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当人民走向街头,当人民振臂高呼,不会再像六四那么傻了,等著你们开枪,站在大街上不回家,两天你们都得投降,我不相信,你能把长安街北京城的600万辆车辆全部烧了,如果【八九六四】当时让我组织,不会那么愚蠢的,就把车停在所有大街上,停两天,再不行把自己车点了行不行?——郭文贵2017年5月17日
共产党这个流氓,我告诉大家,如果六四的时候,再坚持一天,共产党就没了。六四就没坚持住,六四就太单纯了,六四没有好领袖。他能拿坦克轧我们老百姓,我们就不兴干点别的吗?人类最大的一个共同认识:叫自我保护。轧了我们,把这孩子轧得尸体……血流成河,连人数都不报告。最后是什么「一小撮」,所谓的犯罪分子干的事儿。你说这流氓到啥程度?——郭文贵2019年5月18日
我希望这些人一定要上街阻止他们。如果这些大货车司机、客车司机、巴士司机因为上街阻止共产党,阻止解放军进城屠杀百姓,如果你发生了费用,你拿出证据来,你可以到美国来找我,我付你钱。 我多了拿不出来,我借个两三百亿还是没问题的。借个四十亿、五十亿美元绝对没问题。大家现在以我视频为证。看我是放屁还是来真的。我在这再重申一遍,多了没有,我在这儿四十亿到五十亿美元绝对没问题。我拿现金。至于说怎么给你付钱,你找你的律师,你找你的当事人代表,到美国来指定你的货币,港币,美元,除了人民币之外,港币、美元、日元都可以。当然委内瑞拉钱咱不算数。英镑也中。我很严肃地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前提是你不是开著大货车拉解放军去了。你是开著大货车、大巴车、大客车、私家车阻止解放军进城屠杀百姓,阻止解放军穿香港警察衣服在香港非法执法,阻止香港的警察非法使用暴力,侵犯香港人民和孩子、老人、学生的利益和影响他们的人身安全和造成的危险。证据很简单,视频、见证人、时间点。就这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找我。我的地点很简单,就在美国纽约的64街162号。——郭文贵2019年6月13日

封面图文:如果八九六四当时让我组织……就把车停在所有大街上,再不行把自己车点了行不行?郭文贵2017年5月17日
全香港都把车(停在街上),阻止解放军进城屠杀百姓。郭文贵2019年6月13日

2017年5月13日
我当时最早一个目的就是让我爹我娘能吃上饭不受人家欺负,后来就是为啥看到我们六四时候捐钱啊,那时候捐钱为啥谁都不知道,就知道反官倒反腐败就是对的,我们天天看到人家倒火车皮、倒煤矿。对,东莞雅乐轩,东莞雅乐轩李友的餐厅。所以当时我们觉得这对的,看到这些腐败官员,就捐钱啊,都捐啊,那捐多少钱啊!但是我们不后悔啊!就是因为那个才改变了中国,否则如果没有八九六四,没有人付出鲜血、生命中国能有今天吗?能有这样几十年,改革开放吗?这不可能的,我们早就变成北朝鲜了,我们早就变成伊拉克啦。

2017年5月17日
可是,傅政华先生,你有孩子、你有你的几个老婆、还有小老婆、你也有父母、你也有弟弟、你就没想过这些人也是人吗?你掌握著大量的司法资源,你把老百姓连猪都不如,傅政华先生在每个酒桌都爱谈一段故事,八九年的时候,你在北京市公安局,如何被六四的学生给打到车上去,然后,把头盔打个窟窿,然后你撤回到北京市公安局,这是你每次在公安政法讲课的时候,如何讲述【八九六四】,你把多少学生放倒,然后你怎么开始开的窍,我都没给你讲,你【八九六四】的所作所为,一定也会给你算帐,你靠【八九六四】镇压学生,你作为警察先开枪,你在丰田面包车上,挤进去,被围在那里,退回到北京市公安局,这成为你上升的政绩,也被中央领导任命你为可信赖的,可信赖的公安好干警,这是个重要的基础。

但是,天下事有轮回、有报应的,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石就是家庭,家庭稳定基石,就是母亲,就是女人,你对女人如此之不尊重、你对人性是如此之践踏、你对司法是如此之蔑视、你享受著【八九六四】那个美好的流血的故事,铸就了你今天的公安部常务部长,和你要当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的野心,这个国家能让你走到今天,就是国家的耻辱、体制的失败。

为什么黄艳能和你一次次的在一起,能为你的哥们儿、兄弟批项目,能为你的兄弟改规划,为什么潘石屹这样的人,中纪委的哥们,视你奉为上宾,不就是因为你非法的手段,去调查别人吗?利用中纪委的这个什么都能干的这种权力,加上你的这种可上的手段,然后和潘石屹一个地产商,和黄艳在一起,你们改回规划容积率,不行就抓人,中纪委又保护你,这是一条龙的作案,一条龙的对国家机器的蚕食,你们喝酒前,先讲哪个领导,哪个领导是哪一派的,然后讲要爱国,然后要讲要忠于领导,最后喝到一半的时候就是忠于性,黄艳可以怀孕的小手,就又拿出来了,你们都叫哥们,忠于哥们儿,忠于你的团体。

