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5月26日电/西喜社——

图片来源:elconfidencial.com

当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án,匈牙利总统),为了限制外国对教育的影响,防止打着教育机构的幌子参与政治活动的行为,而将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的CEU大学驱逐出匈牙利国土时,这个自称是欧洲传统和纯洁的堡垒的国家,却正急于从北京到布达佩斯铺开一条巨大的红地毯。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上海复旦大学的第一个国际分校将在多瑙河畔建成,预计将有5000至6000名学生由500名中共国教授授课,并加强非常密切的中匈关系。该项目得到了习近平主席本人的赞扬。

该教育综合体将耗资15亿欧元,这个数字比匈牙利教育部2019年的预算还要大。复旦大学作为中共国最优秀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也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先锋之一:超过25%的学生拥有党员证。这还远远不是北京第一次踏入匈牙利。孔子学院,早已在这个国家建立,并在那里开设了不少于五个中心。该机构将自己定义为文化交流的门户,曾因从事间谍和非法宣传活动被比利时、瑞典和美国驱逐。

中共国 “文化 ”登陆匈牙利的设计师是伊斯特班-乌杰里(Istvan Ujhelyi),他是欧洲议会议员,也是匈牙利议会的副议长。喜欢吹嘘自己有中共国 “私人关系 ”的乌杰里,匈牙利反间谍部门曾多次搜查他的办公室,并命令他停止与被怀疑为间谍的中共公民见面。

这一切都始于欧尔班在2010年(重新)上台后。匈牙利的经济一方面向欧盟寻求援助,一方面看向了东方。维克多-欧尔班对北京的访问被誉为东西方之间的一次握手。2011年6月,当时任中共国总理温家宝访问布达佩斯时,一家通常播放欧洲古典音乐的电台被命令播放从北京直接送来的,关于“中共的奇迹”的音频纪录片做节目。那天,所有住在布达佩斯的藏人都被叫到警察局,以避免在街上抗议。

2012年,匈牙利推出了 “黄金签证 ”计划,提供相当于匈牙利公民身份的福利,以换取价值数百万的投资。到目前为止,80%的受益者是中共国人。在2013年,匈牙利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共国 “一带一路 ”倡议的欧洲国家。到目前为止,这个多瑙河国家还没有从中共国的投资中得到多少好处,但欧尔班和他的随行人员却受益匪浅。

华为在中共国以外最大的工厂在匈牙利。这家有争议的公司赢得了向匈牙利政府和公共部门(包括安全机构)提供技术的重大合同。在2018年,非洲联盟指控北京对其在埃塞俄比亚的总部的计算机网络进行间谍活动。这座建筑是由中共国人设计和建造的,其他40个非洲国家的186座政府大楼也是如此。不少于24个总统或政府首脑的住所,26个议会大楼,19个部委和多达32个军事基地或警察营房,其中11个位于前西班牙殖民地赤道几内亚。在亚的斯亚贝巴被发现后,人们担心所有这些建筑都有中共国的间谍系统。

在布达佩斯举行的2019年北约峰会上,一名复旦大学的学生成功地潜入了宾客之中。她用手机不断拍摄盖勒特山别墅楼里的客人,包括荷兰前国防部长、德国退役的北约中将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特使。一位与会者发现这位中共国妇女的行为很奇怪,就转移了座位,移到了她身后。他看到她是如何将这些图片附在文字报告上,然后用一个中共国的应用程序将所有内容都发送到一个信息中。

简评:

很有意思的是,昨天刚好在墙内的媒体上,称匈牙利是“中共国人民在欧洲的新巴铁”,今天就看到本地报纸上在揭露匈牙利和中共的勾结。

还是那些老套路,“蓝金黄”重要岗位上的重要人物,如总统、副议长等。然后是经济投资,吸引住商界、经济界人士,再用文化渗透,用学校的名义为渗透建立落脚点,一切接触都可以用“文化交流”的名义进行。华为还是一如既往的实施间谍活动。

匈牙利是欧盟的成员,其行政权力(总统),立法权力(副议长)都被中共搞定,使该国真正成了中共在欧洲的一块“铁板”。在欧盟的一些重大决策和活动中,为中共打开了一扇门(就是文章所称的“狗洞”)。

比如在疫苗问题上,匈牙利是第一个引入俄罗斯疫苗和中共疫苗的欧盟国家,并通过匈牙利积极推动中共疫苗进入欧盟市场。在欧洲议会讨论“冻结欧中贸易投资协定”的会议上,也是匈牙利的议员投了反对票。可以预见的是,在最近的,有关欧洲与中共关系的议题中,匈牙利将承担为中共“架桥开路”的角色。因此,一些欧洲媒体称之为“中共的特洛伊木马”。

匈牙利作为前苏联为主体的“华约”成员国之一,在苏联解体后,政治和经济上都面临着重大的选择。与同样境况的波兰、斯洛文尼亚等积极反共不同,匈牙利选择了“摇摆战略”,即一方面积极争取加入欧盟,以获得欧盟的援助,另一方面,利用与俄罗斯的传统政治关系,积极发展与俄、中的关系,以此希望作为一种战略制衡政策,从两边捞好处。

而中共也希望在欧洲找一个“听话、好用”的钉子,能牢牢的钉在欧洲内部。而且,中共一旦能控制了你,那就一定是要把你往死里用的。随着全球“联合灭共”的形势的发展,匈牙利面临着新的生死选择,当它以为它只是为中共打开了欧洲的“狗洞”时,殊不知中共却是把它当作敲开欧洲大门的锤子。

在匈牙利的内部,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匈牙利33岁的女议员卡特琳-塞斯(Katalin -Cseh)也是反对维克多-欧尔班领导的政府的最年轻和最有战斗力的声音之一,她批评欧尔班将欧洲资金转给寡头和家族成员,并危及该国的民主。她说:”欧尔班创造了一个威胁到欧盟未来的专制政府模式。”, 并且说:“如果今天匈牙利申请加入欧盟,一定会被拒绝”。

从西班牙媒体对匈牙利指名道姓,有理有据的揭露其与中共勾结的报道,说明欧盟对此已经心知肚明,并已经对此做出反应。也可以看出,欧洲反共脚步在一步步明朗,任何欧洲国家都必须表明态度,在欧盟内部存在一个“巴铁”是不可能的,与中共勾结的蜜月期已经过去了。

灭共是一部浩浩荡荡的宏伟画卷,中美关系是无可争议的主线,随着灭共进程的深入,我们看到支线的发展也在跌拓起伏,越来越精彩。

审核:Aries的星;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信心的选择

新闻来源:机密报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疫情下的西班牙专栏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