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司法部已通知赌场大亨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需要注册为外国政府代理人,并准备上告法庭迫使他执行。而这与他在2017年为帮助中共当局达成一项长期寻求的外交便利的努力有关。

这些知情人说,司法部的检察官们最近几个月已经收集了永利在为外国政府游说事件上的证据,准备在他不按要求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情况下提起诉讼。如果提起诉讼,该案将是一起少见的在《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规定下注册外国代理人的民事诉讼。该法案没有规定民事处罚,但它给予司法部寻求法院命令迫使某人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能力。

去年7月,当时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警告说,根据中共当局要求推行政策的公司高管可能被要求依《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注册,但司法部还没有正式提交任何此类案件。

该案件指控永利在2017年夏天尝试说服美国官员将在纽约的被中共国污蔑为逃犯的郭文贵先生遣返回中共国。

永利长期以来一直否认在这件事上有不当行为。他的律师里德·温加顿(Reid Weingarten)说,“史蒂夫·永利从未为中共国或其他任何人担任代理人或说客。他只是一个忠诚的信使,将他收到的信息传递给我们的政府。以任何方式追究他在这件事上的努力的行为都是司法不公,同时也是对《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无理延伸。”

仍在美国的郭先生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很高兴听到司法部正在调查史蒂夫·永利,坦率地说,我认为他们应该对他充当中共贪婪的间谍进行刑事起诉。”

79岁的亿万富翁永利是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朋友和非官方顾问,他被认为是豪华度假村林立的现代化的拉斯维加斯大道的设计师。2018年,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详细报道了永利对其员工存在不当性行为的指控后,他辞去了永利度假村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职务。永利曾表示,对他曾经侵犯女性控诉很荒谬。

去年,永利的两名合伙人在与司法部达成的认罪协议中承认,2017年6月和7月,他们曾与永利讨论过将郭先生遣返出美国的事情,并帮助促成永利与一名中共政府官员就中共政府希望将郭先生遣返出美国一事进行通话。

其中一名合伙人艾略特·布罗伊迪(Elliott Broidy)也承认,2017年8月,当永利给川普总统打电话询问郭先生在美国的身份时,他正和永利在永利的游艇上。布罗伊迪承认与遣返郭先生以及其他活动有关的共谋违反相关涉外游说法律的罪行,但他被川普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天特赦。

另一位合伙人尼基·鲁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女士去年承认了在试图遣返郭先生事情上的协助和教唆等违反《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犯罪行为。在她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戴维斯说,布罗伊迪在2017年6月的短信交流中告诉她,永利“向美国总统重申了”拒绝郭先生签证申请的必要性。

根据戴维斯女士案件的一份文件,在通过永利妻子安德里亚·希瑟姆(Andrea Hissom)发给永利的一条信息中,布罗伊迪说,中共国政府官员承诺帮助美国解决朝鲜和其他问题,以换取郭先生的遣返。根据该文件,希瑟姆女士代表她丈夫永利回应布罗伊迪,“这是与国务院和国防部的最高层合作。他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在他们被指控试图遣返郭先生时,永利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的全国财务主席,而布罗伊迪则是该委员会的全国副财务主席。

《华尔街日报》曾在2017年报道过,当时在中共国赌城澳门拥有利益的永利向川普递交了一封来自中共党主席习近平的关于郭先生的亲笔信,永利先生对此予以否认。

美国司法部近年来加大了对遵守《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监管力度,该法律要求代表外国官员与美国政府官员或媒体沟通的人必须注册游说工作。《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旨在提高外国政府在华盛顿宣传的透明度。司法部的检察官在几个与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有关的热门事件中使用了这项法律。他们还推动更多的包括中共国和俄罗斯的国有媒体公司在内的多个实体根据该法案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上个月,美国政府搜查了川普先生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公寓和办公室。当局把该搜查描述为对可能的违反《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调查。朱利安尼先生否认曾经担任过外国政府的说客或代理人,而他的个人律师则将政府的该项搜查行动描述为“合法外衣下的暴徒行为”。

2019年,在被司法部称为“自1991年以来首次《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民事执法行动”中,司法部说服了一名联邦法官判决一家为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卫星通讯社广播节目在美国播出提供服务的公司根据该法进行注册。官员们说,司法部负责执行《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部门最近几个月增加了民事诉讼律师,以准备处理更多的此类案件。

对永利采取的任何法律行动都是对与外国政府官员有来往的公司高层人士的一记重击。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前官员、现就职于威金斯和丹娜律师事务所的大卫·劳夫曼(David Laufman)说,“在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件中…司法部极有可能采取积极的执法行动,以震慑其他可能表现出类似无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人。”

如果提起诉讼,这将是起始于马来西亚的一个名为“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展基金的数十亿美元欺诈案的最新进展。随着司法部对该始于2017年的“一马案”的深入调查,被指控为该欺诈案主谋的刘特佐(Jho Low)雇佣了具有深厚社会关系的筹款人等人士,试图阻碍调查的进行,并在华盛顿寻求解决与其利益有关的问题,包括推动美国政府遣返郭先生。2018年,刘特佐在美国因被指控在盗窃“一马”资金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而被起诉。但他一直在美国境外行动并受到中共国的保护,因而避免了被逮捕。

文贵先生评:

今天好消息太多了。这个Steve Wynn,大家看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Steve Wynn彻底完球蛋了,是吧?就因为当年要遣返郭文贵。Steve Wynn多牛,知道吗?战友们。Steve Wynn去北京的时候,孟建柱到机场去接他。当时,孟建柱是公安部部长、政法委副书记。孟建柱亲自去接他。当时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张越亲自去接他的。因为张越是管那个,所谓的海外黑白两道的,对外情报联系,政保的,北京政保他管的,跟着孟建柱亲自接Steve Wynn。就是他这么牛的地方。澳门就是个情报的地方、洗钱的地方、毒品贩的地方。Steve Wynn因为要遣返七哥,完全崩塌。他那个两亿多美金的船,我跟大家过去直播,我上去过,哎呦,那个生活奢侈。在美国他有六套豪宅,这六套豪宅五套在卖。Elliott Broidy现在又惨了。昨天也是,这一天好消息多的,多的我都忘掉了。就是跟那个Nickie Lum Davis,夏威夷那个,帮助那两个骗子支付律师费的那个,跟吴征合作的那个,跟孙立军合作的那个,跟Jho Low合作的那个,要把七哥遣返的那个,现在还在折腾的那个,操纵华尔街日报说我是双面间谍的那个,Nickie Lum Davis跟他掐起来了。大家看到,班农昨天被正式地说,总统的豁免正式通过。很危险啊,差一点过不去啊。那么,Elliott Broidy的这个豁免,川普总统的豁免,肯定过不去了,因为他还在继续伤害七哥,就说明他继续还在为共产党工作。哎呦,完了。这就是美国的伟大。不要以为你做的事,她找不到你头上,一定会找到你头上,只是时间的问题…然后呢,Jho Low惨了,Jho Low现在从过去的要和解,现在多个刑事调查,他在马来西亚都可能要被弄回来。这就热闹了。这是大事吧。不但如此,大家看到司法部的多个刑事调查,包括下一步的吴征,吴征一定会浮出水面。吴征为马蕊强奸案支付律师费,为博讯,我们告博讯案,支付律师费。吴征在美国对战友们的威胁,以及代表中央纪委,对我们所有的家人和同事的抓捕和资产的查封,这事大了去了。

原文链接

05/27/2021 更新:增加文贵先生关于该报道的评论。

免责声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