北京城长安街东西,你们的车辆每天晃来晃去,都来干嘛?这是你傅政华先生的名言:“你每天从长安街路过你在想,这么多车能在干嘛!无非是三件事,为了官乌纱帽而奔跑、为了关系让自己的丑闻能遮盖的住而奔跑、为了性和钱在奔跑”。这是你说的,你搞懂了北京的官场,但是你没搞懂一样,不管多大的政府、多大的省、不管你200万干警还是多少干警,你在14亿人民面前你什么都不是,你200万干警,你100万军队加一起有500万的这些人,你不过都是14亿人民的子女吧,你还属于人民的一小部分,当人民走向街头,当人民振臂高呼,不会再像六四那么傻了,等著你们开枪,站在大街上不回家,两天你们都的投降,我不相信,你能把长安街北京城的600万辆车辆全部烧了,如果【八九六四】当时让我组织,不会那么愚蠢的,就把车停在所有大街上,停两天,再不行把自己车点了行不行?就让你傅政华出来一个答复,怎么抓的709律师?雷洋怎么死的?高瑜女士怎么回事?,这些900多万的腐败当中被抓人,家庭钱去哪了?珠宝去哪了?字画去哪了?车辆去哪了?他的家人受到什么样折磨?是谁下的命令?银行的钱去哪了?北京的几亿平方米的房子都是谁的?

2018年6月2日
而当时都是因为由于这场悲剧,由于以共产党为首的盗国贼集团把中国人民推向了另外一个灾难的方向。表面的虚假繁荣,用经济发展,然后让中国走向这个不堪的局面。所以对中国人民来讲,我们失去了一个伟大的机会。那是一场伟大的运动。而以中国共产党为首的盗国贼集团却把中国推向了的另外一边,也是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而让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走向了今天看上去虚假繁荣这种灾难的环境和局面,以至于到今天14亿人民已经差不多成了全世界的公敌。这种情况,那么都是由于当年6.4这个灾难的悲剧发生的结果。

所以当我们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想到这些的时候啊,都是无法形容的感受。每一年每一年的过来了,很快很快的,就像发生在昨天。我和外国的朋友,以及现在我们所有的援郭会的一些朋友,私下里问些问题的时候,都是有很多“如果”。

我说过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但是当大家问到如果的时候呢,我就特别想问邱先生和安红女士和所有的战友们一个问题,就是在去年6.4 的时候,我在篝火边,我曾经说过的,我们必须要问一问自己,6.4事件我们在哪里?我们做了什么?6.4之后我们又做了什么?我们能做什么?就像刘晓波先生已经过世了这么长时间了,他的妻子还在国内。当时开追悼会的,开这会那会的,各种宴会的多得一塌糊涂,而今天刘霞女士还在国内呆着呢。那么刘晓波先生在天之灵会是什么感受?中国有多少个刘晓波?6.4的时候有多少个刘晓波这样的英雄?6.4有多少无名人士–我说的无名人士绝对比有名的多得多,献出了生命,甚至导致了整个家庭崩溃,甚至是父母一直到死都不能瞑目。这种悲剧每时每刻都在继续地发生着。那我们又做了什么?我认为我自己做的就不合格,我认为各个方面都做的不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要问一下我们自己,我们现在是否要继续下去这种不合格?是否要继续每一年我要去回顾一下,敬仰一下,然后喝点酒,悲痛两下,掉两下眼泪,然后明年再继续面对6.4这样的灾难日和悲剧日呢?

首先我认为,我们就今天所有的由文贵爆料革命引起的反盗国贼运动就是对6.4一个最好的回报,对他们最好的敬仰。对他们最好的尊重那就是行动。通过我们爆料革命的行动,让我们所有人都凝聚在一起,每时每刻都要记住6.4那个悲剧给我们带来的反省,给我们带来的警示,然后让所有的中国同胞都知道,如果你们忘掉了6.4,那么你们都有可能成为6.4那些无名的和有名的英雄一样,你们会被坦克和被枪,就是你们同胞的枪,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把你给撵碎,把你给灭掉,把你给埋掉,把你给烧掉。而且每个人的孩子都可能能成为这样的悲剧的结果。

那么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中国政府,共产党的政府还有今天中国共产党政府里的高官们,很多就是盗国贼,是他们绑架了国家。他们不是合法的政府,他们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权力,他们更不是人们现在发自内心而尊重的权力,和愿意被领导的一个政治集体。这个政治体制是有问题的,是老百姓心中不服的和不接受的。这就像夫妻本来是你情我愿我们过日子,现在一个是完全被蒙蔽了嘴蒙上了眼睛,穿上了铁裤衩,然后天天要过日子生孩子。这是不好的,这不是一个夫妻,这是把一个把民族强奸了的政治体制。

所以在6.4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多的反思如何地行动。在6.4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加的重视,首先从自我做起,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明年6.4之前的时候,我们问问自己的良心,我们这一年做了什么?而不是天天念叨在天安门上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参与了什么…你根本不重要!“我”这个字,任何人,“我”这个字在6.4这场悲剧中根本不存在!就不应该存在!而在反思的过程中应该想到,我应该去做什么?你应该去做什么?而不是当时我在哪?我做了什么–你做什么都不重要!就因为你做了什么,6.4才成为悲剧了,很有可能!那么你应该想到的是,你应该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在明年6.4之前我们该怎么做?–这是核心!

