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回顾: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一)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二)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三)


(接上文)

看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牛二心里一惊。看来还是小看这个李福了,没想到他能够做到这一步。自己在镇里的朋友已经关照过了,县里也托了人,打了招呼,李福居然告到了市里。市里不是不能找到关系,可是代价有点大,牛二觉得为了一个小小的修理厂、为了一个小小的李福不值得。即使这样,牛二前前后后也花了不少钱,包括黑社会头子大山出面也是有条件的。但是,牛二又暗自庆幸,多亏自己留了一手。

原来,在当初准备建修理厂的时候牛二已经就策划好了。由村委会和修理厂签定土地租赁合同,修理厂的法定代表人是个外地人,由他代表修理厂和村委会签订了土地合同。所以说违法也好违规也好,和牛二没有直接关系。想到这里,牛二心里踏实了许多,暗自佩服自己的高明。这也是为什么“行政处罚决定书”里的被处罚人是李庄村委会。殊不知,李庄村委会就是牛二,村委会的决定就是牛二的决定,而且修理厂的幕后真正的老板就是牛二,修理厂的真正受益人是牛二。在李庄的一亩三分地,他牛二说了算。

牛二的这种做法在中共国叫做“白手套”、“代持”,很多掌握一定权力的中共官员都会利用职位谋取私利,但是都不会亲自走到台前,而是利用自己信任的人,如兄弟姐妹、亲戚朋友等出面谋取利益,他们则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后面利用职权优势为自己的“白手套”大开方便之门。最著名的白手套有马云、王健林、许家印、肖建华、王建,他们的后面是中共历任党魁和核心人物。

牛二咽不下这口气,他牛二啥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牛二不会就此认输,于是他约出了徐镇长,在县城最好的酒店。酒足饭饱之后走进了歌厅,最后就是每人领了个小姐一夜狂欢。当然正事儿也是要谈的,镇长告诉牛二不用担心,他土地资源局管不到我乡政府,该营业继续营业。

有了徐镇长的话,牛二心里踏实了许多。李福的担心则越来越强,“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下来两个多月了,却看不到任何动静,修理厂还是照常营业。在此期间,李福去了几次国土资源局,都以种种借口搪塞。李福真的急了,决定进京上访。

北京信访办前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一段辛酸的故事,都有着满腹的冤屈,都有着悲惨的过去。他们像李福一样,满怀希望到北京寻找“包青天”,希望自己的冤屈得到昭雪,希望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正义能够伸张。

帝都北京有两个地方人最多:一是美国大使馆前签证的人多,另一个就是信访办前上访的人多。第一个多证明了中共国人对文明世界的向往。第二个多说明了中共国底层百姓有太多的被压榨,有太多的不公和冤屈。

其实,这些访民根本见不到“包青天”,因为北京没有“包青天”只有包黑暗。访民的命运基本上是三类。第一类,等了也十天、八天见到接待人员,能填表登记,将姓名、地址、事由等登记造册。这也是运气最好的一类访民。第二类,是被当地政府派出的人员带走,截访人员直接将访民拉回原籍,虽然车费不用掏,但是回去后不会有好果子吃。轻则批评教育,组织学习甚至劳动,重则遭遇体罚甚至殴打。第二类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第三类。第三类,访民被带到久敬庄关押。久敬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因非法关押访民而闻名于世,那里是一座黑监狱,是一个充满冤魂的地方。许多访民因不堪里面的毒打和折磨而离开了人世,旧冤未伸又添新恨。

李福是“幸运”的,没有走进久敬庄。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李福有些懵,正在犹豫之际,有个中年人过来搭讪:“是上访吧?”“是。”李福回答,“你跟我来。”中年人指着不远处说。李福随着中年人来到了一辆车前,“到车里说。”随着话声,中年人将李福引到了车上。刚一上车,李福发现不对劲,这时“碰”的一声,车门已经关上了,车上为首的一个人厉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还敢上北京!”李福定睛一看,原来是镇里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在处理牛二打李福的事件时李福见过他。这位副所长也是牛二的朋友。

李福在几位警察的“保护”下回到了家乡。李福的第一次北京之行就这样结束了。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