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Way

中共病毒已经造成了欧洲超过一百万人死亡,而后开展的未过动物实验和人体安全实验的大规模实验性疫苗的接种,所产生副作用的数量和频率更是前所未有。仅仅在疫苗接种开展四个月后,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可疑药物反应案例数据系统(EudraVigilance)就已经无法处理海量的副作用上报数据。

由于EudraVigilance数据库系统存储上限为199,801行,目前数据库已经处于饱和状态,现在必须先要备份旧文件,然后再才能添加新的数据。美国的VAERS系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从五月份开始也不再更新全部疫苗不良事件的数据,这也意味着在此之前发生不良事件或者死亡的受害者可能还算数据库中一个数字,以后的受害者可能连数字都算不上了。更为可怕的是奥地利制药协会Pharmig的调查显示,病例的上报率只有6%,这意味着真实发生的不良事件数量最少是录入数据系统的十倍

截至2021年4月24日,欧洲注射四种实验性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后一共造成了8,430人死亡和354,177人健康受损。欧洲目前使用的实验性疫苗主要有以下四种:

• COVID-19 mRNA疫苗Moderna(CX-024414)
• 辉瑞-Biontech公司的COVID-19 mRNA疫苗
• 阿斯利康的COVID-19疫苗(Chadox1 ncov-19)
• JANSSEN(AD26.COV2.S)的COVID-19疫苗

根据EudraVigilance的数据,8,430例死亡中有4,524例是在辉瑞公司的疫苗注射后发生的,354,177例身体受损中有184,833例是在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注射后发生的,以下是截至4月24日的数据统计总结。

BioNTech/辉瑞公司的实验性mRNA疫苗(代码BNT162b2)导致4,524人死亡,151,306人健康受损,具体如下:

Moderna公司的实验性mRNA疫苗mRNA-1273(CX-024414)造成2,283人死亡,17,625人健康受损。

牛津/阿斯利康的实验性疫苗AZD1222(CHADOX1 NCOV-19)造成1,579人死亡,184,833人健康受损。

强生公司的实验性COVID-19疫苗JANSSEN(AD26.COV2.S)造成44人死亡,413人健康受损。

以上数据由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供,任何人都可以使用EudraVigilance框架进行查询。

每一个冰冷的数字后面都是一个受害者或者一个受害家庭,通过对疫苗产生的不良事件和死者年龄分布以及病毒感染死亡者的年龄分布比较会发现二者之间有很大不同。在辉瑞公司的数据中,大部分受害者死亡年龄在18至64岁之间,而在感染病毒的情况下,死者年龄几乎都在65岁以上,住院人数年龄分布也是如此。来自奥地利的数据显示,18至44岁的年龄段占不良事件总病例的58%,但感染后死亡是的0%。换句话说,对于50岁以下的人来说接种疫苗没有任何意义,疫苗对身体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病毒对身体的的伤害。

目前全世界进行的大规模实验性疫苗接种已经违反了医学上首先不造成伤害(first do no harm )的原则以及1947年制定的纽伦堡守则。 药企通过对政府部门的游说以及欧洲政客目前的行径已经完全践踏了所有规则,而无良媒体通过各种宣传洗脑诱骗人们打疫苗也罪不可赦。这段奥地利鼓励疫苗接种的视频 “BABY LASS UNS IMPFEN” – PEINLICHER GEHTS NICHT… 使得药企和医疗机构财源滚滚,无比欢愉,而付出代价的则是那是去接种疫苗的人。

参考链接:

8,430 dead, 354,177 injuries following COVID-19 experimental ‘vaccines’ reported in Europe

Massive Fälle von Impf-Nebenwirkungen sprengen EMA Datenbank


编辑、发稿 文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