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回顾: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一)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二)


(接上文)

经过镇、县、市的几次上访,李福总也结出了一些经验:一是要准备好书面材料;二是要留下信访部门的电话,便于后期询问事情的进展;三是要明确自己还会向更高的一级上访。

第三条是最重要的,因为中共的官员只对上级负责,只对领导负责。这也不难理解,在中共体制之下,下级的官位、权力、待遇、政绩甚至升迁等全部来自于上级领导,下级官员对决定自己命运的上级基本是唯命是从。至于“为人民服务”,则完全是中共的一块遮羞布。打着“人民”的名义,掩盖其政权的非法性,以“人民”欺骗人民,欺骗国际社会。李福觉得,如果把上访的诉求向上一级反映,下级官员会因为惧怕上级领导追究责任,不敢私自将事情压下来,或多或少会有些动作。

此时,李福知道了一个名词叫“永久基本农田”。2008年,中共提出“永久基本农田”的概念,管控耕地流失。“永久基本农田”即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改变其用途,不得以任何方式挪作他用的基本农田,“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

牛二修建汽车修理厂的这块地一直是耕地,年年种庄稼,这点李福是很清楚的。至于是否属于“永久基本农田”,李福想政府部门总是会知道的。所以,李福决定到土地主管部门进行举报。

李福直接到了市里的“国土资源管理局”,一番周折后将举报材料递交了上去。一周、两周过去了,李福期间给国土资源管理局打了几次电话,对方的回复均是正在调查。

关于中共国的基本农田,据中共国的公开数据显示,中共胡温时代的红线是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由于中共权贵的贪婪和疯狂的房地产开发,导致耕地大幅减少。此时的中共恐怕已经意识到了耕地大面积减少的危害性,其结果可能会影响到执政的根基,从而画了18亿亩耕地的红线。而到了2019年,中共国土资源部声称的红线是15.50亿亩永久基本农田,在20年的时间里耕地红线往下减了2.5亿亩。中共的红线是不是很滑稽?由此可见中共体制中,官僚、腐败、人浮于事的情况已经充斥整个系统。没有底线何来红线,这是中共的真实写照。照此折腾的速度,在没有其他的外来因素冲击下,中共自己也不会熬过几十年。当然,中共如今已经没有机会继续熬下去了。

李福再次来到了市纪委,接待的人员已经认识李福了,看了看李福,咧开嘴笑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的纪委是欢迎有人举报的,尤其是举报贪污受贿的官员。一来可以借此大作文章、扬名立万、加官进爵,二来可以借机敛财,三是可以借此打击政治对手。从纪委官员办案的狠辣及不择手段可以看出这一点,而大批的纪委官员落马也证明了中共官员权力斗争的惨烈。

李福这次举报的是国土资源管理局的不作为,置占用国家“基本农田红线”于不顾。这个帽子确实够大,因为就中共各级官员来说,还没有人敢公然支持占用“基本农田”,因为都知道这是一条“红线”,虽然这个红线就像橡皮筋一样有弹性,但那都属于“潜规则”范畴,不得明面上说。

果然,国土资源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不久就来到了李庄。拿着土地规划图,到汽修厂进行了实地勘测。这天,李福兴奋的久久不能入睡,自己将近一年的努力终于有了进展。

接着,李福几乎三天两头的给国土资源管理局打电话,并且每周一次的频率关顾国土资源管理局。在李福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行政处罚决定书”出来了,此时已经距离李福举报开始一年多的时间。

决定书中认定了李庄村委会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的事实,责令村委会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设施,恢复土地原状。

看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那一刻,李福的眼泪差点落下来。一年多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个中的艰难和辛酸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但是,令李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份决定书的出台只是事情的起步,漫长的上访路在决定书下达的那一刻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