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复
製圖:七白石
在福奇博士在報告中爆出病毒有可能是實驗室洩露後,人們開始質疑社會媒體審查政策的道德規範,該政策以前將武漢實驗室洩漏理論描述為“錯誤信息”。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一份美國情報報告顯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11月患病嚴重以至於需要住院治療。

兩個月後,中國卻仍在告訴世衛組織並無人傳人。

Politifact的Katie Sanders也詢問福奇博士是否認為COVID-19來自自然,福奇回答說,其他原因也是有可能的。

“我還沒有被說服,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在中國發生的事情,直到我們繼續儘自己最大的能力找出到底發生了什麼” 福奇說。

“當然,調查此事的人說,這很可能是從動物庫中冒出來的,然後又感染了人體,但這可能涉及另外一回事了,我們需要找出來。因此,您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完全贊成對病毒起源進行任何調查的原因。”他補充說。

正如我們上周強調的那樣,現任CDC主管和前CDC主管也對這種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科學團體也斷言實驗室洩漏是最有可能的來源。

上週,Politifact還被推動進行了“事實核查”,聲稱它“揭露了” COVID-19實驗室洩漏源理論。

在這一點上,鑑於有大量有效證據表明實驗室洩漏確實是真實的,因此任何人都無法聲稱實驗室洩漏理論是一個瘋狂的陰謀論。

大批評論員現在都指出,在大流行爆發後的幾個月裡,與實驗室洩漏起源理論有關的信息遭到了主要社交媒體網絡的無情審查。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通過強調實驗室洩漏理論而屢次被指控傳播假新聞。

這是特朗普總統於2020年4月告訴世界,該病毒很可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出來的pic.twitter.com/p7q0kQQdrv

-Jack Posobiec(@JackPosobiec)2021年5月23日

邁克爾·特雷西(Michael Tracey)說:“壞主意比如,任命技術官員擔任構成“陰謀論”或“虛假信息”的仲裁者,並要求他們在此基礎上進行社交媒體清洗。”https:/ /t.co/2SFPtx5K59

-Michael Tracey(@mtracey)2021年5月24日

“一年前,實驗室洩漏理論被Facebook的“獨立”事實檢查員視為“錯誤信息”,並刪除了提及它的帖子。現在,連福奇博士都說應該對此進行調查。托比·揚說,這是很好的例子說明了為什麼大型高科技公司不應該審查“錯誤信息”。

— Toby Young(@toadmeister)2021年5月23日

“因此,現在主流媒體都承認CoVid起源於實驗室的可能性(在對特朗普的申訴進行了無情的嘲笑一年之後),讓我問問你……如果這信息去年就可以拿出來用的話,會對選舉有影響嗎?”史蒂文·克勞德問。

-史蒂文·克勞德(@scrowder)2021年5月24日

不要指望社交媒體網絡會為此道歉。如果他們承認自己做錯了,就會支持這樣的斷言,即他們不應該成為真理的最終仲裁者,但是他們永遠不會接受這樣的觀點做前提。

新聞來源:零對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