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纽约香草山香港部写作组

原文来源:立场新闻

原文链接:【狱中书 ‧ 被囚百日】应承我,留在墙外做事,好吗?
杨森狱中书:在行使公民抗命的前与后,我处之泰然



尹兆坚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你们好吗?不经不觉,原来已经一百日了。

一百日,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是学校一个学期的长度,是衣柜需要换季的时间?

在这一百日,走过寒冬迎来盛夏,然而关在密不见光的牢房中,若不听电台的新闻报时,是很容易在黑暗中失去时间观念。我还需要面对多少个一百日呢?是17.25个(5年)?36.5个(10年)?53.75个(15年)?还是无限个一百日?这条无法理、无逻辑的难题,真是难倒了智商第一又善良仗义的香港人。

每天从黑暗醒来、游走,是从未接触过的体验,也是一场身心灵的挑战赛。一百日之初是孤单、是恐惧、是绝望,残破的制度令我在铁窗下挑战身体忍耐力的极限,挑战意志和信念的强度,挑战信仰的坚定和灵性,但日子过后发现,原来在黑暗中更能看清真相。

他们什么都想禁止,但禁不了民意,禁不了人心,他们自己都心知肚明。他们到底害怕什么?愈打压民意,代表愈害怕没有民意支持,愈想扭转和得到民意,最终愈民心背向;愈想全面控制,代表愈无信心和能力控制,情况会愈失控,愈强辩完善制度,代表愈知道制度不完美,愈说服不了人,只得到败絮其中的结果。他们有读过哲学家屈特斯(Alan Walts)和卡缪(Albert Camus)的提醒吗?还是习惯不讲道理,认为有强权不需要有公理?真的以为指鹿最终可以成马?

在这里碰到很多同路手足,除了我们47人外,还有很多新朋旧友,陆陆续续在这里相认和聚首一堂。这班墙内朋友,有很多你们熟悉的名字,但更多是无名的,请你们一定要记着他们,这里的每一位都是愿意奉献自由、焚烧生命,燃点斗志和希望的香港魂,不要让有血有肉的手足被权力制度转化成一组数字。让我们各自化作漫长黑夜里的一点点微弱光芒,聚在一起成为照亮未卜前路的灯火。有灯,就有人,有人,就有希望。手足们,一起燃烧吧!我不害怕,亦不孤单。而我会对他们加倍的关顾和扶持,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也是回应我心深处传来的呐喊声。

记着,墙内够人,墙外更需要你们存在和贡献。应承我,留在墙外做事,好吗?

在横蛮无理、浮动执法、双重标准、擅改赛例、黑白颠倒、频吹黑哨、脱离法理、肆意灭声情况下, 我反而忧心墙外的你们,你们知道吗?你们一定很难受,都辛苦了!不要气馁,一起撑着。尚有很多很多合法的事情应该要做,坚守信念良知不违法,守护真相不违法、拒绝谎言不违法、消费购物和互撑更是阻不了。Be water, my friends!

好了好了,亲爱的朋友,你勿生气,要保重身体,更要平安。我很幸运,有你们陪伴,一直给予支持、鼓励和援手,令我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一鼓作气去面对漫长的磨练和砥砺。若下个一百日后,我们能重聚,到时我们再促膝详谈,把你这些年在香港听到看到的笑话,一一诉说给我听。你都知道,他们的甩辘*和黑色幽默真是笑到我们有腹肌的。约定你了,再谈!

念,祝一生平安!


杨森

图片来源:RTHK

这封狱中心声,主要是讨论三个问题,都是入狱前传媒有兴趣的问题,即是我入狱的心情如何,是有什么想对港人说的。2019年10月1号被控组织未经授权的非法集结,法官于2021年5月28日宣布判刑,我被判十四个月,现仍在荔枝角监狱服刑,其后惩教署开会后会再决定派我去那处监狱继续服刑。在百多尺的牢室,于五月异常酷热的天气下,晚上要睡好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唯有中间起床用水洗面以减温度。食物简单,但平时我的生活也简单,所以问题不大,在狱中多做运动,主要在牢室踱步,原地跑和做掌上压,每天有一小时自由活动,可以遇到泛民的朋友,大家互相支持,谈笑风生,一小时的“行街”(即自由活动)转眼就过。牢室中多看书读经,写文章和信件,日子就这样过。

今次面对的案件总共有四宗,包括8.31祈祷游行,10.1国殇和平游行,10月20在九龙尖沙咀的和平游行和6.4烛光集会。8.31祈祷游行被控参与未经授权的非法集结被判8个月,但缓刑12个月。10.1和10.20案被控参与未经授权的非法集结及组织未经授权的非法集结,2020年六四案则是被控参与未经授权的非法集结。