2019年1月24日
当年六四就天安门广场和北京大街那些人,如果真的北京城出来几百万也就八九六四就成功了,肯定成功了。共产党那都高层啊都准备逃跑了。什么事情都在坚持,知行合一啊。现在共产党已经把王阳明先生给玩死了,知行合一。咱们只要坚持,事中练,事中磨,在事儿上练,在事儿上磨,磨出经验来,振臂一呼他们就完了。 

我在最早时候两年前爆料时候我就说,我就说过如果说北京城,不要说别的,就老百姓上街开车停车了,没油了,我啥也不说,我车就停下来,北京城一星期就垮了。 啥都不用干。那个时候军队裡边,现在绝大多数军队都是八零后九零后,这些孩子们会去为他们去杀我们吗? 不可能的。

所以委内瑞拉这件事情的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借鉴可以和平地不流血地合法地改变政府。这是一个国家民族走向民主法治,和信仰自由最基本的就不是暴力性的革命,它才能延续, 这太重要了。 不搞清算,不搞暴力,让老百姓说了算。老百姓说了算推翻了政府,老百姓选出来的政府,老百姓就接受一切结果。这就是我们追求的。 

我们要一个和平的推翻共产党。 但是推翻共产党的核心,就是那上面的几个人。那马杜罗,就马杜罗灭不就完了嘛。早在委内瑞拉查韦斯的时候就该被灭。 我见过他,我去过他那裡,我说这个国家没有任何希望,一定要革命,但是时间太长了。另外一个我要给大家谈的事情,就委内瑞拉事情发生以后,我问美国很多朋友怎么看。有些是国防部的,有些是军方的五角大楼的,所有人没有任何犹豫的非常轻鬆地说,这一幕一定会在中国发生,而且会很快。一定也会得到美国最快速的支持,全世界的支持。这是一个统一的观点,绝不是说是哪个人的观点。 

我说那中美贸易战现在都这种情况,美国你们白宫啊,还是国务院有什么变化?是不是要求中国结构性改革就停止了呢?几乎所以人都跟我说,郭文贵先生你要求的推翻中共和推翻中共中的几个一小撮坏人,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接纳的,但是我们叫了个词儿和你的词儿不一样。就是这个跟中共提出的要求说法不一样,本质一样。 

什么叫结构性改革?他说我们美国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就是政治改革,中共政治不改革,我们就会让他改革,我们让他改革就是用推翻它。 咋地?我说我看到美国政府这晃晃荡荡地,晃晃荡荡地,万一谁一做决定就跟他们勾兑了拉倒了。这些人说不可能的。他说你看中国和美国有什么不同?他说美国白宫也好,五角大楼也好,动荡,高层动荡,但是高层以下美国基础非常扎实。这是美国的基础,我完全同意啊。 你看那国家政府部门都关了,社会照样运转,没事儿。 中国你试试, 你把警察或者政府你给他关关试试,一天就会什么样子? 

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和美国不一样呢?中国政府所有的上层看上去很强大很稳,我要干一辈子,我王岐山我要弄一辈子,咋地?啊看上去上层很稳,但是整个社会的上层以下全都不稳。所以中国一出事,叭唧一下就完蛋了。我觉得这位朋友说的我非常地赞同,非常地赞同。这就是一个法治社会和有信仰的社会的本质不同。所以战友们,有意思啊,有意思啊。 中美之间的本质不同,委内瑞拉的振臂一呼,老百姓的和平演变推翻的整个的伪政府马杜罗独裁,查韦斯的家族将走向最严肃的可以说是全世界关注的必然被遭受的,就是查韦斯家族和马杜罗家族遭受的委内瑞拉人民的审判,和世界人民的审判。 

没有讲的,委内瑞拉完了下一个一定就是中共。 但凡有点脑子有点关係的,你到华盛顿来,除了那些要饭的人之外有些骗子欺民贼之外,你跟官方真的是就美国人高层接触的,你去看看形成了什么共识?这就是华盛顿现在天空中的共识。包括说现在,就是换了马上换了民主党执政,只会更严,只会更快,不会有半点儿变化。美国被黑客,美国被欺骗,美国被玩弄,美国看到了新疆人民就这样被关起来,这么被折磨,一百多万人。 

我这几天每次见到每个人都给他们说,新疆关的绝不是一百万人,关的人不是说是最坏的,他们应该说是还是比较幸运的。是一个村落一个村落消失的新疆人。 我看到了咱们有支持新疆人的非常好的战友,认真的正在想办法核对新疆过去10年的这个地图和卫星图,和现在的卫星图上在比较,哪些村庄没有了。我说新疆那些被关押的人还算是幸运的,那些妇幼儿童一个庄一个庄消失了才可怕呢。 

西藏,我说西藏有多少人,被莫明奇妙的给消失了。在西藏的地方,,消失几个人,消失几个村庄,谁去查。共产党不查,谁查。还有在云南整个的少数民族,真正地得到了所谓的少数民族政策了吗?不是的,他们被打压的,被剥削的。美国人和世界人民看到了,基督教徒、天主教徒、穆斯林,在中国受到了打压。所以说,这些是绝对不会被接受的。再一个,在美国这块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的这个共产党高官藏著的钱,人家不知道吗?都知道。中国老百姓现在还有吃垃圾的呢。对不对呀?

2019年5月1日
所以说,战友们,真到那个时候,那就台湾就赢了。关键是台湾你敢不敢主动动手!他只要吓唬你一下,你就直接大炮、导弹,直接就全扔过去。十几架飞机、上百架飞机,直接撞过去。你看看世界上不上?美国全上了,全上啦! 

所以,你看那个委内瑞拉,我上次在华盛顿的时候,我说你们咋还不出手哇?什么情况下出手?他们说: 如果他们出手到让世界看不下去了,那我们肯定出手!如果他们只是上街,烧烧轮胎、扔扔石头子儿,那不中、那不中!就是你不表现给别人看,一样的道理!你们家有事了,天天在那边,像上海人吵架一样在那,指著脸,吐唾沫,不动手。然后旁边人家站的人帮你出手吗?那不可能,那不可能!不管什么同盟,不管有什么利益,都不中,都不中! 

