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Way

本文摘要:

2021年2月28日,退休教授、微生物学家、传染病和免疫学专家苏哈里特·巴克迪(Sucharit Bhakdi)博士与其他几位组成 COVID伦理学医生和科学家一起,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发出一封信,警告mRNA 新冠病毒疫苗可能导致血块、脑静脉血栓和猝死。在信中列举了几个急需回答的问题,包括有证据表明基于基因的疫苗会进入血液并传播到全身,以及疫苗会血液循环中被内皮细胞吸收。他们警告说,有可能在疫苗核酸的表达过程中,来自刺突蛋白的多肽将通过MHC I途径呈现在细胞的管腔表面。健康人由于被新冠病毒感染或者其他病毒如流感感染后,体内会产生识别该肽类的CD8-淋巴细胞。CD8-淋巴细胞有可能对体内细胞发起攻击,通过激活血小板引发凝血,血小板数量减少和血液中出现D-二聚体,导致大脑、脊髓和心脏在内的缺血性病变,最终结果是大出血疾病或出血性中风。

巴克迪及其同事引用的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血小板上的ACE-2受体结合。血小板的后续激活可导致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即对凝血系统病理性过度刺激,导致凝血,以及血小板减少(血小板计数低)和出血等危及生命的症状。血小板本来是阻止出血的特殊细胞,如果血管系统中出现多处血凝块,会导致凝血系统被耗竭,从而导致出血。在严重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和疫苗接种者中都有血小板减少的表现,这表明刺突蛋白可能是其中的一种致病诱因。

自2021年2月28日致函EMA以来,已经有15个欧洲国家因凝血功能障碍而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的疫苗。 截至2021年5月中旬,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接种过强生公司疫苗的870万美国人中发现了28例患者有严重的血凝块。虽然CDC承认有证据表明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2021年4月23日,暂停令被取消。2021年3月17日,EMA也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他们在会上向欧洲民众保证,在新冠疫苗和这些罕见的凝血功能障碍之间找不到明确的联系。他们还表示,世界卫生组织认为阿斯利康疫苗的好处超过了它的风险,建议继续接种。然而,正如巴克迪和他的同事指出在给EMA的后续信件中所说,世界卫生组织不是一个正式评估药物安全性的主管机构。这明明就是EMA自己的决定。

从EMA关于疫苗相关死亡的统计数字(这很可能是一个低估的数字)推断,6000万60岁以下的德国人接种疫苗,仅这两种罕见的血液疾病(DIC和脑静脉血栓)就导致54人死亡,怎么可能好处大于风险?

人们需要认识到,新冠疫苗并不会对身体产生免疫力。接种疫苗后仍旧会感染病毒并传染给别人,疫苗唯一可能起到的作用是减少你的症状。

脑血栓的第一个症状是剧烈头痛,然后伴随恶心、呕吐、头晕、意识改变、听力下降、视力模糊、瘫痪和无法控制的身体痉挛,因此接种疫苗后的人对自己要严格观察,早期发现和紧急治疗对生存至关重要。

疫苗中的mRNA或DNA被血管中的内皮细胞所吸收后,这些细胞开始在血管壁上产生刺突蛋白,因为刺突蛋白本在细胞表面朝向血流方向,这些刺突蛋白在接触到血小板的那一刻,就会激活血小板,从而使整个凝血系统运转起来,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另外根据理论,在细胞中生产刺突蛋白后的剩余废物会在转到免疫系统,免疫系统特别是淋巴细胞会识别记忆这些废物从而攻击细胞,因为免疫系统不希望体内有病毒或病毒部分。而现在通过疫苗,这些病毒识别位点会出现在病毒原本不会到达的器官如大脑血管壁等。如果大脑血管壁被破坏,那么就会向凝血系统发出激活的信号,形成血凝块。现在数据证实所有新冠疫苗都会发生凝血情况,因为所有疫苗制造刺突蛋白的基因都会出现在血管壁细胞中。

当然,血凝可能发生在身体的任何地方,例如一名43岁的健康男子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血凝块,被切掉了大约2米的小肠,发病早期他的症状有头痛、恶心、发烧和呕吐等。一位62岁的妇女在接种强生公司的疫苗一周后肺部出现血凝块, 一位18岁的护士学生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三周后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从VAERS和EMA的报告中有大量的此类报告,在此就不一一列举。

通过对疫苗接种与死亡数量之间的关系统计研究发现,在推行疫苗接种的五个月内,在第一次注射疫苗后的头14天内,60岁以上的人的死亡人数比未接种疫苗的人数要多出14.6倍。

2021年4月23日,分子生物学家和毒理学家扬奇·春·林赛(Janci Chunn Lindsay)博士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免疫接种实践咨询委员会(ACIP)会议上发表了公开指出,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现在的死亡人数增加与推广疫苗有明显的关联。这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不幸的预期效果。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我们必须立即停止所有疫苗的接种,以免造成我们无法控制的真正的大流行。

德国血液专家安德烈亚斯·格雷纳赫(Andreas Greinacher)教授提出了另一种假说,他在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的团队认为,病毒载体疫苗例如阿斯利康公司和强生公司的疫苗都可能会引起免疫反应导致血凝块,原因是阿斯利康公司疫苗中存在人类衍生的蛋白质和/或使用的防腐剂。在阿斯利康的疫苗中发现了多种来自人类细胞的蛋白质,以及一种被称为乙二胺四乙酸或EDTA的防腐剂。他们的假设是,药物和其他产品中常见的EDTA有助于这些蛋白质进入血液,在那里它们与一种血小板因子4(或PF4)的血液成分结合,形成激活抗体生产的复合物。这种复合物可能会欺骗免疫系统,使其相信身体已经被细菌感染,引发机体防御机制并导致凝血和出血。此类凝血被称为疫苗诱导的免疫性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症(VITT)。

