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7日電/西喜社——

大約15年前,我帶著兒子和我丈夫的侄子跟著婆婆回老家。婆婆的老家是全國聞名的金絲小棗的故鄉——滄州。

我們住在我婆婆的姐姐家,是一個小村莊,村民以種棗樹為生。我從小在城裏長大,很是向往滿眼綠色遍地野花,蜻蜓蝴蝶在林中飛舞,還有那空中漂浮著的被雨水打濕了的小草的味道,這次我真正來到了魂牽夢繞的小村莊。

放下行李,見過親戚,迫不及待地想去棗林看看。這時,大表哥正要去給鄰居家的棗樹打藥,在我的要求下,我們帶著孩子一同前往。

轉眼,來到田間。放眼望去,著實駭了一跳,幹涸的土壤,板結成塊狀,地面幹凈的連一片落葉,一棵小草都沒有。我蹲下來仔細尋找,盼望能找到什麽活物,讓我大失所望,連一只螞蟻都沒有。只有那孤零零的棗樹,難看且毫無生氣地站在那裏。

大表哥一邊忙著手裏的活,我們一邊聊天。他告訴我:從棗樹開花到棗子成熟一共要打十二遍藥,如果不打藥就產量少,還沒有賣相。他麻利地把幾個小瓶藥水倒入大桶,然後再往大桶註水,一切準備就緒,他開始工作了。瞬間,霧氣彌漫,空氣中充斥著刺鼻的味道,我帶著孩子逃回了家。

剛進門,就聽到我婆婆的姐姐在埋怨兒媳:你看她有多懶,院子裏的草長老高,噴點除草劑就幹凈了。我恍然大悟,那“幹凈”的棗林,原來如此。

吃一顆棗,就等於吃一顆毒藥!

從此後,不管是什麽棗,戒掉!我咬著牙,攥著拳頭在心裏發誓。

僅僅是棗嗎?

面沒了面味,米沒了米味,瓜果沒了瓜果味。我們的孩子再也不知道什麽是稻米飄香,再也聞不到蔬果的清香……取而代之的是化學的,有毒的食品和氣味。

我那魂牽夢繞的小村莊,我再一次掉入了夢魘……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