所以说委内瑞拉让我们看明白了,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下一步要走的路。轻易别上街!更别提王八蛋李一平和吴建民的共振了,那就是流氓,那就整个一畜生,骗人的。那是毁人不倦,毁人的,胡扯的,那些民运份子。要出手,就是绝对是直捣中南坑,让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水冰雹全部到来,他能怎么著?你给人民为敌,对不对啊?越是这样纠缠,你死人越多!就像六四一样,多天真呐!非暴力革命,在天安门请愿,「请愿」这个词在中国历史上从没成功过。我查过历史,中国历史上请愿从未成功过!从未成功过! 

所以说,六四的悲剧缺三样东西,缺真正的一个伟大的领袖,无私的。而不是像一帮傻叉一样在这回瞎折腾,而且是利用学生的人,而且就连中央的人也是利用学生。背后当时不敢出面,就都是懦夫,真要有瓜伊多这号人就才可以。第二个,就是缺乏决心和抱有对独裁者的幻想。你在天安门当时全面弄起来,怎么可能是这种结果啊?对不对啊? 

第三个,缺乏具体全面的指挥和计划。当时要是有这个周到的计划,全面的指挥,那不至于在街上坦克压了!开玩笑!‘坦克压’那是没招了!他没招的时候,你要在之前有第二招、第三招上,把国际联合部队给引发过来,变成人道危机,那他就完了! 

所以说我就认为啊,我就欣赏中国历史上这些大将,善用火,火攻!我真说的,100万人在那天安门上二环,把车一停,油一放点著了,走了!或者不点著,就把油放在地上,你坦克来吧,一压就著。你说他谁敢?我就不相信他敢!对不对啊?100万!就够了!他能怎么招?他拿导弹来导?他能叫火箭部队来导?嗯?他把那蒙古训练部队来导?你开玩笑呢!那些100万在广场的都是他爹,都是他爷爷,都是他姥姥,他才不导呢!都导中南坑去,‘我导,我就导你中南坑’,对不对呀? 

然后再全国再发动200万人,全面的开始上街游行,300万人在全国的呼应,海外呼应,赢了!1+2+3 就这么赢了,他绝对不敢把300万人、200万人、100万人都灭了,他也灭不了!所以说这个瓜伊多啊,石头子战争赢不了!街头战争赢不了,那叫急的,那是政治。然后你搞几个媒体啊、录几个小镜头,有几个人叛变支持你也赢不了,得玩猛的!你看这结果这。 

我认为他一定会赢,一定会赢!瓜伊多,这是无容置疑的,但是赢的有点拖拉!赢的有点风险!还有一个就是老百姓吃苦吃太多了!纠缠太长了!啥事时间也不能太长,太长了他就日久变异呀!这就是革命斗争的经验:就不能搞日常天久的事,也不能搞天长日久的事! 

必须出奇兵,出奇招,迅速将敌人拿下!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不知道咋回事儿呢,嘁哩喀喳就完啦!对不对啊?最好是三秒,郭三秒,我记住了共产党给我这三秒,三秒啊,郭三秒郭三秒,就三秒钟啪啪啪三秒,就好了是不是啊?郭三秒,到时候我估计他们非常后悔,啊给郭文贵搞了一个郭三秒视频,这个郭三秒。 

所以说台湾人民在这能学到,别搞街头抗争、别指望著国际上打响第一枪、也甭指望美国替你铲平一切事不可能!完全取决于自己。第二香港人民13万人、20万人、100万人上街,你都解决不了问题!你能解决能解决的问题就是瘫痪掉,你需要的是日久天长,天长日久的瘫痪掉!因为香港只是,他是一个在飞速中在空中运行的一个车,你把他一瘫掉吧唧就像遥控车没有了遥控一样,唲!就下来了,这才是关键! 

台湾反而要打这个快速的啊,表现给世界看,啪啪啪啪啪全世界全跟著来了;香港就是就让你这个无人机叫你,失掉控制,整个瘫痪一切都完,你只有封岛!你封岛了就跟世界挑战!香港多少外国人啊?多少外国利益啊? 

你得给人家个理由进来。就像那共产党的高官儿,给下边人收钱一样,你得给我个抓手儿,我咋提你呀?钱给我啦,凭啥把你从副处儿,提到正处儿啊?凭啥连升两级给你弄个,副厅啊?对不对呀?凭啥是从你江苏厅直接给提到安全部来呀?凭啥从你这个公安部直接给你调到北京公安局,直接调到安全部来呀?你得理由,你看我们跟海外抓到一个海外民运分子,正在写中央领导的性丑闻,我把他抓啦,香港铜锣湾事件,全升官儿啦!

2019年5月18日
共产党这个流氓,我告诉大家,如果六四的时候,再坚持一天,共产党就没了。六四就没坚持住,六四就太单纯了,六四没有好领袖。他能拿坦克轧我们老百姓,我们就不兴干点别的吗?人类最大的一个共同认识:叫自我保护。轧了我们,把这孩子轧得尸体……血流成河,连人数都不报告。最后是什么「一小撮」,所谓的犯罪分子干的事儿。你说这流氓到啥程度?

2019年6月13日
郭文贵给香港同胞提供300亿以上港币(45亿以上美元)补助支持的公告

要阻止一场类似于八九年六四,血腥大屠杀的事情发生,这是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否则,你对后人没法交代。这就是现在面临的形势。可以告诉大家,你看到整个香港大街上的沉寂,还有让我们感动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图、佛教徒,在现场唱圣歌、唱诗歌、读佛经。这种感人的场面,世界上呼唤著上天对那裡的关注。我深信,最终上天会跟香港同胞站在一起。不管香港同胞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合法的,维护自身权利和利益的,符合人权的,人道的,他必将得到世界的保护和世界的支持。 

我们感到伤心的事情,当年八九六四,香港和台湾是最多支持和资助八九六四学运的人。所有八九六四的人都是通过香港出来的,出来以后,几十年被人家养著,人家照顾著。每年纪念「六四」,最大的活动就在香港。但是,香港遇到“难”的时候,这些民运、民权、「六四」分子,所谓的,都是假的啊!一个都没出现! 

