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9日电/西喜社——

(接上篇)

四人帮的十全大会、小平同志的四届人大

林彪的策划武装政变和出逃死亡,对毛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打击。至此以后,毛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与此同时,在文革前期形成的“林、四”两家势力,也便只剩下了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一家独大。其实,江青那一伙人与林彪一伙的关系十分微妙。表面上看来,他们之间总是“拉拉扯扯”、相互吹捧。实际上,他们之间的互施恩惠,也都是为了不断的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在林的帮助下,江的政治级别扶摇直上。在江的鼓吹下,林作为“接班人”也被写入了党章。

“九一三事件”发生后,让“文化大革命”进入了短暂的波谷期。从林彪一伙死党摔死在温都尔汗,到中央成立专案组在全国开展“批林整风”运动,对江青来说,是一次相当大的震动。但是,这丝毫没有动摇她攀登权力高峰的决心。在她看来,林彪这一权力路上最大的障碍消除了。于是,江摇身一变,成了受林彪迫害,一直在和林彪进行斗争的“女英雄”,在各种场合开始大言不惭的对林进行栽赃陷害。

“四人帮”的高潮,江青的“十大”

在投入到“批林”运动的同时,身为毛“枕边人”的江青,恃宠骄纵。于1972年10月,利用其掌控的官宣媒体继续反右,大批“修正主义”、“右倾回潮”,矛头直指周恩来。而此时的周,便成了他们通往权力宝座的“绊脚石”。

在林党死后,国内可以传承毛极左路线的革命造反派,仅此“四人帮”一家了。毛显然是想在培植四人帮和计划位传“爱妃”的同时,把党内根深蒂固的右派思想压一压,好让左派顺利接班。于是,便在1973年,中共“十全大会”(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之前,毛以郭沫若在1945年出版的《十批判书》为引,(此书对蒋介石指桑骂槐,并把“焚书坑儒”的秦始皇大大的批判了一番。)提出了一个“批孔运动”。还亲自写了一首律诗《读〈封建论〉呈郭老》,诗约:“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待商量。祖龙虽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建议读者们细细品味此诗。这首诗最能看出毛及中共的政治哲学。诗中他极大肯定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号大暴君、大独裁者秦始皇。并把 中国史家诅咒了两千多年的“焚书坑儒”说成是事业!其中“百代都行秦政法”,也是时至今日,中共用以治民所用的“商鞅五术”。实是人类历史中的倒行逆施!)

写在“十全大会”之前的这首诗,是毛为四人帮“批周夺权”的运动造势,其发动的“批孔运动”,则直接将运动扩大到“批林、批孔、批周公”了。而随即召开的“十全大会”,也把“四人帮”的权势推向了最高潮。1973年8月24日—8月28日,“十大”在北京召开,会上彻底肯定了“文化大革命”的成就。“毛泽东思想”的极左成分,也在大会的公报中一一落实。大会中所有重要的文告起草人,大会公报、修改党章报告等,全部由张春桥、姚文元一干人包办了。“工农兵”出身的王洪文,也是青云直上,身兼各项要职,并当选中共中央副主席,地位在周恩来之上。江、王、张、姚四人全部当选为中央政治局成员,王张二人被选为常委,权倾一切。身为“帮首”的江青,虽在毛的暗示之下,略有诸多避讳。但其实际权力,自然可想而知。不得不说的是这次“十全大会”,是否也可称之为“江青之会”?

周恩来,一直以来是毛心头一根“拔不掉的刺”。前面的文章已经提到,早在1956年的“反反冒进”的那次南宁会议中,毛想要“罢相”周恩来。被周恩来“诚恳、躬亲”的主动认错,而避过。从那时候起,周对毛从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随声附和。毛心中十分清楚,在他这些年来大搞诸多运动之时,一直以来都是周在主持维系着国家党政财经的日常工作,国家的运转离不开像周这样的人。他心中更清楚的是,他的“皇权大位”如果不传给娇妻江青,那么在他死后,他心中的共产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随时都极有可能随风而逝。而“四人帮”这四个大宝贝儿,除了搞阶级斗争,其他方面一无是处,让他们去治国安邦,纯粹是痴人说梦。而周是断不会去帮助他保江青之驾的。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毛决定启用邓小平。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阿伯塔; 发稿:信心的选择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