还有其他科学家指出,腺病毒载体疫苗中的腺病毒可能也与血液凝固有关,荷兰的埃里克·范·高普(Eric van Gorp)教授提出的一个理论,腺病毒疫苗诱发的强烈流感样症状会加剧自身免疫反应,进而导致血液凝固。

除了会引起凝血问题外,刺突蛋白的的毒性是一个棘手的问题,mRNA疫苗进入人体细胞后,会持续产生刺突蛋白,人体变成一个刺突蛋白工厂。研究表明只让动物接触刺突蛋白,就会在大脑和血管中发现有毒物质,这些物质会引起免疫反应,对组织有损害。刺突蛋白的毒性可能源于它是一种朊病毒蛋白,虽然这一点尚未最终确定,但有迹象表明新冠病毒刺突蛋白是作为一种朊病毒发挥作用的,我们可以预期这些注射疫苗会导致各种朊病毒疾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帕金森氏症和卢伽雷氏症(ALS)等。疫苗会发出指令让身体制造刺突蛋白,这些蛋白平时储存在脾脏中,最终朊病毒蛋白释放后会进入神经系统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

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产生的刺突蛋白本身可以引起血管的信号反应,并可能产生广泛的后果。在严重感染病例中,病毒会引起肺血管的明显形态变化,此外,将培养的人类肺动脉平滑肌细胞暴露于刺突蛋白S1亚单位,足以促进细胞信号传导,根本不需要其他病毒成分。后续研究论文还显示,刺突蛋白S1亚单位抑制ACE-2,导致血管紧张素大量增多,引发类似于肺动脉高压(PAH)的情况,而且这些影响将不限于肺部血管。在心脏血管中触发的信号级联将导致冠状动脉疾病,而在大脑中激活可能导致中风或全身性高血压。刺突蛋白产生的促进肺动脉高血压的这种能力可能使从病毒感染中康复的病人发展为右心室心力衰竭。

在Lei等人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假病毒(用新冠病毒 S1蛋白装饰的球体,但其核心缺乏任何病毒DNA)可以对的小鼠的动脉和肺部引起炎症和损害。然后他们将健康的人类内皮细胞暴露在同样的假病毒颗粒下,这些假病毒会与内皮细胞ACE-2受体结合,导致这些内皮细胞的线粒体损伤和断裂,从而导致相关组织的特征性病理变化。这项研究清楚地表明,单独的刺突蛋白,即使不与病毒基因组的其他部分相关联,足以导致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内皮损伤。

刺突蛋白作为一种朊病毒,对神经系统的破坏非常严重,和许多神经系统症状,如头痛、恶心和头晕、脑炎和致命的脑血栓,都是病毒对大脑产生破坏性影响的结果。对血脑屏障的体外研究中,刺突蛋白的S1亚单位成分导致屏障完整性的丧失,表明刺突蛋白单独作用会引发脑内皮细胞的促炎症反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该蛋白可以产生神经系统后果。

因为mRNA疫苗诱导产生的刺突蛋白,也可能对男性睾丸产生影响,因为ACE-2受体在睾丸的细胞中高度表达。

朊病毒疾病是一组神经退行性疾病,它是通过重要的身体蛋白质的错误折叠而诱发,这些蛋白质形成有毒的低聚物,最终以纤维状沉淀显示出来,从而对神经元造成广泛的损害。此外,研究人发现当朊病毒蛋白的α折叠变成β折叠时,朊病毒蛋白就会变得有毒,而且刺突蛋白是一种跨膜蛋白,它能够与许多已知的蛋白质结合并诱导它们错误折叠成为潜在的朊病毒,最终可能导致神经变性。

回到文章开头,2021年3月23日,欧洲药品管理局发布的答复中,他们承认基于基因的 “疫苗 “确实进入了血液,但由于无法提供定量数据,因此说疫苗有潜在危害是没有说服力和不可接受的。接下来的一周,即2021年4月1日,医生支持COVID伦理组织向EMA发出了一封后续信件并进行了反驳,表达了他们对EMA答复的不满:”我们对你们选择以轻视和不科学的方式来回应我们对关键性重要信息的要求感到失望。这种对疫苗安全的轻率态度是非常可耻的。EMA正在只为制药公司的利益服务。如果你们的监管机构不立即暂停其对潜在危险的未经充分测试的基因’疫苗’的’紧急’推荐,并对医生所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我们伦理委员会的医生将认为EMA是违反纽伦堡法典进行医疗实验的同谋,并且构成了反人类罪

参考链接:

How COVID Vaccines Can Cause Blood Clots and More

Israel examining heart inflammation cases in people who received Pfizer COVID-19 shot

U.S. CDC looking into heart inflammation in some young vaccine recipients

Could Spike Protein in Moderna, Pfizer Vaccines Cause Blood Clots, Brain Inflammation and Heart Attacks?

Why would a COVID vaccine cause rare blood clots? Researchers have found clues

作者往期佳作:

英国新冠疫苗不良事件汇总-GNews

中共病毒疫苗及其次生灾难-GNews

欧洲中共病毒疫苗接种不良事件统计-GNews

隐藏在中共病毒疫苗背后的罪恶(一)mRNA疫苗的本质-GNews


编辑、发稿 文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