悲剧呀!悲哀呀!所以今天,很多的外国组织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这个很简单,大多数是被威胁了,还有更多人是泯灭了良知。 

更重要的,我说的是被共产党“蓝金黄”了,“蓝金黄” !你像郭宝胜、夏业良这些畜生,什么叶宁……刚刚的我看到,夏业良被法官惩罚5000美金。这是一小部分。一单一单来咱们早著呢。这些一堆一堆的欺骗者可能也被蓝金黄。 

我告诉这些朋友,现在的国际形势和香港形势已经不是容不容我们乐观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採取一切措施制止共产党利用各种藉口去镇压香港的同胞,和上街的学生和老人。必须採取一切应有的手段阻止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八九六四的屠杀现象出现在香港。否则知情者都是犯罪者,因为你没有採取相当的措施。而这如果阻止不了,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不能老在网络上刷屏,我抗议。我最受不了的是有些人大脑袋症。在telegram我的一个群裡面,有几个所谓的教授。我从来不说他们。这几天来发了重复的信息说:「你看香港的警察怎么怎么回事,我们要调查这个警察背景。」然后那个教授说:「我发现在现场有人冒充警察。我发他的照片。大家要搜搜他。」这几天前的事儿了,今天还在说这事儿呢。 

还有几个教授现在说:「我们要想尽办法把这些人家庭底摸清楚。未来跟他算账。」当时我憋不住,跟他回复,我说:「你说这事儿对今天这事儿有帮助吗?明天后天可能要大流血。你还在想这事儿过了以后再过30年。像八九六四那样到沙漠裡边再立俩字去?像吴建民那个畜生扯著嗓子在那喊,我蹲过监狱我是英雄。这都是骗子狗熊!像郭宝胜牧师。你这牧师你咋不去现场念念牧师去?你咋不去啊?你不是不怕死吗?你不是支持民主吗?」这些教授都怎么回事?像夏业良这些畜生都这些德行的。你躲在美国你喊什么啊!躲在英国喊什么!不要给人家香港同胞指指点点。 

看到人家川普总统说了吗?看到McConnell说了吗?看到香港那些人上街那些行动,让他感动和震撼。从昨天晚上四点钟到现在各国领导人都在说,香港人的素质香港人这些年轻人走到街头的决心和勇气让他们感动和震撼。说实话咱们大陆三亿六千万年轻人,就80后90后和2000后。三亿六千万,将近三亿多是40后50后60后和70后。你想想我们有多少人能像香港的这些年轻孩子一样?我太佩服他们了。 

香港的某个大货车组织协会,人家是有了合同要违约的,竟然人家把货车都毁掉。我赔你钱。大货车在香港很难维繫的,那天也上街了。我希望这些人一定要上街阻止他们。如果这些大货车司机、客车司机、巴士司机因为上街阻止共产党,阻止解放军进城屠杀百姓,如果你发生了费用,你拿出证据来,你可以到美国来找我,我付你钱。 

我在今天视频正式宣佈,如果是阻止共产党进城阻止共产党製造八九六四同样的血腥屠杀的,按照你大客车司机和大货车司机,或者香港的私家车过去营运的标准,咱有第三方认可的,你确实有证据你停在那阻止这事儿了。只要是这个事儿,明、后、大后天找我来。我付钱。直到我不能付为止,我郭文贵去要饭吃垃圾为止。 

我多了拿不出来,我借个两三百亿还是没问题的。借个四十亿、五十亿美元绝对没问题。大家现在以我视频为证。看我是放屁还是来真的。我在这再重申一遍,多了没有,我在这儿四十亿到五十亿美元绝对没问题。我拿现金。至于说怎么给你付钱,你找你的律师,你找你的当事人代表,到美国来指定你的货币,港币,美元,除了人民币之外,港币、美元、日元都可以。当然委内瑞拉钱咱不算数。英镑也中。我很严肃地负责任地告诉大家。 

前提是你不是开著大货车拉解放军去了。你是开著大货车、大巴车、大客车、私家车阻止解放军进城屠杀百姓,阻止解放军穿香港警察衣服在香港非法执法,阻止香港的警察非法使用暴力,侵犯香港人民和孩子、老人、学生的利益和影响他们的人身安全和造成的危险。证据很简单,视频、见证人、时间点。就这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找我。我的地点很简单,就在美国纽约的64街162号。小哥和庄烈宏先生可以作证。我们战友当中的证人细思作证–多了不敢说,不低于四十亿美元,四十亿到五十亿美元。

……

今天重点,请传达所有香港战友们,懂粤语的懂英文的,希望咱们战友之声呢,赶快做一个短视频。 

再次向香港的同胞,和香港的战友们,文贵在此庄严的承诺和呼唤,为了阻挡CCP非法在香港执法,和穿上香港的警服,持有凶器,危害到香港人民和孩子们的安全,这是没有人道的,这是不合法的。呼吁大家站出来,利用自己的车辆,车辆是你的财产,全世界一样,车辆飞机航空器,你在车裡面的时候,这就是你的财产,任何人不可侵犯,谁开你车门有权利开枪打死他,你应该把车开到马路上,阻止在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共军正在准备和香港警察串通在一起的,将对上街的和平抗议的孩子们进行屠杀,要重演八九六四坦克碾压孩子,血腥的,人类上最惨绝人寰的,没有人道的那一幕发生在香港。 

