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整理: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川异域;

5月23日 文贵直播:中共的楼震,桥震,币震,粮震,随时脆断;Gnews,GTV,盖特,国际影响力巨大;九指妖故意毁坏财物暴露了,她是一个嫉妒心理变态,早已经背叛了爆料革命的叛徒 时间点00:00——

直播前播放视频一:EST05/22/2021班农战斗室片段——

班农先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这病毒是实验室增强的产物,是从武汉病毒实验室出来的,你来这里以来所有向人们揭示的,其实都是真相,那么现在是怎样的感受?闫女士对此做何感想?

闫丽梦博士:早上好,先生,感谢您连线我,我想告诉大家,是的,很欣喜地看到事情已有转变,越来越多的事实得到验证,人们认识到这病毒是来自实验室、来自武汉、来自中共,我知道这总是会发生的,这是真相,这是事实,我一直告诉人们没有什么完美的谎言,这些事终能得到独立方的验证,所以我从去年1月份敢于发声,这也是为什么,我敢于来到美国在全世界面前揭示,因为我知道他们干了什么,他们自己也知道干了什么,他们也知道有朝一日会受到惩罚,但他们只是拼命否认、躲避惩罚,但我也想强调,若非承蒙众英雄人物的巨大努力和助力,如班农先生您、《国家脉动》团队、纳瓦罗博士、塔克.卡尔森,你们大家我无法尽数每个人的名字,但是若没有如此的帮助,真相不会迅速得到揭示,因为中共是个庞大政权,而且他们熟知如何操纵人、操纵信息,所以很高兴,事情进展良好,而且我知道,我们很快将迎来讨伐中共之日。

班农先生:闫博士,顺便提一句,我们节目观众都爱你,我想让每位观众都爱你,他们很喜欢看到你昨晚出现在塔克.卡尔森的节目,很高兴地见证那帮人撤回(说闫博士是阴谋论),在华盛顿有很多讨论,我想给观众一些背景信息,在华盛顿有很多讨论,比如吉姆.乔丹、兰德.保罗议员在敲打福奇,但华盛顿也有很多人发声,推动召开听证会并要你作为主要证人之一出席,我想确认,若国会山以公平方式进行听证,你是否愿意就这个病毒的源头就你作为目击证人所知道的,2019年12月末到2020年1月的事,在委员会前作证呢?

闫丽梦博士:我很乐意去参加,其实我希望他们能直播听证,让人们能收看,可以看到如何出示证据,无论是我方还是对方,可以看出谁在撒谎,谁掌握确凿证据,我们之前就应该这样做。

班农先生:闫博士,我们还剩几分钟,在这个国家,我知道当你刚到这里的时候很震惊,特别是六七月那些骚乱,我们刚邀请了布罗登牧师谈马克思主义、文化马克思主义,你能和观众讲讲中国老百姓日复一日是怎样的处境吗?在中国,中共搞马克思主义有文化大革命、中共马克思主义的控制的所谓社会信用体系强加于你们身上?

闫丽梦博士:先生,非常简短地,我想告诉大家,总有西方人问我,中共这种勾当动机何在,还有他们怎么从自己国民下手,我的意思是武汉首先爆发疫情,中国人首当其冲遭殃,一个国家怎么会对自己国民做出这种事?一言以蔽之,西方人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国家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国民,但对我们中国人而言,我们从来不纳闷这个,我们可能会疑虑其他事情,但我们从来不会问,我们国家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因为我们知道是中国共产党在那里。

直播前播放视频二:EST5/22/2021采访福奇片段——

主持人:这是我们过去一年对冠状病毒进行大量事实调查的主题,就像您所说的,对于COVID-19的起源,还有很多疑云未解,所以我想问您,您现在还相信病毒是自然产生的吗?

