派”。时至今日依旧存在着所谓的“团派”、“江派”、“太子党派”等。他们的每一个派别,都有各自的“山头”和利益。在中共这个“绞肉机”般的体制中,他们无时不刻的进行着鲜为人知的内部斗争。而这些斗争永远是血腥的,付出代价最大,且伤害最深的,永远是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

而对于这一切,他们一直在用谎言掩盖着、辩解着………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