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圖片來源: the gateway pundit

TGP在6月8日的報導,證據顯示21世紀最大規模的殺戮源於福奇的密謀和撒謊,最新研究顯示羥氯喹加上阿奇黴素使COVID患者的生存率提高了近200%。

TGP在過去一年中廣泛報導了羥氯喹在治療COVID-19病毒中的作用,包括福奇及其醫療“精英們”合謀禁止使用這種非常成功的藥物,以及早些時候,福奇和美國頂級醫學專家如何使用偽造的研究,和典型的虛假信息來剝奪HCQ治療冠狀病毒的資格,導致病毒奪走了全球370萬人的生命,其中包括50萬美國人。

2020年3月25日,在那場關於使用羥氯喹的白宮新聞發布會上,福奇批評了當時的川普總統。最近已經曝光的數千封郵件表明,作為時任川普總統的首席醫療顧問,福奇對於川普政府提出的一些治療方案,總是表現得不屑一顧、無動於衷。但最終證明川普總統是對的。

心髒病專家和醫學教授彼得·麥卡洛(Peter McCullough)今年早些時候在德州作證說, 85%的患者接受了多種藥物治療方案後,可以康復並完全免疫。如果COVID-19陽性患者在住院前得到及時治療,疫情到現在可能已經結束了。如果他和其他醫生使用的治療方案沒有受到福奇與CDC連同WHO的聯合打壓,成千上萬人可能已經獲救,而且還將拯救更多的人。

網站c19hcq.com跟踪了所有有關羥氯喹及其對冠狀病毒影響的國際研究,現有一項名為“羥氯喹對症COVID-19:匯集了245項研究的實時綜合分析” 的新研究,其結果令人震驚!即在病人康復和穩定的治療方面,太晚使用高劑量HCQ都是無效的,其治療效果隨著早期使用和劑量的改進而提高,早期治療始終顯示出積極的效果。

2020年2月29日,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兩名俄克拉荷馬州醫生廣泛討論他們對羥氯喹的研究,福奇的回應顯得很吃驚,並諷稱這些“好事”尚未得到最終驗證。福奇的被動回應也應證了他後來在全國舞台上傳達的信息。

在2020年2月24日的一份關於中共國對羥氯喹的臨床研究報告之問詢郵件中,馬里蘭藥理學家菲利普·加蒂(Philip Gatti)問道:“是否有任何跡象/數據可證實中(共)國關於氯喹/羥氯喹可以減少COVID-19感染和肺部疾病的說法?”福奇輕蔑地回應道:“社會上有很多類似的說法,這份簡報沒有數據,所以我沒有辦法評估他們的說法”。

2020年5月,福奇告訴CNN:“羥氯喹作為預防冠狀病毒的藥物實際上是’危險的’和無效的”。迅速地,福奇的這一聲明在主流媒體上成為頭條新聞。媒體嘲笑川普總統和任何認為羥氯喹安全有效的人,使用羥氯喹治療COVID-19患者的醫生被暫停其社交媒體賬號,科技巨頭開始審查任何提及羥氯喹的內容。

另一項發表在medRxiv上的新研究表明,使用與體重匹配的HCQ加上AZM劑量似乎與超過100%的生存率增加有關,尤其是高劑量的羥氯喹+阿奇黴素治療方案可使通氣型COVID- 19患者的生存率提高近200%。

醫學博士梅麗爾·納斯(Meryl Nass)最近在《捍衛者》上打破寂靜,聲稱有更多信息表明,不僅是NIAID主任福奇,美國所有的頂層醫學界官員都參與了反對羥氯喹的陰謀,包括福奇名義上的老闆、NIH主任柯林斯,維康信託基金主任法勒等。

法勒曾在越南工作,那裡有很多瘧疾,他也曾在那裡參與過SARS-1研究。他還是WHO研發藍圖科學諮詢小組的主席,他因此擔任了WHO綜合試驗的負責人,在該試驗中,1000名不知情的受試者被過量服用羥氯喹。為了進一步打消人們使用羥氯喹治療COVID-19的念頭,他還擔任英國康復試驗的核心人物,1600名受試者在該試驗中也過量服用了羥氯喹。

然而,對患者過量​​服用羥氯喹的WHO的綜合實驗與英國康復實驗都持續到2020年6月,直到他們的極端劑量被揭露後才不得不停止,總共導致大約500名受試者死亡。但是,在此之前的2020年4月中旬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中,巴西就告訴全世界他們是如何錯誤地給患者過量使用氯喹,死亡率是39%,平均年齡50歲。因此,即使沒有任何醫學經驗,醫學專業知識和醫學常識,作為美國醫學界頂級技術官員,法勒、福奇和柯林斯都應該從巴西這個案例中吸取這個慘痛的經驗教訓。

從這以後,法勒、福奇和柯林斯拒絕提供研究資金。這些資金本可以用於對使用羥氯喹、伊維菌素和其他可能扭轉疫情局面的改用藥物進行富有成效的試驗。福奇掌握了NIAID制定COVID – 19治療指南這一至高無上的權利,強烈建議不要使用羥氯喹和伊維菌素。福奇的NIAID還取消了首次使用羥氯喹治療早期疾病的大規模試驗。

鑑於羥氯喹已經在數百萬患者身上安全地使用了65年,因此他們精心設計了這樣的偽試驗及其假信息:羥氯喹在其他用途​​上是安全的,但在用於COVID-19時是危險的。這是一個福奇團伙精心編制的徹頭徹尾的謊言,成千上萬的人因此喪生,因此,他們應該為疫情期間的死亡病例、疫情的延長和不當治療負直接責任!

自疫情爆發以來已經一年多了,我們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本以為經過這麼長時間,醫療界早已在COVID-19陽性患者或住院醫師的臨床處置上達成共識,專注於預防和治療方案,尤其是對於老年人、肥胖者,以及有病史的人來說,這種疾病就是死刑判決。但悲哀至極的是,神奇有效的HCQ與COVID-19起源真相一樣,被他們完全掩蓋,這一切意味著什麼?

因為福奇是美國乃至世界流行病學及其預防與治療方案的絕對權威,他的話被人們本能地當作福音對待,人們一如既往地相信,只要福奇金口一開,事情都會有轉機的,這也讓福奇變成一個自大狂。這一次,疫情事實完全顛覆了人們對福奇的信任,這一切都源於福奇的一個謊言,從COVID-19疫情剛剛開始,使用羥氯喹的治療方案倍受忽視、淡化和限制,難道這不是意味著是他殺了數百萬人嗎?非常不幸,我們現在依然面臨的是難以想像的大規模屠殺,而這樣的屠殺仍然沒有被有效制止!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