福奇:不,实际上不是的,我所说的观点是,我认为参议员保罗所做之事令人真正遗憾的方面是,他混淆了我们与中共国科学家以合作方式所进行的研究,那就是你几乎不得不说,如果我们不那样做,我们就是不负责任,因为很显然,SARS-COV-1非典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而且我们很幸运地逃过一场病毒大流行,因此我们确实必须更多地去了解这个病毒的信息,了解人们是否感染了蝙蝠病毒,因此在一个非常小的合作中,作为一笔拨款资金分包合同的一部分,我们与中共国的一些科学家进行了合作,保罗参议员所混淆的是,就因为与中共国科学家的合作,因此我们就是参与了制造这个病毒,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诞的思维大跳跃。但是,不是的,我不相信病毒来自自然,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在中共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我们尽最大努力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已经调查过病毒的人会说,这个病毒可能来源于动物宿主,然后感染了人类,但还会存在其它的可能性,我们需要查清原因,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赞成任何关于这个病毒起源的调查。

直播前播放视频三:FOX采访闫丽梦博士片段——

塔克:美国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不应该撒谎,他们不应该撒谎,但他们的确这么干了,他们都撒谎了,我应该就直接这样评价他们,而不用重复任何科学的细节,如果我哪里说错了请及时纠正我,看看这个病毒本身,你能够判断这不是自然来源,这是实验室制造的。

闫丽梦博士:是的,我已经告诉公众这是事实,并且我的三份公开发表的报告已经从科学和情报的角度证明了这个事实,今天我想进一步跟您解释的是,对冠状病毒进行的这种功能增强的改造,不会有任何良好的目的,就像您打算送给您的孩子一把玩具枪作为礼物,您会去掉里面的子弹,保证这个玩具是安全的,但是他们所做的是给玩具枪上子弹,甚至加了一把尖刀和导弹,于是他们把这个玩具交给孩子并且告诉孩子说这是你的玩具,所以这意味着在完成功能增强实验之后, 这个玩具变得非常非常危险,因此功能增强绝不带有任何良好的目的,而是有意地改造病毒来专门伤害人类。

塔克:您之前说出真相,但您却因此受到攻击,您不仅被中共政府攻击,显然您都无法联系到您在中共国的家人,更别提去那儿了,且您在美国被美国人攻击,而他们本应明白谁在撒谎,自从您首次上这个节目以来,您的日子过得如何?

闫丽梦博士:是的,事实上我遭到了很多攻击,但我一直在这些事情上努力工作,一直在提供证据,而且很多证据都逐渐被独立的来源所证实,而且我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是实验室制造的病毒,病毒来自中国共产党,这是一件好事儿,而且我还想说的是,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号召全社会、科学界、医学界,还有政府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病毒,且是实验室制造的,因为这些已经得到验证,然后大家会意识到更多东西,病毒中藏有更多的秘密,尽管大家可能无法马上就看到明确的结果,这个病毒被有意改造专门针对人类,所以我们应该给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要他们告诉世人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来操纵这个病毒,而且我们也需要一同努力去研究那些病毒随机产生和有意而为之的结果,对人造成伤害的结果,我们需要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应该继续活在谎言之中!

塔克:阿门,这病毒可能会比我们意识到的要更加危险,我认为这是令人恐惧的观点,但却是件好事儿,您应该获得总统自由勋章,在一个公平和诚实的国度,您会的,闫丽梦博士,我非常感激您能上我们节目。

直播前播放视频四:FOX采访闫丽梦博士片段EST5/21/2021

塔克:闫丽梦博士是一位独立的冠状病毒专家,我们非常高兴请到她,闫博士非常感谢您的到来,虽说最好别转圈庆祝胜利,但如果有谁最终被平反,如果有谁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那就是您,您怎么看待这些媒体最终承认您并不疯狂?

闫丽梦博士:嗨,Tucker,感谢您再次邀请我,我非常欣赏您努力地传播真相,尤其是当我们必须面对中国共产党不遗余力地抹黑和攻击,谢谢您。我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个冠状病毒不是来源于自然,这是在实验室通过功能增强项目制造的结果,这些项目的部分资金来源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实验室的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