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Way

有一个常人未必在意或者了解的常识,那就是根据CDC的官方定义,信使RNA(mRNA)”疫苗 “在法律上根本就不是疫苗,仅仅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为这些”疫苗 “授予了 “紧急使用授权”。mRNA疫苗与传统疫苗不同,法律规定只有在对中共病毒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现在已经有了羟氯喹、伊维菌素有等有效的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才会批准临床使用。当有对中共病毒有效的治疗方案出现并被认可的时候,所有的mRNA注射疫苗在人类使用都会被否决。

批准采用新型mRNA技术而的疫苗而不进行广泛的临床前和临床实验是极其危险的,mRNA疫苗可能成为是一种生物武器,甚至比病毒本身更为可怕和致命。

从莫得纳和辉瑞的官方主页上可以看到,这两个公司是如何将他们的mRNA注射液作为 “操作系统 “或 “软件 “进行销售的。

莫得纳首席医疗官Tal Zaks甚至承认这些mRNA会改变了人类的DNA,从某种意义上说是 “入侵了生命体的软件”,下面是在TED演讲的片段。https://video.wixstatic.com/video/829ea9_aac282d76929481c9afc172ab7175092/1080p/mp4/file.mp4

莫得纳公司从开始进行mRNA疫苗研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mRNA会改变人的DNA,并产生对人体不可预测的影响,这一切无法阻挡利益所带来的诱惑。从2020年秋季mRNA被授权紧急使用至今,莫得纳公司的收入增长了1383%,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一年,公司总收入为8.03亿美元,而2019全年公司收入仅仅6,000万美元。辉瑞公司的利润更是惊人,仅疫苗一项今年前三个月创造了35亿美元的收入。

根据最近发表的(2021年4月30日)《循环研究》上发表的同行评审的研究,”SARS-CoV-2刺突蛋白通过下调ACE-2损害内皮功能,在细胞水平上对血管系统进行攻击并造成损伤。”具体来说就是刺突蛋白会损伤血管内皮细胞(排列在血管和淋巴管内表面的细胞),造成线粒体功能受损(线粒体破碎),使ACE-2表达减少,内皮细胞内的炎症增加以及糖酵解增加(加速葡萄糖分解应对上述炎症的自身反应)。

更加可怕的是这些对人体有害并可自我复制的刺突蛋白至少在疫苗注射后的9个月内,一直会持续产生,这也是药企和卫生部门要求每隔几个月注射一次,只有这样才能造成身体器官的持续退化,从而导致器官功能进一步退化,并使免疫系统过度疲劳,因为免疫系统会不断试图中和体内的外来刺突蛋白,以防止不良反应的发生,最终使使接种者免疫力持续下降,造成心血管疾病、血栓、神经症状、不孕、月经周期紊乱、流产和死胎等不良事件,甚至致人死亡。

另外,斯隆-凯特琳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此次疫苗的mRNA可以使抑制肿瘤的蛋白质失活,从而促进癌症高发。这些发现准确地指出了以前未知的疾病驱动因素。

疫苗中的纳米磁珠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物质, 在疫苗注射几个月后,已经有大量在注射部位会产生金属磁性的新闻和视频在网络传播。这些实验性的mRNA注射液含有的浓缩神经毒性纳米金属颗粒,会停留在注射部位一周后慢慢携带mRNA散布到全身,mRNA在体内翻译合成刺突蛋白,而刺突蛋白可以像病毒一样散播传染。这种纳米技术与5G电磁场辐射效果相当,注射mRNA疫苗的人则成了天线或者信号塔,不同的是5G发射的是无线电波,而注射疫苗的人体发射的是可以自我复制的刺突蛋白,关于刺突蛋白对人体的危害也已有大量报道,可以通过身体接触传染给他人,造成接触者产生类似病毒感染的人体反应。

在莫得纳疫苗中还含有一种成为SM-102的成分,SM-102是一种用于形成纳米颗粒的脂质氨基酸,由于SM-102是一种有有害化学物质,不能用于人类或兽医的诊断或治疗用途。SM-102产品说明书(2021年3月22日最后更新)和安全数据表(2021年4月11日最后更新)有如下具体说明:

此外,在一份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医学中心循证实践的审查报告中的公开结论:mRNA造成严重不良反应(严重到足以干扰一个人的日常活动)的比率大约在5%至10%之间。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随着疫苗剂量和频率的增加而增加,第二针疫苗造成不良事件发生的概率和严重程度也远远大于第一次注射。

mRNA疫苗已经造成了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和永久致残,从VAERS和EMA的不良反应数据库都可以查询到详细的数据报告,但从来没有见到主流媒体对此有任何报道,普通的民众只是盲目相信政府卫生部门和所谓的医学专家,成为待宰的羔羊,排队甚至主动注册加塞走进疫苗的屠宰场。大重置最终会带来民众的大觉醒,但民众的觉醒每次都是以血淋淋的事实为代价的。

链接:

SARS-CoV-2 Spike Protein Impairs Endothelial Function via Downregulation of ACE 2

THE NOVEL CORONAVIRUS’ SPIKE PROTEIN PLAYS ADDITIONAL KEY ROLE IN ILLNESS

In a Twist, Scientists Find Cancer Drivers Hiding in RNA, Not DNA

ADVERSE EFFECTS OF MESSENGER RNA VACCINES


编辑、发稿 文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