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9日電/西喜社——

(接上篇)

四人幫的十全大會、小平同志的四屆人大

林彪的策劃武裝政變和出逃死亡,對毛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打擊。至此以後,毛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與此同時,在文革前期形成的“林、四”兩家勢力,也便只剩下了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一家獨大。其實,江青那一夥人與林彪一夥的關係十分微妙。表面上看來,他們之間總是“拉拉扯扯”、相互吹捧。實際上,他們之間的互施恩惠,也都是為了不斷的撈取更多的政治資本。在林的幫助下,江的政治級別扶搖直上。在江的鼓吹下,林作為“接班人”也被寫入了黨章。

“九一三事件”發生後,讓“文化大革命”進入了短暫的波谷期。從林彪一夥死黨摔死在溫都爾汗,到中央成立專案組在全國開展“批林整風”運動,對江青來說,是一次相當大的震動。但是,這絲毫沒有動搖她攀登權力高峰的決心。在她看來,林彪這一權力路上最大的障礙消除了。於是,江搖身一變,成了受林彪迫害,一直在和林彪進行鬥爭的“女英雄”,在各種場合開始大言不慚的對林進行栽贓陷害。

“四人幫”的高潮,江青的“十大”

在投入到“批林”運動的同時,身為毛“枕邊人”的江青,恃寵驕縱。于1972年10月,利用其掌控的官宣媒體繼續反右,大批“修正主義”、“右傾回潮”,矛頭直指周恩來。而此時的周,便成了他們通往權力寶座的“絆腳石”。

在林黨死後,國內可以傳承毛極左路線的革命造反派,僅此“四人幫”一家了。毛顯然是想在培植四人幫和計畫位傳“愛妃”的同時,把黨內根深蒂固的右派思想壓一壓,好讓左派順利接班。於是,便在1973年,中共“十全大會”(中國共產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之前,毛以郭沫若在1945年出版的《十批判書》為引,(此書對蔣介石指桑駡槐,並把“焚書坑儒”的秦始皇大大的批判了一番。)提出了一個“批孔運動”。還親自寫了一首律詩《讀〈封建論〉呈郭老》,詩約:“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待商量。祖龍雖死秦猶在,孔學名高實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建議讀者們細細品味此詩。這首詩最能看出毛及中共的政治哲學。詩中他極大肯定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號大暴君、大獨裁者秦始皇。並把 中國史家詛咒了兩千多年的“焚書坑儒”說成是事業!其中“百代都行秦政法”,也是時至今日,中共用以治民所用的“商鞅五術”。實是人類歷史中的倒行逆施!)

寫在“十全大會”之前的這首詩,是毛為四人幫“批周奪權”的運動造勢,其發動的“批孔運動”,則直接將運動擴大到“批林、批孔、批周公”了。而隨即召開的“十全大會”,也把“四人幫”的權勢推向了最高潮。1973年8月24日—8月28日,“十大”在北京召開,會上徹底肯定了“文化大革命”的成就。“毛澤東思想”的極左成分,也在大會的公報中一一落實。大會中所有重要的文告起草人,大會公報、修改黨章報告等,全部由張春橋、姚文元一干人包辦了。“工農兵”出身的王洪文,也是青雲直上,身兼各項要職,並當選中共中央副主席,地位在周恩來之上。江、王、張、姚四人全部當選為中央政治局成員,王張二人被選為常委,權傾一切。身為“幫首”的江青,雖在毛的暗示之下,略有諸多避諱。但其實際權力,自然可想而知。不得不說的是這次“十全大會”,是否也可稱之為“江青之會”?

周恩來,一直以來是毛心頭一根“拔不掉的刺”。前面的文章已經提到,早在1956年的“反反冒進”的那次南寧會議中,毛想要“罷相”周恩來。被周恩來“誠懇、躬親”的主動認錯,而避過。從那時候起,周對毛從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隨聲附和。毛心中十分清楚,在他這些年來大搞諸多運動之時,一直以來都是周在主持維繫著國家黨政財經的日常工作,國家的運轉離不開像周這樣的人。他心中更清楚的是,他的“皇權大位”如果不傳給嬌妻江青,那麼在他死後,他心中的共產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隨時都極有可能隨風而逝。而“四人幫”這四個大寶貝兒,除了搞階級鬥爭,其他方面一無是處,讓他們去治國安邦,純粹是癡人說夢。而周是斷不會去幫助他保江青之駕的。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毛決定啟用鄧小平。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