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四季

据零对冲6月4日报道,受人尊敬的科学杂志《柳叶刀》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用以调查导致全球大流行的冠状病毒的起源。该工作组将重点分析就COVID起源提出的所有理论数据,分析SARS-CoV-2能够冲出武汉并在全球传播的原因。

图片来源:零对冲

然而,《柳叶刀》决定雇用资助武汉实验室功能增强研究的彼得-达扎克作为领导人。事实表明,达扎克已经对武汉实验室正在进行的研究之性质撒了谎——在疫情发生后,他声称不知道这是否是功能增强病毒。另外,达扎克作为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首席调查员,在2021年2月访问武汉实验室的3个小时内就确定病毒不是实验室泄漏。而在最近公布的电子邮件中,达扎克感谢福奇博士在对实验室泄漏这种可能性进行任何科学研究之前就否定了该理论。所以,他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不适合对新冠来源进行客观分析数据的科学家。

达扎克作为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是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承包商,也是该实验室研究项目的合作者和共同作者——他在过去的几年里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投入了至少60万美元。同时,达扎克也为世界卫生组织工作,他公开承认自己参与了操作冠状病毒的工作。在2019年12月的一个视频里达扎克说,“冠状病毒相当好,你可以在实验室里很容易地操作它们。S蛋白可以驱动很多事情的发生。我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教授合作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工作,比如,获得可以构建蛋白质的序列, 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架。”

此外,正如《每日邮报》和其他媒体所报道的,达扎克“策划了一场‘欺凌’运动,胁迫顶级科学家在一封给《柳叶刀》的信上签字,旨在将他用美国资金资助的武汉实验室关于COVID-19的责任排除在外”。达扎克利用他的影响力使该杂志发表了这封信,信中说,“即使声称实验室泄漏理论有任何可信度,也等于在散布‘恐惧、谣言和偏见’。”该信进一步指出,“我们团结一致,强烈谴责暗示COVID-19不是自然来源的阴谋论”。信中甚至还大言不惭地指出,“我们声明没有竞争性利益”。这封信有效地将科学界达成对实验室泄漏可能性“共识”的讨论关闭了整整一年。

世卫组织科学顾问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将达扎克的信描述为“科学宣传以及一种形式的暴行和恐吓。通过给任何持不同观点的人贴上阴谋论者的标签,《柳叶刀》这封信是完全违反科学方法的最恶劣形式的欺凌”。

通过信息自由法案(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发布的电子邮件显示,事实上,达扎克已经确保这封信没有任何与生态健康联盟的联系,甚至考虑将他自己的名字从信中删除。

更糟糕的是,《柳叶刀》成立的“特别工作组”的其他成员几乎都是达扎克的爪牙,其中一些人帮助他起草了那封明确指出“实验室泄漏理论是阴谋论”的信,还有一些人要么与他一起为脸书进行“事实核查”,要么在该活动中被引用为消息来源。考虑到这一切,《柳叶刀》的调查结果显而易见,它不应该,也不可能被用作反对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可信的证据。

科学界和医学界在冠状病毒灾难中整体沦陷是人类的悲哀,好在近期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站出来揭露病毒真相。迟到的良知也是良知,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希望冠状病毒来源能被尽早认定,全球都应该团结起来向中共追究责任。

参考阅读:

Scientist At Center Of Lab-Leak Controversy Put In Charge Of The Lancet’s Task Force To Investigate COVID Origin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