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喜馬拉雅的文雅

編審:綑綁CCP一千年

美國時間2021年6月10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裏斯托弗-雷在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就聯邦調查局監督問題作證的聽證會持續近5個半小時。聽證進行到1小時22分鐘時,來自弗羅裏達州眾議員代表馬特-蓋茨(Matt Gaetz)根據FBI在調查閆麗夢博士爆料有關中共病毒來源真相的問題進行提問,擲地有聲,問題尖銳直接。

聽證會現場陳述:

開場白:“主席先生,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問題一直在被掩蓋,比如,我們看到了蝠奇(Anthony Fauci)的郵件。今天七國集團(G7)呼籲重新調查病毒起源,還有拜登政府也在對打壓病毒起源問題進行不懈調查,我想搞清楚FBI在冠狀病毒起源問題上的立場。”

問題一:“2020年4月28日閆麗夢博士抵達洛杉磯機場,當時有一位FBI探員跟她進行了面談。隨後閆博士飛往紐約,你們FBI探員從洛杉磯出發,跟隨而至,並且在5月1日和5月2日與閆博士進行了兩次面談。FBI拿走了閆博士的手機,那部手機裏有閆博士和北京疾控中心通過微信對話的證據,這些內容可以追溯到2019年12月,包括關於中共軍方參與病毒研發的過程,尤其是病毒與武漢研究所之間的具體聯系。雷局長,您是什麽時候獲知您的探員與閆博士有接觸的?您是什麽時候察閱這些微信信息的?

只見雷局長沒有就此做出回答,他說“我不知道能否在這個場合談論任何具體的調查”,緊接著遊刃有余地轉移了話題。他說自己一直對敵國的反情報威脅發聲,這些威脅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共產黨,並強調他認為這是美國面臨的最嚴重的威脅。

話音未落,眾議員馬特-蓋茨先生就打斷道:“請問閆博士是這個威脅中的一部分嗎?”言外之意,您的回答和問題相關嗎?亂扯什麽?直接回到問題上來

只見雷局長重復剛才的論調,表示不想具體談論任何特定的調查。

雷局長正要再次使用“老套路”談論“第二點”時,馬特再次打斷他的話:“雷局長,這是為什麽第一個問題非常重要,您知道,回溯到2020年4月、5月、10月,那時我們還沒有近60萬人死於冠狀病毒,2020年10月14日,FBI探員安德魯-齊特曼(Andrew Zitman)帶了一名為FBI工作的科學家,去紐約會見閆博士,會面進行了6個小時,您能告訴我們有關這次會議的任何事情嗎?以及關於冠狀病毒起源,這次會面對我們有何啟示?閆博士來到美國一年以後,而您卻還坐在這裏說您什麽都不能說,這簡直是無法接受的。您沒有向外界說明是否有病毒起源的情報,而這些情報對美國人的安全和健康是至關重要的。”

雷局長第三次重復對具體情況“不能說”的論調,卻表示有一點可以說,就是情報界一直在對此做調查,但是情報界內部對冠狀病毒起源問題也存在分歧。

眾議員馬特再次打斷他的聲音,說“我現在正在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因為內部意見存在分歧就對病毒來源置之不理,我們必須評估那些不同觀點是否同樣基於事實,這就是為什麽我需要您提供事實。對於閆博士的說法、閆博士提供的信息,包括北京方面對病毒起源的認知,中共軍方的參與,以及甚至在事發之初試圖拋出一個假基因序列來欺騙整個世界,您會把FBI對 這些所做的科學分析提供給委員會嗎?”

只見雷局長再玩語言遊戲,第四次表達同一觀點,總而言之“不能說”。

馬特再次抓緊時間打斷雷的回答,說“你不看那些根本性的信息,我們就無法對分歧意見做出判斷。難以置信的說,FBI竟然不相信閆博士是值得信賴的,也不相信她的重要性。因為她早在2020年4月29日就到達美國,您的探員但娜-墨菲(Dana Murphy)那天把她的手機拿走,我手裏拿著的就有你們拿走手機的收據。她手機裏的微信信息有關於北京和中國共產黨很重要的信息。FBI探員並非天天都跟著一位中國博士、一位爆料人而且還是證人,從洛杉磯飛到紐約。就算閆博士對病毒的分析不正確,而她站出來並表示要提供信息和揭露真相這件事,在今天看來都是重要的。此前,閆博士發布了關於中共及其軍方參與(製造病毒)以及病毒從實驗室流出的聲明,很多人想詆毀她,您是否能夠認定那些詆毀閆博士的行為是屬於中共所開展的反情報行動呢?