呼吁你们上街,依法反对返送中,返逃法。如果你们在这几天上街,因此损失费用,或者造成了车辆损失的,你可以拿著证据,最好是视频和车辆跟你合法的证据,有时间证明的东西,可以直接通过你的律师和我联繫,我尽可能赔偿你的损失,我能做到的全额也就是40亿到50亿美元这个数,我在这裡说话在美国是负法律责任的,否则就是诈骗啊。不是开玩笑的,任何人都可以告我。 

我只能拿这么多钱,我那晚这些钱给我拿你们,我真的就吃垃圾吃草去了,王岐山的草我都吃不了,我估计得让细丝小哥给我饭吃,找庄烈宏先生开Uber给我挣饭吃,但是我一定尽全力做。我承诺,尽全力做,只要你们出来保护香港的孩子,保证八九六四的坦克不在香港,发生碾压人的一幕,文贵倾家荡产,不惜一切保护你们,这是我们今天直播的重点。

2019年6月25日
香港的倪匡先生,历来对香港和共产党的问题看的很清楚。有一段视频,抗议行动,反映了香港的内心世界,和真实香港人的素质。还有一句话,群龙无首为大吉,这句话说的太好了!香港如果有人挑头,有六四那群王八蛋,假的,打的六四幌子的,吃血馒头的,六四血卡的欺骗者,完了,香港完了。 

「群龙无首为大吉」这句话说的真好。 

然后在想想香港那天警察总部, 大家想想,那天如果把警察门撞开,那裡边埋藏著什么呢? 孕妇,老弱病残。完了,香港完了。包括,如果有人借机真的放毒了, 在香港警察要是放点毒,你说有毒,你去砸香港总部去了,事大了。那已经不是反革命罪了,那是反人类罪了!这就是共产党,谁和共产党和某最后的结局都这德行,不要脸,无底线,瞪眼撒谎,就相信钱和拳头,永远不相信真理和真相。 

所以再看我们过去两年的爆料革命,如果我们去搞什么共振,上街,在大陆,大家想想什么结局,那个吴建民那个王八蛋,那个死鸭嗓子,还有什么加拿大李一平那个畜生。还有唐柏桥这个混账,郭宝胜这个假牧师、骗子,夏业良这个畜生,韦石,像博讯宣传的一样,还有熊宪民、屎诺,还有什么胡平这个畜生,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得多少人死啊?听了他们的得多少人上街啊?得多少人被抓起来啊,共产党就等著你冒头呢!拿著你人头,来领维稳费,骗共产党的钱,黑吃黑,最后还是老百姓的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去想想,这有多可怕!这不是个简单的就说说了得的事。 

还有一个,再想想这两年,所谓的什么,国内的一个个的,民主民运分子,最后一结局出来,全捐钱,全要钱。你再看这两年她们发起的活动和行动,全是死人的要,而且死全家的要!跟共产党斗,你必须用脑子、用意志、用智慧,以少胜多、已巧胜他们傲慢、以美灭共、依法灭共、以共产党内部的有良知的人,和绝大多数被威胁的人去灭共。靠那几个伪民运、假民运骗子?袁白冰、袁弘冰、潘晴、相林搞个车开开,共产党就没了? 

一帮子大头症,天天出书,天天出观点。夏业良这个王八蛋,这个畜生,你说不要脸到什么程度,要到处捐钱,要把钱送到美国海豹突击队,到中南海上空去炸掉中南坑,这是夏业良!夏业良的老婆还在北大教书呢,儿子在美国上著大学呢!还要教博士生呢。

家裡面在美国有豪宅,天天搞房子对外出租,Airbnb,他要组一个海豹突击队。你说夏业良这个混蛋、畜生,你说多流氓!你组建的那一天你就犯罪了,谁给你捐钱,谁给你有行动,叫支持恐怖行动,在美国,在哪国都把你抓起来,一辈子待在监狱里! 

接下来我们对夏业良的诉讼,一个接一个,其中就包括这个。直到让夏业良哪天在美国人面前彻底交代,你拿著美国身份,美国护照怎么来的,你到底是反共产党,还是你就是共产党。然后海外的这些共产党佈置的蓝金黄力量,沉默的力量,美国之音裡面的张晶,都得说明白。香港被渗透到什么程度,大家想想可不可怕!

2019年12月8日

香港12月8号,首先人家没有骄傲,人家没有任何的自满,人家没有任何的想当然,这种执着,这种精神。我们再回头看看当年的八九六四,如果当年的89年经历过六四人,大家记住从4月份5月份到6月4号的灾难多少天,三个月啊。这个中间还有起起伏伏,如果六四坚持6个月,你说六四会是这个结果吗?战友们,会是这个结果吗?如果天安门杀完人以后,再有人上街,百万人北京上街,你觉得还会再来一次坦克碾压吗?昨天晚上9:00我发出的这个郭文啊,我在这之前我并没说,现在我们所有的爆料革命媒体核心还是香港。大家可以看得到,香港就在过去的一星期,在全世界人理解当中,香港人应该就欺民贼说的见好就收嘛,见好就收的就是投降,共产党那就又赢了。这个魔鬼又将躲过一次毁灭性的打击,香港人民不但没见好就收,而是乘胜追击。