四件案在身,主因是我以和平公民抗命方式,去坚持港人的基本公民权利,即和平集会和游行。这种公民权利是受基本法27条和人权法17条所保障。我亦以和平的公民抗命去抗议警方无理及滥用权力去禁止港人的和平集会和游行。所以8.31的案件,我起身陈辞,表示我认罪但不认错,运用和平公民抗命去坚持港人受宪法保障的基本公民权力和抗议警方任意和滥权去禁止港人的基本公民权力。

政治哲学者罗斯(John Rawls 1971, Theory of Justice)指出,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是一种以和平方式去抗议不公义的条例,遂以身试法,目的是追求更公义的法例,本港自1967年推行的公安条例及警方任意滥权而不发出不反对通知书,以禁止民间团体举办和平集会和游行,就是要针对的例子。

罗斯(J. Rawls)提出了公平和有秩序的民主社会制度,令每人都拥有平等的自由,而这些平等的基本自由比起他在公平理论提出的第二重点,即公平的平等社会机会(2001)更为重要,公平的平等社会机会(fair equal opportunity)是影响社会资源分配的分配原则,对人的生活条件和社会晋升都有很大影响,但他仍以每人享有平等的自由如投要、选举、集会、宗教、新闻自由等为先。我很同意罗斯(John Rawls)将每人享受平等自由高于公平的社会机会。我有些内地学生曾对我说:“教授你不用担心,我们在内地生活是不错的,现时内地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大有改善,我们只要不谈政治,内地生活是好过的。”我体会学生的心情和想法,但个人生活的质素和意义总会大受影响 ,如果个人的自由受到剥夺和控制。由于本港和内地的政治和文化的差异,学生们的剖白我是理解的,但本港民主已大倒退,港人的基本自由是不容受到剥夺和控制的。故此我以身试法,用和平方式进行公民抗命,坚持港人的基本公民权利,并借此抗议警方滥用权力禁止港人行使和平集会和游行的权利。因此,在行使公民抗命的前与后,我内心是处之泰然的。

本港自国安法生效后,加上人大进行了所谓“完善”本港政制和选举办法,本港的“一国两制”已走向“一国一制”,在中央对香港推行全面管治下,本港已逐渐成为中共中央眼中的香港,而不是港人视之为家和深爱的香港。本港经历数代人的努力,建立起港人的核心价值,崇向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和公平竞争与机会。本港的文化整体是重视多元开放和自由创新,而不是如专权社会重视的“服从,一致性和纪律”(coform, uniform, and discipline),这是“哈维尔纪律”(V.Havel,1979)对后专权(post-totalitarian)政府的文化描述。他所指的是六十年代的捷克政权。

我面对四宗案的刑责,体会到在国安法生效后,本港社会已变得陌生了。部分法官看来已接受了治乱世用重典的做法,认为用严刑峻法以产生阻吓作用,就能安定本港社会,但若本港社会之深层次予盾,特别是政制民主化一日不放在议程上,严刑峻法是难以奏效的,再加上人大不但不跟基本法订明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落实普选的原则,反而背道而行,将本港民主步伐大大推后。这种做法完全违背港人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我相信本港社会走向长治久安局面的机会,是很少的。 

概括来说, 中央太重视一国而轻视两制的重要性和本港社会历久建立的社会文化和特色,意图强行将多元、开放和自由创新的香港文化硬套入内地文化的体系中, 事实是很可惜的事。 历史很难重新塑造多一次,若本港有特色的文化和公民社会被中央用高压手段去融入内地文化中,存在的香港已非港人热爱的家园了。

本港社会运动,部份可能走得较前,但整体上只是争取落实基本法订明的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和社会机会,并不是借着民主运动进行什么“颜色革命”。我谨望港人能深思本港核心价值和富有特色的文化和公民社会。各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将其保存和发挥,更要经常保持警惕,不要让其受到侵蚀和被代替,而作出维护。莫让这自由的家园沦陷。谨此至勉。


点评:

两位狱中民主人士都提到,被囚初期,因为身处环境的巨大变化,对人的身心都是巨大的考验。但他们都有坚定的信仰和信念,相信强权压不倒公义,指鹿不能成马。香港这个原本开放多元的国际都市本来就不应该被要求统一思想的专政制度侵蚀。同时,寄望墙外的港人能够坚守香港原有的核心价值,一起彼此扶持,共同维护家园。

编者注:

*甩辘,港式粤语,指行车时轮胎突然飞脱。轮胎在飞脱后有可能击中其他车辆或途人,造成伤亡或车祸,后果可大可小。有人就用“甩辘”来形容在操作上出现了一些颇严重的事故或发生了一些颇大的差错。

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