第五次,雷局長繼續堅持“不能說“的態度,因為“你可能接觸到機密情報,可能需要用不同的格式處理”。他保證回去商量一下再給答復。馬特表示歡迎。

此時聽證會主席宣布到時間了。馬特向主席發問,能否(按流程)得到他的認可通過。主席繼續說到時間了。馬特提高聲音說,“我能否得到全體無異議的認可?”只聽主席重重的落槌聲,重復道“先生們,到時間了!”馬特堅持說,“你並沒有平等待人,主席先生,你自己的發言都超過10分鐘了,約翰超過45秒”,現場頓時出現主席聲音和馬特聲音相互覆蓋的焦灼狀態。停頓一下之後,馬特繼續平靜地說,“我只是想申請全體無異議同意。”主席先生不知是不是健忘,他問“全體無異議同意什麽?”“哦哦,好的,抱歉。請繼續。”馬特這才完整表述出:“謝謝主席先生,就閆博士的手機被FBI探員但娜-墨菲拿走的那個來自司法部的收據,我想得到全體無異議同意。”主席回復:“沒有異議,沒有異議”。

議員馬特-蓋茨的問詢可謂爭分奪秒,見招拆招,在遇到各種轉移視線、拖延時間、強行結束等困難時,仍然在有限的時間內機智、冷靜地完成了全體無異議陳述;同時成功地把FBI對於中共病毒來源問題忽視、壓製的事實大白於天下;此外,再次把閆博士傳遞病毒真相的英雄事跡公布於眾。佛羅裏達議員馬特-蓋茨先生的能力、品質和精神由此可見一斑。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FBI局長克裏斯托弗-雷的拙劣表演、虛偽嘴臉和疑似背後與中共深度勾兌的骯臟行徑。印象深處,仿佛就在不久前,當爆料革命運動在美國開展得如火如荼之際,2020年7月雷局長在哈德遜研究所關於《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的演講言猶在耳。當時他對中共在美國知識產權、輿論、經濟、醫療領域、學術領域、網絡安全、國家安全威脅、國際關系,乃至美國法治等方面進行偷盜、間諜、帶風向、滲透等行徑所造成的惡劣影響進行長篇闡述,明確針對中國共產黨,進行討伐。誰知近一年後,美國社會遭受中共腐蝕的問題不但沒有得到改善,美國全國上下還遭受了中共病毒生化武器更加肆無忌憚的侵襲,導致60萬人以上喪生。FBI局長雷先生在情報工作上毫無作為、甚至知情不報,放棄職責,忘記就職宣誓的承諾,言行相悖,他不僅欺騙了美國,也欺騙了世界,把閆博士這一重要爆料資源和病毒科學財富白白浪費掉,等於間接殺死了美國數十萬條生命。根據滅共者領導人郭文貴先生透露,閆博士的三份關於中共冠狀病毒的科學報告,並沒有被提交給時任總統川普,被FBI掩蓋下來。雷局長瀆職、墮落到犯罪行為,在美國被中共滲透的歷史上再創記錄。他無視美國人民生命,在聽證會上表演出卑劣醜陋的嘴臉,與中共如出一轍。在中共的影響下,由於雷的失職,給FBI的權威和信用蒙受不可估量的損失,給FBI內部帶來不良風氣,也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人員傷亡、各種經濟和社會損失。

然而,爆料革命戰士們在欣賞了一場馬特-蓋茨議員在與雷局長精彩對決的發言後,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慨油然而生,無論美國社會受到來自中國共產黨如何滲透和腐蝕,個別部門、環節如何失職和墮落,在美國三權分立的民主體製之下,參眾兩院各司其職,完善的立法、獨立的監督、問責製度等是保護美國不偏離航向的坐標,也給新中國聯邦人帶來寶貴的示範作用。

在爆料革命的推動下,和美國先進政體的良性運行下,勇敢智慧的議員和各種了解中共病毒真相的美國人,將跟隨科學家閆博士,不僅溯源中共病毒來源真相,終極目標是追責病毒生化武器究竟是誰釋放的?如何釋放的?最後一定是將元兇—中國共產黨綁上絞刑架。



https://www.c-span.org/video/?512336-1/fbi-director-wray-testifies-oversight-bureau

https://www.fbi.gov/news/speeches/the-threat-posed-by-the-chinese-government-and-the-chinese-communist-party-to-the-economic-and-national-security-of-the-united-states

(本文觀點部分僅代表作者本人)

參考信息

6/10/2021 佛州眾議員馬特·蓋茨今日眾議院質詢FBI局長雷時一再強調閆博士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美國人民生命安全有重大意義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就監督工作作證

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