文贵在过去直播中多次说过,文贵从小到大啊,我最不喜欢听的事情,做事,给自己留点后路,我想做这件事之前,我决定做之前,就绝对不给自己留后路,把自己的后路全部斩绝,我要么就成功,我要么就失败就成仁。

2020年5月23日

1919年到1989年70年,天安门广场上学生开始运动,这是一场失败的仅仅是学生的运动。由于准备不足,全社会没有任何准备,裹入了政治斗争。被一帮学生中那叫学痞、学赖、民骗、民贼所利用,一帮无知愚蠢的东西利用了这些善良伟大的学生。这个运动完全没有社会各个领域的呼应。结果大家知道这个结局,不但夭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付出代价不仅仅是天安门广场上死了多少人,全国暗杀,在监狱里边把多少正在萌芽状态的中国民主力量彻底给湮灭。然后让共产党,有可能赵紫阳和邓小平和胡耀邦这些所谓的当时有希望给中国一点点民主和自由法治的这么一个机会的人吓傻了,因为那完全成了政治斗争。结果这些人把赵紫阳给软禁了,胡耀邦最后被弄死了,结果邓小平下令屠杀,邓小平再也不敢提民主自由了。这不仅是一场杀掉了学生的人道灾难,是中国民主走向法治道德的灾难。在70年后大家才明白中国的五四运动讲最多的是谁?是共产党。而且共产党到中国来,当时说给中国人是以美国形式的民主法治和道德标准送给中国人民,然后中国人民接受了共产党。结果在接受共产党的1919年的五四运动之后,到了1989年64天安门广场还能发生根本不存在什么德先生和赛先生,是完全的独裁皇权,天下之悲哀啊。这个五四运动到最后导致了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诞生。集权和皇权主义的诞生和超皇权主义的诞生,真正的奴隶社会。然后从过去追求民主、自由、开放媒体变成了一党专政,让老百姓不说话。

不但这时候,70年啊。再往回看1919年、1925年还是1924年啊。美国人协调,最后是把山东半岛给了中国,是美国人帮助中国拿回了半岛啊,拿回来山东啊。但是你能想到吗?这是美国人的允许下,到了70年后。这个北京89天安门发生了,又是美国人,放过了北京,放过了共产党。没有美国人的默许,共产党不可能在中国执政70年。当时已经35年了,执政啊,不可能在五四之后的70年还在那儿。大家想过这个问题吧,大家想过这个问题吧。然后到了89把学生给杀掉了,没有德,没有赛。独裁、皇权、集权、没有言论自由的这种集权是五四之后在中国大街上发生最奇怪,最悲哀,最流氓的事件。后35年,1989到现在2020年后35年是美国人允许了六四、放过了共产党,再一次相信了共产党。说,共产党经过了六四它会深思,让它经济发展强大以后,它就会给中国人民主自由法治和言论自由。

⋯⋯

而这个政权恰恰是美国人的金钱和贪婪和错误的判决,和相信了共产党。在1989年64站在共产党这边,和当年1919年的五四之后,没有帮国民党,而选择了支持共产党这个流氓政权。然后到了2001年,给了中共奥林匹克运动会,给了WTO。三次的美国国家灾难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要看三个时间,1919年的五四和1989年的中国天安门64和1776年的美国的7月4号。

2021年1月17日
从八九六四我就最大的一个教训,就是当时八九六四太多人有幻想症了!幻想到了一种,上上街就能把共产党给灭了。怎么可能?最后被共产党给弄那么惨、杀那么多人。八九六四从今天看,绝对不可能成功,绝对是个巨大的牺牲。不但牺牲那么多人没让共产党去想一想给中国人民主,他连想都不愿意想。天真、幻想、无知,这比愚蠢还可怕!

……

用什么话形容这一次的选举对人类的影响都不为过,任何你想不到的灾难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但是对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郭文贵绝对不会犯八九六四和这七十年来中国人活在恐惧之下,精神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这种灾难性的错误。我们很客观看待,对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绝对是最佳的机会。一月六号到现在、包括十一月三号到现在,美国政府对中共的制裁,在从爆料革命这三年来,仅仅这些天的爆料和我们对美国政府所有的影响,仅仅对共产党的企业制裁,我昨天专门晚上让咱们秘密翻译组进行了这个大概的估查了一下——总额四万亿人民币,涉及到的制裁的企业总值是四万亿人民币。按照共产党的四万亿人民币在国内最起码他得给自己的金融杠杆,得做个十几倍、二十倍,那就是几十万亿人民币。是过去七十年来共产党在经济上遭受最重大的打击的时间,最短的时间对共产党进行的最大的、最致命的现实的打击。大家信不信?你承不承认都在那儿呢。没有川普总统、没有蓬佩奥国务卿、没有班农、朱利安尼和皮特纳瓦罗packinger等等,这一切的我们幕前、幕后的战友们的努力,和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和冠状病毒我们作为第一爆料人——路德访谈、我们的闫博士、郝海东兄弟、我们的叶钊颖妹妹,造成的这种巨大的影响的结果。你信不信他都在那儿呢,这就是事实。

5

七十年中国人有多少这样的行动?是我们,但是这就是我们是唯一受益人。蓬佩奥国务卿每半小时、每一小时发这个推,这是在去年冠状病毒开始的时候,我们最早给川普总统写的报告。我本人的建议就是:我说你要跟共产党除了打左勾拳右勾拳,给他玩儿太极之外,你还应该搞一个行动周或者行动月。什么叫行动周、行动月?我当时告诉美国相关的咨询者,我说你们每一小时发一个推,一个一个的决定发,直到共产党给你打电话说:川普总统我要跟你谈谈,我们可以谈。我说一个小时不行就半小时,半小时不行我说就十分钟,最后一分钟他一定会找来。我说他是纸老虎。

到最后这几天,蓬佩奥国务卿采取了这个策略。共产党不仅是完了,战友们我可以告诉你,他会完的非常惨。全人类都在恐惧和担忧的时候,全美国都在害怕的时候,甚至全人类都走向黑暗的时候,唯有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是最大受益者。终于在这个危机当中,我们抓到了最好的机、百分之百的机,创造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对共产党的最巨大的、直接的、不可逆转的打击。你去问问全世界人民,拜登总统上来谁上来、天登总统上来、黑登总统上来,他就能把对共产党的政策能改变,我郭文贵承担一切责任。全美国集体灭共的决心和行动它能改变,不管是黑登、白登还是暗灯,我承担一切责任,你们可以用一切办法来打击我。如果谁能改变了美国、欧盟和全世界的国家对共产党病毒追究责任、集体因此要灭共?三年来我一再说,未来对共产党最大的审判是全世界的联合。自从有病毒以后我告诉大家,即使大选完了、是拜登也好川普也好,不管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全球都会因为病毒要找共产党算账、联合灭共,不会有任何改变!

美国的大院校、企业、上市公司、基金投资,谁再敢投中共,我跟你说给他八个胆儿,把他肛门长到嘴上,他也不敢说这话。华尔街、好莱坞、还有社交媒体,他再贪婪、再跟共产党勾兑,包括这个拜登政府、或者可能不管是哪个什么政府,真的叫他长一脸咸黄瓜,他也不敢去干这事去。在这个问题上,不管哪个政府都是统一的。欧洲,我告诉大家,没有默克尔的时代、没有马克龙的时代、没有所谓的现在欧洲亲中共的时代,即将到来。疫情之后,所有的欧洲一定是极右上线,所有的极右要想上台,就必须反共、灭共。病毒是让所有的全人类联合起来共同认识共产党,所有在过去一年亲共的都将被历史淘汰。而战友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有多少人认真思考过?在这一年里边,全人类、全地球就一个群体在喊着:这是生化武器!会死多少人,全球最大威胁!只有我们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

6

到今天全世界的政府,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刚刚的推出、包括美国国家的安全报告,都采用的我们的闫博士的两份专家报告。全世界谈病毒的时候,他不管任何人亲共者、反共者、舔共者、还是满脸咸黄瓜的人、还是肛门长在嘴上的人,他们都得面对一个事实:他不能忘掉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他不可能不知道闫丽梦博士。我们闫博士有时候着急的不得了,我说你着什么急,闫博士?全世界每分每秒都在死人、都在传染人。你着什么急?消灭病毒、找到病毒真相,不是你我必须的责任,也不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做到的事情已经前所未有,你着什么急?各国政府他有本事说,这都是假的、病毒不存在。“不存在”;病毒是这个穿山甲,“穿山甲”;说是王岐山撒尿不小心撒出来的,“王岐山洒尿洒出来的”,这行吗?你说穿山甲,你说是猴子,你爱说啥说啥,都听你的行吗?你有种别死人,你有种别被传染,你有种你在那站着继续说。像川普总统那样,“四月份这个病毒感冒没了,不用戴口罩。”代价多大?你有种继续说呀!我们着什么急?有人在抢劫,吓的都乱跑。我们敢喊警察,说这时候有人抢劫了。结果你在那块儿捶胸顿足,你把自己给头砍了,有用吗?被抢劫的人一声儿不吱,坐在旁边吃西瓜,再这块儿啃鲍鱼。我们着什么急呀?你着急只有两种可能,我给科学家说:一、这事儿是你干的;二,你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你这是自己有毛病。

现在短短的一个月,现在科学家看到了:头两天有人说这个病毒是武汉实验室非故意泄露。它非故意泄露、还是故意泄露都不重要,它都是实验室出来的吧?只要是实验室出来的,是不是人造的?只要是人造的,你故意、还是非故意,这已经不重要了。多快呀!短短的不到二十天人类上突然从来自自然,到现在百分之七十的人认为这来自于实验室,百分之七、百分之十的情报部门、政府部门认为这是化学武器。这就像半年前、一年前大家来看那种总选举一样,哇塞,全世界都不听我们的,全世界都不信我们的。最好不信,你有种别信啊。我昨天看到我们战友群里面说,我在法国、我在加拿大,我告诉人家羟氯喹,人家说我咋不知道啊?说这个政府说了吗?“说政府没说”。说政府为啥不让说?说“这个他们不想让卖这个药”。他说那我不相信。那就让他不相信嘛!战友们说失望,你失哪门子的望啊?所以说,很多人这个思考问题是很有毛病的。人家家着火,人家想死、想跳楼,结果你捶胸顿足,你捶什么胸、顿什么足啊?是你长了三足,还是你长了两个胸啊?太多了,是不是?毁人不倦,这事儿不是好事;帮人过度积极,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各有各的缘分,各有各的造化。这疫苗和疫情和病毒,接下来任何一个政治家他只要做错一个决定,一切嗝屁。全世界政治家没有一个好东西,没有人去真正替老百姓解决病毒,或者也没有能力解决病毒。那就让他们倒霉在病毒前,让他们通过病毒认清共产党的邪恶,通过病毒消灭这些贪嗔痴慢疑长满满身的政客们,最终他会受到人民的审判。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49 – 1

推荐阅读:郭爆料串珠(八十六)郭先生谈8964天安门大屠杀——烈士的鲜血是如何白流的?
郭爆料串珠(240)哪怕发生十万个“六四”,共产党都要始终保持专政高压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gogogo4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